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44秦...秦大爷

144秦...秦大爷

  秦琛本以为小女人坐一会就会想通,毕竟6芷柔现在待在慕辰的医院可是比待在家里安全的多。&1t;/p>

  可没想到,整整一个上午,娆娆都是在呆之中度过的。&1t;/p>

  平时那灵动的眼睛,此时也没了生气,秦琛的心里也跟着烦闷起来。让小厨房备下了娆娆喜欢吃的,都没能让女人将自己的注意力专业到自己身上。&1t;/p>

  在第三次6娆娆失神的把筷子落下之后,秦琛终是忍不住了。&1t;/p>

  一个眼神绝杀,秦家的下人纷纷退了出去。&1t;/p>

  “啊!你干什么!”娆娆被秦琛直接拎了起来,双脚悬空让她异常没有安全感。&1t;/p>

  眼神里因为怒气,终是有了些焦距,秦琛顿时心生愉悦,不仅没有撒手,竟然直接拎着她去房间。&1t;/p>

  看似霸道的动作,实则温柔无比。&1t;/p>

  娆娆被他抱在空中,脚尖半踮着地板,比刚才悬空还要没有平衡感,加上沉甸甸的肚子,娆娆不得将两只手绕在秦琛脖颈处。&1t;/p>

  “不干什么!看你没有胃口,我就只好让你吃我了!”&1t;/p>

  秦琛见她的慌乱尽收眼底,故意板着脸凶狠道。&1t;/p>

  果然,娆娆瞬间一哆嗦,腿也跟着抖了抖。&1t;/p>

  “你...不行的...”&1t;/p>

  想到今天前就被秦琛弄晕过去,娆娆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1t;/p>

  “我不行?夫人,你这么说我就不能接受了,难道你不知道,男人是不能被说不行的,尤其是你还是我的夫人!”&1t;/p>

  “看来,我得证明一下我的能力才行了!”&1t;/p>

  秦琛板着一张冰块脸,严肃无比的目光里满是柔情。恶趣味的看着怀中的小女人,她越是紧张,他就越是却是跃跃欲动。&1t;/p>

  娆娆被他在耳边吹气吹都只觉得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一半,偷偷的抬起头瞄了秦琛一眼,捕捉道秦琛眼底的戏虐,顿时小火苗砰砰燃烧!&1t;/p>

  “不怕伤着孩子你就来吧!”&1t;/p>

  “哼!一点都不温柔!”&1t;/p>

  6娆娆仰起头,傲娇的和秦琛对望着!&1t;/p>

  那双失神的眼睛又恢复了平素里的闪耀,勾的秦琛不要不要的,原本只是想要下下小女人,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这会却是真的被勾起了欲.ap>

  只是他也知道现在不合适,只得继续用言语逗弄着娆娆。&1t;/p>

  “6娆娆,你出息了丫!”&1t;/p>

  秦琛似笑非笑的说着,却是将娆娆轻轻的放在了地上。&1t;/p>

  娆娆被他怪怪的笑容盯得毛骨悚然,却是想起自己不能怂!双手下意识的护在胸前,傲然道。&1t;/p>

  “我本来就很厉害!”&1t;/p>

  “为什么不敢?”&1t;/p>

  “啊...你做什么!”&1t;/p>

  “唔...阿琛,你放开我。”&1t;/p>

  秦琛抬起手探向她的耳朵,红红的耳唇是那般诱人,也是女人最为敏感的地方。&1t;/p>

  “啊...你做什么!”&1t;/p>

  “唔...阿琛,你放开我。”&1t;/p>

  果然,只是轻轻动了几下,娆娆的刚刚才生出的那点傲娇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1t;/p>

