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80一辈子本来不就是你的么

180一辈子本来不就是你的么

  直到回到自家别墅,娆娆的心依旧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1t;/p>

  虽然先生没有明明白白的告诉她身世,却也让她找到了关于母亲的线索。&1t;/p>

  她终于不是他们所说的私生女了!也是有母亲的!&1t;/p>

  只是不知道玉先生和她的母亲到底是什么关系,若是恋人...&1t;/p>

  娆娆摇了摇头不敢再往下想了。&1t;/p>

  秦琛从公司回来,便见娆娆对着面前的一堆礼物呆,以为她是紧张了,换了衣服便直接将她拥入了怀里。&1t;/p>

  外面天冷,他不愿意把寒气过给娆娆,又刻意将手搓热了,这才小心翼翼的捧起了娆娆的脸,将她的目光不得不对准自己。&1t;/p>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1t;/p>

  “是不是担心去白家,没事的,我们只是去呆几天,过完寿便就回来了。”&1t;/p>

  娆娆一怔,忽然就开始紧张了。&1t;/p>

  也难怪玉先生今日会给自己看那份dna检测报告,怕是已经知晓了自己会被白家人刁难吧。&1t;/p>

  “还需要住几天吗?不是我们只是去送礼的么?”&1t;/p>

  秦琛摸了摸她的脑袋,将自己身上的利器悉数卸掉,旁边的Ben察觉到老大的意图,立刻站了出来。&1t;/p>

  “少奶奶,是这样的,少爷自9年前回来之后,除了过节送礼之外就没有再去过白家了。就算是送礼,也都是我们去,毕竟那会生意刚起步,而且因为当年少爷母亲的事情,白家也不想和我们有过多牵扯。”&1t;/p>

