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75朋友,你想多了

175朋友,你想多了

  “夫人...”&1t;/p>

  “你不会真的想要杀了我吧?”秦琛见娆娆一直不说话,只用那两颗比珍珠还亮的眼眸望着自己,心里万分忐忑。&1t;/p>

  他这可是已经都使出了杀手锏,娆娆若是还不原谅他的话,那似乎也只能以死谢罪了!&1t;/p>

  “行了!别神经了!”娆娆没好气的翻了翻眼睛,作势就要去将匕挪开,秦琛先一步将刀收了起来,口中还不忘卖好。&1t;/p>

  “我来我来,万一隔伤你了,我可是要心疼死了。”&1t;/p>

  秦琛厚着脸皮的说着,见女人眼底终于有了笑意,悬着的心这才算是彻底放了下来。&1t;/p>

  四处打量了一番,可以说玉祁对娆娆真的是没的挑的。&1t;/p>

  不大的房间里,墙上挂的岸上摆的悉数全是古董真迹,随便拿一件出去,都是能在洛城市中心换一套房子的。&1t;/p>

  就连给娆娆用来熏香的香炉,都是有着上千年的历史的。&1t;/p>

  这么一比,自己这些年积累下的财富,还真的不算什么。&1t;/p>

  “秦琛。”&1t;/p>

  娆娆坐在床边,低头凝视着正在给自己穿鞋的男人,不由得歪了歪脑袋。&1t;/p>

  “嗯?”秦琛抬头冲她笑了笑,低头又握着她的脚轻轻晃了晃,生怕她会不舒服。&1t;/p>

  “你怎么这么会撩妹了?”&1t;/p>

  “撩妹?”秦琛站了起来,一把搂住娆娆的腰部。&1t;/p>

  女人的肚子越来越大的,他都替她累,不过更多的,则是感动。&1t;/p>

  “是啊,你这情话说的越来越娴熟了,难道是经验丰富?”娆娆似笑非笑的说道,再次敲响了秦琛心中警钟。&1t;/p>

  不过这次,他倒是很淡定。&1t;/p>

  “这个啊,慕辰教我的,你也知道,他嘛,风流史是很丰富的。”&1t;/p>

  娆娆挑了挑眉,竟配合的点了点头。&1t;/p>

  只是越的坚定,自己要去提醒一下小贺贺了。&1t;/p>

  两人越说越开心,声音也渐渐的大了起来。&1t;/p>

  守在门口的阿笙听到娆娆笑了,便立刻跑去找玉先生汇报去了。&1t;/p>

  一边模仿着秦琛的语气,一边比划着6小姐的反应。&1t;/p>

  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吃狗粮,简直是太心酸了!&1t;/p>

  ......&1t;/p>

  娆娆不知道玉祁和秦琛之间已经暗自达成了某种约定。&1t;/p>

  误会解除之后,便跟着秦琛一起回了别墅。&1t;/p>

  在路上,还碰到了来探望她的龙衍。&1t;/p>

  龙衍身着一身无比华贵的长袍,手中的扇子也变成了一个鸟笼,鸟儿和他的主人如出一辙,都是站着笔直,目光直勾勾的看着笼外的世界,叫也你不叫。&1t;/p>

  “既然在这里碰上了,也省得我再去玉先生那里找你了。”&1t;/p>

  “诺,娆娆,这个送你。”&1t;/p>

  龙衍说着,便把鸟笼往Ben怀里塞。&1t;/p>

  这老大都没话,Ben自是不敢伸手,本能的想遁走,可双脚却像是生了根一般,硬生生的看着那东西被放在了自己手里。&1t;/p>

  “这...”&1t;/p>

  “拿好,这鸟很贵呢,别给你家夫人摔坏了!”龙衍笑眯眯的说着,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1t;/p>

