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64南宫嫣然的师傅

164南宫嫣然的师傅

  一路上,娆娆都怀疑吴贺是说的气话。&1t;/p>

  可一下车,吴贺便径直带着人跟着苏慕辰去二号别院了。&1t;/p>

  娆娆哭笑不得的看着好友暗自给自己飘来的小眼神,被秦琛牵着走进了别墅。&1t;/p>

  “别看了,吴贺不会有事的!”&1t;/p>

  娆娆一步三回头,让秦琛十分吃味。&1t;/p>

  自打吴贺来之后,小女人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少之又少,他此刻只恨不得自己再生的高大一些,然后就能完全以面积大的优势霸占娆娆的视线!&1t;/p>

  “少爷,夫人,你们回来了。”&1t;/p>

  一进门,管家便迎了上来,相比于平日里的从容,他的笑容十分古怪,眉眼里透着诡异的气息,看的娆娆毛骨悚然。&1t;/p>

  莫不是被邪灵附体了?&1t;/p>

  一个古怪的念头自娆娆的脑海无端的冒了出来,却是很快又被她给按下去了。&1t;/p>

  摇了摇头,直觉得自己最近肯定是志怪小说看多了。&1t;/p>

  秦琛挑眉,抬手替娆娆将身上的披肩去掉,颇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怎么了?”&1t;/p>

  “南宫小姐到了,房间是按您吩咐的那间。”&1t;/p>

  “只是...”管家欲言又止。&1t;/p>

  “只是什么?”&1t;/p>

  “她一定要见到您,才肯去休息。”&1t;/p>

  秦琛皱眉,只觉得十分麻烦,在沙漠里他就觉得南宫嫣然是个十分麻烦的女人,傲娇,清高,看不上别人。&1t;/p>

  可惜的是当初他并不知道奶奶说来的就是自己在沙漠里遇到的那个女人,不然一定早就拒绝了。&1t;/p>

  “秦琛!我们又见面了!”一道洋溢着惊喜的声音自远处传来,秦琛一抬头,便看到一袭古装的南宫嫣然。&1t;/p>

  身着一袭品竹色的白玉兰散花纱衣,朱唇皓齿,淡淡的妆容并未使得花颜失色,却显的她更加眉清目秀,出尘脱俗,就宛如一朵不可亵玩的白莲般,美丽妖娆的同时,一股清冷的傲气从她身上散出来。&1t;/p>

  秦琛微微一怔,却不是被惊艳,深色的眼眸中星光点点。&1t;/p>

  “是你啊。”&1t;/p>

  “是啊,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又碰上你了。”再次看到秦琛,南宫嫣然的情绪是异常激动的。&1t;/p>

