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42她可能不会怀孕了

142她可能不会怀孕了

  秦琛那一脚的动静很大,床上的6芷柔眉头紧蹙,眼皮颤了颤,便睁开了眼睛。&1t;/p>

  “秦琛...”&1t;/p>

  “怎么回事?”秦琛并未因为她脸上的苍白便怜香惜玉,而是冷冷的望着她,黑色的眼眸里凝聚着能洞察一切的光。&1t;/p>

  6芷柔被他的目光吓得不轻,慌忙的想要缩进被子,手臂一动,却是连带着手背上的针管也跟着晃动了,疼痛的立刻顺着她的手背蔓延开,疼的她额头爬满了汗珠。&1t;/p>

  本就苍白脸一点全无血色,如同纸片人一般单薄。&1t;/p>

  “你不记得了么?”按了几次护士铃都没人应答,秦琛索性直接将她手上的针头拔了下来。&1t;/p>

  6芷柔本就被他吓得不轻,三魂丢了四魄。再看着秦琛并不温柔的动作,直接一翻眼睛晕了过去。&1t;/p>

  秦琛举着针头,上面已经有些弯了。&1t;/p>

  只是女人此刻已经昏了过去,他就算是再冷血也不忍再出手。&1t;/p>

  而且,不知道这楚家人究竟是怎么照顾病人的,竟然连6芷柔液体空了,床单上有血迹都没现。&1t;/p>

  或许是故意的?&1t;/p>

  道上混久了,秦琛总是下意识的朝着最坏的方向去想。&1t;/p>

  “老大,夫人的检查已经做完了,想要过来看看,您看?”Ben请示的声音恰逢在门口响起,也让秦琛眼底的阴霾消散了些。&1t;/p>

  他将针头扔进垃圾桶,一边洗手一边点头。&1t;/p>

  6娆娆在做完检查之后,便被人驾在了一辆轮椅上,孩子倒是没事,只是她那只被楚母打到的耳朵隐隐作痛。&1t;/p>

  耳朵里也时长有杂音,听力比之前却是下降了些。&1t;/p>

  妇科主任建议她去耳鼻喉听一下专家的意见,可娆娆此刻一心挂念6芷柔,刚从医生的“魔爪”之下逃脱,便叫人来通知秦琛。&1t;/p>

  “她还没有睡醒吗?”&1t;/p>

  娆娆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床上的路芷柔,他们的这么大的动静她竟然还能睡着。&1t;/p>

  “嗯。”&1t;/p>

  秦琛应了一声,一转身便看到娆娆耳朵上缠着的纱布,顿时脸就黑了。&1t;/p>

  他半蹲在娆娆面前,使得自己目光和坐在轮椅上的娆娆平视,小心的隔着纱布用指尖摸着娆娆的耳朵。&1t;/p>

  “疼么?”&1t;/p>

  男人灼热的目光似要将娆娆融化,可屋里所有他的人,却是都不敢抬头。&1t;/p>

  老大对自己夫人有多么在乎,心中的怒气也就有多么的浓郁。&1t;/p>

  “还好,医生说只要好好休息就行。”&1t;/p>

  “阿琛,你能叫医生来看看姐姐吗?我刚刚在病房里有听到这间房间的床铃在响,可是护士小姐却跟我说这间没人。”&1t;/p>

  “而且,还说根本就没有叫做6芷柔的登记。”&1t;/p>

  知道男人的暴脾气,娆娆乖乖的坐在轮椅上任由秦琛摸着,然后一字一句清晰的将她刚刚听到的话都一一复述了。&1t;/p>

  秦琛认真的听着,时不时询问。&1t;/p>

  许久之后,才凝望着女人的眼睛柔声道:“娆娆,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这应该是个局。”&1t;/p>

