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90娆娆的弟弟

190娆娆的弟弟

  Ben不动声色的接过票,随手塞进了袋子里。&1t;/p>

  嘴角带着冷笑,进了电梯便把地址随手撕碎捏进了垃圾桶。&1t;/p>

  做完这一切,他越的觉得自己是一名异常合格又贴心的下属,将所有的东西让人都搬上车之后,他这才去找自己的搭档ken汇合。&1t;/p>

  ......&1t;/p>

  秦琛是提早订了位置的,知道娆娆喜欢热闹,两人也没去大厅。&1t;/p>

  虽然是海鲜宴,不过娆娆面前大多都是一些滋补品。&1t;/p>

  饶是如此,一盘子的螃蟹和蟹黄,都还是进了娆娆的肚子里。&1t;/p>

  带着手套的秦琛,就像是任劳任怨的小跟班似的,冷着一张脸,却乐在其中。&1t;/p>

  “亲爱的,这亲子鉴定也做了,你什么带我和乐乐回家啊!”&1t;/p>

  “不要着急嘛,等过了这段风头,你也知道,我大女儿这才变成痴呆没多久,我要是现在把你领回去,那不是成了不忠不义了!”&1t;/p>

  忽的,一道熟悉的声音涌入了娆娆耳朵。&1t;/p>

  眉头轻蹙,正想回头,秦琛却是将一只剥好的虾放在了她面前。&1t;/p>

  “别回头看,是我亲爱的岳父大人。”秦琛沉声说道,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娆娆耳边的说话声音更清晰了。&1t;/p>

  “哼!就知道你女儿!真不知道你是傻还是聪明!乐乐是儿子,那自然是替你们6家传宗接代的!一个女儿疯了也就疯了呗!”&1t;/p>

  “再说了,那王素梅都跟了你多少年了,说不定就是这身体不行,不然怎么会生不出儿子!”&1t;/p>

  隔壁的卡座里,6安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和她身边那个3岁的小男孩,肥嘟嘟的脸都笑成了一张菊花。&1t;/p>

  要知道这些年来, 因为没有儿子,他不知道忍受了多少的嘲讽。&1t;/p>

  如今终于有了儿子,那心情可比做过山车都刺激,这也是为什么一向对女人很是扣门的他,竟然愿意吃这1ooo一位的海鲜宴了。&1t;/p>

  还都是因为儿子这几个字!&1t;/p>

  不能说他对王素梅没有感情,毕竟也在一起那么些年了,&1t;/p>

  可随着6芷柔的自闭症,6安整天被她骂着,是真的有些烦了。&1t;/p>

  “应该不是素梅的事情吧,原先我们也一起去检查过的身体的,没有毛病啊!”&1t;/p>

  在外人面前,6安还是愿意维护她一下的。&1t;/p>

  只是对面的女人却是不乐意了,筷子啪嗒一下甩在桌子上。&1t;/p>

  “6安!到了现在你还在帮那个女人说话是吧!”&1t;/p>

  “行,那你继续和她过吧,我带着乐乐回美国去!”女人说着,拉起坐在一旁还在吃扇贝的男孩便站了起来。作势就要朝着外面走去。&1t;/p>

  6安岂能让她走,立刻便站了起来,伸手就去拽。&1t;/p>

  可惜的是他长久不运动,本就肥胖的身子更是笨手笨脚的,一个不留神,整个身子便直挺挺朝着旁边摆的餐车上砸去。&1t;/p>

  砰砰几下,娆娆光听都觉得肉痛。&1t;/p>

  尤其是6安这种养尊处优惯的,那更是疼的呲牙咧嘴。&1t;/p>

  好在这里的服务生个个都是经过专业训练考核的,对于这种突事件见怪不怪了,还不等6安召唤,几个人便七手八脚的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1t;/p>