  当初她在见到南宫蕙兰的时候,就已经想过会和秦琛再见面的一天。&1t;/p>

  只是没想到,这一日竟然来的这么快!&1t;/p>

  而且此刻的他,可比在沙漠里更有气势!&1t;/p>

  “那个...上次的事情谢谢你。”南宫嫣然咬了咬唇,一抹粉色染红了脸颊,明明已过了双十的年华,可她做起少女的娇羞动作,却是毫无违和感。&1t;/p>

  别说男人了,就连娆娆一个女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1t;/p>

  “你们认识?”&1t;/p>

  清冷声线宛如清泉,不带有一丝杂质。&1t;/p>

  处于相认中无比激动的南宫嫣然,这才注意到了秦琛身后的娆娆。&1t;/p>

  只是一看清娆娆的面貌,她忽然就像是疯了一般冲到了娆娆怀里。&1t;/p>

  “噗通”一下重重的跪在了娆娆面前。&1t;/p>

  “你......”娆娆整个人都傻掉了!&1t;/p>

  这姑娘看起来挺好的,可这是在做什么?&1t;/p>

  南宫嫣然抬起头,原本清冷的脸色此刻布满了泪痕,两只手死死的抱住了娆娆的腿。&1t;/p>

  “玉师傅!我终于找到了你了!”&1t;/p>

  “你为什么要狠心的丢下我!”&1t;/p>

  “是不是嫣然没有好好听你的话,所以你才不要嫣然了!”&1t;/p>

  南宫嫣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双眼红如同小兔子一般。&1t;/p>

  记忆深刻的大锁被打开,南宫嫣然响起了自己的小时候。&1t;/p>

  虽然和玉翡师傅在一起几年,但是那几年却是最快乐的时光,玉翡生性浪漫,带着的徒弟也是随心所欲。&1t;/p>

  南宫嫣然的在她刚会走路时便去世了,可以说,玉翡的出现填补了她所有对母亲的憧憬。&1t;/p>

  娆娆想要挪开腿,可又怕力气太猛会伤到孩子。&1t;/p>

  只得任由南宫嫣然抱着,一个玉字,让她联想了好多。&1t;/p>

  记得第一次和玉祁先生见面的时候,他也是十分激动的拉着自己,却是叫的别人的名字。&1t;/p>

  看来,自己真的和那位姑娘很像啊!&1t;/p>

  “南宫姑娘,你先起来。”&1t;/p>

  娆娆柔声说道,弯腰去扶南宫嫣然。&1t;/p>

  泪人一般的女人被娆娆搀扶着,总算是站直了身体,只是鼻子却还是一抽一抽的,不停的啜泣。&1t;/p>

  娆娆暗自在心底替那位玉翡姑娘惋惜,随即便开口:“南宫小姐,你认错人了。”&1t;/p>

  “我叫6娆娆,是洛城人士,今年23岁!”&1t;/p>

  “什么!”南宫嫣然怔怔的凝望着她,大眼睛眨呀眨的,很亮,却也写满了不信。&1t;/p>

  “不,不可能的啊!你和师傅一模一样!”她失声道。&1t;/p>

  娆扶了扶额,没想到她还在坚持,只得继续解释道:“南宫小姐,你看我现在才23岁,你是阿琛的长辈,你是师傅更不可能比我小啊!”&1t;/p>

  她呆呆的凝望着6娆娆一开一合的红唇,惊疑不定。&1t;/p>

  忽的,她看到了娆娆脖子间挂着的玉牌,眼睛乍然又亮了起来!作势就又跪:“师傅,你是不是想在埋怨嫣然小时候顽皮没有按时修炼,所以故意不肯认嫣然的!”&1t;/p>

  “谁不知道玉家的雨露养颜霜是您创造的!就算您8o了,想要维持2o岁也不是不可以的。”&1t;/p>

  “还有这玉佩!就是当年你佩戴的!就算容貌会骗人!玉佩总不能也骗人吧?天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1t;/p>

  南宫嫣然激动的说着,忽然伸手将娆娆胸口的玉佩抓了出来,仔细的翻着面研究了片刻,便越的坚定了自己的看法!&1t;/p>

  这分明就是师父原先佩戴过的那块!&1t;/p>

  她曾经还十分想要来着,可惜的是在得知那是师傅出生就携带的之后便放弃了。&1t;/p>

  “你是说这块玉佩,和你师傅佩戴的一模一样?”&1t;/p>

  娆娆的脑袋里嗡的一声炸开了。&1t;/p>

  她这块玉佩是母亲给她的,自打出生就戴在脖子上的丫!&1t;/p>

  如果说这玉佩原先的主人真的是南宫嫣然的师傅,那自己岂不是找到自己的母亲了!她的手心手背,全被汗水给占领了。&1t;/p>

  “是啊!我不会看错的!”&1t;/p>

  “就是这块,玉祁先生也有一块!”&1t;/p>

  “玉祁?”娆娆的脸色变得惨白,脑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隐隐连成了一条线。&1t;/p>

