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93打的太轻了

193打的太轻了

  “呵。”秦琛忽然咧开了嘴角,轻笑了一声。&1t;/p>

  虽然什么都没说,白建业的脸色却是又难看了一番。&1t;/p>

  越的觉得自己当年蠢不可及,怎么就会和那样的女人滚了床单?&1t;/p>

  “娆娆。”他刻意避开外孙的目光,目光炯炯的看向娆娆。&1t;/p>

  “小宝真的是你打的么?”&1t;/p>

  娆娆看了一圈白家众人,那目光有戏虐,有愤怒,还有着压抑不住的得意。&1t;/p>

  随即大大方方承认:“是我打的,有问题吗?”&1t;/p>

  “这...”白建业花白的眉毛抖了抖,6娆娆的态度和回答都太出乎他的意料了。&1t;/p>

  不等他再开口,娆娆冲Ben使了一个眼色。&1t;/p>

  男人心领神会,将随身携带的pad调出大厅里的监控,放在了白建业面前。&1t;/p>

  “我觉得,单单打一顿,已经很轻了。”&1t;/p>

  “如果外公看完之后还觉得这不该打,我立刻道歉!”&1t;/p>

  娆娆不卑不亢的说着,主动将秦琛的手拉到了自己肩膀,他们是夫妻,她对自己身后这个男人再了解不过了。&1t;/p>

  眼前的男人分明就是处在暴走的前缘,尤其是那双眼睛里都是寒气。&1t;/p>

  她忽然庆幸,自己没把视频直接给秦琛看是无比正确的,不然怕是这会那位阿姨就已经不能愉快的坐在那里翻白眼了。&1t;/p>

  “光是道歉有什么用!”刘敏敏撇了撇嘴,勾着脖子想凑到白建业那里,奈何白忠杰不知道什么已经挡在了那里。&1t;/p>

  正面无表情的望着自己,看的她心虚不已。&1t;/p>

  整个白家,她就怕这个小的,尤其是那一身只有上过战场才有的戾气,更是让她不寒而栗。&1t;/p>

  “你知道我爸是谁吗?”&1t;/p>

  “我要让他把你关起来吃枪子!”&1t;/p>

  稚嫩且趾高气昂的童音瞬间回想在了整个房间里,时间像是被静止,白建业只觉得自己似乎是被人掐住了脖子,连呼吸都费劲!&1t;/p>

  他一直觉得自己那个小儿子只是有些调皮,可没想到竟然被娇惯成了如此模样!&1t;/p>

  那说的都是些什么话!&1t;/p>

  简直是不堪入耳!&1t;/p>

  他摸上键盘的手都开始颤抖了!&1t;/p>

  “啪嗒!”&1t;/p>

  屏幕盖子被大力合上,他将手里的书本直接摔在了刘敏敏身上,一挺身站了起来。&1t;/p>

  原来他一直都不打女人,可此刻他忽然现,那是不够生气!&1t;/p>

  “刘敏敏! 我把孩子让你带,你就是这样教的?”&1t;/p>

  刘敏敏被那突如其来的书本砸了个七荤八素,顿时火气也跟着上来了。她想起了在他们老家,那些男的哪个不是被媳妇治的服服帖帖的,怎么可能动手打人?&1t;/p>

  想到这里,她越的觉得眼前的老头就是故意的。&1t;/p>

  一歪头“呸”了一声,便直接冲上去照着白建成胸口一拳!&1t;/p>

  “你竟然敢砸我!你是军长了不起啊你!”&1t;/p>

  “泼妇!泼妇!”&1t;/p>

  白建成重重的后退了几步,本就坐的太久血脉不通畅的他只觉得浑身都是说不出的难受。&1t;/p>

  白忠杰暗道一声不好,连忙将父亲扶住,给自家大哥使了眼色。&1t;/p>

  整个白家大厅里一团混乱,人声沸腾。&1t;/p>

  秦琛看着乱做一团白家众人,暗自将娆娆又给推了出去。&1t;/p>

  “不待了么?”看着秦琛把自己抱上车,娆娆的心底还是有些雀跃的。&1t;/p>

  秦琛低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忽然笑了。&1t;/p>

