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74秦琛:死也是你的鬼

174秦琛:死也是你的鬼

  “叮咚,叮咚!”&1t;/p>

  不知是哪里漏的水,在这极其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1t;/p>

  秦琛周身萦绕的寒气已经浓郁的可以结成大片霜雾。&1t;/p>

  仿佛他和玉祁不在一个世界里,一位是春天的暖阳,一位犹如冬天的酷寒。&1t;/p>

  “娆娆没事,孩子也没事。”&1t;/p>

  到底顾及娆娆,玉祁又补充了一句。&1t;/p>

  秦琛挑眉,肌肉微微松弛了一分:“可先生说,刚刚要带娆娆走是什么意思,我没有太懂。”&1t;/p>

  “就是你保护不了她,所以我来保护!”&1t;/p>

  玉祁淡淡的说道,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他端起茶盏,轻轻吹了一口,那背口飘起了青烟,竟渐渐凝聚出了一个美人。&1t;/p>

  “这是...”&1t;/p>

  秦琛瞳孔忍不住缩了缩,玉祁这一式正是失不知多少的年的古茶艺。&1t;/p>

  “正是你想的那样,既然今天把你叫在这里,我也明人不说暗话。”&1t;/p>

  “你知道,娆娆的生母是谁吗?”&1t;/p>

  秦琛勾了勾唇,压抑而又无奈道:“猜到了一些,但又不敢确定,玉先生的徒弟前不久才来警告过我,玉先生也是要来警告我么?”&1t;/p>

  玉祁眉头轻挑,手指微微在空中波动了一番,那美人影又消散了,但空中的茶香却是经久不散,几缕萦绕上鼻尖,便叫人心旷神怡。&1t;/p>

  “龙衍找过你?”&1t;/p>

  “是。”对于对娆娆好的人,秦琛自是也是十分尊敬。&1t;/p>

  “也是,毕竟娆娆是他命定的未婚妻,这个的确是有婚书的。”&1t;/p>

  “不过,我这个人,素来不喜欢那些规矩,我其实还是站你这边的,不过秦琛,你太让我失望了!”&1t;/p>

  玉祁的语气依旧没有变化,眼神却是忽然锐利了起来。&1t;/p>

  秦琛见过太多双眼睛,里面或是恐惧,或是犀利,却没有一双如同现在这般给他压力。&1t;/p>

  那淡绿色的眼眸,像是最天然的放大镜,一寸寸摄入人心,将所有的情绪想法暴露无疑。&1t;/p>

  “这次事情,是晚辈的错。”&1t;/p>

  没有丝毫犹豫,秦琛立刻认错。&1t;/p>

  “的确是你的错!但是既然已经生了这个责任你就是必须承担的。”&1t;/p>

  “我不知道龙衍到底给你说了什么,但是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现在的你,的确保护不了娆娆。”&1t;/p>

  “你虽然很优秀,在世俗界可以算的上是佼佼者,但是你要知道,娆娆是玉家的后人,也是这一代凤凰血脉的传人。在隐世家族里,有个传说,叫做千年难见龙,万年得一凤。隐世家族原先是一个类似于王朝一般的小世界,但是经过千年大家都分化了。”&1t;/p>

  “其中以玉家为,龙家最为神秘。这玉家为的原因,便是因为只有玉家的孩子才可能传承出凤凰血脉。”&1t;/p>

  “但是千年来已经没有出过了,偏巧你的妻子娆娆就是,是非利益,我想你应该能懂吧?”&1t;/p>

  秦琛安静的站着,一言不的听着。&1t;/p>

  哪怕是冷静如他,此刻心里也是一点底气都无。&1t;/p>

  不为别的,正因玉祁说的没错。&1t;/p>

  可是...&1t;/p>

  娆娆真的是么?&1t;/p>

  “这个血脉,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秦琛皱着眉,他和娆娆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没现娆娆有什么特异功能呀。&1t;/p>

  “三言两句说不清,资料给你。”&1t;/p>

  “虽然我不知道娆娆是亲生父亲是谁,但是我可以确定她就是玉翡的女儿,我的侄女。”&1t;/p>

  “所以,她从来都没有配不上你。反倒是现在的你,配不上她!”&1t;/p>

  玉祁的声音很轻,又夹在着无奈。&1t;/p>

  他望着眼前的男人,心中的感慨颇多。&1t;/p>

  他不是善人,可是也不是没事干就想要破坏别人婚姻的。&1t;/p>

  可是他不能赌,娆娆也赌不起。&1t;/p>

  当天空亮起第一抹鱼肚白时,秦琛终于看完了所有关于玉家的资料,心中也对于自己的现状,有了一个更清晰的认识。&1t;/p>

  放下卷轴,他按照标准的古礼向玉祁到了别,转身朝着外面走去。&1t;/p>

  他走的很慢,却是步步坚定。&1t;/p>

  玉祁目送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通道,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1t;/p>

