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91这里,可以吗?

191这里,可以吗?

  坐在沙上的白建成一言不,宛如老僧入定一般。&1t;/p>

  直到看着保健医被缠的不行,他才转头看了自己大儿子一眼,白平生暗自在心里感慨了几句孽缘,起身将还在纠缠的刘敏敏拉开了。&1t;/p>

  这刘敏敏便是刘桑桑的表姐,早些年一直都混在村里。&1t;/p>

  白建业原配去世之后,身边换了几个保姆都伺候不周,这身为大儿媳的刘桑桑便出了注意,叫来了自己老家的表姐。&1t;/p>

  手脚倒是十分麻利,心思活络。&1t;/p>

  加上又是自己儿媳妇的娘家人,白建成这就将人留了下来,可不曾想。&1t;/p>

  一次酒后,这人竟然钻进了自己的被窝。&1t;/p>

  白建业是谁!&1t;/p>

  那是当年跟着那位打江山,挨枪子,腥风血雨里出生入死的人,哪里受过这等哑巴亏。&1t;/p>

  当时就叫儿媳妇来把人送走了,但也给了很多的钱。&1t;/p>

  自此之后,这白家老宅就再没找过保姆,本以为这事情就此平息了, 翻篇了。&1t;/p>

  却不曾想两年后,刘敏敏竟然抱着一个满周岁的孩子又回来了。&1t;/p>

  手里还有着权威的验证报告,证明这孩子就是白家的血脉。&1t;/p>

  白建业当时一口气没上来晕倒进了医院,刘家想闹,却是也怕白家的权势。&1t;/p>

  拉锯站似的谈了半年,最终协商出来了一份协议。&1t;/p>

  这孩子算白家收养的,也上家谱。不过刘敏敏却是永远都不能进白家,更不能在外面说白小宝自己的儿子!&1t;/p>

  金钱和利益的驱使下刘家同意了,这也是白建业这么多年,唯一做过的一件让他不耻于开口的事情。&1t;/p>

  随着年纪大了,加上小宝也专门有人带着。他倒是也慢慢接受了这个孩子,也给刘敏敏在军区单独弄了一个小楼住着。&1t;/p>

  他虽然年纪大,却是还管着一些事,平时也没有怎么注意这熊孩子,所以这孩子被养成了多么乖张的性格,他是不大清楚。&1t;/p>

  ......&1t;/p>

  “我不管!这事6娆娆和秦家必须给我一个说法!”&1t;/p>

  “真是猪油蒙了心啊,这么可爱的孩子她竟然都下的去手!”&1t;/p>

  医生走了,刘敏敏的碎碎念的声音去却是一点都没消退。&1t;/p>

  刘桑桑和女儿交换了一下眼神,在一旁劝道:“表姐,你消消气,也许人家不是故意的呢!毕竟是个孕妇,哪里会有人这么坏呢!”&1t;/p>

  “不是故意的?”&1t;/p>

  刘敏敏眼睛都直了:“那视频里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女人还不是用的手,用的鸡毛掸子!”&1t;/p>

  “这个家谁不知道小宝身份!”&1t;/p>

  “那这可不光光是打小宝,更是打长您的脸啊!”&1t;/p>

  刘敏敏也是颇有小心思的,不然当初也能看出那么脸皮厚的事情了。&1t;/p>

  而且她不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1t;/p>

  现在虽然表面上她的身份不被承认,可是走到哪人家还不是都得客客气气叫她一声刘姨!&1t;/p>

  而且,她可是听素素说了,秦家有钱的很。&1t;/p>

  连出门开的车子可都是好几千万的!&1t;/p>

  “娆娆未必知道小宝的身份,行了。既然孩子没事,这件事就算了。”&1t;/p>

  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被打,白建成的脸色十分难看,不过从这几天的接触中,他并不认为娆娆会是那样的人。&1t;/p>

  索性也就打算不了了之。&1t;/p>

  “算了?”&1t;/p>

  刘敏敏立刻就不干了,眼睛里狠毒溢于言表,将手机重重的摔在茶几上, 尖声嚷嚷起来。&1t;/p>

  “白建业,亏你还号称体面无私!证据摆在面前你都视而不见!”&1t;/p>

  刘敏敏高声说着,还为自己用词专业暗地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1t;/p>

  见众人的眼神里满满都是震惊,她越的得意起来。&1t;/p>

  一只手叉着腰,那副村中泼妇掐架的专用姿势又摆了上来,脖颈微微向前曲着,让人很容易酒联想到村里养的大白鹅。&1t;/p>

  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白中杰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摸出手机盲打起来。&1t;/p>