  “当然不,大寿你若是不想来,我们便也不来了。”&1t;/p>

  “嗯?”&1t;/p>

  秦琛摸了摸她的脑袋,感受着指尖传来的柔软轻声说道:“其实你下午不应该自己的动手的!”&1t;/p>

  “手不疼么?”&1t;/p>

  娆娆明白他的意思,脸蛋上又飞起了几多红云。&1t;/p>

  “你都知道了啊,我也没想到那小家伙还是你的长辈,不过我不后悔!”&1t;/p>

  “换做下一次我还是会出手!”想到自己的肚子里的宝宝,娆娆的态度也跟着强硬了许多。&1t;/p>

  连她自己都没察觉,此刻散着母亲光环的她,是有多么的迷人。&1t;/p>

  “这种事,还是交给为夫来办为好。”&1t;/p>

  “媳妇你下手还是太轻了。”&1t;/p>

  “不过也算是给爷爷提个醒把,省的哪天自己苦苦坚持的东西被葬送在不值得的人手里时,再追悔莫及的好。”&1t;/p>

  秦琛幽幽的说着,将娆娆又拉近了自己怀里。&1t;/p>

  “嗯。”&1t;/p>

  女人的呼吸声渐渐平静下来,秦琛皱着的眉头也跟着舒展了许多。&1t;/p>

  不过让他就此放过刘家,那是不可能的。&1t;/p>

  黑暗中,男人布满寒光的眼眸格外渗人。&1t;/p>

  .......&1t;/p>

  秦琛的离开并没有缓解白家的气氛,反而使得大厅里越的压抑了。&1t;/p>

  刘敏敏被刘桑桑带着去了小别墅,白素素也想走却是被白建业留了下来。&1t;/p>

  家丑不可外扬,虽然秦琛走时已经叫人把临时安装在客厅里的摄像头都取了下来,白建业还是带着两个儿子一个孙女去了书房。&1t;/p>

  白平生黑着脸,恨铁不成钢的死死瞪着自己这女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1t;/p>

  到底手心手背都是肉,他虽然对刘桑桑没有感情,但是对于这个女儿还是倾注了不少情感在里面的。&1t;/p>

  只是没想到,怎么这就越长越歪了。&1t;/p>

  “爸,素素她...”白平生深知自己父亲脾气,这边打算主动开口替白素素承担错误。&1t;/p>

  “你让她自己说!”&1t;/p>

  “到底是安得什么心,自己有问题,还要去诬陷别人!”&1t;/p>

  白建业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大儿子,厉声喝道。&1t;/p>

  白素素抿着嘴唇垂着脑袋,眼泪无声的流着,看着倒是楚楚可怜,只是谁也没看见她藏在袖子里的手,正在暗暗使劲掐着自己。&1t;/p>

  不然,她恨都恨死6娆娆了,又怎么会觉得自己错了?&1t;/p>

  还有那个熊孩子,她才不会说其实她老早就想打了,跟他那个娘一样上不得台面,还整天端着一副小皇帝架子。&1t;/p>

  啊呸!&1t;/p>

  农村人!&1t;/p>

  白素素暗暗在心里咒骂着,说话却是拉着哭腔。&1t;/p>

  “爷爷,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1t;/p>

  “而且,那6娆娆还带着人,等我现时候,小宝已经被打了。”&1t;/p>

  “而且,这明明是在我们家,他们凭什么动手!哪有客人打主人的道理?”&1t;/p>

  白素素越说越觉得委屈,眼泪跟不要钱似的。&1t;/p>

  白建业再狠的心,这会也气不动了,而且自己那个小儿子还没醒。&1t;/p>

  疲惫的挥了挥手,把白素素也给打走了。&1t;/p>

  秦琛夫妇是已经彻底离开了,好端端的一场相聚,怎么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1t;/p>

