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41阴谋还是巧合

141阴谋还是巧合

  “6娆娆,你真是好狠的心啊!”&1t;/p>

  “你们6家就是这么教养女儿的吗!”&1t;/p>

  “你还我孙子来,还我孙子来!”&1t;/p>

  娆娆躲闪不及,楚母的手擦着她脸颊掠过,虽然大部分的力气都被卸去,但还是弄得娆娆生疼。&1t;/p>

  尤其是耳朵那里,一阵阵火辣辣的痛。&1t;/p>

  “楚太太你!”&1t;/p>

  6娆娆一句话没说完,楚母的手却是又抬了起来,6芷柔这间病房在走廊的最尽头,娆娆退无可退。&1t;/p>

  若是没有孩子,她倒也不惧楚母。&1t;/p>

  可自己肚子里现在还有着两个不能受伤的小Baby,她就像是被拔了利爪的老虎一般,只能捂着肚子躲闪着。&1t;/p>

  “当初少修和你在一起时,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的!”&1t;/p>

  “结婚之前就和男人乱搞,现在竟然还害死我的孙子!6娆娆,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1t;/p>

  “你以为你跟了秦琛,你就了不起了?今天我这大孙子没有了,你也别想要你的孩子!”&1t;/p>

  楚母像是了疯一般,张牙舞爪的朝着6娆娆扑来,像是攒出了吃奶的力气,整张脸都憋的通红,眼珠子的突兀的朝外翻着。&1t;/p>

  娆娆想要避开,可楚母和她家的一个佣人牢牢的将所有的空间挡住,尤其是那个佣人身材五大三粗的,手臂上的肉比娆娆腿上的都多。&1t;/p>

  娆娆无奈的大叫,秦琛的那个属下刚刚被她派去楼下拿礼品了,不知道是不是电梯高峰这会还未上来。&1t;/p>

  一时间绕绕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1t;/p>

  本能向下弯着腰,扯着嗓子搬救兵。&1t;/p>

  眼见得楚母的身子就要撞上来了,娆娆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只恨自己的没有提前和秦琛血几招。&1t;/p>

  然而,想象之中的疼痛并未到来。&1t;/p>

  “啊!谁打老娘!”&1t;/p>

  “啪!啪!啪!啪!”&1t;/p>

  一连四声脆响之后,楚母杀猪一般的嘶吼起来。&1t;/p>

  娆娆睁开眼,这才现楚母被秦琛如同拎小鸡一般拎在半空中,见娆娆看向他,便直接松手将她丢在了地上。&1t;/p>

  秦琛是在黑网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环境下长大的,自然也没有什么不打女人的信念。&1t;/p>