  见白建成只是皱了皱眉不说话,刘敏敏的气势又高涨了一分。&1t;/p>

  “自己亲儿子被打了还能在这忍着!呸!”&1t;/p>

  “还军长呢,就是个怂包!”&1t;/p>

  此话一出,大厅里顿时陷入了异常诡异的气氛之中。&1t;/p>

  男人最怕被说不行,更何况还是白建业这种要面子的。&1t;/p>

  满头的白膨胀着,深陷的眼眶里那一对黑色的眼眸格外透亮,夹杂着太多复杂情感,愤怒,无奈,纠结!&1t;/p>

  他哆嗦着嘴唇,放在拐杖上的手指慢慢收拢。&1t;/p>

  浑身颤栗着,似乎每一处毛孔都在表达着他此刻的愤怒!&1t;/p>

  “爸。”白平生担忧的叫了一声,老头看似身体硬朗,其实内里都被旧疾损伤的七七八八。&1t;/p>

  “咚咚!“&1t;/p>

  白建业举起拐杖在地上狠狠的砸了几下。&1t;/p>

  抬起头用冷冷的目光在白素素和刘敏敏的脸上扫过,最终定格在白素素脸上。&1t;/p>

  “素素,你确定小宝的伤是娆娆打的?”&1t;/p>

  白素素被他那冷冽的目光看的心虚,两只手暗自交叉紧握着。&1t;/p>

  “不是她还能有谁!那视频里可以拍的清清楚楚!”&1t;/p>

  “是吗?”&1t;/p>

  白中杰冷笑,伸手拿起了手机。&1t;/p>

  他素来对自己大哥的这个女儿不来感,可不得不承认,白素素还是很有摄影天赋的。&1t;/p>

  站在二楼,还是偷拍,画面清晰还不抖。&1t;/p>

  “看起来倒是真的是这样。”&1t;/p>

  白中杰点评道,眼底一闪而过的一抹讥讽的笑容。&1t;/p>

  白素素绞着手指,小声说道:“那当然是了,我又没病,干嘛没事干诬陷别人啊!”&1t;/p>

  “呵呵,可是这视频足足有5多钟,而且还没拍完,你身为姐姐,不仅没有阻止,就在一旁看着录像,你又是何居心呢?”&1t;/p>

  “我...”&1t;/p>

  竟然还能这么说么?白素素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够用。&1t;/p>

  本身刘敏敏还没反应过来,这会一见侄女脸色变了,心中也起了疑惑。&1t;/p>

  不过她还未开口,她的表妹刘桑桑便替女儿解释起来:“素素这都是为了留证据啊,谁不知道那6娆娆身边天天都跟着一大堆的人。”&1t;/p>

  “她若是冲上去阻止,指不定也要被打呢!到时候没了证据他们再来个不认账,那我们可真是要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辨啊!”&1t;/p>

  刘敏敏夸张的说着,眼角向下吊着,一脸无奈的样子,顿时就说通了刘敏敏,刚刚升起的那一点疑惑,也顿时消失了。&1t;/p>

  “就是,素素平常对小宝那么好,怎么可能看着他被外人打!”&1t;/p>

  “姨娘,谢谢你理解我。我...”眼泪在眼眶里不停打转,白素素蹲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越的坐实了自己好姐姐的名头。&1t;/p>

  白中杰翻了个白眼,恨不得立刻就回军区呆着。&1t;/p>

  这刘家一家子的戏精,看着就叫人头大,他还不如回去操练下面的兵。&1t;/p>

  “行了,多大点事,都少说两句!”&1t;/p>

  “平生,你去给秦琛打个电话,说我有事找他,让他早点回来!”&1t;/p>

  白平生点了点头,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拨通了秦琛的电话。&1t;/p>

  白中杰默默的观察着脸色有些青的父亲,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希望他,不要做老糊涂的事情吧。&1t;/p>

