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73我要带娆娆离开洛城

173我要带娆娆离开洛城

  男人的度宛如一道闪电,顷刻间已经出了酒店的大楼。&1t;/p>

  那张洛城招牌的男神容貌,很快便引起了众人的注意。&1t;/p>

  当然,被关注的重点还是他手里那个赤裸的女人。&1t;/p>

  此刻的秦琛心急如焚,他想过冯诺会不死心的想要接近自己,却没想到墨清韵会帮着她一起。&1t;/p>

  所谓的十年兄弟情义,算是彻底都到尽头了。&1t;/p>

  “该死!”&1t;/p>

  他拿出手机,现已然是坏掉了。&1t;/p>

  原因无他,便是冯诺本想用他的手机去给娆娆电话,却是打不开锁,百般尝试之后便触了手机的报警装置,直接自动狗带。&1t;/p>

  “秦琛...我知道错了,你放我走好不好!”&1t;/p>

  “你就算是得罪的起冯家,可是我们这么多年的情义,你真的对我就没有一点感觉吗?”&1t;/p>

  “而且,明明当年订婚的是我们,你为什么要和6娆娆在一起!”&1t;/p>

  “你们的婚姻,不也是契约婚姻吗?我不在乎你和她生孩子,你放过我好不好!”&1t;/p>

  秦琛图通拎小鸡一般拎着冯诺,站在路边拦车。&1t;/p>

  他倒是可以用腕表直接联系自己的属下,只是那样冯诺就无法被旁人看到了。&1t;/p>

  四季酒店门口不乏有等待的出租车,可远瞅见秦琛那张杀神一般的脸,却都开始一个个打起了退堂鼓,不敢靠近。&1t;/p>

  “开车,去澜庭别墅区!”&1t;/p>

  等了几分钟,秦琛有些不耐烦了,三步并作两步直接走到一辆车面前,不由分说的便将冯诺丢进了后座。&1t;/p>

  司机的脸直接绿了!&1t;/p>

  见过疯狂的,还没见过这么奔放的!&1t;/p>

  尤其是冯诺的身材无比火辣,那是在时尚界都可以算的上是宠儿级别的。&1t;/p>

  “怎么?你不认识路?”&1t;/p>

  秦琛挑眉,冷漠的声音宛如寒潭升起的冷气。&1t;/p>

  司机下意识咬着头,像是抽搐了一般,若不是身上还扣着安全带,怕是已经夺路而逃了。&1t;/p>

  “那我来开!”秦琛的眉头又皱着一分,双眸里是化不开墨色,他迅解开了出租车司机的安全带,将其丢在副驾驶上。&1t;/p>

  一辆再普通不过的出粗车,硬是让他把时飙到了紧接2oo。&1t;/p>

  一路上连闯了数十个红灯,出粗车司机的脸都已经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两只手死死的抓着车框上的扶手,在他眼里秦琛已经和魔鬼画上了等号。&1t;/p>

  他还好,起码还有个抓的,后面的冯诺却是倒了血霉了。&1t;/p>

  她的手和脚被秦琛用酒店里浴袍的带子打了死结,整个人根本就没有着力点,随着车子加和刹车像是个沙包一样在四面撞击着。&1t;/p>

  原本白嫩的皮肤上也都布满了青紫,被毛巾堵住嘴的她,只能呜呜的叫着。&1t;/p>

  秦琛的动静自然是引起了交警的注意,以为这司机是喝了酒在撒欢。&1t;/p>

  可惜的是他开的太快,普通的摩托车根本就追不上。&1t;/p>

  无奈之下,交警支队只能派了一辆特警的车一路跟随,直到看到那车进到了澜庭别院朝着一号飞驰而去时,才散火。&1t;/p>

  “老大,我们不管了吗?”&1t;/p>

  交警支队队长翻了个白眼,抬起手在属下的脑门上敲了敲!&1t;/p>

  “管?你知道那里住的是谁嘛!”&1t;/p>

  “洛城QId老总秦琛!不怕被揍你就去吧!”&1t;/p>

  队长骂骂咧咧的走了,顺手也将出租车的违章记录给顺手抹去了,秦琛虽然一直行事不按常理,但是却从未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1t;/p>