  白家老大也跟着白素素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了白忠杰和白建业。&1t;/p>

  老头吃了药,见桌子上有半盒烟,便抖着手去拿。&1t;/p>

  “爸,别抽了,你的肺好不容易才好些。”&1t;/p>

  白建业手顿在那里,迎上小儿子的目光,倒是也没再坚持,便把手收了回来。&1t;/p>

  “我这是愁啊,你说好端端的怎么就变成了这样?”&1t;/p>

  夜晚是个很适合感伤的时间,尤其是窗外还零星下起了小雨。&1t;/p>

  白建业疲惫的靠在座椅上,仰望着天花板呆,上面的暖色吊灯还是他夫人在世时选的,说这个光看起来会让家变得很温馨。&1t;/p>

  这一晃十几年过去了,灯光依旧,可人却没了。&1t;/p>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白家变了呢?&1t;/p>

  他记忆中的温馨去哪了?&1t;/p>

  桌子上那张全家福依旧安静的呆在桌角,画面的人像被岁月的定个格,永远的停留在了那最美好的年华。&1t;/p>

  白忠杰看着父亲那感伤的样子,犹豫了片刻,还是伸手拉过父亲面前的笔记本。&1t;/p>

  “你做什么?”&1t;/p>

  他的动作很突然,险些把桌面上的东西都扫下去。&1t;/p>

  白忠杰头也不回的回答着,手指没停,在电脑上操作起来。&1t;/p>

  “让您不要再继续错下去。”&1t;/p>

  “你什么意思?”白建业的心没来由的忽然沉了一分。&1t;/p>

  他深知自己的这小儿子的脾气,那是几乎不会开玩笑的。&1t;/p>

  “您还是自己看看吧。”白忠杰犹豫了一下,选择了几个文件夹,将鼠标塞进了白建业手里。&1t;/p>

  坦白来讲,他今天收到秦琛打包的好的白家资料时是万分震惊的。&1t;/p>

  一来震惊的是秦琛的手段,要知道资料送的可是他那个不受军方审查的私人邮箱,知道的人屈指可数。&1t;/p>

  二来便是震惊他们白家竟然藏了这么多秘密。&1t;/p>

  他大哥的孩子不是亲生的。&1t;/p>

  他母亲的死和嫂子有关。&1t;/p>

  还有父亲那次酒后乱x,也是被人刻意安排好的。&1t;/p>

  如果说这一切都只是他们白家的私事,但是后面的就让他不得不对刘家动手了。&1t;/p>

  那家人,竟然还和R国人合作!&1t;/p>

  还有那位刘姨,顶着父亲的名字收了一堆房子车。然后在她嘴里都变成了是娘家给她买的。&1t;/p>

  最可笑的是白素素,竟然和别人卖父亲宴会的请帖!&1t;/p>

  “这...这是真的吗?”&1t;/p>

  白建业看着眼前被白中杰已经删减版的资料,一口气彻底卡在了嗓子眼里,不过他的精神,却是异常清醒的。&1t;/p>

  他知道自己不能晕,起码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行的。&1t;/p>

  一双眼睛瞪得通红,突兀的向外翻着,嘴巴也没闲着, 不住的重复着一句话!&1t;/p>

  “刘家人,你们真毒!”&1t;/p>

  ......&1t;/p>

  刘家宅院里,刘素素和刘敏敏两个姐妹正躺在床上安心的享受着spa,全然不知道自己家已经被人惦记上了。&1t;/p>

  尤其是刘敏敏,此刻还在不住的骂白建成呢。&1t;/p>

  “你公公真是个拎不清的!自己儿子被打了还不管!”&1t;/p>

  “哼,还军长呢,在我们老家连个村长都比他厉害!”&1t;/p>

  刘桑桑暗自在心里嫌弃着她,说起的话来那是比黄莺的嘴巴都甜。&1t;/p>

  “我的好姐姐,他是什么样人你才知道吗?行了,骂几句出出气,想想趁着他大寿捞些实在的才是正经事。”&1t;/p>

  “对对对,我前些日子看上了一堆玛瑙手串,你明个帮我去掌掌眼。”&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