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71她说娆娆是第三者

171她说娆娆是第三者

  “好,如果那时候我还在的话。”玉祁轻声说道,后半句在风中无声的引去了。&1t;/p>

  迎着众人吃惊的表情,娆娆安静躺在了竹床上。&1t;/p>

  玉祁捏着金针,直接封了她几处穴位,这才打开了她的衣衫,目光幽深的望着那处像是胎记的血块。&1t;/p>

  “嫣然没有骗你们,这的确是隐世家族才有的奇毒之一,名为春风醉!”&1t;/p>

  “中毒者不会感觉到任何的痛苦,想必还会觉得如同沐浴在春风中一般温暖,直到死亡,都不会有任何的痛苦,而是像睡着了一样。”&1t;/p>

  “当年,嫣然的父亲南宫林意外在世俗界救了一个女人,并带回了南宫家。本身是好意,却没想到最后竟展到了要纳妾。那是嫣然的母亲正坏了第二胎,本就年纪大了,所以在中毒之后也没察觉,只觉得是精力不支,比平日里多睡了些。”&1t;/p>

  “一直到孩子足月,快要生产了,她竟然在一天早晨直接睡死过去。”&1t;/p>

  “走的时候也是无比安详,后来还是嫣然将她母亲的尸体给偷出来,让人呢解剖之后,才现这是中了毒,肚子里的孩子也早就成了死胎。”&1t;/p>

  玉祁缓缓的说着,声音温和的如同流水一般。&1t;/p>

  娆娆的紧张的心情,也随着他的话语,慢慢的被安抚着。&1t;/p>

  “那后来呢?”&1t;/p>

  娆娆紧张的问道。&1t;/p>

  “后来啊,南宫家也彻查的这件事情,下毒的不是别人,正是嫣然父亲纳的那名小妾,本身是应该处死的,但是说来也巧,那女人怀孕了,还是个男孩,这命也就跟着保住了。”&1t;/p>

  “不过到底是不光彩的手段,那个男孩上个月刺杀嫣然反而被杀,那个女人也因为当年下毒,一辈子都是个妾室,现在应该已经被秘mi处死了才对。”&1t;/p>

  “这毒...”&1t;/p>

  玉祁说着,又捏起了那个虫卵,金针猛然间刺了下去。&1t;/p>

  顿时,那指尖盖大小的虫卵像是被注入水一般,迅的膨胀成了一个球体,不仅有了翅膀,还有了八条腿!&1t;/p>

  “果然如此!”&1t;/p>

  玉祁冷笑着,直接将虫子丢进一旁早已准备好的玉盒。&1t;/p>

  刹那间,白色玉盒变的黝黑亮,不过里面的虫子,却是也不再挣扎了,如同被定格的标本,一动不动。&1t;/p>

  “南疆的蛊,果然名不虚传!”&1t;/p>

  玉祁眼底飞闪过一丝杀意,看着娆娆的目光里也多了一丝担忧。&1t;/p>

  难道娆娆的身份被泄露了么?竟然会有人用这种毒。&1t;/p>

  若不是幸好嫣然在身边,怕是娆娆真的毒了,他都不知道。&1t;/p>

  冷意袭来,玉祁整个人都散着危险气场,娆娆不知玉先生这是怎么了,又惊又担忧,只得安静的坐着。&1t;/p>

  等了许久,玉祁那凌厉的目光才又变得柔和。&1t;/p>

  “娆娆,这次,你要谢谢嫣然了!”因为知道毒素原因,玉祁很快便将娆娆身体里的毒素给清了干净。&1t;/p>

  “嗯,我回去就叫人备下礼物!”娆娆点头,这次真的是侥幸逃过一劫,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又有人要害自己。&1t;/p>

  而且,她和秦琛都是普通人,和那些个隐世家族更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除非...&1t;/p>

