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45我只拿我该拿的

145我只拿我该拿的

  秦祁山捏起文件,越看越是心惊。&1t;/p>

  他本以为,依照自家孙儿对秦连的排斥程度,定然是会使绊子的。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如此大度。&1t;/p>

  只是若是他签字的话,这秦家就是要分家了!&1t;/p>

  打心眼里,秦祁山是不想的。&1t;/p>

  “小琛,你这是在生爷爷的气吗?你奶奶她...”&1t;/p>

  “不是的爷爷,从您将秦连接回来之后,我就已经在做这些准备了。QId当初是我父亲和您一起建立的,您的那份我无法阻止您给谁,也没有权利决定。”&1t;/p>

  “但是属于父亲和奶奶这份,我想留住他。”&1t;/p>

  “可...”秦祁山欲言又止,眼睛不经意看到了桌子上相框。&1t;/p>

  那是娆娆和秦奶奶的合影,两人脸上都萦绕着恬静的笑容,那么熟悉,却又那么刺眼。&1t;/p>

  “所以,你是一定要和爷爷分家了么?”秦祁山艰难的将目光收回,手臂无力的垂在双膝上。&1t;/p>

  秦琛端起茶杯,意味深长的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满脸不情愿被佣人送回来的秦连,笑而不语。&1t;/p>

  “那...就这样吧。”&1t;/p>

  秦连还在远处吵闹着,那不着调的模样压垮了秦祁山的理智,他拿起钢笔,刷刷的在上面签下了他的名字。&1t;/p>

  虽然说这钱拿的有些烫手,可一想到那些昂贵的基因药,他咬了咬牙,便将所有的顾虑都放在了脑后。&1t;/p>

  “QId的牌子您还要吗?”秦琛又问。&1t;/p>

  “不,我会另外再让你二叔注册一个,虽然当初说是我和你父亲的一同建立的,但大部分都是你父亲的在辛苦。”&1t;/p>

  “那就谢谢爷爷了!”&1t;/p>

  秦琛说着,脸上却是淡淡的。&1t;/p>

  秦祁山望着这张和大儿子有着几分相似的脸,明明事情解决了,心里却是乱如麻花。&1t;/p>

  尤其是秦琛那仿佛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的眼神,让他心中忽然生出一股恐惧。&1t;/p>

  好像他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眼前的人一般。&1t;/p>

  相顾无言,只能喝茶。&1t;/p>

  秦祁山不提出要走,秦琛作为晚辈也更不会撵他。索性便直接拿起电脑在一旁工作,看起来只是签了一份合同这么简单,其实秦琛QId的资产将会直接损失三分之一。&1t;/p>

  他的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紧皱,眼神却是从未再落在对面的老人身上。&1t;/p>

  秦祁山如坐针毡一般,在佣人第四次上茶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开口要离开了。&1t;/p>

  更让他崩溃的是,秦琛并没有起身,只是抬头道。&1t;/p>

  “那爷爷路上慢点,关于资产交割的问题,Ben会在明天和您联系!”&1t;/p>

  “你...一定要这么生分吗?”到底是老了,秦祁山对于亲情是十分渴望的,不然也不会一而再而三的偏心自己那个小儿子了。&1t;/p>

  “爷爷,我在忙!”&1t;/p>

  秦琛一本正经的回道,在他手边,一叠厚厚的文件夹还在等着他批阅。&1t;/p>

  秦祁山张着嘴,刚刚才好转不少的嘴巴又开始哆嗦了。&1t;/p>

  “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1t;/p>

  “好的,Ben你去送一下!”&1t;/p>

  秦琛飞快的答道,根本不给老人再度开口的机会。&1t;/p>

  秦祁山没想到自己的孙子会在人前一而再而三的落自己的脸,心中的火气也跟着上来了。&1t;/p>

  拂袖一甩,便直接走了出去。&1t;/p>

  那边控制秦连的佣人们也配合的解除了对他的管制。让秦连几乎是连蹦带跳的跑到了秦祁山的身边。&1t;/p>

  “终于可以回家了!下次请老子来老子也不来了!”&1t;/p>

  他呲着牙,用阴测测的目光扫视着刚刚一直按住自己的几个人。&1t;/p>

  可惜的是,秦琛寨子里的佣人,那都是原先跟着秦琛出生入死的雇佣兵或是杀手出身,对于秦连的小眼神根本就不care。&1t;/p>

  一个个东倒西歪的靠在沙上,异常不屑的还偷偷对着他竖起了指头。&1t;/p>

  “你们!给老子等着!”&1t;/p>

  秦连又一次轻易的被人给点着了,不停的放着狠话。&1t;/p>

  然而还不等他冲过去,小腿上却是重重的被秦岐山用拐杖给敲了一棍,腿肚一弯,便朝着前面栽去。&1t;/p>

  “啊...”&1t;/p>

  “爸你打我干什么!”&1t;/p>

  秦连委屈的叫着,秦祁山却是直接叫人将他给拖了出去。&1t;/p>

  末了要出门了,他却是又停住了脚步。&1t;/p>

  “小琛...”&1t;/p>

  “爷爷有事吗?”秦琛站起身来,打算去楼上看看娆娆。&1t;/p>

  “那个,你奶奶...真的是回老家了么?”&1t;/p>

  “是的,爷爷要去找她么?我可以给您地址。”秦琛淡然道,作势就要拿笔却见秦祁山已经在那里摆手了。&1t;/p>

  心中冷笑连连,对于自己的爷爷的印象又是冷了一分。&1t;/p>

  “不了,既然她选择了,那我自当要尊重她。”&1t;/p>

  “我先走了,你忙吧,不用送了!”秦祁山说着,便慌忙的领着人朝着门外走去,那步伐可是比来的时候还要快上几分。&1t;/p>

  只是原本并不驼的背,则是随着他的脚步越佝偻了。似乎是在一瞬间就老了很多岁。&1t;/p>

  秦琛勾了勾唇角,将余下的收尾工作都交给了Ben便直接上了楼。&1t;/p>

  ......&1t;/p>

  秦祁山的车子很快便驶出了澜庭别苑。&1t;/p>

  一路上他都阴沉着脸让坐在他对面的秦连也老实了不少。&1t;/p>

  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车子还没到家,秦连便又凑到了秦祁山身边,贼贼笑道:“爸,谈的怎么样了,公司的事情.....”&1t;/p>

