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82打脸(二)

182打脸(二)

  “你什么意思?”白素素被娆娆那幽深的目光盯得有些憷,却是不肯在人前退让。&1t;/p>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刚刚说的话,是代表白家吗?”&1t;/p>

  娆娆漫不经心的说着,目光却是又凌厉了一分。&1t;/p>

  白素素额头上挤出几滴汗水,脸色也变得惨白了几分,正要说话,却见一个妇人和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一同从楼上走了下来。&1t;/p>

  女人的五官和白素素有着五分相似,正是白素素的那位“传奇”一般的母亲刘桑桑。&1t;/p>

  娆娆挑了挑眉,还未说话,女人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拉起她的手无比亲切道:“你就是小琛的媳妇娆娆吧,肚子都这么大了,一准是个男孩。”&1t;/p>

  娆娆笑了笑,公式化的回应着。很想将自己的手抽出来。&1t;/p>

  从小独立惯了她,并不喜欢和陌生人有肢体的触碰。&1t;/p>

  6家人从未给过她家庭般的温暖,那就更别提拥抱了。&1t;/p>

  就算是秦琛,也是因为先有了肌肤之亲,才慢慢的适应下来,更何况此刻这白素素的母亲,一看就不是个易相处的。&1t;/p>

  “男孩女孩都一样,只要是娆娆生的,我都喜欢。”&1t;/p>

  秦琛不知什么时候从客厅里和老爷子一同过来了,他深知娆娆的脾气,立刻便凑上前将小女人的手拉回了自己手中。&1t;/p>

  刘桑桑眼底闪过一丝诧异,脸上依旧挂着笑容,无比热情道:“是小琛啊,这些年你一直不回来,你爷爷可是挂念你呢。”&1t;/p>

  “我们白家就你一个外孙,可要时长走动才是。”&1t;/p>

  刘桑桑笑着,暗暗捏了捏自己女儿的手。&1t;/p>

  别的不说,就算秦琛现在的家底,她也是不想得罪这个外甥的,更不要说,她还想和秦琛合作分一杯羹呢。&1t;/p>

  只是这秦琛看起来对6娆娆的态度很不寻常,自己女儿的事情,倒是得从长计议了。&1t;/p>

  白建业在一旁看着自己大儿媳的小动作,皱了皱眉。&1t;/p>

  对于这个儿媳,他当年就不满意,不过儿子执意要娶,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1t;/p>

  晚饭很快便端了上来,和娆娆想象中的并不大一样。&1t;/p>

  没有丝毫奢华浪费,都是些家常菜,味道倒是不错。&1t;/p>

  只是白家是军人世家,吃饭时所有人都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盯着自己碗里的。&1t;/p>

  娆娆对这里不熟悉,基本就是秦琛给她什么就吃什么。&1t;/p>

  殊不知在外人看来,她已经是脱凡人的存在了,在白家这些人的印象里,这个从杀手组织活下来的秦琛,那也是怪物的存在。&1t;/p>

  从来都没见他对谁笑过,更别提主动给别人夹菜了。&1t;/p>

  不投毒都不错好吗?&1t;/p>

  在众人惊奇的眼光下,娆娆的形象又高大了几分。&1t;/p>

  好在晚饭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尤其是秦琛的小舅,在看到库房里的货品之后便兴奋异常。&1t;/p>

  这边秦琛刚刚落筷,他就拉着秦琛走了。&1t;/p>

  白建业见他那两眼放光的模样,顿时也来了兴趣,一同跟着去仓库了。&1t;/p>

  刀剑无眼,更何况是秦琛龙魂出品最新科技武器。&1t;/p>

  娆娆被放在了大厅里看电视,花浅陌和白素素一左一右坐在了她旁边。&1t;/p>

  “小嫂子,要是你坐的不舒服,我带你上楼可好?”&1t;/p>

  “房间是我今天和弟弟一同收拾出来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1t;/p>

  娆娆瞥了一眼旁边在翻白眼的白素素,立刻点了点头。&1t;/p>

  她也有些乏了,孩子越大,这人的精神头也就越差。&1t;/p>

  花浅陌小心的搀扶着娆娆上楼,年久的楼咯吱的响着。&1t;/p>

  刚刚走进二楼回廊,娆娆便看到两边墙上挂着很多副山水画,风格很有意思,别人都是画山画水画风景,这里画的却是一个女人。&1t;/p>

  若是西洋油画或者素描娆娆倒也不好奇了,可偏偏是中国风,还有题词。&1t;/p>

  “这些都是爷爷画的。”&1t;/p>

  花浅陌看出她有兴趣,便在一旁给她介绍起来。&1t;/p>

  “上面的人是奶奶,可惜在很多年前已经去世了。”&1t;/p>

  娆娆点了点头,一幅幅慢慢的看过去,老人的笔力似乎并不稳定,一会画的很清晰传神,将女人的睫毛甚至都用笔勾勒出来,可有些却是一气呵成的随意,甚至只有半张脸。&1t;/p>