  这一起身,6安也看到了坐在他隔壁的秦琛和6娆娆,脸厚如他,竟然红了起来。&1t;/p>

  “娆娆,秦琛,你们怎么在这里!”&1t;/p>

  对于眼前的这个女儿,他还是有些怕的。&1t;/p>

  不过更多的恐惧是因为她身边的秦琛,自打娆娆结婚,他可是没少被秦琛敲打,实质性肉体伤害倒是没有,但是他的心灵上还是受了很大的创伤的。&1t;/p>

  此刻见到秦琛就像是老鼠见到猫的条件反射,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1t;/p>

  “我们在这里,自然是吃饭啊。”&1t;/p>

  秦琛如同看傻子一般望着他,自打知道娆娆的身世后,他对6安是娆娆亲生父亲的这件事情上始终抱有怀疑态度。&1t;/p>

  毕竟那句话说的好,龙生龙凤生凤,他媳妇这么好,怎么会是眼前这胖子的女人。&1t;/p>

  “哦,是吗?”6安下意识的接道。&1t;/p>

  迎着秦琛的似笑非笑的眼神,越的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尤其是他还带着乐乐和萧红艳,那更是几句话都说不清的。&1t;/p>

  “那你们慢慢吃,我还有事,就先走了!”&1t;/p>

  6安撸起胳膊擦了擦自己脑门上的汗,只想尽快溜之大吉。&1t;/p>

  奈何怕什么来什么,他的手臂忽然一紧,萧红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旁边,看着娆娆的目光充满了挑衅。&1t;/p>

  倒是她的那个儿子乐乐,此刻全然沉迷在吃东西的快乐里,似乎世界上的一切都和他无关,原本娆娆还是挺怀疑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6安的,现在看来,这吃香,这性格,倒是和6安如出一辙。&1t;/p>

  “亲爱的,这是谁?”萧红艳说着,故意把自己的x往6安身边挤了挤,感受着手臂上那两团透软,6安已经红的脸又多了一层深度。&1t;/p>

  娆娆再清楚不过这目光里的意味,她本身就和王素梅不和,倒也没有太大的感觉。&1t;/p>

  索性大大方方的介绍了自己:“我是6娆娆,你旁边这位先生的二女儿,这位是我的先生,秦琛!”&1t;/p>

  “秦琛!”&1t;/p>

  “那个洛城最有钱的高富帅?”萧红艳自动屏蔽掉了娆娆的前半句,无比激动的看向男人。&1t;/p>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1t;/p>

  等她看够了秦琛,6安的那短胖的身子,立刻和倭瓜画上了等号。&1t;/p>

  不过她也是个有脑子,很快便意识到自己说话的不妥,直接就将吃的儿子又拽了出来,拉到了娆娆和秦琛面前。&1t;/p>

  “娆娆是个有福气的,你们很般配啊。”&1t;/p>

  萧红艳认真的说道,那虔诚的模样好似尴尬刚刚犯花痴的判若两人。&1t;/p>

  就连娆娆也是微微有些愣神,不过眼前这个女人,倒是比王素梅给人的感觉好多了。&1t;/p>

  尤其是,不至于将一身名牌穿成地摊货。&1t;/p>

  “谢谢。”&1t;/p>

  娆娆看向6安,等待着6安的开口。&1t;/p>

  6安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又瞅瞅秦琛,索性心一横:“娆娆,你也看到了,那我就不瞒你了, 这是你弟弟,马上就4岁了,叫乐乐。”&1t;/p>