  6娆娆一怔,随即嘴角划过了一抹苦笑。&1t;/p>

  聪慧如她,从接到爷爷电话时,就已经开始怀疑了,然而到底是关心则乱,大概便是因为小时候那一点点温暖吧。&1t;/p>

  她抬头望向床上依旧昏迷的6芷柔,纠结和疑惑交织着,犹豫了片刻,她抖着手掀开了6芷柔身上盖着的那床明显不符合季节的被子!&1t;/p>

  “这......”&1t;/p>

  本该是隆起的小腹像是被掏空了一般就算是缠满了纱布也只不过略微比其他部位要高出一点点。&1t;/p>

  大片大片已经干涸的血液触目惊心。&1t;/p>

  娆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1t;/p>

  他们所在的这家医院虽不是洛城最好的,但也是鼎鼎有名的,尤其是在妇产科方面。&1t;/p>

  可现在,一个刚刚流产的妇人,竟然被医院不管不问。&1t;/p>

  甚至连护士都不知道这病房里有人!&1t;/p>

  若是她今天没有来,那岂不是6芷柔就要死在这里了?&1t;/p>

  冷汗倏地冒了出来,娆娆的心沉了又沉,手心里都溢满了汗水,她简直不敢往下再想了!&1t;/p>

  原本还对于秦琛打楚母而生出的一点点愧疚,此刻一滴都不剩!&1t;/p>

  虽然她和6芷柔同母异父。&1t;/p>

  她也曾经为了男人给自己下药!&1t;/p>

  可是却是从未想过要她的命!&1t;/p>

  “娆娆...别怕,有我在。”秦琛的视线自打娆娆进入房间之后便再没有离开过。&1t;/p>

  女人的委屈,女人的坚强,他一一都收进了眼底。&1t;/p>

  他知道娆娆是善良的,也知道在女人的心底其实一直都认为人性是善的。&1t;/p>

  可是她周围偏偏就有那么多人。&1t;/p>

  她是瑰宝,是珍珠!&1t;/p>

  却是没有珍视她的人。&1t;/p>

  “你姐姐她,应该也是被利用了!”&1t;/p>

  “这样,娆娆,我已经联系了人过来安排转院。我们先去慕辰那里。好么?”&1t;/p>

  秦琛不由分说的把娆娆抱了起来,径直朝外走去。&1t;/p>

  Ben早已侯在了门口,将电梯打成了专梯。&1t;/p>

  娆娆顺从的将脑袋靠在秦琛的怀里,紧张不安的情绪在那一声声有力的心跳声中平静了下来。&1t;/p>

  妇产科的主任一见他们要走,立刻带着人马追了出来,一个个并未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热情的洋溢着谄媚的笑容,想要把人留下来,却是被ken给挡了回去。&1t;/p>

  车子很快便开到了苏慕辰那里,在娆娆被拖去检查的时间里,6芷柔则是被推进了抢救室。&1t;/p>

  ......&1t;/p>

  南宫家的祠堂里,此刻也在上演着一番闹剧。&1t;/p>

  南宫家几位族老坐在八仙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大厅中央一站一跪的两个女人。&1t;/p>