  “年后,我们组织有一个非常大的订单,少爷可能到时候也会离开洛城,所以这就赶巧,正好白老爷子过寿,也算是提前去送年里了。”&1t;/p>

  在娆娆心里,Ben办事素来是稳妥的。&1t;/p>

  加上她和Ben也混的很熟了,此时听到他的解释,也没察觉到任何异常。&1t;/p>

  “所以你才拜托玉先生,要他在你走之后照顾我吗?”&1t;/p>

  秦琛回头看了Ben一眼,这才回头不紧不慢道:“是的,留你一个人在洛城我不放心。正好玉先生和你的母亲也有联系,绝不会伤害你。”&1t;/p>

  “唔,这样啊。”&1t;/p>

  娆娆满意的点了点头,两只手胳膊缠绕上秦琛的脖颈,落下斑斑点点。&1t;/p>

  “不过娆娆,我这次出去任务,可能没有办法和你联系了。你也知道,上次我在外面,就是因为有人泄密才不得不进沙漠。”&1t;/p>

  看着怀里的可人,秦琛忍不住又吩咐了几句。&1t;/p>

  娆娆的眼底划过一丝纠结,却也没再说话。&1t;/p>

  .......&1t;/p>

  因为得知秦琛要带着怀了身孕的媳妇来住几天,白建业早早就让人为他们准备了房间。&1t;/p>

  还特意让人通知了一直在部队的小儿子。&1t;/p>

  周五晚上,秦琛刻意提前下班接上了娆娆,正要出阿笙拎着一卷布昂跑了过来。&1t;/p>

  “6姑娘!”&1t;/p>

  寒气浓重,阿笙的脸因为跑步而冻得通红,娆娆听到声音便叫人给他递了杯热茶。&1t;/p>

  淡淡的笑容在夕阳下是那般温暖,阿笙也没客气,一连将茶杯饮尽,这才笑嘻嘻的将东西塞到了娆娆怀里。&1t;/p>

  “先生说了,您是他的人,出手自然不能小气。”&1t;/p>

  “您就拿着这个去,其他的礼物都不用带了。”&1t;/p>

  娆娆微微一怔,被他那措辞搞的有些蒙。&1t;/p>

  什么叫他的人!&1t;/p>

  没看秦琛还在么!&1t;/p>

  先生这是想要挑起家庭大战么!&1t;/p>

  娆娆心虚的看了一眼秦琛,然而却现男人只是挑了挑嘴角,不仅没有丝毫吃味的样子,反而是抬手拍了拍阿笙的肩膀。&1t;/p>

  “替我谢谢你家先生,让他不用担心,有我在,娆娆不会被白家人欺负的!”&1t;/p>

  这...&1t;/p>

  世界又玄幻了么?&1t;/p>

  娆娆呆呆的想着,被秦琛拽上了车。&1t;/p>

  四顾望去,她这才现一向低调的秦琛竟然出动了极大的阵仗。以他们所坐的车子看去,四面全被防弹的车包围着,不仅如此,娆娆眼尖的看到Ben前面的控制屏上,竟然还有隐形飞机的坐标。&1t;/p>

  天啊!&1t;/p>

  他们这不是要去拜访别人,是要去邻国示威吧?&1t;/p>

  那些象征着武装标记的坐标点,正在无声的冲击着娆娆的小心脏,她一直都知道秦琛不止是只做贸易公司,可看到这些足足可以在洛华国横着走的兵力,她的心跳还是忍不住加快了许多。&1t;/p>

  “阿琛...”&1t;/p>

  “怎么不看了?”秦琛没让Ben专门去坐前面,便是没打算隐瞒娆娆。&1t;/p>

  可看到娆娆那一副做贼心虚模样,他便又忍不住想要逗逗她。&1t;/p>

  尤其是小女人那亮晶晶的小眼神,简直是不要太可爱了。&1t;/p>

  像是偷油台的小老鼠,眼睛都放着精光。&1t;/p>

  娆娆被抓了个正着,本能的缩了缩脖子。&1t;/p>

  四顾看了一圈,伸出手捏了捏秦琛的肩膀,见秦琛没抗拒,便又将脑袋直接塞了进去,深埋了许久,才小声道。&1t;/p>

  “阿琛, 我知道了你这么多秘密,你不会把我灭口吧?”&1t;/p>

  秦琛一怔,没想到小女人竟然想到那方面去了。&1t;/p>

  心中一动,板着脸沉声道:“灭口?”&1t;/p>

  “是啊,是啊!”娆娆狗腿的说道,上大学那会她可是没有少看那些谍战啊,还有抗R神剧,不管好坏,死的最惨的一定都是那个知道最多的!&1t;/p>

  虽然说秦琛不可能对她动手,可她的确也是不想知道那些太难以承受的东西。&1t;/p>

  “唔...”&1t;/p>

  “这个啊...”秦琛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装作看不到小女人讨好的在自己腿上的捏着的双手。&1t;/p>

  “这得看你表现了!”&1t;/p>

  秦琛眼底划过一抹深意,开什么国际玩笑,他怎么会舍得她受伤。&1t;/p>

  “啊?”&1t;/p>

  娆娆不由得的担忧起来,脑洞又开始无限的延展起来,会不会其实秦琛是国家的特工?&1t;/p>

  或者是掩藏在人群中的将军司令?&1t;/p>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1t;/p>

  “怎么?想到要怎么贿赂我了么?”秦琛垂目,手指不经意的扣上女人的手指,青葱的纤细,手掌却是软软的,摸起来十分有质感。&1t;/p>

  “我...”&1t;/p>

  “嗯?”&1t;/p>

  因为娆娆肚子大了缘故,秦琛刻意选择了房车。&1t;/p>

  他们坐的椅子放倒了便能睡觉,还有着玉祁给的特质熏香,柔软的垫子,还有着那据说是胎教但是在秦琛耳朵里听起来和催眠曲没多大区别的东西。&1t;/p>

  本就暧昧的气氛,娆娆的脸红的能掐出水来。&1t;/p>

  低沉的嗓音轻飘飘的缠绕在她的耳畔,娆娆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却是在爱的怀抱里越陷越深。&1t;/p>