  (起码明面上是这样的)&1t;/p>

  尤其是自打QId展壮大之后,不知道为多少人提供了工作岗位。&1t;/p>

  大队长的女儿就是今年才刚刚加入QId实习,每天回来都会在他面前巴拉巴拉的说自己的公司有多么的人性化。&1t;/p>

  也因此,民众对于秦琛的印象还是很好的。&1t;/p>

  不过也是又敬又怕,毕竟秦琛出了名的冷面阎王。&1t;/p>

  ......&1t;/p>

  秦琛下了车,便拎着冯诺继续往别墅里走。&1t;/p>

  在看到管家忠叔面色凝重的站在门口时,他的心就是一沉。&1t;/p>

  “生什么事了?”秦琛随意的将冯诺丢给ken,越过管家就往房间里走,若大的卧室里空无一人,白色床单的上点点血迹,醒目的刺痛了他的双眼。&1t;/p>

  “夫人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因为情绪激动碰到了。”&1t;/p>

  “然后被南宫小姐送到玉先生那里去了。”&1t;/p>

  “我给您打电话,但是联系不上您。苏先生也赶去玉先生那里了,但是没多久就出来了,带着吴贺小姐不知道去哪了!”&1t;/p>

  秦琛安静的听着,眉梢上都已然染上了霜意。&1t;/p>

  他不过就是昏迷了几个小时,家里竟然出了这么大事情。&1t;/p>

  若是娆娆没事还好,若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1t;/p>

  他哪里还有脸去见小女人!&1t;/p>

  “慕辰可有说他去哪了?”&1t;/p>

  秦琛强忍着把冯诺做成人肉包子的冲动,冷言说道,他自问苏慕辰不是一个冲动型的人,既然他和吴贺出去了,想必娆娆应该没有大碍。&1t;/p>

  忠叔犹豫了片刻,忽然后退了几步,整个人的气势也从温和改变了很多,模仿苏慕辰说道:“告诉秦琛,他保护不了的人,我们帮他保护!”&1t;/p>

  “砰!”&1t;/p>

  秦琛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墙上。&1t;/p>

  一道道丝质般的痕迹以他的拳头为中心迅的扩散着。&1t;/p>

  他双目赤红,胳膊上凸起一根根青筋,号称洛城最坚固的家装围墙瞬间崩离解析。&1t;/p>

  “少爷,您还是先去玉先生那里吧,阿笙早些时候来传话,说您要是回来了,就去那边。”&1t;/p>

  秦琛点了点头,却也没有直接转身就走。&1t;/p>

  犹豫了几秒钟,他走进了洗浴室,就那样开着冷水,静静的站着。&1t;/p>

  倾盆而来的冷水从头到脚将他浇灌了个透,肌肤本能的开启保护功能浮现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1t;/p>

  然而秦琛忽然不觉,冷水非但没有浇灭他胸中的怒火,反而让他更自责了一分。&1t;/p>

  不为别的,就为他竟然能着了冯诺这个女人的道。&1t;/p>

  而且,还没有提前告诉娆娆自己晚上吃饭的事情。&1t;/p>

  刚刚的视频和照片他也看了,当真可以算的上是“证据确凿”。&1t;/p>

  站了十几分钟,秦琛一言不的穿上了衣服,夜风袭来,还沾着水珠的头一片冰凉。&1t;/p>

  似乎是早预料他就要来了,门口正有着一道站的笔直的身影。&1t;/p>

  玉祁身边的阿笙,难得脸上出现了几分忧色。&1t;/p>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主子因为别人而生那么大的气,像是一云端的仙人忽然走火入魔坠到了魔教,一连整治了若干个下人。&1t;/p>