  “阿琛...”&1t;/p>

  “不要...阿琛!”&1t;/p>

  “怎么,刚才你不是还很厉害吗?”&1t;/p>

  秦琛挑眉,手不仅没有松开她,反而动作又快了几分。&1t;/p>

  “唔...我错了,你放开我好不好!”&1t;/p>

  “秦琛!秦大爷...”&1t;/p>

  “叫老公...”秦琛嘚瑟的说着,一口咬上了娆娆性感的锁骨,正欲继续,却是听见到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1t;/p>

  “进来!”&1t;/p>

  秦琛先将娆娆有些凌乱的衣服整好,这才淡然冲着外面说道。&1t;/p>

  Ben推开门,低着头平移到他面前,头也不抬便道:“老大,老爷和二爷来了。现在正在小会客厅等您。”&1t;/p>

  ......&1t;/p>

  秦琛的好兴致就这样蓦然被打断了,心中自是不爽。&1t;/p>

  在看到自家爷爷和秦连时,脸也是黑的,倒是让秦祁山很不适应。&1t;/p>

  “小琛。”&1t;/p>

  “爷爷。”&1t;/p>

  秦琛应了一声,便直接坐在了他的对面。&1t;/p>

  “那个,娆娆呢?”秦祁山朝着秦琛身后望去,很是好奇为什么孙媳妇不出现。&1t;/p>

  “不舒服了,在楼上休息了。”&1t;/p>

  秦琛淡然道,直接无视了一直冲着自己挤眉弄眼的秦连。&1t;/p>

  他的冷漠溢于言表,秦祁山人老成精,自是也知晓的。&1t;/p>

  只是他酝酿了很久,却还是拉不下脸去求主动求和,端着茶杯敲了半天茶杯盖,总算是憋出了一句话来:“那个,小琛啊。”&1t;/p>

  “楚家的孩子,是不是真的没了?”&1t;/p>

  秦琛挑眉,眼神里的暮色又重了一分,眼眸冷冷的在秦连身上划过,看着那哆嗦的反应,顿时心中也有了数。&1t;/p>

  看来,这事还真的是复杂啊。&1t;/p>

  “爷爷的消息很灵通。”&1t;/p>

  “既然知道了,又何必再问?”&1t;/p>

  秦祁山的脸顿时僵住,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眼前的孙子。&1t;/p>

  手里的拐杖重重砸在地上:“秦琛,你这是什么态度!”&1t;/p>

  “是啊,秦琛!你怎么能这样和爷爷说话呢!你眼里还有长辈吗!”秦连在一旁帮腔道,被酒色的抽干的身体来回晃悠着。&1t;/p>

  “爷爷还是说正事吧,我很忙的。”&1t;/p>

  秦琛勾了勾唇,自身散出的强大冷意让秦连止住了声。&1t;/p>

  只是那双眼睛却是怎么也不肯老实,总是四处张望着,可惜的是秦琛这里的女佣都是些上了年纪的,没什么给他看的。&1t;/p>

  “二叔若是眼睛不舒服,我这里有的是医生!”&1t;/p>

  “不,不必了...还是说正事吧,正是要紧!”&1t;/p>

  秦祁山皱着眉,眼睛在自己孙子和小儿子身上来来回回,不管是气度,还是行事作风,他都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二儿子是比不上孙子的。&1t;/p>

  只是这当年他自己欠下的情,种下的果,那便要自己负责。&1t;/p>

  难道说,真的是和基因有关系?&1t;/p>

  望着秦琛那不苟言笑的脸,他想起自己英年早逝的大儿子和儿媳妇,若是他们还在的话,现在孙子也不会对自己这么大意见吧。&1t;/p>

  秦连的有兄长看着,应该也会成长起来吧?&1t;/p>

  老头想着想着,眼睛不仅有些酸了,视线变得雾气重重。&1t;/p>

  还未好利索的手无意识的抖动着,拐杖和地板的摩擦,听在人耳旁很是刺耳。&1t;/p>

  “小琛啊...”秦祁山又想起了自己那如画一般的妻子,声音不由得的软和了许多。&1t;/p>

  “楚家的事情,我也略知一二。既然是6家和楚家的事情,我们就别掺和了,我知道6芷柔的是娆娆的姐姐,可她到底嫁了人。你这贸然把人家婆婆和老公抓起来,是不是有点不合适?”&1t;/p>