  她忽然想起自嫣然见自己的时认错的画面,是因为这张脸么?&1t;/p>

  她苦笑的摸着自己的脸颊,头一次因为容貌觉得烦恼。&1t;/p>

  “倒也不必,这样,晚上回去之后,你叫秦琛来找我一趟,我有些话想对他说。”玉祁犹豫了片刻,决定还是要和秦琛透个底,他看的出来秦琛很在乎娆娆,可是真不客气的说,他现在的力量已经不足够保护娆娆了。&1t;/p>

  “让秦琛来?”娆娆愣住了。&1t;/p>

  “嗯,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好了,我们出去吧。你的朋友也等很久了。”&1t;/p>

  玉祁说完,便滑动着轮椅向外,折腾了一圈,此刻已是夕阳坠落。&1t;/p>

  娆娆迷茫的望着先生远去的背影,心神不宁。&1t;/p>

  ......&1t;/p>

  玉祁因为身体的缘故,并未留下众人用餐。&1t;/p>

  娆娆回了别墅,便直接躺在了床上。&1t;/p>

  拿起手机想要给秦琛消息,却又怕男人正在谈事情,迷迷糊糊间竟然睡了过去。&1t;/p>

  叮叮!&1t;/p>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忽然响起了短信的提示音。&1t;/p>

  娆娆看了一眼窗外,星空密布,已然是深夜了。&1t;/p>

  她摸索着拿起了手机,是一个陌生号码来的彩信。&1t;/p>

  犹豫了片刻,她点开了图。&1t;/p>

  以为是广告推送,然而当他看清图片时却是直接楞在了那里。&1t;/p>

  那是一张十分裸露的照片,一男一女正赤裸的抱在一起,男人似乎是很累了,眼睛是闭着的。&1t;/p>

  在他臂弯里,安静的躺着一个金的女人,浑圆的玉兔正紧贴着男人的腰部。&1t;/p>

  暴露在外的后背上,青青紫紫布满了令人遐想的印记。&1t;/p>

  女人正是冯诺!&1t;/p>

  娆娆的大脑一片空白!&1t;/p>

  她多希望自己是在梦中。&1t;/p>

  慌乱的摸索着开了台灯,又狠狠掐了自己一把,这才又拿起了手机。&1t;/p>

  仔仔细细的看着那张照片。&1t;/p>

  不,一定是假的!&1t;/p>

  娆娆咬着嘴唇,打心底是不相信这是真的。&1t;/p>

  自打秦琛和自己结婚之后,他对自己是什么样的状态,娆娆很清楚。&1t;/p>

  犹豫了片刻,她抖着手拨通的通话键。&1t;/p>

  嘟嘟几声之后,电话便接通了。&1t;/p>

  “是娆娆啊,我给你的东西收到了么?”&1t;/p>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1t;/p>

  冯诺长长的指甲扣着电话听筒,故意弄出那种很刺耳的声音。&1t;/p>

  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床上的男人,既开心又有些为难。&1t;/p>

  她是成功的借着墨清韵的手将秦琛给弄晕了,可是男人晕的太彻底了,怎么和她滚床单?&1t;/p>

  无奈之下,她只得先拍了几张照片,给了娆娆。&1t;/p>

  果然,娆娆忍不住打了过来。&1t;/p>

  “你让秦琛接电话!”&1t;/p>

  6娆娆的心如被针扎透了一般生疼,她的抚摸着自己隆起的小腹,此刻也只有两个孩子能稍微给她一些安全感了。&1t;/p>

  冯诺撇了撇嘴,冷笑着直接起了FaceTIme。&1t;/p>

  “阿琛这会很累了,不想接电话,不如我开视频给你看可好?”&1t;/p>

  “开视频?”&1t;/p>

  娆娆的心顿时又沉了几分。&1t;/p>

  如果说照片冯诺可以造假,可这直接开视频,却是不能现场p吧?&1t;/p>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背靠在墙上,强迫自己镇定下来。&1t;/p>

