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59这是我家最差的了

159这是我家最差的了

  Ben见自家老大做贼似的进了房间,无语的抽了抽嘴角,便直接退了下去。&1t;/p>

  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才不信秦琛生气会去和夫人吵架,那倒霉定然还是自己。&1t;/p>

  索性大门一关,丢之大吉。&1t;/p>

  秦琛的打脸木然出现在娆娆身后,吓得屏幕对面的人一哆嗦直接翻了过去。&1t;/p>

  娆娆无语的转过脑袋,便见秦琛冒着腰依旧死死的盯着屏幕。&1t;/p>

  若是里面的火能转化成实质,怕是电脑现在已经爆炸了。&1t;/p>

  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面前的小本本,已经都聊得差不多了,便又拿起耳麦,直接冲着那边说了几句,麻溜的挂了视频通话。&1t;/p>

  秦琛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只是那吃味的小眼神却是从未离开过面前的小女人。&1t;/p>

  不过看着女人无比坦荡的和人说再见,而且目光清澈,他十分受用。&1t;/p>

  大手直接就搂上了娆娆的腰,把从椅子上抱了起来。&1t;/p>

  厚重的防辐射服将6娆娆包裹的很严实,只余得一个小脑袋露在外面,倒是可爱至极。&1t;/p>

  尤其是那像是被涂了天然蜂蜜的红唇,无时无刻不在骚动着男人的心。&1t;/p>

  “在和谁聊天呢?那么开心?”&1t;/p>

  秦琛狠狠的咬了一口娆娆,还不忘记“审问”。&1t;/p>

  娆娆的眼睛里闪着亮光,无比自豪的笑道:“是吴贺的给我介绍的一个朋友,我大学的时候曾经在空间写了很多小剧本。不过当时觉得不好,便把东西都锁了,只有极个别人才能看到。”&1t;/p>

