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92只给你看

192只给你看

  秦琛书房。&1t;/p>

  一个带着金色框眼镜美男正优雅的端坐在电脑面前。&1t;/p>

  修长的手指在机械键盘上飘逸着,练成一道道白光。&1t;/p>

  屏幕上,几十个对话框在运转着各自的程序,男人手边还放着一瓶橙子味的汽水,橘黄色的玻璃瓶在屏幕的反光下格外好看。&1t;/p>

  众人皆知他是秦琛的生活助理,小到专门处理各种疑难杂症。然而仅有很小的一部分自己人,才知道他是负责整个龙魂网络安全的。&1t;/p>

  也是世界黑客组织的副组长。&1t;/p>

  正组长是个神秘人,那是连秦琛都挖不来的存在。&1t;/p>

  智商双高的他常常一心多用,除了,在面对某人的情况下。&1t;/p>

  “啊啊啊啊,ken你为啥不说话!”&1t;/p>

  “你说,为啥我们情商这么高的单身,老大那个大冰块都能找的到对象!”&1t;/p>

  “你为啥不说话!哇擦,我说我的橘子味汽水去哪了,半天是被你偷了!”&1t;/p>

  “你赔我汽水,赔我汽水!”&1t;/p>

  Ben起的是视频连接,ken恰好用的是电脑。&1t;/p>

  那张36o度无死角的脸,正安静的在Ben的屏幕上放大,也让某男看到了桌子上的那橘黄色的玻璃瓶,顿时火更旺盛了。&1t;/p>

  ken勾了勾唇,手指纷飞,将老大要的刘家资料打包送。&1t;/p>

  随手端起旁边的杯子,凑到了唇边。&1t;/p>

  似乎是眼睛用多了有些酸痛,他随手摘下了鼻梁上的镜框,失去屏障的桃花眼,立刻绽放出了夺目的魅力。&1t;/p>

  高挺的鼻梁,男人的俊美的脸像是放在时装杂志上的男模,每一帧每一画都经得起考量。&1t;/p>

  一口饮尽,ken悠悠的放下杯子,媚眼如斯,还刻意的朝着镜头前凑了凑。&1t;/p>

  “怎么?我就是喝了,你咬我啊!”&1t;/p>

  湿润的红唇反射着蜜糖一样的甜美,Ben只觉得自己貌似贫血了,怎么头忽然间有些晕呢!&1t;/p>

  还未来得及吐槽,镜头却是又朝着下面移动起来。&1t;/p>

  黑色衬衣的领口敞开着,男人性感的锁骨就那样肆意的暴露在他的视线里。&1t;/p>

  “变态!”&1t;/p>

  “小白脸”&1t;/p>

  “暴露狂!”&1t;/p>

  Ben恶狠狠的开口批判着,心中却是十分委屈,小时候死胖死胖的男人,现在居然比自己还帅!&1t;/p>

  而且身高也反了回来,让他现在最近越来越不愿意和他走在一起。&1t;/p>

  故作生气的别开脸,眼神依旧是偷偷的瞄向屏幕。&1t;/p>

  “怕什么...”ken的声音很干净,还带着一股子天生的慵懒贵气,那双蓝色的瞳孔,更是为他增添了一份西方的神秘气息。&1t;/p>

  “我只给你看!”&1t;/p>

  他低声说着,一只手摇晃着酒杯,那慵懒的模样,就像是趴在暖炉边上的波斯猫。&1t;/p>

  高贵,冷艳,却又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1t;/p>

  “谁稀罕!”&1t;/p>

  “不和你说了!”&1t;/p>

  “我要去干活了!”&1t;/p>

  Ben也不知道自己心底为何就会忽然美滋滋的,不过他是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套路的,不等ken再度开口,他便直接切断了通话。&1t;/p>