  “是啊...人家...”秦连嘴欠的又想接腔,然而自己身下的椅子却是直接散架了。&1t;/p>

  不等他跳起来怒骂,便被几个佣人架走了。&1t;/p>

  视线里干净了许多,秦琛也压抑了自己的几分脾气。&1t;/p>

  抬手给秦老爷子亲自烹茶,反问道:“爷爷的意思是,让我就这么算了吗?”&1t;/p>

  “你教训就教训了,人你总不能没理由关着啊。”&1t;/p>

  “而且我这一上午接了亲家好几个电话了,你是不是还把6芷柔也给藏起来了,6家人都要急疯了!”&1t;/p>

  秦祁山苦口婆心的劝道,似乎是真的在为秦琛考虑。&1t;/p>

  只是自打得奶奶都回老家之后,秦琛已经对所谓的亲情没太大的感觉了,他尊敬眼前的老人,也只是因为他是自己父亲的父亲。&1t;/p>

  而不是出于真的爷孙之情。&1t;/p>

  “是吗?”&1t;/p>

  “真要是着急,怎么会在6芷柔出事之后一个人都不忘医院派?”&1t;/p>

  “什么意思?”&1t;/p>

  “没什么意思,就是不知道我的好岳母在玩什么套路...”秦琛喝着茶,一边将娆娆在医院里遭受的一切纷纷说给了秦祁山。&1t;/p>

  老头本就有些帕金森的腿,抖得像是个簸箕。&1t;/p>

  秦琛叫来了专业的按摩师帮他一直按着,这才让秦祁山的脸色好看了些,只是到底是这次落下了病根,他的身体,忽然就苍老了许多。&1t;/p>

  “查!一定要查个清楚!”&1t;/p>

  “一个小小的楚家,竟然敢害我的玄孙!”&1t;/p>

  秦岐山激动的一把拍在了桌子上,上好的汝瓷碎了一地。&1t;/p>

  不知道是不是上了年纪神经麻木,就连滚烫的水滴落在身上,他竟然都没察觉的到。&1t;/p>

  秦琛看着他没有丝毫反应的手,眼底划过一丝异样。&1t;/p>

  状似无意的拉住了老人的手臂,轻声道:“我会查清楚的,爷爷还是保重身体吧。”&1t;/p>

  “对了,那天的宴会我虽然没去,但是视频我都看了。”&1t;/p>

  “至于二叔,我打算在他正式办婚礼时将您和他那份股份折现或者是按照其他的股份给您,至于QId这个名字,您若是喜欢,也可以一并拿走。”&1t;/p>

  秦琛无比淡定的说着,将早已准备好的合约放在了秦岐山面前。&1t;/p>

  不等他反应,便继续说道:“您不要着急生气,也不要着急拒绝。”&1t;/p>

  “先看看里面的内容,奶奶走了,我照顾您是应该的,但是您不要忘了,您明媒正娶的,可只有南宫慧兰一人!”&1t;/p>

  “你...你...你....”&1t;/p>

  秦祁山的脸瞬间被诡异的红布满,额头上的青筋也是一根一根突兀的往外蹦着。&1t;/p>

  他激动的抬起手,似是想要抓住秦琛。&1t;/p>

  可帕金森让他在那里不住的颤抖,却是根本就不受他本能的控制。&1t;/p>

  “爷爷,您还是先看一看吧!”&1t;/p>

  秦琛不是石头,也不是没有心。&1t;/p>

  老人的苍老,他都看在眼底。&1t;/p>

  见秦祁山还在抖,他一边吩咐着人给他按摩,一边主动替老人打开了合同。&1t;/p>

  这是他能给的最后的尊重。&1t;/p>

  足足高出秦爷爷股份价值两倍的地皮!&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9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