  最有意思的是上面的诗歌,都是些打油诗,很难让人将这画的作者和那位一丝不苟满脸严肃的老人联系在一起。&1t;/p>

  “就是这里了,这是秦琛母亲的房间。”&1t;/p>

  “这些年一直没有人住,不过自打听说你们来,我就把窗户打开了,所有的被套都是新的,不过家具没有动。你也看到了,爷爷他并不喜欢浪费。”&1t;/p>

  “这些虽然年纪都很长了,但是都是上好的实木,不会对你的身体有害处的。”&1t;/p>

  花浅陌打开房门,便顺手将钥匙塞进了娆娆手里,动作虽小,却是让娆娆对她的好感度又增加了几分。&1t;/p>

  屋子不大,还没有她在别墅里的一半。&1t;/p>

  浅蓝色的床单上碎花朵朵,和那窗外的星空交相辉映着。&1t;/p>

  娆娆寻着屋子里转了一圈,便满意的点了点头。&1t;/p>

  “麻烦你了。”&1t;/p>

  “对了,我也给你带了礼物。”娆娆说着,冲Ben眨了眨眼睛,将一个不大的礼品盒放进了花浅陌手里。&1t;/p>

  花浅陌立刻挣扎着想要推脱,娆娆却是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1t;/p>

  “我也算是你的嫂子吧?”&1t;/p>

  “是啊,可是...”&1t;/p>

  “那也算是个小长辈啊,没听过长着赐不可辞吗?而且,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留在手里当个念想吧。”&1t;/p>

  花浅陌纠结的捧着盒子,眼底闪过一直挣扎。&1t;/p>

  可娆娆的却是依旧坚持要她收下,无奈之下,她只能又颠了颠盒子,不是很沉,想必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物件。&1t;/p>

  送走了她,却又迎来了白素素的母亲刘桑桑。&1t;/p>

  娆娆见她进来,便又在Ben的搀扶下站起身来。&1t;/p>

  “大舅妈。”&1t;/p>

  “听说你大舅他们要晚一些才会回来,我来看看你还缺什么不缺。”&1t;/p>

  “对了,这位是小琛的下属吗?我看他一直都站着,要不要去楼下的客房里休息会。”&1t;/p>

  刘桑桑自来熟的坐在了娆娆身边,一副想要和娆娆说心里话的模样,脸上端着的是和蔼可亲的笑容,至于她到底想了些什么,那谁也不知道了。&1t;/p>

  “我不累。保护少夫人是我的责任。”&1t;/p>

  Ben看了一眼娆娆,不明白眼前的老女人到底是有多无聊。&1t;/p>

  明显着夫人根本就不想理她,还非得往身边凑。&1t;/p>

  凑也就算了,还想要支开自己,她是脑子进浆糊了吗?&1t;/p>

  刘桑桑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保镖(起码在她眼底是这样)竟然会如此硬气的对自己说话,脸色顿时就难堪了几分。&1t;/p>

  不过她这次来找娆娆的确也是有事,皱了皱眉,便又将自己心底的怒气又压了下去。&1t;/p>

  不仅没走,反而是又靠近了娆娆几分。&1t;/p>

  “娆娆,你让他先下去吧。这里是白家,外面有那么多的门岗,24小时也会有人巡逻,你不会有任何危险的。”&1t;/p>

  再说了,一个小小的6家私生女,能有多少人在乎。&1t;/p>

  她不屑的在心底翻了个大大的白眼。&1t;/p>

  “呵呵,不是安全不安全的问题,Ben是秦琛给我的贴身助理,除非阿琛在,不然他都是要寸步不离的。”&1t;/p>

  “寸步不离?”这回轮到白桑桑惊讶了。&1t;/p>

  这可是个男人,而且长得还不丑,秦琛竟然让一个男人整天跟在自己的媳妇身边?&1t;/p>

  “是啊,而且Ben也是秦琛的兄弟,不是外人,您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1t;/p>

  若不是看在秦琛大舅的面子上,娆娆直想现在就赶人了。&1t;/p>

  不过才来了几个小时,这大的蹦完小的又来继续蹦。&1t;/p>

  刘桑桑翻了翻眼睛,见6娆娆说不通,伸手一把将房门扣上,这才道。&1t;/p>

  “娆娆啊,听说小琛最近和他爷爷分家了不是?”&1t;/p>

  “是啊。”娆娆点点头,不为所动。&1t;/p>

  “那你们QId现在资产岂不是要缩水不少?手上的流动资金应该也不多吧?”&1t;/p>

  “白夫人想说什么?”&1t;/p>

  娆娆依旧带着笑,称呼却是已经变了。&1t;/p>

  刘桑桑抬手摸了摸自己鬓间头,故意露出了耳垂上巨大的珍珠吊坠,看色泽倒是不错。&1t;/p>

  不过以白家那位是身份,单靠工资怕是买不起。&1t;/p>

  “是这样,我听所QId在手里现在有很多地皮,不知道秦琛有没有合作的意思啊。你也知道,我的娘家,刘氏地产在洛城可是屈一指的。”&1t;/p>

  “若是我们能合作的话,我相信对谁都是有好处的。”&1t;/p>

  娆娆一愣,没想到刘桑桑竟然是说这个。&1t;/p>

  生意上的事情她最近很少过问,不过QId现在那几块闲置的地皮,她倒是十分清楚。&1t;/p>

  不过于公于私,她都不想和眼前的人合作。&1t;/p>

  什么刘氏地产,还不知道有多少不能见人的黑账呢。&1t;/p>

  “这个,怕是不行。”&1t;/p>

  沉吟了不过几秒,娆娆便直接开口拒绝了她。&1t;/p>

  “还有现在已经很晚了,舅妈若是没事的话,我想先休息了。”&1t;/p>

  刘桑桑端着的笑容被娆娆两句话堵得整张脸都青了。&1t;/p>

  双手紧握成拳,却是没有轻易放弃。&1t;/p>

  “你还没问秦琛,就这样回绝我?”&1t;/p>

  娆娆勾了勾唇角,迎着她质疑的目光好不退却。&1t;/p>

  “这点小事,用得着么?”&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69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