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79娆娆,你是我的小公主!

179娆娆,你是我的小公主!

  安静的茶楼瞬间热闹了不少。&1t;/p>

  玉祁如烟的双眉微微叠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1t;/p>

  阿笙不耐烦的瞪了一眼隔壁,想要去提醒一番,却被玉祁抬手给拦住了。&1t;/p>

  玉祁转头看了娆娆一眼,淡淡道:“白素素,是秦琛的表妹。”&1t;/p>

  娆娆恍然,随即又拎起了筷子。心道先生足不出户,却已知天下事,竟然连人家的表妹都知道。&1t;/p>

  莫不是动了春心?&1t;/p>

  只是听声音,这白素素年纪定不过三十。&1t;/p>

  不知先生真实意图是什么,她也没有主动开口。&1t;/p>

  白家她这些日子也做了功课,那是骆华国老牌的红色家族,当初跟着那位打下江山,白建业,每一代都有从军和从政的,可以说的上家族十分强大。&1t;/p>

  秦琛那位外公白建业,更是电视机的常客,可以说娆娆是看着他长大的。&1t;/p>

  跑神中,隔壁屏风里的声音又大了几分,让人想忽视都难。&1t;/p>

  “白素素,我们是在白家长大不错,但是我们姐弟从来都没有多拿过白家一分钱!”&1t;/p>

  “更别说偷了!”&1t;/p>

  “这字画的钱,是我和弟弟打工挣来的,你别诬陷人!”&1t;/p>

  “诬陷你们?”&1t;/p>

  “花浅陌,你演戏给谁看!不说别的,就说你打工那点钱,在这个茶楼里吃一顿都不够吧?你竟然说我诬陷你!鬼信!”&1t;/p>

  “告诉你,今天这画,我要定了!”&1t;/p>

  “就算告到父亲那里,我也是不会怕的!”&1t;/p>

  噼里啪啦的响起了东西破碎的声音,透过屏风,依稀能看到三道身影混做一起。&1t;/p>

  饭已经吃了差不多了,娆娆挑了挑眉,拿出了钱包。&1t;/p>

  还未开口,对面的屏风却像是不堪重负一般重重的砸了下来,朝着玉祁歪去。&1t;/p>

  她的脸一片苍白,手指因为紧张过度都变了形。&1t;/p>

  刹那间,只见阿笙化成了一道光影,稳稳的冲了过去,只听得闷哼一声,二百多斤的梨花木屏风便碎成了一地木屑。&1t;/p>

  玉祁身上依旧是雪白如初,锦缎般的长自然的垂在肩膀,宛如谪仙一般。&1t;/p>

  “姑娘家,在人前还是不要打打杀杀的好!”&1t;/p>

  玉祁眉头轻蹙,头也不回的说道。&1t;/p>

  他正对着娆娆,话却是对着身后的白素素说的。&1t;/p>

  娆娆这也才看清了两女一男,秦琛那位表妹一身的dior女装,手包是LV今年冬季的羊皮新款,看上去贵气十足,然而那双向下的眼角,却是怎么看都让人无法生出好感。&1t;/p>

  “你们是谁?”&1t;/p>

  “哪里来的野人多管闲事!”&1t;/p>

  见没人受伤,白素素又恢复了自己彪悍的战斗力。&1t;/p>

  尤其是在瞅到玉祁那不同寻常的装扮后,更是将他们归为了一群怪人。&1t;/p>

  玉祁本身已经被阿笙推到了门口,闻言却又是停了下来。&1t;/p>

  额头微抬,露出了那张实践罕见的绝美容颜。&1t;/p>

  “野人尚知礼貌二字,白小姐不是野人,却也还不如野人!”&1t;/p>

  清冷的目光,像是高山上涌下清泉,配上那张无比禁欲的脸,让白素素忍不住呆了呆。&1t;/p>

  作为白建业的孙女,她身边的不乏追求者,可如此凡脱俗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见。&1t;/p>

  尤其是那种气质,简直是干净的可怕。&1t;/p>

  一时间,她都忘记了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1t;/p>

  “你...”&1t;/p>

  “还有,作为你长辈的故友,免费送你一个鉴定,那副唐伯虎,并不是真迹!”&1t;/p>

  玉祁说完,便冲着娆娆招了招手,在众人的震惊中离去了。&1t;/p>

  等到白素素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隐没进了人群,任凭她怎么找都无法找到一丁点消息。&1t;/p>

  ......&1t;/p>

  “先生,那画真的不是真迹么?”&1t;/p>

  跟了玉祁也有几个月,娆娆自认为自己对于古玩的鉴赏还是有一些眼力的,白素素争抢的那副画,她刚刚也扫了几眼,从纸张的颜色还有内容上来看,都不像是作假。&1t;/p>

  可玉祁开了口,她便又产生了怀疑。&1t;/p>

  “是真的。”&1t;/p>

  玉祁将药碗放下,轻轻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1t;/p>

  阿笙立刻将一个软垫拿来给娆娆垫在腰后,这才扶着她上了软塌。&1t;/p>

  玉祁怕冷,房间里几乎是不间断的开着地暖。&1t;/p>

  偏生他又喜欢古风,这装修风格便是按照古代皇帝寝宫来设计的,只是坐了一会,娆娆便觉得身下一片暖流,就连肚子里的孩子都安静了不少。&1t;/p>

  “先生是在帮那俩姐弟?”娆娆很快反应过来。&1t;/p>

  “说不上帮,只是因为那白素素曾经暗恋秦琛。”&1t;/p>

  “所以...娆娆,我这是在帮你出气啊!”他低沉且磁性的嗓音向四面八方散开,娆娆只觉得一股股莫名的力量涌入了自己心里。&1t;/p>

  想过无数种可能,却是从未考虑过先生是为了自己。&1t;/p>

  这叫她何德何能?&1t;/p>

  “可是,她不是秦琛的表妹吗?难道白家还会允许这种事情的生?”&1t;/p>

  玉祁忽然笑了,眼底划过一丝不属于他年纪的狡黠。&1t;/p>

  “是啊,但是如果她不是白平生的亲生女儿呢?”&1t;/p>

  “这怎么可能?”娆娆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回来的路上,他已经让Ben去查了茶馆里三人的资料。&1t;/p>