  Ben虚晃了一下,顿时又恢复了正常的活动。&1t;/p>

  只是那鸟笼却依旧是安静的待在他的手里。&1t;/p>

  “既然贵的话,那龙先生还是自己留着吧。”感觉到两人之间气氛越的诡异,娆娆轻咳了一声主动说道。&1t;/p>

  作势就要去拿鸟笼,却被秦琛的大手按住了。&1t;/p>

  他皱了皱眉,暗自翻了手腕,直接将鸟笼的提了起来,仔细一瞧,眼底闪过一抹复杂:“紫蓝金刚鹦鹉?”&1t;/p>

  “唔,说对了一半!”龙衍点了点头,一副你很懂的模样。&1t;/p>

  抬眼看向娆娆时,脸上却又多了一分笑容:“有金刚鹦鹉的血统,不过是在我们家里长大的,喂养的也不是鸟饲料。”&1t;/p>

  “而是喂得毒药。”&1t;/p>

  “唔,这样解释,就是娆娆你再中春风醉的时候也不用怕,放点它的血就可以了!”&1t;/p>

  龙衍无比淡定的说着,笼中的鸟儿却像是知道自己命运似的忽然冲着娆娆叫了一声。&1t;/p>

  本身娆娆就有些神经衰弱,被那鸟儿一叫,脸色立刻白了一分。&1t;/p>

  “还是不必了。”&1t;/p>

  “娆娆有我在。”&1t;/p>

  见自家小女人都被吓着了,秦琛恨不得直接把笼里的鸟直接烤了喂团子!&1t;/p>

  而且,哪有送人送鸟的,一看就是不安好心。&1t;/p>

  要知道鸟可是有一个诡异的代名词,就是男人的那啥啥啥...&1t;/p>

  他这是嘲讽自己不行了么?&1t;/p>

  秦琛多么希望自己是想歪了,可偏偏龙衍却还歪了歪脑袋,一副高深目测的笑容。&1t;/p>

  对于被丢回来的鸟,也没有太大的布满。&1t;/p>

  反正他就是来恶心一下秦琛顺便刷存在感的,目的达到也就行了。&1t;/p>

  “娆娆,你多休息,我还有事,我们学校见!”&1t;/p>

  龙衍迎着秦琛快要喷出火来的眼睛,无比淡定的冲娆娆说道。&1t;/p>

  6娆娆也急切的想要赶紧回去,这吴贺昨天晚上再听说秦琛被人算计之后便出去找人报仇了。&1t;/p>

  当下也没和龙衍多说,便径直和秦琛离开了。&1t;/p>

  只是他们都没察觉,玉家别墅的二楼,有一双眼睛正在默默的注视着她们。&1t;/p>

  娆娆和秦琛是夫妻,关系自是亲密。&1t;/p>

  可这龙家的大少爷怎么还专程来看6娆娆,是因为师兄妹的情义么?&1t;/p>

  她自小在南宫家过的是顺风顺水的日子,要什么有什么。然而现在却是头一次有些羡慕别人了,她虽然对秦琛有着很浓郁的好感,但她也十分清楚自己的使命,她是下一任的南宫家接班人,是必须要按照家族和龙家联姻的。&1t;/p>

  这次之所以自己能这么顺利的就出来,怕是那些长老,也有意是想让她在成婚前能过几天属于自己的日子吧。&1t;/p>

  想到这里,她的嘴角溢满了苦楚。&1t;/p>

  .......&1t;/p>

  一推开大门,娆娆便看到苏慕辰和吴贺正面对面坐在沙上。&1t;/p>

  茶几下面,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苍白的脸,深邃的眼眶是两个乌青乌青的拳印,一看就是出自吴大小姐之手。&1t;/p>