  .......&1t;/p>

  白家的电话是Ben接的,心如明镜的他立刻就想到了是什么事。&1t;/p>

  抬眼,秦琛正和娆娆站在湖边相依相偎,似乎连月亮都在为他们做媒,将两个人的影子连在一起。&1t;/p>

  这个时候让他去打扰老大的好事?&1t;/p>

  他疯了才会去这么做!&1t;/p>

  “好的,我会转告的。”&1t;/p>

  “不过总裁晚上很忙,可能不会很早。”&1t;/p>

  他公式化的敷衍着,字里行间都叫人挑不出毛病。&1t;/p>

  白平生无法,只得客气了几句就挂掉了。&1t;/p>

  本以为可以先回去睡觉,却不像白建成了话,什么时候这事情解决,什么时候再去睡觉。&1t;/p>

  暗暗叫苦不迭,却也无可奈何。&1t;/p>

  .......&1t;/p>

  天鹅湖边上,铺满了玫瑰花瓣。&1t;/p>

  天然的香薰蜡烛和碎钻点缀着,围城了一个大大的心形。&1t;/p>

  在那心形中央,尽然还有着一艘只能乘坐两人的小船。&1t;/p>

  走着走着,秦琛忽然一把将娆娆横抱了起来,散步并做两步穿过花瓣走到了花瓣中央。&1t;/p>

  “阿琛,你这是...”&1t;/p>

  铺天盖地玫瑰花瓣,亮晶晶的碎钻,晃得娆娆眼睛都晕了。&1t;/p>

  她掰着手指算着,好像今天也不是什么特别的节日。&1t;/p>

  将脑袋轻轻抵在秦琛胸口,那有力的心跳声隔着衣服都是清晰,一下下也敲进了她的心里,敲得她心头痒痒的。&1t;/p>

  “喜欢么?”&1t;/p>

  自打送娆娆走成了倒计时模式,秦琛就像是疯魔了一般绞尽脑汁都在想着要如何制造浪漫。&1t;/p>

  这次,便是他算好的,两人认识的2oo天。&1t;/p>

  1oo天的时候,他忘记了,这也算补上了。&1t;/p>

  娆娆点点头,心中升起一抹甜蜜,环在秦琛脖子之上的手,又紧了一分。&1t;/p>

  “可是,这是什么节日?”&1t;/p>

  娆娆依旧是没有想通,忽然身子不受控制的摇晃起来。&1t;/p>

  目光有些眩晕,停下来时人已经躺在了花海之中。&1t;/p>

  没有女人不爱玫瑰,如果有,那一定是不够多。&1t;/p>

  男人似乎喝了酒,清冽的目光透着一丝迷离。&1t;/p>

  秦琛的手指缓缓的穿过她的丝,唇瓣细细密密在娆娆的鼻尖和唇瓣落下。&1t;/p>

  远处不知谁在低吟着动听而又漫长的歌谣。&1t;/p>

  酒不醉人人自醉,花海之中娆娆,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1t;/p>

  “媳妇,可以吗?”&1t;/p>

  邪恶的小火焰撩拨着甚至,秦琛仰起头,楚楚可怜的望着身旁的女人,明明已经欲huo焚身,动作却是十分规矩。&1t;/p>

  娆娆迷茫的扫了一眼四周,惊骇的瞪大了眼睛。&1t;/p>

  “在这里?”&1t;/p>

  这可是野外啊!还是在湖边!&1t;/p>

  而且...这么多花,会不会有好多虫?&1t;/p>

  秦琛见她没有直接拒绝,心中一喜,明明已然燥热的不行,却还是伪装的十分贴心。&1t;/p>

  “嗯,媳妇...”&1t;/p>

  “来嘛...”&1t;/p>

  秦琛摸了摸自己的手腕,一个只有他们自己人才看得懂的信号弹了出去。&1t;/p>

  夜色正浓,一切来得都是那么刚刚好。&1t;/p>

  ......&1t;/p>

  坐在远处看监控的Ben小板凳一歪,直接摔倒在地,抬手将监控画面调了一个方向,一边吐槽一边喝着不知道从顺来的汽水。&1t;/p>

  他想了想,觉得自己不能一个人瞳孔,顺手冲着在家整理资料的Ben起了视频通话,开启了喋喋不休的吐槽模式。&1t;/p>

  “麻辣鸡!”&1t;/p>

  “又虐狗,还要老子放哨!”&1t;/p>

  “啊啊啊啊啊啊啊!”&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