  “怎么?”&1t;/p>

  “还没想好?”&1t;/p>

  “不如我教教你?”秦琛戏虐道,多情的眼睛里是专注,以及熊熊的火苗。&1t;/p>

  “你...你教我?”娆娆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眼底的水雾又浓烈了一分。&1t;/p>

  “唔,那就把你的一生都赔给我了好了。”秦琛趁机揩油,偷偷在女人唇瓣上咬了一口。&1t;/p>

  娆娆的身体又抖了几分,眼神游离。&1t;/p>

  “可是...”&1t;/p>

  “我的一生,不早就是你的了么?”&1t;/p>

  红唇微动,女人纤细的声音如同蚊子哼哼一般在秦琛心头挠着痒。&1t;/p>

  秦琛怔怔的掐着她的腰,Ben却是刷拉抬手直接打开了隔板,麻辣鸡!&1t;/p>

  太讨厌有没有!&1t;/p>

  这日子甜的简直是要逼死奔三孤寡老人!&1t;/p>

  ......&1t;/p>

  车队渐行渐远,窗外的车子也少了许多。&1t;/p>

  秦琛低头看了一眼少女有些红肿的嘴唇,怜惜道:“还要再过一会,要不你先睡会。”&1t;/p>

  娆娆摇了摇头,又喝了一碗参汤。&1t;/p>

  此刻已然是深秋,路边的树叶基本都只剩下了根根枝杈,孤零零的站在那里。&1t;/p>

  “不是很困,对了阿琛,那位老爷子不是J委主席么?怎么会住在这么偏远的地方?”&1t;/p>

  如果上班的话,那岂不是天不亮就要起来了。&1t;/p>

  “哦,你说外公啊,我们去的是白家老宅,在北山那片,和我们家的方向是洛城的两端,所以当然会感觉很远了。”&1t;/p>

  “老宅?那是不是规矩很多?我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毕竟是你外公那边的人,我不想...”&1t;/p>

  秦琛用食指堵住了娆娆想要继续的话。&1t;/p>

  “你才是我的家人,不用想那么多。”&1t;/p>

  “可我还是想要给你挣面子,毕竟我.....”&1t;/p>

  “你已经很好了娆娆,不要总是这么不自信!”秦琛抬手将她拥入了怀里,心中忍不住有些叹息。&1t;/p>

  这么久了,虽然小女人在人前表现的越来越强势,可这心底还是自卑的。&1t;/p>

  他倒是不怪娆娆,只是觉得无比心疼。&1t;/p>

  到底是在6家经受了多么重的折磨,才能让一个人总是如此的自卑,那是已经渗入在骨子里的伤害啊。&1t;/p>

  想到这里,秦琛对6家的恶意又浓了一分。&1t;/p>

  只等玉祁那边查明娆娆到底是不是6安的孩子了,如果不是,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1t;/p>

  要知道昨天晚上,一直关在秦家别墅密室的楚母死了,也吐出了6芷柔孩子流产的真相。&1t;/p>

  原来这一切,都是冷斯诺指示的。&1t;/p>

  以冷氏集团的百分之2o的干股为代价,也难怪楚母会不甘心。&1t;/p>

  可是冷斯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1t;/p>

  这漏洞百出的计谋,只要稍微谨慎一些都不会得逞吧?&1t;/p>

  秦琛头一次觉,自己竟然有点看不懂自己那位弟弟了。&1t;/p>

  只是不由得他多想,车子已经停了下来。&1t;/p>

  Ben从隔板中探出一个脑袋。&1t;/p>

  “老大,夫人,门卫说我们的车队不能进。”&1t;/p>

  秦琛挑眉,不动声色的摇下车窗。&1t;/p>

  冷冷的扫了一眼那几个颇为趾高气昂的官兵。&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