  “秦琛。”&1t;/p>

  男人看到秦琛,立刻试图从地上爬起来。&1t;/p>

  吴贺勾了勾唇,眼底划过一抹冷笑,白长这么帅了,脑子却是个不好使的。&1t;/p>

  “你怎么来了。”看着面前的墨清韵,秦琛不知自己是该哭该笑。&1t;/p>

  到底是墨清韵本身有问题,还是真的是被爱情蒙蔽了眼睛。&1t;/p>

  “我抓来的。”吴贺淡然说道,伸手就把娆娆从秦琛怀里拽了出来,不由分说的就往楼上走。&1t;/p>

  娆娆挣扎的从她的手里走到墨清韵面前,忽然站定。&1t;/p>

  众人很是不解的看着她,一个个提心吊胆。&1t;/p>

  尤其是娆娆那肚皮成长的度,快赶上吹气球了,若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怕是这整个别墅里的人,都别想好过了。&1t;/p>

  “你就是墨清韵么?”&1t;/p>

  娆娆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有着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那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更是随随便便照出来便能当做海报款。&1t;/p>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男人,竟然会喜欢冯诺。&1t;/p>

  娆娆有些想不通。&1t;/p>

  “是,你就是6太太吧。”&1t;/p>

  “抱歉,给你们带来麻烦了,只是,我不求你的原谅,只是你能不能秦琛放过冯诺,毕竟,她是冯家的长女。”&1t;/p>

  “哦?”娆娆脸上的笑意僵住了,她着实是没想到了现在,墨清韵竟然还在执着于为那个女人求情!&1t;/p>

  要知道,那春风醉,也是冯诺高价从南宫家的一个叛徒手里的买的。&1t;/p>

  “如果我害了您的妻子,下毒给您的孩子,你会原谅我吗?”&1t;/p>

  墨清韵一顿,一时间竟不敢去直面娆娆那双眼睛。&1t;/p>

  她不是一个小小的孤女么?怎么气势这么强?&1t;/p>

  还有这眼神,她凭借什么这么强势呢?&1t;/p>

  “可你和孩子不也没事吗?秦琛拉着冯诺在洛城已经裸Ben出了名了,她的一辈子已经完了,秦太太也是要当母亲的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为自己的孩子积点德不好么?”&1t;/p>

  墨清韵有些不自然的说道。&1t;/p>

  他知道他理亏,可他能怎么样?看着冯诺去死吗?&1t;/p>

  他办不到!&1t;/p>

  “为自己的孩子积点德?”娆娆简直是要怀疑自己的耳朵有问题了!&1t;/p>

  他真的是秦琛的朋友么?&1t;/p>

  秦琛的朋友人品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吗?&1t;/p>

  “是...是啊...”&1t;/p>

  “阿琛,你也知道的,她毕竟救过我一命,或者,你把我杀了,我愿意一命换一命!”&1t;/p>

  屋子里的气压低的可怕,墨清韵也终于反应过来了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妥,他犹豫了几秒,一咬牙从兜里摸出了手Q,对准了自己的脑门。&1t;/p>

  “墨清韵,你Tm脑子是不是有病!”&1t;/p>

  秦琛还未动,苏慕辰终于忍不住了!一拳带着呼啸的风声重重的砸在了墨清韵的脑门上。&1t;/p>

  男人没料到他会忽然出手,身子立刻不稳的朝前踉跄了几步,手中的枪也被弹飞,好巧不巧的落在了吴贺面前。&1t;/p>

  “咔嚓咔嚓!”&1t;/p>

  吴贺的面前带多了几片碎片。&1t;/p>

  “我...”墨清韵张了张口,血液充斥着口腔。&1t;/p>

  秦琛一直站着,像是石化了一般。&1t;/p>

  客厅里静的能听到时钟的脚步,对于墨清韵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漫长。&1t;/p>

  终于,秦琛动了。&1t;/p>

  他弯下腰一把将墨清韵拽了起来,盯着那双再熟悉不过的眼,一字一顿道。&1t;/p>

  “当年救你的人,是我,不是冯诺!”&1t;/p>

  “如果你还命,也别找错主人!”&1t;/p>

  “墨清韵,我不要你的命,但是用来换冯诺的,你想多了!”&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9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