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54是不是你干的

154是不是你干的

  玉家禁地。&1t;/p>

  阿笙守着香炉蹲在长生池前已经不知过了多久。&1t;/p>

  自打上次玉祁回来之后,身上的病反反复复便不见好。甚至有些长老已经开始让人给他准备后事了,还是被老族长给拦下才作罢。&1t;/p>

  远远望去,阳光照耀下的长生池五彩斑斓,一层又一层烟雾弥漫着,好似那天上的仙宫一般。&1t;/p>

  阿笙歪着脑袋, 又紧了紧自己的衣服。&1t;/p>

  这长生池看起来很美,实则如那美女蛇一般,布满了毒性。&1t;/p>

  尤其是它的池水,那是非真正的内家高手不能泡的,轻则重伤经脉逆袭,重则失去理智走火入魔。&1t;/p>

  但偏偏这池水周围生长的植被又格外妖娆,五颜六色的,散着醉人的香气,令人欲罢不能。&1t;/p>

  阿笙也是点了这凝神香,才勉强维持着自己神志清醒,不至于往里面蹦跶。&1t;/p>

  “阿笙...”&1t;/p>

  一道温和的声音穿过那层层叠嶂,清晰的在阿笙耳边。&1t;/p>

  他激动的放下手中的香炉,往水池边上迈了几步。&1t;/p>

  雾气中缓缓走出一道人影,赤裸的身躯肌肤吹弹可破,找不出一丝瑕疵来。若不是那双饱含蚕桑和岁月的脸,打死阿笙也不成承认这是接近五十岁的人!&1t;/p>

  “主人,您终于醒了,您再不醒,我就要去通知老爷来捞你了!”&1t;/p>

  “捞?”玉祁勾了勾唇,任由阿笙为他披上外衣,轻笑道:“你这措辞,捞是用来捞死物的!”&1t;/p>

  “啊...都差不多嘛,您这次足足进去了3天都一动不动的,可把我吓坏了!”&1t;/p>

  “哦对了,洛城那边给您了请柬在邮箱,好像是6姑娘要办什么慈善晚会。”&1t;/p>

  阿笙倔强的摇了摇头,并不把玉祁的话放在心上,他脑子笨是先天的,大大应该习惯了才是嘛。&1t;/p>

  玉祁看出了他那点小心思,随即无奈的扬起手用折扇在他的头上敲了敲。&1t;/p>

  “你啊你,慈善晚会是什么时候?”&1t;/p>

  “明天晚上八点,洛城人民大会堂。”&1t;/p>

  “政府的地方?”&1t;/p>

  “是的,主办方是QId和洛城天使基金委员会,据说当晚的全部收益都会捐出。”&1t;/p>

  “哦?”&1t;/p>

  玉祁忽然来了兴致,脚下的步伐也轻盈了许多。&1t;/p>

  然而还没走出禁地,便看到入口的石碑处一袭白衣飘飘,禁不住快走了几步,正要行礼,却是被一阵柔和的风给挡住了。&1t;/p>

  “你还要出去么?”&1t;/p>

  来人正是玉祁的爷爷玉南天,古井无波的眼眸里萦绕了太多岁月的痕迹。&1t;/p>

  玉祁点了点头,垂手立在一旁。&1t;/p>

  禁地里风依旧挂着,却是唯独避开了二人。&1t;/p>

  樱花瓣漫天飞舞,惬意的飘落在玉祁的墨上,不仅没让人觉得浮夸,反倒是多了一抹独特的美。&1t;/p>

  两人对望着,此时无声胜有声。&1t;/p>

  “罢了,你去吧,只是你这身体,万不能再做那冲动的事情了!”看着自己这孙子,玉南天是又爱又恨。&1t;/p>

  明明那么有才情有智慧的人,偏生这身体不好,好不容易这才找到玉翡的血脉,却不料偏偏。&1t;/p>

  罢了...&1t;/p>

  真是天妒英才啊...&1t;/p>

  “孙儿会注意的,这次是娆娆生日,我不能不去。”&1t;/p>

  “那个小姑娘吗?玉祁啊,龙家这次动静不小,怕是安稳的日子又要到头了!”&1t;/p>

  “您的意思是,隐世家族会有纷争?”&1t;/p>

  “也许会,也许不会,爷爷已经老了,只想能抱上曾孙,我知道这次是月云的问题,我不会再给你派女子,可你到底总得给我们玉家留个孩子不是?”&1t;/p>

  “别说你的身体,我相信就算有人知道你的身体,也是愿意嫁给你的。”&1t;/p>

  玉祁安静的听着,好看的眉毛微微皱在了一起。&1t;/p>

  他想要反驳,可对上那满头华却又说不出口。&1t;/p>

  直到樱花落满肩,玉南天才抚了抚袖,轻飘飘的消失在那暮色里。&1t;/p>

  “主子,可要订飞机。”鼻尖的落花弄的阿笙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是个粗线条,向来无法欣赏这风花雪月,见老家主都走了玉祁还不动,便忍不住戳了戳他。&1t;/p>