  “吴贺在那边做生意认识了不少电影投资人,有几个导演对我的剧本很感兴趣,就提出了聊一聊。”&1t;/p>

  “而且片酬也很好,我就答应了。”&1t;/p>

  “你缺钱了么?”秦琛此刻只想把小女人从那笨重的辐射服里扒出来狠狠的疼爱一翻,然而那个叫什么吴贺的,就像是一根倒刺,狠狠的在他心上划拉着。&1t;/p>

  虽然已经大概确定那就是个女人,可是他还是不爽!&1t;/p>

  还给娆娆找导演,这是要和自己比谁钱多的节奏么!&1t;/p>

  不对!一定是想要把自己的小女人拐走,不然为什么不找国内的,偏偏介绍的都是些法国的,美国的!&1t;/p>

  “不,不缺啊。”娆娆并不知道秦琛在内心的小阴暗。&1t;/p>

  一边顺从的仍由秦琛帮自己把辐射服脱掉,一边激动的给秦琛讲述着自己的故事。&1t;/p>

  “对了,阿琛,吴贺说她明天晚上也会来,我能不能请她来家里住?”&1t;/p>

  “来家里住?”秦琛的手指顿然停住了,脑海中的警报已经拉响!&1t;/p>

  那个吴贺是想要打进敌人内部了么?&1t;/p>

  不!一定要找个合适的理由拒绝!&1t;/p>

  “是啊,我们好多年都没见了,她这次来也是来玩的,而且他们公司也会在洛城成立分部,说不定你们还能一起合作呢!”&1t;/p>

  娆娆开心的说着,因为是背着秦琛,所以并没现男人的脸已经是乌青乌青的了。&1t;/p>

  秦琛看着她开心的样子,不忍心拒绝,可又不想要引狼入室。&1t;/p>

  是的,在他看来,除了自己以外其他队娆娆特别好的都是狼!&1t;/p>

  不论男女!&1t;/p>

  男的还能直接干掉,女的这就不好...&1t;/p>

  “阿琛?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1t;/p>

  娆娆等了半天,都不见秦琛说话,便有些着急,直接转了过来。&1t;/p>

  伸手在秦琛眼前晃了半天,终于是将男人的神志拉回到了现实中。&1t;/p>

  秦琛微微歪了歪脑袋,忽然灵光乍现,想起了秦奶奶的话。&1t;/p>

  便直接道:“我没有不舒服。只是奶奶家有个客人要来。”&1t;/p>

  “而且这个客人和你的龙同学还有些关系,所以...”&1t;/p>

  秦琛顿了顿,眼睛在看到窗外不远处的灯光时蓦然一亮,想起了南宫嫣然和龙衍的关系。&1t;/p>

  坚硬的轮廊越柔和,拉过6娆娆的手放在掌心语重心长的劝道:“让吴贺住在苏慕辰那里吧,他经常都不在家的,而且房子也大。”&1t;/p>

  “慕辰哥那里?”&1t;/p>

  娆娆的眼睛骤亮!闪闪的,很是炫目。&1t;/p>

  “嗯,不过不是慕辰哥,是慕辰。”&1t;/p>

  秦琛一本正经的纠正道,刚刚才由悲转喜的心情顿时又不好了。&1t;/p>

  该死!居然被人占了便宜。&1t;/p>

  明明是他比苏慕辰大好吗!&1t;/p>

  “你不是比他小么?”娆娆喃喃道,懵懂的将脑袋凑了过去。&1t;/p>

  “谁告诉你的!好了,快些睡吧,明天你可还要忙呢?对了,我给订的礼服可看见了?有没有不喜欢?”&1t;/p>

  秦琛忽然坐直了身体,紧握着娆娆的手。&1t;/p>

  黑色的眼眸里满是期待,一眨不眨的望着她,像是交了作业等待老师表扬的小学生一般。&1t;/p>

  逗得娆娆“噗嗤”一下裂开了嘴角。&1t;/p>

  “喜欢,你呢?不是晚上去参加同学会了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1t;/p>

  娆娆好奇道,又忍不住脑补出了冯南的脸。&1t;/p>

  秦琛挑眉,轻轻在她唇间掠过,直到口腔里全是她的甜蜜气息,这才回答:“没什么意思,早直到就不去了。”&1t;/p>

  “不过那家餐厅饭还不错,等下次我们单独去。”&1t;/p>

  “嗯。”&1t;/p>

  秦琛说完,便拥着娆娆洗漱去了。&1t;/p>

  只是这洗着洗着,不免就洗出小火花了。&1t;/p>

  ......&1t;/p>

  翌日清早,娆娆便开始又在家将晚宴上的敬辞都背了几遍。&1t;/p>

  看着她认真的模样,秦琛也不好打扰,便拉着Ben在楼下商量着QId新的商业计划。&1t;/p>

  中午因为秦琛要去见客户,别墅里便只剩下了娆娆一个人在吃饭。&1t;/p>

  让她意外的是,饭刚端上来,忠叔便拎着一个盒子从外走了进来。&1t;/p>

  “少夫人,这是隔壁玉教授派人送来的汤。”&1t;/p>

  “玉教授!”娆娆忍不住欣喜的叫了起来。&1t;/p>

