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70夫人真是命不好

170夫人真是命不好

  “中毒?”&1t;/p>

  四双眼睛齐刷刷的转向了南宫嫣然,女人苍白的脸忽然红了。&1t;/p>

  她松开娆娆的手,将手里的银针展示给大家看,众人这才现,银针的头部已经是深褐色的了,像是比什么东西腐蚀了一般。&1t;/p>

  苏慕辰一把拉起了娆娆的手,认真的把脉。&1t;/p>

  果然,娆娆脉向很沉,隐隐约约能察觉到一丝不通畅,像是血脉堵塞了一般。&1t;/p>

  只是自打上次南漓事件之后,娆娆碰过的所有东西都是事先检查过的,怎么就会中毒了呢?&1t;/p>

  “还不能确定是什么的毒,不过脉相看上去的确是有问题。”&1t;/p>

  “只是南宫小姐,你是怎么现的呢?”&1t;/p>

  苏慕辰从怀里变戏法似的摸出了一个小小的药瓶,让娆娆就者水服下,她晃了晃脑袋,其实除了手指刚刚被南宫嫣然扎了一下有些疼之外,倒是真的没有别的感觉了。&1t;/p>

  可是怎么好端端的,就又中毒了呢?&1t;/p>

  “苏先生是在怀疑我吗?那你大可以叫人搜身!”&1t;/p>

  “我之所以判断出来秦太太中毒,不是别的,正是因为她中的毒和我母亲当年中的一模一样!”&1t;/p>

  南宫嫣然的声音徒然高了一个八度,目光十分凌厉。&1t;/p>

  然而其中夹杂的复杂情感并不是因为被怀疑而愤怒,倒是像是憎恨。她又一次抓起娆娆的手指,将其对准了面前的茶杯。&1t;/p>

  诡异是,明明顺着娆娆的手指留下来的是红色的血,可滴落在杯子中的液体,却变成了褐色。&1t;/p>

  而且和水完全不相容。&1t;/p>

  迎着众人震惊的目光,南宫嫣然并未着急解释,而是又掀开了娆娆的袖子,在那靠近肩膀的位置,有着一块指尖盖大小的乌青。&1t;/p>

  那种颜色,很容易就让人误会成是胎记。&1t;/p>

  但恰恰相反,那正是毒素的来源。&1t;/p>

  “娆娆,你背上有胎记吗?”吴贺眼睑微微划过一丝异样,不动声色的看向娆娆。&1t;/p>

  娆娆微微愣了几秒,便果断的摇了摇头。&1t;/p>

  “你们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1t;/p>

  “呵呵,我母亲当年也是怀了弟弟,然后被人下了这春风醉,直到死之后,有人将她的尸体解剖之后,才现她是中毒了。”&1t;/p>

  “而且最厉害的是,这毒无色无味,前期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反应,顶多是会让人产生一些困倦,然后睡的多了些。”&1t;/p>

  “秦夫人,您应该也是这种感觉吧?”&1t;/p>

  南宫嫣然笃定的说道,不等娆娆回答,便已经起了身子在餐厅里转了起来,此刻的她已经换上了现代的衣服,一条修身的黑色连体裤,配上那冰山禁欲系的脸,倒是相得益彰。&1t;/p>

  不仅没让人觉得奇怪,反而是忍不住朝着她投去友好的目光。&1t;/p>

  “我真的中毒了么?”娆娆反复盯着自己的手指,又晃了晃脑袋,还真的一点感觉都没。&1t;/p>

  吴贺和苏慕辰相视一眼,又望了望正在咖啡厅找线索的南宫嫣然,交换的眼神里皆充满了怀疑。&1t;/p>

  娆娆中不中毒未曾可知,可南宫嫣然的反应,也太巧合了些。&1t;/p>

  “就是这个!果然是它!”&1t;/p>

  不到几分钟,南宫嫣然又回来了,手里还多了一枚小巧的黑色种子,如同咖啡豆一般隐隐有一条线。&1t;/p>

  “这是什么?”&1t;/p>

  苏慕辰从兜里掏出了密封盒小心翼翼的装了进去,这才开口。&1t;/p>

  “嗯,怎么形容呢,就是一种我们那里才有的虫卵!春风醉的主要成分,就是这虫卵构成的。”南宫嫣然解释道。&1t;/p>

  “对了,娆娆你不是说你是玉祁先生的徒弟吗?那你可以带着这个去找他看看,我是不是说谎,或者是你们怀疑我,都可以找先生证明!”&1t;/p>

  自始至终,南宫嫣然都看的出这几个人对自己的不信任。&1t;/p>

  最为南宫家的大小姐,她是有些气的。&1t;/p>

  但一想到这何尝不和是个能和娆娆打好关系的机会,她便又将自己的不快隐了下去。&1t;/p>

  果然,在提到玉祁之后,娆娆的脸色缓和了许多。&1t;/p>

  “玉先生就住在三号别院,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你看,慕辰哥,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回去?”&1t;/p>

  事关自己肚子里的宝宝,娆娆心急如焚。&1t;/p>

  一开口,便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1t;/p>

  苏慕辰带着娆娆回去,Ben却是留了下来,直接就想门路把餐厅给封了,所有的客人也都被客客气气的请到了一个特殊的房间里。&1t;/p>

  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走一个!&1t;/p>

  Ben忧愁的坐在临时搭建的指挥处里,越的觉得自家少奶奶命不好。怎么那么善良的一个人,却总是有人想要害她呢!&1t;/p>

  .......&1t;/p>

  心中有事,车子迅的飞驰在路上,渐渐的化成了一道剪影。&1t;/p>

  娆娆的手被吴贺紧紧的攥着,南宫嫣然依旧是坐在她来的那辆车上,并未凑近。越的显得自己懂事。&1t;/p>

  “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毒就是南宫下的呢?”车上没有外人,吴贺没有避讳的就开了口。&1t;/p>