  果然是年纪到了,熬夜熬不动了啊。&1t;/p>

  ......&1t;/p>

  娆娆当时只是气急攻心,不小心撞了桌子。&1t;/p>

  手臂不幸扭伤,身体倒是没什么事,加上她的体内的凤凰血脉再一次被激,恢复异常迅。&1t;/p>

  只是一睁眼看到身旁的男人,她又把眼睛给闭上了。&1t;/p>

  秦琛自打一出密室就守在这里,连眼睛都不带眨的。&1t;/p>

  娆娆的小动作他尽收眼底,心连带着也跟着抽搐了几下。&1t;/p>

  “媳妇。”&1t;/p>

  秦琛厚着脸皮叫了一声,自己却先是脸红了。&1t;/p>

  不过看娆娆没有睁眼骂他,他悄然又松了口气。&1t;/p>

  “媳妇,我知道错了。”&1t;/p>

  “你打我骂我,或者踹我都可以,但是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1t;/p>

  秦琛别扭而又深情的说道,小心翼翼的去试探着拉娆娆的手。&1t;/p>

  然而小手还没碰到,却见娆娆一抬手直接将自己的脸给盖住了。&1t;/p>

  相比秦琛的紧张,娆娆此刻心里也是万般的纠结。&1t;/p>

  其实她昨天晚上就已经醒了一次,也和玉祁谈过,从先生的口中得知了秦琛应该是被人摆了一道。&1t;/p>

  可她还是很气,气秦琛总是这般将所有事情都瞒着她。&1t;/p>

  和冯诺出去吃饭要瞒,自己腰上受伤的事情也要瞒!&1t;/p>

  他到底把自己当什么了!&1t;/p>

  越想,娆娆就越是酸楚,鼻子都变得哝哝的。&1t;/p>

  见秦琛有意解释,她便不开口了。&1t;/p>

  “夫人?”&1t;/p>

  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给自己这般摆脸色,秦琛悲壮的现,自己自打认识了娆娆之后,悄然已经改了很多自己从前的习惯,也做了很多从未有过的尝试。&1t;/p>

  虽然开始很不适应,不过做着做着,好似就莫名的快乐起来。&1t;/p>

  大概,他真的被Ben说重了,骨子里是个妻奴?&1t;/p>

  听起来似乎不大好听,但是只要娆娆不跑就好。&1t;/p>

  “夫人啊!我真的没有碰冯诺!”&1t;/p>

  “你想想,我都有你这么一个妖娆的媳妇,怎么会看上那种货色!”&1t;/p>

  “再者说了,我除了你,对别人女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性趣,别说滚床单了,那是y都y不起来的。”&1t;/p>

  “夫人你大人有大量,就绕过我这一回好不好?你想怎么处置都行!”&1t;/p>

  秦琛转了转眼睛,想起玉祁最后交代给自己的话。&1t;/p>

  男人,在自己老婆面前脸皮厚点不算什么!&1t;/p>

  见娆娆没反应,却是也没有再拒绝自己的手,秦琛大喜,一把掀开了娆娆的被子,直接将她搂入了怀里。&1t;/p>

  只是...&1t;/p>

  对上那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秦琛的心又开始抽搐了。&1t;/p>

  “可是,你也被人看光了不是?”&1t;/p>

  “我怎么知道,那视频之外,她有没有对你做什么?”&1t;/p>

  娆娆勾了勾唇,冷哼一声。&1t;/p>

  虽然说她极其享受这种千百年难得一见撒娇,可若是就在这么轻易原谅了,那也太好欺负了!&1t;/p>

  “额...”&1t;/p>

  秦琛怔住了,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回答。&1t;/p>

  不过很快,他就有了对策。&1t;/p>

  “我保证,她没有对我做过什么,那酒店里应该有监控,夫人若是不放心我可以让Ben去搞一份!”&1t;/p>

  秦琛拍着胸脯保证道,目光炯炯有神。&1t;/p>

  娆娆勾了勾唇,抬手扶额:“四季国际酒店是全球出了名的安保系统强大,你告诉我总统套间里有监控?”&1t;/p>

  “秦琛,你当我傻吗?”&1t;/p>

  “罢了,到现在还不肯说实话,我们没什么好谈的!”&1t;/p>

  “你出去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你想找谁找谁去!”&1t;/p>

  娆娆那叫一个气啊!原先还以为秦琛是朵奇葩,没想到现在竟然连撒谎的招式都用出来的。&1t;/p>

  没来由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苏慕辰的那张脸。&1t;/p>

  那可是洛城出了名的花心和大少,也许秦琛就是他带坏的?&1t;/p>

  娆娆越想越气,也亏得自己的还把好闺蜜介绍给他!&1t;/p>

  赶明就得去吹吹耳边风!&1t;/p>

  秦琛没想到娆娆这么直接就把他的理由给戳破了,本就脸皮不怎么厚的他,恨不得直接钻个地洞把自己埋了。&1t;/p>

  左思右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对,一时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1t;/p>

  “夫人,我错了!”&1t;/p>

  “但是我真的没有碰过她一指头啊!”&1t;/p>

  “哦对,你不是说她看了我身上,这样,我一会就去叫人把她眼珠子挖下来,那只手摸了,就砍那只手。”&1t;/p>

  秦琛冷声说道,坚定语气让娆娆根本无法怀疑。&1t;/p>

  心中的火气,也骤然灭了很多。&1t;/p>

  没想到秦琛竟然真的会这般耐心的在给自己不停解释。&1t;/p>

  “为什么要砍别人的手,你不应该自己反省一下吗?”娆娆语气缓了许多,已然恢复正常弧度的嘴角让秦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1t;/p>

  他嗖的一下从膝盖里摸出了贴身的匕,将刀剑对准自己的心脏。&1t;/p>

  脸上的笑意在瞬间全无,忽然单膝跪在了地上。&1t;/p>

  “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无法改变已经生的事实,但是娆娆,我对你从未有过二心。我也愿意为你不惜生命。不过现在我还不能死,我还要保护你,用我一声去弥补。”&1t;/p>

  “但是你若是有一天真的看我不顺眼,或是无法原谅,那就亲手将我解决掉吧。不然我就秦琛就是变成鬼,也不会舍得离开你的 。”&1t;/p>

  “刀就在这里,你看着办吧。”&1t;/p>

  6娆娆:“......”&1t;/p>

  麻辣鸡,谁再敢说秦琛不会谈恋爱,她就咬谁!&1t;/p>

  &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