  秦祁山额头青筋直跳,慢悠悠的睁开眼,却是不语。&1t;/p>

  秦连立刻便有些急了, 拉着他的手开始晃悠。&1t;/p>

  “爸,你咋不说话呢?”&1t;/p>

  “是不是小琛他不愿意?”&1t;/p>

  “这可不行啊,QIs当年可是您建立的,那不知道费了多少的力气,可不是我大哥弄的!”&1t;/p>

  “再说了,这些年您也没少补偿他呀...”&1t;/p>

  秦连生怕自己的捞不到钱,激动的把秦祁山简直要给晃晕过去了。&1t;/p>

  偏偏他还没察觉到自家父亲的脸色越来越差, 一个人说的异常起劲,吐沫星子到处都是。&1t;/p>

  “你给我闭嘴!”&1t;/p>

  本来路就不太好走,他们出门的时候光顾得上排场,也没有坐商务车,秦祁山被晃悠的几度都险些晕厥过去。&1t;/p>

  偏偏自己这个小儿子又是个没眼色的,一直晃他。&1t;/p>

  还好那会在秦琛那里被专业的师傅按摩过,不然怕早就不行了 。&1t;/p>

  原先只觉得小儿子爱说话是个贴心的,毕竟秦琛和自己的夫人南宫慧兰都属于沉默寡言的。&1t;/p>

  虽然说从礼节和言谈举止上根本就挑不出什么毛病,可是单论过生活,却是不免会让人觉得乏味。&1t;/p>

  这也是为什么秦祁山总会喜欢看到小儿子。&1t;/p>

  可如今,秦琛已经做了那么大的让步,从始至终都没有抱怨过怒过,再看秦连。&1t;/p>

  简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1t;/p>

  “爸,你咋这么看着我啊!”&1t;/p>

  “我这不是为了你感到不值么?您对小琛那么好,再说当年的...”&1t;/p>

  秦连被他吼的立刻就怂了,眼神慌乱的不知该看那可好,倒是手终于老实了些,不再摇晃他了。&1t;/p>

  只是那撅着的嘴唇,歪着的脑袋,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轻易罢休的。&1t;/p>

  秦祁山暗自在心中叹了口气,从包里摸出了那份股份和地皮转让协议丢进了他的怀里。&1t;/p>

  “自己看,别打扰我。”&1t;/p>

  秦祁山说完,疲惫的又闭上了眼睛。&1t;/p>

  秦连有了事做,倒也安静了不少。&1t;/p>

  没过一会,摇摇晃晃中他竟然睡着了,那是一个很美好的梦,他梦到了自己的妻子,梦到了自己已经去世的儿子和儿媳妇,一家人其乐融融。&1t;/p>

  只是...&1t;/p>

  “砰!”的一声,车子一歪,秦祁闪脑门直接撞在了车门上面,把他撞了个七荤八素。&1t;/p>

  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又是秦连聒噪的大叫。&1t;/p>

  “天啊!有血!”&1t;/p>

  “爸,我们好像撞死人了!”&1t;/p>

  秦连激动的叫着,却是没有下车去探查的勇气,反倒是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直接就钻到了后排去了。&1t;/p>

  秦祁山被他动作的惊得哑口无言,却也知道此刻不是教训他的时候,从口袋里摸出了老花镜戴上,慢悠悠的扶着车门走了下去。&1t;/p>

  车子前面,一滩血迹。&1t;/p>

  司机见到他下来,也立刻走到他身边。&1t;/p>

  一边擦汗一边恭敬的说道:“不是人,只是一只猫, 本来走的好好,不知道它就怎么窜出来了。”&1t;/p>

  司机说着,带着手套从血泊里抱出来一只已经断了气的黑猫。&1t;/p>

  秦祁山皱了皱眉,心中的烦闷之情越的浓郁。&1t;/p>

  这条路是回老宅的必经之路,虽然偏僻,但是也很少有野猫跑到公路上来。&1t;/p>

  而且他是做生意的,也是比较迷信。&1t;/p>

  尤其是黑猫这种极其有灵性的,有事招财的,他的心里咯噔咯噔直乱跳。&1t;/p>

  “好生安葬了吧,到底是一条生命!”&1t;/p>

  秦祁山处理好猫,又回到了车上。&1t;/p>

  秦连倒是从后排钻了出来,只是眼神里的畏畏缩缩却是怎么也没散掉。&1t;/p>

  秦祁山望着他,抽了抽嘴角。&1t;/p>

  忽然觉得,也许自己是错了。&1t;/p>

  ......&1t;/p>

  澜庭一号别院里。&1t;/p>

  秦琛陪着娆娆一起听了胎教课,便说出了晚宴的事情。&1t;/p>

  娆娆本来很是紧张,毕竟自己从未接出过,可却是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变得喜笑颜开。&1t;/p>

  秦琛吃味的看着她打电话那眼底不可抑制的笑容,暗搓搓的冲Ben招了招手。&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9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