  娆娆正要接话,苏慕辰却是直接扭了过来。&1t;/p>

  “宝贝,你是不是嫉妒人家比你淑女,所以才怀疑?”&1t;/p>

  “滚开!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吴贺抬手就是一拳,狠狠的戳向苏慕辰的眼眶。&1t;/p>

  她也现了,男人似乎有着特别的祛疤方法,那自己不爽了何不多大几下,还能顺便出出气。&1t;/p>

  “女人嘛,不要这么暴力!你看看人家娆娆,多么安静的小姑娘,这样才会招的男人喜欢,知道不?”&1t;/p>

  苏慕辰轻巧的便抓住了南宫嫣然的手腕,狐狸眼又眯成了一条细线。&1t;/p>

  吴贺冷哼一声,不屑的翻了个白眼给他:“呵呵,就是因为我们家娆娆脾气太好了,所以才总遭你们欺负!”&1t;/p>

  “不过有我在,别想再有人可以欺负她!”&1t;/p>

  像是宣誓一般,吴贺握住娆娆的手又紧了一分。&1t;/p>

  娆娆感动的看着她,虽未说话,心中却已经是不能再温暖。&1t;/p>

  电话中已经将大致的情况的说了,娆娆一下车,便被阿笙带着躺倒了一张竹床上。&1t;/p>

  玉祁坐在轮椅上,穿着一袭灰青色的长衫,如玉的般的容颜让吴贺好一阵失神,才反应过来见礼。&1t;/p>

  这时间,竟然会有如何气质特殊的男人?&1t;/p>

  就算是用上除尘决绝,也绝对不过分!&1t;/p>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玉祁薄唇微启,轻声道:“几位小友可否在外面暂且休息一会,我需要带娆娆去诊室检查。”&1t;/p>

  “嫣然也来了啊,那就一并在这里等会吧。”&1t;/p>

  “你喜欢吃的梅子,我这里还有,一会让阿笙给你拿。”&1t;/p>

  玉祁一眼看到了站在吴贺身后的南宫嫣然,对于自己妹妹这个徒弟,他还是颇有几分好感的。&1t;/p>

  “嫣然见过先生,那晚生就在这里等候!”南宫嫣然见玉祁一眼便认出了她,心中也是无比欢喜。&1t;/p>

  就算是在四大家族,玉祁先生的名声也是响当当的,想要见他一面的人不知有多少。&1t;/p>

  当下她便按照晚辈礼规规矩矩的跪单膝下跪行了礼,一丝不苟认真的模样,让玉祁对他的好感又浓了一分。&1t;/p>

  碍于身体缘故,他依旧是坐在轮椅上,伸手将南宫嫣然扶了起来,清冷的面庞上也难得有了几许笑容。&1t;/p>

  “嗯。长成大姑娘了。”&1t;/p>

  “好了,诸位在此稍后吧。”&1t;/p>

  吴贺着急的想要和娆娆一起,却被苏慕辰递了眼神,只得作罢。&1t;/p>

  三人坐在客厅里,阿笙便立刻叫人上了点心。&1t;/p>

  因为玉祁长年吃药,这家中备的大多都是一些话梅果脯,入口即化,吴贺一时没忍住便多用了些。&1t;/p>

  南宫嫣然规矩的坐着,吴贺不理她,她也不生气。&1t;/p>

  从旁边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便细细的看了起来,他她的动作也十分小心,玉祁这里大多都是股本。&1t;/p>

  一双秒目随着书页似喜似悲,似乎全然沉浸在了书中一般,阿笙不懂这些,却是喜欢看书,一时间盯着南宫嫣然,竟然呆了。&1t;/p>

  吴贺和苏慕辰相视一眼,却又迅的分开。&1t;/p>

  说来也怪,他们认识的时间短的不能再短,可就是能从彼此的眼神里读出对方的意思。&1t;/p>

  看看,人家多淑女!&1t;/p>

  呸,就是装的,怎么你看上人家了?&1t;/p>

  不,我就喜欢不淑女的。&1t;/p>

  宝贝,你这是在吃醋,别掩饰!&1t;/p>

  ......&1t;/p>

  “玉教授,抱歉,又打扰你了。”&1t;/p>

  玉祁带着娆娆进了密室,在一堆仪器面前捣鼓起来。&1t;/p>

  听闻娆娆的话,他立刻放下了手中工作,转身笑道:“我是你老师,又是你的长辈,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1t;/p>

  “若不是你现在怀孕,不宜运动,我怕是恨不得整日带你在身边才是。”&1t;/p>

  玉祁无不感慨的说着,想起自己的身子就是一阵绝望。&1t;/p>

  再过2个月就要入冬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过这个冬天。&1t;/p>

  真的是不甘心啊,自己好不容才找到外甥女。&1t;/p>

  “那学生生完孩子之后,一定日日跟着先生,到时候先生可不能嫌我烦!还有孩子!”&1t;/p>

  “还能免费蹭个启蒙老师呢!”娆娆无比自然的说道,顿时将几个玉祁的属下下的不轻。&1t;/p>

  让玉祁先生给人启蒙。&1t;/p>

  这位夫人也真敢想!&1t;/p>

  要知道现任玉家二房生的孩子,玉祁先生都是不带的!&1t;/p>

  她一个外人...&1t;/p>

  &1t;/p>

  &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9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