  虽然——这个举动也是自欺欺人罢了,毕竟ken的技术在那里,只要有电,一切都不成问题。&1t;/p>

  不过ken倒是没有再拨打过来,倒是让他长长出了口气。&1t;/p>

  原本不喜欢的橘子味汽水,都跟着忽然变得好喝起来了。&1t;/p>

  屏幕另一端,撩人成功的男人优雅的又坐直了身体。&1t;/p>

  双手操作着,成功的侵入了m国的一家饮料网站,看在小野猫这么可爱的份上,他决定好好犒劳一下。&1t;/p>

  手指微动,1ooo瓶汽水已经货了。&1t;/p>

  毕竟,某只小猫可是把这个当水喝的。&1t;/p>

  ......&1t;/p>

  考虑到娆娆的身体,秦琛并没有太过疯狂的索取。&1t;/p>

  见娆娆稍微表现出疲惫,便退了出去。&1t;/p>

  女人的美好让他爱不释手,根本就不想松开。然而他的手机却是响了又响,都是白家打来的。&1t;/p>

  那是他的贴身手机,那个号码是他特意留给自己小舅的。&1t;/p>

  至于为什么不给自己的外公白建业,一来是不想被打扰,二来则是他不信任老人,准确是不信任他身后那个庞大的团体。&1t;/p>

  毕竟现在科技达的,凭借一个号码定位也不是什么难事。&1t;/p>

  只是小舅到底找自己什么事情,为什么都是打了又挂。&1t;/p>

  “怎么了?”&1t;/p>

  见男人眉心凝结,娆娆关切的问道,本能的扬起手朝着他的眉心探去,娆娆绝不承认这是自己的强迫症又作了,不能看到不平整的地方。&1t;/p>

  秦琛眉峰微动,眼底闪过一丝温柔。&1t;/p>

  “没事,小舅在一直给我打电话,我们回去吧。”&1t;/p>

  娆娆点了点头,穿衣服时,才现深秋的湖边竟然不冷,放眼望去,藏在玫瑰花瓣之中的哪里是碎钻,分明就是一台台分子热器。&1t;/p>

  而且,花瓣中央的木船,也被拆成了一张床。&1t;/p>

  一切好似都是预谋的样子。&1t;/p>

  娆娆抬眼看向秦琛,男人心虚的别过了脸。&1t;/p>

  不由分说将她抱上了车,又盖了毯子,这才柔声说道:“睡会吧,回去还要一会。”&1t;/p>

  娆娆瞪着大眼睛,眉梢之处戏虐之意溢于言表。&1t;/p>

  秦琛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几声,坐在了一边,看起Ben刚刚给他过来资料。&1t;/p>

  本以为这刘家只是喜欢仗着白家的势力经营些起夜之类,却没想到那个刘敏敏也是贪心的,名下竟然在洛城都有2处别墅了。&1t;/p>

  这要是有人去检举,自己外公的一世英名怕是就要顷刻间毁灭了。&1t;/p>

  想到这里,秦琛忽然有些意兴阑珊。&1t;/p>

  ......&1t;/p>

  白建业了话,所有人自是都不敢离开,一个个老老实实坐在客厅里,气压低的可怕。&1t;/p>

  好在他还有理智,也叫人摆了饭菜。&1t;/p>

  新闻也照常看了,可是一直等到1o点多,秦琛和6娆娆还是没回来。&1t;/p>

  白忠杰担心他的身体,一把将老人手里的茶杯给拽走:“爸,这都几点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也一样。”&1t;/p>

  白建业看了一眼墙上的表,坐了几个小时不动,他的腰的确也开始痛了。&1t;/p>

  “那就...”&1t;/p>

  “不行!”&1t;/p>

  “今天这事没解决谁都别想去睡觉!白建业!那是你的儿子!”&1t;/p>

  “你平时不管就算了,现在孩子都被打成那样了!你到底有没有心!”&1t;/p>

  刘敏敏激动的说着,一只手指着对面那个她曾经无比敬畏的老军长。&1t;/p>

  当初在成功睡到男人时,她还是非常激动的,甚至还无数次幻想过以后做军长夫人的生活。&1t;/p>

  要知道她生的是儿子,白建业的前妻又死的早,就算是原先有很深的感情,也应该被磨灭的差不多了。&1t;/p>

  可没想到,这男人对自己根本就不感冒。&1t;/p>

  还以钱打自己!&1t;/p>

  当初她刚进城,什么都不懂,现在可不一样了!&1t;/p>

  若是白建业今天敢不给她儿子出气,她就去纪检部举报!&1t;/p>

  “啪嗒!”&1t;/p>

  白建业捏碎了自己的手里的文玩核桃,一抬头,便是刘敏敏那张满是算计的脸。&1t;/p>

  他就不明白了,一向克制的他怎么就会和眼前的女人生关系。&1t;/p>

  而且,这大院里谁不知道他过世的妻子是个怎样的女人,出生高干之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煲的一手好汤,作的了诗歌。&1t;/p>

