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96各自的算计

196各自的算计

  “泄露您的行踪?”&1t;/p>

  龙衍第一次在人前露出了自己的情绪。好看的眉头拧成了一坨,周身都散着浓重的戾气。&1t;/p>

  玉祁的身份有多贵重,他比任何人都清楚。&1t;/p>

  更何况以后玉祁可能还会承担他老丈人的角色。&1t;/p>

  “你知道么?今天有人找到了Z大,说要见我。”&1t;/p>

  “而且开口就是求医,虽然被学校那边给直接拒绝了,不过想必找到我这边,也只是时间问题了。”&1t;/p>

  “找您看病?”龙衍眼底的担忧又浓了一分,抬眼给了龙二一个眼神,男人立刻退了下去。&1t;/p>

  “是啊, 我倒是不知道,我在世俗界的医术还这么出名呢。”&1t;/p>

  玉祁冷笑一声,这还真的不是他开玩笑,要知道玉家虽然医术出名,可到了他这个份上,又是一般人能请的动的。&1t;/p>

  “先生不必担心,我已经派人去查了。”&1t;/p>

  “我这次出来带的人多,您不会有事的。”&1t;/p>

  龙衍一本正经的说着,光是那坚定的眼神便给人信服的感觉。&1t;/p>

  玉祁轻轻摇了摇头,忽然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1t;/p>

  “这个我倒是不担心,我担心的是娆娆的安全,阿衍,此去云山的安全可就拜托给你了。”&1t;/p>

  龙衍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夹杂着吃惊,错愕,以及满满的纠结。&1t;/p>

  保护娆娆他责无旁贷,可是如果遇险的人是秦琛呢?&1t;/p>

  他还能做到心思淡然的去救自己的情敌吗?&1t;/p>

  空气忽然就安静了,画面也入定被定格了一般。&1t;/p>

  ......&1t;/p>

  从Z大出来的白平生心情糟透了。&1t;/p>

  他想到去寻医之路不会顺利,却是没算到自己连那位先生的面都没见到便直接被拒绝了。&1t;/p>

  这还是他当部长以来,第一次被人摆了脸色,落下面子。&1t;/p>

  这种陌生的滋味,可当真是不好受啊。&1t;/p>

  白平生坐在车里,也没着急回去,抽起烟来,一根接一根不仅没有缓解痛苦,反而更烦躁了。&1t;/p>

  心底不安和恐惧纠葛在一起,他头一次觉得眼前的情况无比辣手。&1t;/p>

  倘若父亲不在了,那他和白家...&1t;/p>

  画面太美,他不敢继续想下去了。&1t;/p>

  烟盒里的烟也只剩下了一根,他抖着手摸出打火机,朝着嘴边凑去...&1t;/p>

  “咚咚咚!”&1t;/p>

  一阵有节奏的敲窗户声打断了他的动作。&1t;/p>

  抬眼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色长裙,黑色的小皮靴的少女正盈盈立在那里,一头柔顺的头披在肩膀,外面还搭着一件红色的大衣。&1t;/p>

  不得不承认少女的皮肤很好,白皙透亮,虽然是正红色这么扎眼的颜色,却也让她穿一种别样的风情。&1t;/p>

  不得不说,丁宁宁这一身很符合男人初恋心中的模样。&1t;/p>

  就连白平生,也是有着一瞬间的失神。&1t;/p>

  “你是?”&1t;/p>

  “我是Z大表演系的学生,先生您是在等人吗?”女人站在原地,很是大方的说道,目光炯炯有神,更是白平生一种强烈的熟悉感。&1t;/p>

  但是他又很确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她。&1t;/p>

  “表演系的学生?”&1t;/p>

  “嗯,在读研究生。丁宁宁说道,扬了扬自己手里的课本,迎着白平生好奇的目光,她指了指自己的脚下。&1t;/p>

  “人无情,可草木是无辜的哦!”&1t;/p>

  “而且这里是禁烟区。”&1t;/p>

  少女的手指因为天气动的有些红,白平生下意识就将注意力集中了,顺着那根纤细的手指瞧去, 便瞧见了地上一地的烟头,以及远处那块禁止吸烟的牌子。&1t;/p>

  不由得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还好这刚下过雨,草地上还是湿漉漉的,不然那后果可是不敢设想。&1t;/p>