  “这位...”他看了一眼含笑的萧红艳,顿了顿声又道:“我准备和王素梅离婚,然后和你萧阿姨登记,她可是耶鲁大学的高材生呢!”&1t;/p>

  “你爷爷那边,如果问起来的话,还希望你能...”&1t;/p>

  “我既然已经嫁了人,那6家的事情我就不会在出手。”&1t;/p>

  娆娆打断了6安想要继续的话,她虽然不打算追究过去的事情,却也没有没有打算就这样原谅自己这个不称职的父亲。&1t;/p>

  “至于父亲想要和谁结婚,那是您的自由。”&1t;/p>

  娆娆淡淡的说着,那份从容让6安感到无比的陌生。&1t;/p>

  明明他才是长辈,可无形之中竟然会觉得眼前的少女比自己的亲爹还可怕!&1t;/p>

  不过听到娆娆不反对,他还是很高兴的。&1t;/p>

  要知道自打娆娆嫁给秦琛之后,在6天城的心里地位可是节节高升,她既然不反对,自己说服父亲的把握也就大了些。&1t;/p>

  “乐乐,来叫姐姐,姐夫!”&1t;/p>

  6安那胖乎乎的五官再次挤在了一起,笑得眼皮子的都跟着打颤。&1t;/p>

  娆娆刚想开口,秦琛却是不着痕迹的拉着她后退了一步。&1t;/p>

  “岳父,您先结婚了再叫不迟,娆娆现在身体方便,我们要提前回去了!”&1t;/p>

  秦琛猛然间开口,让6安的笑再次僵住。&1t;/p>

  还是萧红艳看出他的窘迫,笑眯眯点了点头,既不谄媚也不生疏回道:“那你们回去慢点,我们还要等一会,乐乐他喜欢吃海鲜。”&1t;/p>

  萧红艳并没有刻意的拉近几人的关系,又给了娆娆一个新的欣喜。&1t;/p>

  如果说她真的能嫁给6安,她以后似乎就再也不用面对王素梅了。&1t;/p>

  怀着心事,她和秦琛走出商场。&1t;/p>

  车子开了许久,娆娆才现这根本就不是回白家的路上。&1t;/p>

  “我们要去哪?”&1t;/p>

  秦琛神秘的一笑。&1t;/p>

  “去了你就知道了!”&1t;/p>

  娆娆呆呆的看着秦琛神秘兮兮的还摸出了一条黑色的丝带,轻柔的系在了自己的眼睛上。&1t;/p>

  虽然眼前的世界失去的光明,可感受到男人存在的气息,她的心还是安的。&1t;/p>

  娆娆的乖巧,极大的满足了秦某人的大男人心理,连他自己都未察觉,他的眉眼中全是笑意。&1t;/p>

  .......&1t;/p>

  与他们的甜蜜氛围相反,白家的客厅里气压低的下人。&1t;/p>

  白建业坐在主位上,双眼盯着前方在呆。&1t;/p>

  在他旁边,还坐着一个4o岁多岁的妇人,穿着倒是十分考究,一身的香奈儿套装,脖子上还系着一条丝巾。&1t;/p>

  可那不停四处打探的眼神,却是出卖了她的气质。&1t;/p>

  这人便是白小宝,那个熊孩子母亲。&1t;/p>

  而这孩子的父亲,不是别人,正是在人前那个风光无限,威严无限的军长大人,白建业。&1t;/p>

  见医生终于从二楼出来,妇人立刻激动的冲了上去。&1t;/p>

  “刘姐,孩子没事的,放心吧。”&1t;/p>

  “没事?”刘敏敏瞪大了眼睛,她那会看着自己的儿子,那小脸被打的,都不成了样子啊!&1t;/p>

  医生被她拽的生疼,可在在白家又不好驳了他的面子。&1t;/p>

  身为军长的专用医生,他也是稍微知道些这其中的弯弯娆娆的。&1t;/p>

  强忍着剧痛的手臂,他不紧不慢的解释起来。&1t;/p>

  “是这样的,小宝只是脸上有些臃肿,用了药就会没事的 。”&1t;/p>

  “不会破相?”刘敏敏显然不信!&1t;/p>

  “嗯,臀部那里也都是轻伤,不会有事的 。”&1t;/p>

  医生叫苦不迭,越的想要赶紧逃离。&1t;/p>

  刘桑桑松开了他的手,眼神却是变得狠辣起来。&1t;/p>

  “不管怎样,我儿子被打了,这口气我定是要出的!”&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