  画面一闪而过,屏幕也亮了起来。&1t;/p>

  正如冯诺所说一般,那画面里的男人的确是秦琛。&1t;/p>

  易容术脸可以造假,可身上的痕迹却是假不得。&1t;/p>

  尤其是那大腿内侧的胎记,娆娆是在清楚不过的。&1t;/p>

  “好了,你也看也看了。我就挂了。”&1t;/p>

  “哦对了,我还知道你和秦琛的婚约只是因为孩子,你放心,我这个人大度的很,孩子你可以留下,不过我劝你自觉一点,不要当小三当过瘾了忘了自己是谁!”&1t;/p>

  “我当小三?”6娆娆只觉得自己像是在听天方夜谭。&1t;/p>

  “是啊。”冯诺无比嘚瑟的勾了勾唇,继续又道:“怕是你还不知道吧,我和秦琛在上大学那会就订婚了, 哦对了,我们当时还有录像带来着,我一会给你哦!”&1t;/p>

  “至于契约的事情,怕是你不知道内幕,我身体不好,生孩子比较困难也会很危险,所以秦琛这才找到了你!”&1t;/p>

  “不然,为什么契约是一年呢?”&1t;/p>

  “而且,如果秦琛真的爱你,怎么不把契约撕了,女人啊。啧啧啧,我忽然有点同情你了!”&1t;/p>

  冯诺的眼睛里闪着怨毒,脸上的笑容却是越诡异!&1t;/p>

  她真的是恨娆娆恨的要死,也嫉妒的狂。&1t;/p>

  “好了,就这样。”&1t;/p>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6娆娆!”&1t;/p>

  感受到身后的人似乎是有了动静,冯诺得意的翻了翻眼睛之后便直接切断了电话。&1t;/p>

  娆娆呆呆的捧着手机,看着变黑的屏幕,如被雷击。&1t;/p>

  她听到了什么!!&1t;/p>

  自己竟然成了别人感情中的小三?&1t;/p>

  而且,冯诺竟然连同她和秦琛是契约婚姻的事情都知道,这件事,可是当时只有Ben在场啊。&1t;/p>

  难道...&1t;/p>

  这一切都是如同冯诺所说,自己真的只是一名代孕妈妈?&1t;/p>

  那些所谓的爱情誓言,也都是假的?&1t;/p>

  娆娆的坠入湖底,若大的房间里只有月亮带来的微弱光芒。&1t;/p>

  她呆呆的坐在床上,裹了若干层被子却依旧觉得自己宛如置身于冰窖之中。&1t;/p>

  为什么...&1t;/p>

  为什么会这样!&1t;/p>

  秦琛...&1t;/p>

  你为什么要这样!&1t;/p>

  两行清泪顺着她的脸颊无声的滴落在地,娆娆艰难的想要去摸床头台灯,却是不小心碰掉了桌子上的书籍。&1t;/p>

  如同多米兰诺股票一般,出了极大的声响。&1t;/p>

  也终于是惊动了外面值班的人。&1t;/p>

  “少夫人,您没事吧?”&1t;/p>

  Ben关切的问道,然而等了许久都不见回应。&1t;/p>

  索性便直接叫了几个佣人,破门而入。&1t;/p>

  灯光骤亮,躺在床上的娆娆虚弱的眨了眨眼睛。&1t;/p>

  小腹之处,一片血红。&1t;/p>

  不好!&1t;/p>

  Ben的眼睛都直了。&1t;/p>

  顿时,整个别墅都进入了无比紧张的状态之中。&1t;/p>

  ......&1t;/p>

  在这一夜,还有一人也迟迟无法入睡。&1t;/p>

  那就是住在四季酒店总统套房的墨清韵,就在刚才,他为了自己的女神算计了最好的朋友,还将冯诺,送到了别人的床上。&1t;/p>

  “少爷,您真的明天就要走吗?可是我们这次来,不是和QId的谈合作的么?”&1t;/p>

  墨清韵端起酒杯,苦笑着摇了摇头:“合作?你觉得我还有脸去见阿琛吗?”&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9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