  站着是作为南宫家下一任继承人的南宫嫣然,不卑不亢的正望着正前方高悬的祖训。&1t;/p>

  而地上妇人,却是一直都在哭哭啼啼。&1t;/p>

  “各位长老,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1t;/p>

  “我的孩儿那么可爱,又是那么孝顺,怎么可能去谋害他的姐姐!”&1t;/p>

  “再者说了,谁不知道嫣然的武功是大长老亲自教的,年轻一代那可是无敌手的存在啊!”&1t;/p>

  “南宫嫣然,你杀了你弟弟,难道你的良心就能安了么!”&1t;/p>

  妇人一声比一声哭的惨烈,叫的人心焦不已。&1t;/p>

  可在场的几个老头老太太却是一个个面不改色心不跳,一个个慢悠悠的喝着茶。&1t;/p>

  若是娆娆在的话,定然会吃惊不已,那坐在大长老手边的,便是那位和自己有着师徒情谊的南宫陌!&1t;/p>

  直到妇人的嗓子都给吼哑了,坐在主位上老头才将眼皮睁开了一条缝。&1t;/p>

  “嫣然,你有什么话要说吗?”&1t;/p>

  “回族长,嫣然无话可说!”南宫嫣然平静的说着,心里却是想起了秦琛面无表情的脸。&1t;/p>

  她今天本来都准备打包提前出了,没想到却是被人叫到了祠堂里。&1t;/p>

  看这姨娘的架势,怕是已经找到了自己那位好弟弟的尸体。&1t;/p>

  若是现在当家的是她父亲,她还会忌惮些。&1t;/p>

  可现在主持家族的是她的爷爷,大长老是她的师傅,她就更没什么好怕的了。&1t;/p>

  “您听听!您听听!”&1t;/p>

  “嫣然她都承认了!我的儿啊...你怎么死的这么惨啊!你是那么崇敬你姐姐,可是有的人啊,那心就是铁打的啊!”&1t;/p>

  妇人见南宫嫣然不反驳,心中顿时一喜。&1t;/p>

  刚刚哭喊的精疲力尽的她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又嚎叫起来!&1t;/p>

  南宫嫣然依旧是一言不,只是眼睛里却是充满了嘲讽。&1t;/p>

  “行了,真是上不了台面!”&1t;/p>

  “来人,把方萍给拉下去给二少爷守陵!从此不能再入南宫家族地!”&1t;/p>

  南宫轩沉声宣布了结果,叫人把方姨娘拉了出去,南宫嫣然行了礼正要离开,却是又被他给叫住了。&1t;/p>

  所有的长老都各自散去,老人的茶水也是添了又添。&1t;/p>

  祠堂里的灯光本就昏暗,这会老人又是不说话,越的显得大厅里又空洞又静谧。&1t;/p>

  南宫嫣然依旧直挺挺的站着,一举一动都流转着她所受过的良好教养。&1t;/p>

  哪怕是在南宫轩强大的威压之下,却也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对。&1t;/p>

  “嗯,很好。”&1t;/p>

  就在桌案的上蜡烛快要燃尽之时,南宫轩终于开口了,南宫嫣然提着的心,也跟着微微放下了些。&1t;/p>

  “你可知道,我为何要将你留下。”&1t;/p>

  “嫣然不知。”&1t;/p>

  “杀你弟弟的并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对吗?”&1t;/p>

  老人的声音不大,却是透着不容置疑的笃定。&1t;/p>

  南宫嫣然咬了咬唇,直接就跪在了他的面前。&1t;/p>

  “嫣然,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1t;/p>

  老人徐徐说道,慢悠悠的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他每一步都走的极慢,如同普通的那些老人,可是每一次落地,却都有着属于他自己的节奏,自成一种韵律。&1t;/p>

  南宫嫣然额头的汗水随着他的步伐,又多了几分。&1t;/p>

  “我只是想要提醒你,再有这种事情,记得要做的干净些!”&1t;/p>

  “你是下一任的继承人,杀几个人无可厚非!”&1t;/p>

  “但是在你没有绝对的能力去摆平一切的时候,就不要留下痕迹!”&1t;/p>

  “还有,作为你的爷爷,我想要提醒你一句,那就是,你要记得,你和别的小女生不一样。你可以不嫁给龙家的少主,他有订婚的事情我也略有耳闻。爷爷不反对你找自己喜欢的人,但是门当户对这几个字很重要。”&1t;/p>

  “你懂了么?”&1t;/p>

  “爷爷...我...”&1t;/p>

  明明已是秋天,南宫嫣然却是满身的汗水不停往下流淌。&1t;/p>

  嘴唇不停抖动着,脸色比生了大病都要难看。&1t;/p>

  她张口想要解释,南宫轩却是一把将她从地上了拉了起来。&1t;/p>

  “好了,去吧,我的孩子,我知道你会明白我的意思的。”&1t;/p>

  他的声音无比温柔,脸上也是平时那般对着孙女才会有的温柔,可南宫嫣然的心,却是无比的沉重。&1t;/p>

  ......&1t;/p>

  娆娆自打一检查完之后,便拉着秦琛守在了手术室门口,直看到那盏红色的灯熄灭,这才长长出了口气。&1t;/p>

  只是6芷柔的情况并不乐观,他只得先冲娆娆摆了摆手,示意二人一同去了旁边的办公室。&1t;/p>

  一边洗手,一边才又道。&1t;/p>

  “娆娆,你要有个心理准备。”&1t;/p>

  苏慕辰尽量放缓了语。&1t;/p>

  娆娆咬了咬唇,再抬起头时,眼睛里已布满的坚毅。&1t;/p>

  “你姐姐她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她小产的并不干净,我甚至都怀疑不是专业的医生做的手术,所以...”&1t;/p>

  他停了又停,终是将最终结果了说了出来。&1t;/p>

  “她可能以后都没办法生育了!”&1t;/p>

  &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