  若不是想着娆娆肚子里还有孩子不易见血,他怕是当场就要楚母偿命!&1t;/p>

  “跟了我不会多了不起!但是你胆敢伤我的女人,那就得有去找阎王报道的觉悟!”&1t;/p>

  秦琛冷冷道,慌忙的将娆娆抱在怀里。&1t;/p>

  当下看也不看楚母一眼,立刻横抱着娆娆就往医生办公室走,这才多大一会功夫,女人娇嫩的小脸就变得惨白惨白,这叫秦琛怎么能不气?&1t;/p>

  怎么能不疼?&1t;/p>

  楚母被秦琛打的两眼直冒金星,反应过来时秦琛已经抱着娆娆冲进了医生办公室。&1t;/p>

  娆娆虽然不胖,可加上肚子的两个小的,起码也有个12o,13o斤。&1t;/p>

  然而秦琛脸不红心不跳,十分的淡定,瞬间又震慑住了办公室里的医生和护士。&1t;/p>

  尤其是那些女的,在看秦琛那张完美的容颜之后眼睛都直了。&1t;/p>

  “我太太需要检查!”&1t;/p>

  秦琛一句话,无情的击碎了那些女人们的憧憬。&1t;/p>

  主任医生皱着眉头想说话,Ben却是直接上前在他耳边交代了几句。&1t;/p>

  妇科主任听完,立刻便将自己手中活派给了别人,亲自给娆娆做检查。&1t;/p>

  “那个...秦先生,我们要给您太太做检查,要不您看你先去休息室喝杯茶?”&1t;/p>

  自打知道眼前这位爷就是自己医院的头号股东之后,妇科主任的心态也就跟着变了,看着秦琛和6娆娆眼睛都是光的。&1t;/p>

  尤其是娆娆,在他眼里已然和那会下金蛋蛋的母鸡挂在了一起。&1t;/p>

  “我在这里,你就不会检查了么?”&1t;/p>

  秦琛黑色的眼眸冷冷的扫了过去,声音更是没有一丝温度可言。&1t;/p>

  还是躺在病床6娆娆伸出手轻轻摇了摇他的手臂,眼神里布满了祈求,秦琛的周身凌厉的气场,才柔和了许多。&1t;/p>

  “阿琛...”&1t;/p>

  “你先出去,我姐姐她...”&1t;/p>

  娆娆其实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只是猛然间被惊住了,一时半会缓不过来,楚母刚刚想要迫害她孩子的仇她是不会忘记的。&1t;/p>

  但是她这次来,主要还是要看路芷柔的。&1t;/p>

  “我知道了。那边你不用担心。”&1t;/p>

  看着娆娆到现在还不忘挂念她那个坑的不带拐弯的姐姐,秦琛的气就不打一出来,只是碍于小女人的身子,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1t;/p>

  留下了几个人属下在办公室守着,秦琛一言不的走到走廊上。&1t;/p>

  楚母并未离去,正捂着脸想要挤进医生办公室。&1t;/p>

  秦琛刚才可是丝毫没有留手,这会她的脸已经肿的跟猪头似的,嘴角和耳朵都往外冒着血。&1t;/p>

  看到秦琛,便像是老鼠遇到猫一般直接就躲在了自己儿子后面。&1t;/p>

  “妈,妈,你怎么了?”&1t;/p>

  “别怕啊,我们这不是都到医生这里了,你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1t;/p>

  “刚刚是谁打的你,我这就去找人调监控!”&1t;/p>

  楚少修拍着胸脯说着,似是想要安慰自己母亲。&1t;/p>

  只是那比竹竿宽不了肩膀,怎么看都没有什么说服力。、&1t;/p>

  秦琛勾了勾唇角,示意Ben直接屏蔽掉了这层的信号和摄像头,皮笑肉不笑的凝望着楚少修那淤青的眼角,淡然道。&1t;/p>

  “不必去调监控了,打你母亲的人就在这里。”&1t;/p>

  楚少修一怔,对上秦琛那心中是既嫉妒又酸。&1t;/p>

  只是他母亲在场,他不得不让自己变得又硬气了些:“是吗?那还请秦先生告知,定当感激不尽!”&1t;/p>

  “哦。”秦琛挑眉,眼底的不屑溢于言表。&1t;/p>

  “秦先生?”楚少修盯着他,想要挪开,可四下路却是都被秦琛的人给围堵的水泄不通。&1t;/p>

  “您看我母亲伤势这么重,你能不能?”&1t;/p>

  楚少修心里也是憋着几分火气的,小男人的心思作祟。&1t;/p>

  可偏偏他对面站的人是秦琛,又是他不可匹敌的。&1t;/p>

  饶是已经尽力在克制了,可语气听起来还是怪怪的。&1t;/p>

  “我打的。”&1t;/p>

  “什么?”楚少修满然道。&1t;/p>

  “你母亲的伤,我打的。”&1t;/p>

  秦琛又重复了一句,挑衅的意味十足。&1t;/p>

  楚少修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回头看了自己母亲一眼, 怪不得母亲刚才看到秦琛便开始躲,半天...&1t;/p>

  他是很怂!但是此刻要是再忍下去那他就真的不是男人了。&1t;/p>

  楚少修使劲挺了挺胸膛,脖子拧巴着望着秦琛,好似这个姿势能给他带来幸运加成一般。&1t;/p>

  “秦先生不觉得自己欺人太甚了么?”&1t;/p>

  “你堂堂QId的总裁竟然能对一个妇女下如此重手?说出去,就不怕被人说吗?”&1t;/p>

  “这是洛城,是讲法律的,可不是姓秦的!”&1t;/p>

  楚少修几乎是用吼的来说话,毕竟秦琛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1t;/p>

  秦琛眼底的嘲讽之意越浓,忽然抬起了一只手,直接拽上了楚少修的脖子,轻轻一带,楚少修的双脚便腾空了。&1t;/p>

  “欺人太甚?”&1t;/p>

  “楚先生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啊?”&1t;/p>

  “合着你母亲蓄意谋杀我的太太和孩子,我还得敬她是老人让着他不成?”&1t;/p>

  “至于这洛城姓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别人敢动我一寸,我便要他十丈来还!”&1t;/p>