  只是很模糊,她好像抓住了什么线索,却又好似什么都没想通。&1t;/p>

  正欲开口,一直没说话的秦琛却是快走了几步,一把将南宫嫣然拽到了一旁,又将娆娆脖颈处的玉佩塞了回去。&1t;/p>

  “请南宫嫣然小姐不要太激动了。”&1t;/p>

  “她是我太太6娆娆,不是你的什么师傅玉翡!”&1t;/p>

  “还有,你看清楚,我太太现在还是个孕妇,你这么激动万一吓着她了怎么办?”&1t;/p>

  秦琛故作凌厉的说道,没有温度的声音里饱满着叱责。&1t;/p>

  南宫嫣然被他忽然强大的气场吓得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因为激动而丢失的神志也逐渐找回了很多。&1t;/p>

  只是,她不甘心。&1t;/p>

  也很绝望,秦琛竟然结婚了?还和长的像自己师傅的女人有了孩子!&1t;/p>

  这让她怎么理解?怎么接受!&1t;/p>

  “不...不...怎么会这样!”&1t;/p>

  “可是那玉佩!”&1t;/p>

  她喃喃的重复着,并不觉得自己看错了,尤其是那雕刻的纹路,就是她记忆中的模样。&1t;/p>

  怎么就会变成了6绕绕的呢。&1t;/p>

  “那玉佩是我太太从出生就带的,时间已经不早了,南宫小姐没什么事情的话,就早些休息吧。”&1t;/p>

  秦琛说完,便搂着6娆娆往楼上走去。&1t;/p>

  他清晰的记得龙衍交代过自己的话,虽然此刻已经几乎可以确认娆娆就是玉家那位高人的后人,但是他却是并不想要让娆娆现在就知道。&1t;/p>

  他承认,他是有些怕的。&1t;/p>

  怕一切就如同龙衍说的那般,他现在的力量,护不住拥有那般身世的娆娆。&1t;/p>

  “不,不可能!”&1t;/p>

  南宫嫣然不死心的挡在两人面前,脑袋嗡嗡作响。&1t;/p>

  她现在其实自己都分不清楚到底是在执念什么?&1t;/p>

  执念6娆娆像自己的师傅,还是只是因为她是秦琛的太太。&1t;/p>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秦琛,可是一听到他有太太还有孩子,这心里,就十分不是滋味。&1t;/p>

  “时间不早了,我夫人要休息了!”秦琛并未出手,声音也没有再放大,只是那双眼睛透出的冰冷幽光,却是让南宫嫣然不敢再纠结。&1t;/p>

  微微愣神的时间里,秦琛已经搂着6娆娆上了楼。&1t;/p>

  直到女人安稳的睡下,他才长长的出了口气。&1t;/p>

  “少爷...您辛苦了!”&1t;/p>

  Ben看着秦琛一夜未眠,不住的叹气。&1t;/p>

  原先秦琛加班也是常有的事,可却是没有最近这般频繁,冰冷如他,却是连眼底疲惫都掩盖不了。&1t;/p>

  若不是他身体底子好,换做一般人,怕是早就昏厥在医院躺着去了。&1t;/p>

  “还好,也幸得有你们!”&1t;/p>

  “对了,那个南宫嫣然,没有再折腾吧?”&1t;/p>

  秦琛洗漱完毕,回房间看了一眼娆娆。&1t;/p>

  见女人依旧睡的香甜,便蹑手捏脚的在她额间轻轻吻了下就出了房间。&1t;/p>

  Ben正要回答,秦琛就看到了客厅里正端着茶杯喝茶的南宫嫣然,好看的眉头立刻拧巴到了一起。&1t;/p>

  “你醒了!”南宫嫣然眼睛红红的,显然昨天也没睡好。&1t;/p>

  秦琛应了一声,径直朝着外面走去。&1t;/p>

  “那个,别急。”&1t;/p>

  “你能不能找个人陪我去买衣服,我这一身,怕是走出去也不方便!”&1t;/p>

  说话间,南宫嫣然已经从椅子上用轻功到了秦琛身边,两只手,正下意识的抓着男人的手臂。&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