  作势就要去拜访,却被拦住了。&1t;/p>

  “您别急,先生知道这个时间您定时在吃午饭,于是便让人把汤送过来和一起用,还说了你要是想去见他,也等用过午饭。”&1t;/p>

  “是吗?”娆娆迈出的脚步硬生生的止住了。&1t;/p>

  透过窗户,阿笙远去的身影还能看到。&1t;/p>

  汤是用不知名的草药熬制而成,加上玉祁独门的秘方,娆娆喝完便觉得浑身都散着力量,索性直接换好了一副,便拎着Ben上门了。&1t;/p>

  手里还拎着前今天秦琛特意让人去采摘的极品小种绿茶。&1t;/p>

  “先生,您终于回来了!”&1t;/p>

  玉祁知道她要来,便叫人直接把他的桌子支在了窗边,老远看到娆娆,他便停下了笔,满脸的欣喜。&1t;/p>

  “嗯,家中有些事情就多耽搁了几日。”&1t;/p>

  “娆娆可好?秦琛有没有欺负你?”&1t;/p>

  玉祁说着,便命人直接用娆娆刚拿来的茶叶泡茶。&1t;/p>

  温和而又不失关切的声音,让娆娆的鼻头酸酸的。&1t;/p>

  是自己怀孕了所以变得多愁善感了么?娆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闷声道:“没有的,先生走的时候不是身子不大舒服,现在可好些了?”&1t;/p>

  “好多了,只是不能受风寒。”&1t;/p>

  “对了,娆娆,今天听说你要举办慈善晚宴,藏品可准备好了?”&1t;/p>

  6娆娆一怔,不曾想玉祁都不在洛城竟然消息还这么灵通。&1t;/p>

  “嗯,先生也会去吗?”&1t;/p>

  “看情况吧。”玉祁并未直接答应,只想要给她一个惊喜。&1t;/p>

  却也不会看着娆娆失望,直接便让Ben拿出了所谓玉家库房里最差的东西,一套已经可以算的上是重点文物的头钗。&1t;/p>

  金色的头钗上镶满各种玛瑙翡翠,一看就是那种分分钟可以闪瞎衍眼的存在。&1t;/p>

  玉祁当时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直接就愣住了。&1t;/p>

  这玩意可是唐朝那会弄得 ,当时的玉家有任嫁不出的姑娘,便给自己做了一套极其奢华的东西。&1t;/p>

  耗尽了各种珠宝,不为模样,就是壕。&1t;/p>

  虽然珠宝的成色有些并非极品,比不过剩在多,吓人还不是不错的!&1t;/p>

  “玉教授,这是...”&1t;/p>

  “这个是我的一点心意,你拿去一并拍卖了吧。”&1t;/p>

  “那这个捐赠人的名称,是写?”&1t;/p>

  “写你!”玉祁放下茶杯,看着娆娆那张出落的越水灵的脸忍不住失神。&1t;/p>

  真是和小翡年轻时越来越像了,那种惊艳的美,就快要藏不住喽!&1t;/p>

  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1t;/p>

  秦琛,希望你能守得住吧。&1t;/p>

  “我都年纪大了,对什么名义都无所谓。”&1t;/p>

  “而且,这个东西可能在世俗人眼里看起来是很昂贵,但是在我收藏里,不瞒你说,这就是最差的!”玉祁直接冲娆娆摆了摆手,示意Ben将东西收下。&1t;/p>

  为了增加说服力,他还特意将阿笙叫道了身边。&1t;/p>

  “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阿笙,这东西是他去挑的。”&1t;/p>

  娆娆用探询的眼光看向阿笙,后者非但没有躲避,反而挺直了腰板无比傲气的回道:“是的,6姑娘,这东西就是我家主人库房里最差的。”&1t;/p>

  “还是没人要的!”&1t;/p>

  娆娆和Ben齐齐吸了一口气。&1t;/p>

  这么昂贵的东西竟然都是没人要的!&1t;/p>

  是她太穷了么!&1t;/p>

  娆娆忽然觉得这闪闪的头钗有种厚重的美。&1t;/p>

  而且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似乎自己在拒绝也是不识抬举了。&1t;/p>

  “那娆娆就替那些孩子,谢谢先生了!”&1t;/p>

  想通了这些,娆娆立刻站起身子冲着玉祁深深鞠了一躬。&1t;/p>

  玉祁笑眯眯的坐着,望着娆娆那干净无比的眼神,越的满意了。&1t;/p>

  那种邻家有女初长成的成就感,让他觉得身上的病痛,似乎都轻了几分。&1t;/p>

  &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