  上面登记的,的确这个女儿就是白平生的生的啊!&1t;/p>

  “嗯,她的母亲当年救了白平生一命,为了报恩,白平生娶了已经怀了孕的白素素母亲。”&1t;/p>

  “孩子是白平生母亲刘桑桑和一个混混生的,那混混死了,所以这件事也就没人知道了 。”&1t;/p>

  玉祁说的无比淡定,似乎是怕娆娆不信,还叫人送来了几分坚定报告,上面无比清晰的写着白素素和白平生是毫无血缘关系的。&1t;/p>

  “那白家的人都不知道么?”&1t;/p>

  娆娆简直震惊的不能再震惊了!&1t;/p>

  原来狗血剧,并不是只有豪门才有啊!&1t;/p>

  “有些人知道,不过知道的也不会说,加上这些年白素素的母亲刘桑桑的娘家也做了些生意,可以说的上是很有名气。所以,这白素素就被宠上了天。”&1t;/p>

  “我猜测你这次回去,她肯定还会对秦琛不死心。”&1t;/p>

  “给你说这个,便是让你去给她添堵!”&1t;/p>

  “啊?”娆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听到了什么,自家素来不问世事的先生,竟然还会搞这些。&1t;/p>

  玉祁眯着眼睛,弯弯的嘴角笑的如同一直狐狸。&1t;/p>

  似乎是怕娆娆担忧,又着重补充了一句:“你是担心我会受到牵连吗?”&1t;/p>

  “不必害怕,你要知道,你是我的人。”&1t;/p>

  “他们敢动你一根指头,我便要整个白家为你陪葬!”&1t;/p>

  6娆娆:!!!&1t;/p>

  阿笙:......&1t;/p>

  “怎么?”&1t;/p>

  “你不信我能做的到么?”见娆娆依旧不语,玉祁有些慌了,书中都说,这般的台词说过之后,对方都会感到无比感动的。怎么他 的娆娆,表情这般古怪。&1t;/p>

  嘴巴张大的大大的,眼珠子也瞪着很圆。&1t;/p>

  虽然不影响美观,但看着也怪怪的。&1t;/p>

  玉祁轻咳几声,故意板起脸,一抹苍白悠然而生,娆娆立刻摇了摇头。&1t;/p>

  “先生,我没有不信您。”&1t;/p>

  “只是您这般帮我,学生心理着实是有些不安。”&1t;/p>

  娆娆犹豫了片刻,还是将心中的感受说了出来。&1t;/p>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1t;/p>

  这些日子,玉祁对她的好,她岂能看不出来,只是因为从未越界,她也就没有拒绝。&1t;/p>

  可到了今天这件事情,她才现先生为她所做的,远远已经过了师生之间的尺度。&1t;/p>

  她很感动,除了秦琛之外从未有人这般关心她。&1t;/p>

  甚至在很多方面,玉祁甚至比秦琛做的还要多!&1t;/p>

  多到她已然觉得只有有点承受不住了!尤其是刚刚玉祁那番豪言壮志,更是让她既感动又害怕。&1t;/p>

  “娆娆。”&1t;/p>

  玉祁示意阿笙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了二人。&1t;/p>

  他犹豫了片刻,又喝了一杯热茶,才终于将自己想要脱口而出的话都压了回去。&1t;/p>

  “我知道你心中有疑惑,不过现在我说了可能你也不信,而且隔墙有耳,万一被人听去了也是麻烦。”&1t;/p>

  “不过你可以拿性命担保,这世界上任何人会害你我都不会。”&1t;/p>

  “而且我已经和秦琛协商过了,等他外公生日过后就带你离开洛城,你的肚子已经不小了,再在这里会很不安全。”&1t;/p>

  “不安全?”娆娆的瞳孔不住放大。&1t;/p>

  “嗯,你不是一直都好奇你亲生母亲的事情吗?”&1t;/p>

  “我可以告诉你的事,她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在乎的人。”&1t;/p>

  “最在乎的人!”&1t;/p>

  娆娆斯巴达了!&1t;/p>

  本就脑洞开阔的她立刻脑补出了各种狗血的桥段,要知道在她理解的范围里,那位和自己容貌相似的人一直都被她定位成了玉祁的爱人。&1t;/p>

  若是这么理解的话,那自己的母亲是他最爱的人。&1t;/p>

  那自己...&1t;/p>

  “先生你...”&1t;/p>

  玉祁看着娆娆越的古怪的脸,就知道她一定是想歪了,不过现在也不是最佳的解释机会,只要娆娆不排斥他的好就行。&1t;/p>

  想到这里,玉祁硬着头皮装作什么都未生。&1t;/p>

  忽然抬手摸上了娆娆的脑袋,沉声道:“所以,你不必有负担,我相信如果你母亲知道,她也是会希望我这般对你的。”&1t;/p>

  “好了,你回去吧,我有些乏了。”&1t;/p>

  “记住,你是我玉祁的小公主,不必怕任何人,白家,不过只是我一句话的事情!”&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