  “嗯,我们明天做最早的飞机。”&1t;/p>

  “另外,去库房里挑几样普通的珠串,让人以特别来宾的名义送到拍卖会的拍卖品里。”&1t;/p>

  “普通的?”阿笙傻眼了,主人这是泡傻了么!怎么送礼还要送普通的,不应该是送最好的么!&1t;/p>

  不过,这样看来的话,主人是不是也对那个6姑娘没那么在乎了,自己也不用天天都担惊受怕了!&1t;/p>

  想到这里,他的眉梢里都是藏不住的笑意。&1t;/p>

  “啪嗒!”&1t;/p>

  玉祁抬手在他的脑门上又重重敲了下。&1t;/p>

  两人已经走出禁地,他的脸上也恢复了那份淡漠疏远的笑,独特的气质越的被雕琢成一块翡玉。&1t;/p>

  “你想什么呢?”&1t;/p>

  “没...没什么。”阿笙笑得愈的抽搐。&1t;/p>

  玉祁眼角微挑,叹息着摇了摇头,又加了一句:“去我的库房里选最烂的珠宝,然后去给我准备颜料。”&1t;/p>

  “您要画画?”&1t;/p>

  “说这么多做什么,好了,去吧。”玉祁说完,便自个进了屋。&1t;/p>

  阿笙站在原地想了半天,也没推断出玉祁的真实用意,索性摇了摇头,也不打算再费自己的脑细胞,一路小跑去库房了。&1t;/p>

  。。。。。。&1t;/p>

  因为是秦琛的事情,市长办公室那边很快便将地点选了出来,通知了Ben。&1t;/p>

  秦琛因为公司的事情忙的抽不开身,便让Ben送娆娆去看场地。也顺便提前见了一下政府的工作人员和天使基金会的负责人。&1t;/p>

  一上午下来,娆娆只觉得自己说的口干舌燥。越的觉得秦琛平时的工作真是太艰难了,不仅要应付方方面面的关系,还要小心的说着话,生怕被人捏着把柄。&1t;/p>

  同时,她也越清楚,自己虽然能干这一行,却也是不喜欢这种生活的。&1t;/p>

  只是她现在怀着孩子,老师也没在骆城,原本接下的话剧,也因为上次洛水而耽搁了,大概是命?&1t;/p>

  6娆娆自嘲的摇了摇头。&1t;/p>

  “少夫人,下午还去医院么?”&1t;/p>

  午饭过后,Ben慢步走至她身旁。&1t;/p>

  娆娆扫了一眼窗外的天气,午后阳光正好,随即点了点头。&1t;/p>

  “去,明天后天要忙宴会的事情,定是抽不开时间。”&1t;/p>

  Ben应了一声,便出去准备了。&1t;/p>

  没多久,车子便稳稳的停在了苏慕辰医院的大门口,还未下车,6娆娆就听到了两个无比熟悉的声音。&1t;/p>

  “你们做什么!做什么!”&1t;/p>

  “凭什么不让我进去!是不是你们对我女儿做了什么!”&1t;/p>

  “就是啊!我们又不是来闹事的,你们凭什么抓我们!”&1t;/p>

  娆娆头痛的揉了揉自己的脑门,本就不怎么好的心情瞬间越的低沉了下去。&1t;/p>

  “少夫人,可要我去解决?”Ben望着她有些苍白的脸,无不担忧道。&1t;/p>

  娆娆无力的摆了摆手,径自走了过去。&1t;/p>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1t;/p>

  众人面前,娆娆还是给王素梅保留了几分脸面。&1t;/p>

  “娆娆!”王素梅一愣,瞬间挤出了众人的包围,一副赶鸭子上架的劲头扑倒了娆娆身边。&1t;/p>

  “是不是你让他们把你姐姐关起来的!”&1t;/p>

  “我告诉你,6娆娆,你姐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1t;/p>

  “就怎么样?”见Ben轻松的钳制住了6母,娆娆立刻后退了几步,身边也立刻多了几个大汉,自成人墙将她紧紧的护在里面。&1t;/p>

  自打上次楚母事件之后,只要娆娆出门那身边是不会少于八个保镖的,还不算隐在暗处的。&1t;/p>

  “就...”6母的手腕被Ben毫不客气的翻转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疼的嗷嗷直叫!眼泪都挤出了两滴。&1t;/p>

  两只脚在地上不停的曲着地面摩擦着,好好的高跟鞋,硬是让她给磨的滋滋作响。&1t;/p>

  6娆娆艰难的想要把脸转走,忽然间有些庆幸,幸亏自己不是她的亲生女儿!&1t;/p>

  “娆娆,你这是在做什么,快叫人放开你妈啊!”&1t;/p>

  6安看着王素梅被人弄得人不人鬼不鬼,顿时慌了神。&1t;/p>

  骂6娆娆的话到了嘴边,又艰难的给咽下了。他来的时候6天城专门交代过他,不要和娆娆起冲突,以后6家还要用她。&1t;/p>

  索性6安转了转眼珠,便小声劝道。&1t;/p>

  “放开?”&1t;/p>

  “那你们能好好说话吗?”&1t;/p>

  娆娆看了一眼还在抽风的王素梅,只觉得自己说了句废话。&1t;/p>

  只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她也不想在这门口再继续僵持下去,索性便直接进了宾馆。&1t;/p>

  Ben心领神会的从兜里摸出一块下了药的丝帕,轻轻的在王素梅的面前抖了抖,如同变戏法一般,前一秒不住撒泼的人,竟诡异的安静了下来了。&1t;/p>

  “芷柔在这里,你们去看吧。”&1t;/p>

  “孩子没有保住,因为失血过多,所以子宫也被摘除了。”&1t;/p>

  床上的6芷柔正坐在那里对着天空呆,病号服空荡荡的罩在她身上,本就纤细的人越的显得单薄,虽然在营养针的照顾下脸色不至于苍白。&1t;/p>

  6母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那娇小的模样,空洞的眼神,却像是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1t;/p>

  “怎...怎么会这样?”&1t;/p>

  “楚家给我说的,只是说没有孩子,怎么连子宫都没了?”&1t;/p>

  王素梅呆呆的抓着6芷柔的手,失魂的瘫坐在地上。&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9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