  不止如此,对于玉家那些蛀虫玉祁因为自身的原因都是很少过问的,可今天,竟然一连把几个旁系都给配了,不仅如此,还把二爷的都给关到祠堂去了。&1t;/p>

  若是先生脸色正常,脉搏正常,阿笙都要怀疑他是回光返照准备在死之前为家族清理毒瘤了。&1t;/p>

  “秦先生,你终于来了!”&1t;/p>

  看到秦琛走至近前,阿笙长长出了口气。&1t;/p>

  罪魁祸终于出现了,玉祁也可以暂时放松一下对家族的整治了。&1t;/p>

  秦琛不解阿笙的表情,点了点头便跟在他身后进了大厅。&1t;/p>

  刚进门,就看到两个熟人, 其中一位还是他不想见的。&1t;/p>

  “呵呵,秦先生真是风流啊!”&1t;/p>

  龙衍摇了摇折扇,似笑非笑的望着他。&1t;/p>

  秦琛刚刚松懈的手指又握成了拳,心急娆娆没有理他。&1t;/p>

  “娆娆呢?”&1t;/p>

  他看向阿笙。&1t;/p>

  “你还有有脸找娆娆?”&1t;/p>

  “自己出去玩也就罢了,竟然还让外面小的能闹到正室面前,你这手段,可是不怎么高明啊!”龙衍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之意,一把折扇摇的飞快。&1t;/p>

  那微微扬起的嘴角,怎么看怎么都是在挑衅。&1t;/p>

  “娆娆在哪?”秦琛继续无视他,转身冲着阿笙道。&1t;/p>

  后者正要开口,玉祁淡淡的声音却是从二楼飘来。&1t;/p>

  “阿笙,带秦先生来我的书房!”&1t;/p>

  秦琛仰头,这才现玉祁竟然罕见的穿着一身金色长袍,头上斜斜的插了根玉钗,面色凝重。&1t;/p>

  秦琛倒是不知道这身装扮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但是龙衍和南宫嫣然都直接从沙上站了起来。&1t;/p>

  不为其他,玉祁身上穿的衣袍便是他们隐世家族只有各家的家主才能穿的。哪怕龙衍和南宫嫣然现在都是家族继承人的身份,但是只要一天没有当上真正的家主,那也必须要执晚辈礼。&1t;/p>

  “嫣然、龙衍,见过先生。”&1t;/p>

  “嗯。”玉祁应了一声,端端正正的受了一个全礼。&1t;/p>

  看了一眼秦琛,又瞅了瞅下面两个人,开口吩咐道:“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我这里已经没什么事情了。”&1t;/p>

  “嫣然若是也想适应生活,明天起和龙衍一同去学校吧。”&1t;/p>

  “不过你既然曾经已经拜了小翡为师,那就不要再记在我名下,还叫先生吧。”&1t;/p>

  “是!”&1t;/p>

  南宫嫣然欣喜的说道,规规矩矩的又行了一次礼。&1t;/p>

  秦琛被他们这拜来拜去无比复杂的礼仪都要急疯了,可是玉祁不开口,他又能如何,谁让自己的媳妇还在他手里。&1t;/p>

  内心越是急躁,他的外表便也越冷静。&1t;/p>

  玉祁故意凉了他许久,待到龙衍和南宫嫣然已经走了好久,这才抬眼瞥了他:“跟我进来吧。”&1t;/p>

  玉祁自己操作着轮椅,另着秦琛穿了几条回廊,又下了暗道,这才来到了他口中的书房。&1t;/p>

  不知是在地下多少米深处,书房的四面都是墙壁。&1t;/p>

  玉祁点燃岸上的香炉,待香气溢满房间,这才看向他。&1t;/p>

  “我要带娆娆离开洛城!”&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