  “楚夫人伤了我的妻子和孩子,为了报答你们,我决定带小楚先生回去做客!”&1t;/p>

  “你放心,我会好好招待他的!”&1t;/p>

  秦琛慢条斯理的说完,便直接将楚少修扔给了自己的属下。&1t;/p>

  嘴角带着诡异的笑,一步步逼近了楚母。&1t;/p>

  “你...溺...想...做什么。”&1t;/p>

  楚母双目凸起,头凌乱的垂在耳旁,恐惧的想要后退,却是无路可走,她忽然体会到了娆娆刚才所经历的绝望,心中已然生出了一抹后悔...&1t;/p>

  她被秦琛抽的嘴歪脸斜,说话也变得不是十分利索,结结巴巴,几个音节都没咬准。&1t;/p>

  “做什么?”&1t;/p>

  秦琛轻轻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嘴角带着诡异的笑。&1t;/p>

  如果说秦琛面无表情的时候会让人觉得冷漠不敢靠近,那么此刻,则是长着天使面孔的撒旦。&1t;/p>

  绚丽璀璨的斑斓下,带你跌入永恒黑暗的深渊。&1t;/p>

  “你...放开...少...修!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1t;/p>

  楚母咬着牙吞咽着血水,哆嗦道。&1t;/p>

  “冲你来?你想多了,我和你不一样,我不喜欢杀人!也对杀害妇女儿童没有兴趣,但是楚少修就不一样了,他成年了!”&1t;/p>

  “而且我刚才听到什么?你还辱骂了我太太对吗?”&1t;/p>

  “你放心,我都会一一还给你儿子的,至于你,自然是要好好活着了...”&1t;/p>

  “你...你变态!”&1t;/p>

  楚母疯似的想要往前冲,却是被秦琛一只手搞定。&1t;/p>

  瞬间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重重的倒在地上。&1t;/p>

  秦琛皱着眉,接过Ben递来的纸巾擦着手,脸上又恢复了冰冷:“拉下去给她治伤,顺便让下面的人仔细审问一下。”&1t;/p>

  “审问?”Ben一时间未曾反应过来。&1t;/p>

  “嗯,她应该不只是因为孩子,怕是这背后有什么阴谋是在针对娆娆,针对我。”&1t;/p>

  “你原先也调查过楚家,这位楚太太虽不是什么名门闺秀,却也不该这般鲁莽,这次是我们大意了,以后注意吧!”&1t;/p>

  秦琛重重在Ben的肩膀上拍了拍,几个属下瞬间都沉默了。&1t;/p>

  他们都纳闷老大什么时候这么费劲对待敌人了,却是都没想通这里面可能蕴含着更大阴谋。&1t;/p>

  而且这6芷柔出事,6家不来人也就罢了,竟然连补品都没叫人送籁,简直是太不符合逻辑了。&1t;/p>

  还有这楚夫人,就算是出门要带人,像是豪门太太都会带助理或者是自己的亲信,哪里会找这么丑这么壮的,出去还不够叫人笑话。&1t;/p>

  而且,那位在圈子里名声一向很好的楚父到现在都没出现。&1t;/p>

  想到了这些,Ben和ken后背冒起了阵阵冷汗。&1t;/p>

  秦琛没有理会还在呆的众人,直接走到6芷柔的房间门前一脚踹开。&1t;/p>

  偌大的房间里,空荡的只有床和床上毫无血色的6芷柔。&1t;/p>

  她的手臂上还扎着针管,可瓶子的液体却是早已空了。&1t;/p>

  还好医院用的是那种留置针头,液体没了就会自动停,6芷柔算是命大没有狗带。&1t;/p>

  看到这一切,秦琛越的觉得隐隐有哪里不太对劲。&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