  他又不瞎,就算是要续弦,也不可能找那样的女人啊!&1t;/p>

  “小琛和娆娆不是那样的人!”&1t;/p>

  白建业只觉得自己的耐心在一点点消失,甚至于眼前的视线也开始有些模糊。&1t;/p>

  “秦琛是不是我不知道!但是那个6娆娆一看就是心思歪的!”&1t;/p>

  “长得那么妖艳,怀孕了还不老实,一瞧着就是个不安分的主。”&1t;/p>

  “你!”&1t;/p>

  “刘敏敏,你给我出去!”&1t;/p>

  白建业只觉得自己耳边像是飞了几百只苍蝇,在嗡嗡作响。&1t;/p>

  奈何人家根本不鸟他,不仅没有出去。&1t;/p>

  反而越的在一旁絮絮叨叨:“怎么?我说的不对!”&1t;/p>

  “这都这个点了,还没回来,不知道上哪鬼混去了!”&1t;/p>

  刘敏敏本就是个口无遮拦的,这些年也没人能管得住她,这越说越起劲,就连白忠杰这个天生对女人无感的人都有种想伸手掐死她的冲动。&1t;/p>

  忽的,门口响起了汽车鸣笛的声音。&1t;/p>

  大门打开,秦琛推着一脸睡意的娆娆走了进来。&1t;/p>

  娆娆的脸上还残留着激情后留下的红晕,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更是无时无刻不在透着璀璨的光芒。&1t;/p>

  嘴唇微微有些红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生了什么。&1t;/p>

  白素素嫉妒的眼睛都要绿了!尤其是当她看到两人十指相扣的模样!&1t;/p>

  在她的认知里,除了自己,是没有人能配得上表哥的!&1t;/p>

  “还有脸回来!”&1t;/p>

  她哼了一声,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又冲着她那位大姨道:“大姨,就是这个女人!”&1t;/p>

  刘敏敏一怔,随即火气就上了过来。&1t;/p>

  作势就要冲过来找娆娆算账,却是被秦琛的一个属下挡在了前面。&1t;/p>

  “外公,这位大婶是谁?”秦琛淡漠的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她,直接向白建业问道。&1t;/p>

  白建业抽了抽嘴角,看了一眼白敏敏。&1t;/p>

  “她...”&1t;/p>

  “我是你刘姨,也是小宝的母亲!”刘敏敏的激动的自报家门。&1t;/p>

  “刘姨?我母亲并没有姐妹。”&1t;/p>

  “还有小宝又是谁?”&1t;/p>

  “外公摆这么大阵仗,应该不会就是为了等我们回来吧?”秦琛语气越的冰冷起来,眼底流转着道道寒光。&1t;/p>

  他素来是个讲道理的人,但是如果有人硬要逼着他不讲道理,那也不是不可以。&1t;/p>

  “你不知道?”&1t;/p>

  白建业坐直了身体,恶狠狠的瞪了刘敏敏一眼。&1t;/p>

  不管这件事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他都不会再留这个女人在身边了。&1t;/p>

  “我要知道什么?”秦琛低头冲着准备说话的娆娆摆了摆手,这才又抬起头。&1t;/p>

  “外公,我夫人需要早睡,所以你有事情的话能不能直说?”&1t;/p>

  规矩这东西对于秦琛来说素来都不是用来遵守的。&1t;/p>

  他信奉的原则,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1t;/p>

  礼尚往来才科学。&1t;/p>

  “你真不知道?”&1t;/p>

  “我应该知道什么?”&1t;/p>

  秦琛挑眉,目光中又添了几分冷意。&1t;/p>

  “你...”白建业愣住,随即看向他身前的娆娆,小女人也是一脸的淡定,唇角带着端庄的笑容。&1t;/p>

  这种熟悉的气质,倒是和他那位过世是妻子很像。&1t;/p>

  “娆娆,你打了小宝吗?”&1t;/p>

  “小宝?那个熊孩子么?”娆娆点了点头,脑海回想起了熊孩子说的话。&1t;/p>

  他爸爸——&1t;/p>

  “是。”白建业忽然觉得自己脸皮有些烫。&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