  白平生的背脊忍不住又凉了几分。&1t;/p>

  “谢谢你。”&1t;/p>

  他打开车窗,亲自下车道谢,转身就要蹲地上去捡烟头,丁宁宁先一步蹲了下去。&1t;/p>

  “没事,我来吧。”&1t;/p>

  “你穿着西装弯腰不方面,不过下次可要注意哦!”&1t;/p>

  丁宁宁麻利的将所有的烟头都捡了起来,眼神干干净净,没有出现一丝的嫌弃或者不耐烦。&1t;/p>

  举动虽小,却是让白平生好感大增。&1t;/p>

  没办法,他家里的那两个女人实在是太懒了,刘桑桑还好,喜欢指示佣人去做,可他那个女儿,别说干活了,平常那就是连自己的水杯都懒得涮一下的人,看着不爽了,就直接扔掉。&1t;/p>

  也就是刘桑桑宠着她,又拿钱不是自己挣得为理由。&1t;/p>

  “真是抱歉。”他再次说道。&1t;/p>

  “嗯,好啦大叔,开车小心哦!”&1t;/p>

  丁宁宁说完,转身就走,看似一步步走的很稳,也有着练舞蹈久了的那种独特的气质。&1t;/p>

  高高昂起的脖颈,目光微微朝着上方45度看着,朦胧的雾色中,宛如一只高傲的白天鹅。&1t;/p>

  只是表面的淡定,心底却是在无比的着急。&1t;/p>

  暗暗嘀咕着,男人为什么还不来叫住自己。&1t;/p>

  要知道自打白平生出现,她就注意到了,虽然他开的那个车很普通,但是那牌子,明显就是当官才能用的号码。&1t;/p>

  而且,自打从老师那里听说这人姓白之后,她立刻就回去百度去了。&1t;/p>

  这一查不要紧,竟然是白部长。&1t;/p>

  若是能攀上这条船,自己还用每天都那么辛苦的想着以后去哪展吗?至于年龄,和是否合乎道德,她根本就不在乎。&1t;/p>

  不然当初也不会主动去勾搭有妇之夫楚少修了,可惜这楚少修那方面不行,而且这家里好像还出了事,人直接转到m国去了,真是白瞎了自己浪费那么的久的时间。&1t;/p>

  一步,两步,三步,丁宁宁走的很辛苦,她自问自己刚刚表现是没有疏漏的。&1t;/p>

  终于,身后传来了白平生有些急切的声音。&1t;/p>

  “那位同学,请等等。”&1t;/p>

  丁宁宁微微勾了勾唇角, 并没有直接转头。&1t;/p>

  先是止住了脚步,又在脸上摆出了恰好程度的惊讶,这才幽幽的回过头,礼貌道:“您有事情?”&1t;/p>

  “那个, 你刚刚说你是Z大表演系的?”&1t;/p>

  白平生这也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了,也没多想就直接冲了出来。&1t;/p>

  好在这会是上课时间,路上也没什么行人,所以也没人会注意到他们。&1t;/p>

  “是啊。”&1t;/p>

  “我在读研一。”丁宁宁朗声说道,如同黄莺的一般的声音在这空旷的环境里格外动听。&1t;/p>

  白平生失神了几秒,这才道:“那你听过玉祁教授吗?”&1t;/p>

  玉教授?&1t;/p>

  丁宁宁白皙的脸上忍不住泛了红,早已深埋的在心底的嫉妒火苗又得到了浇灌,开始疯涨起来。&1t;/p>

  要知道她这次考试明明得的是年纪第三,案例说是可以申请直博和入党的,却没想到他的导师竟然告诉他,今年院里这一届一共就两个入党名额,都已经给了玉祁的学生。&1t;/p>

  而排在她前面的那个两个学生,便是叫龙衍和6娆娆的。&1t;/p>

  “当然听过啦,玉教授在我们表演系可是很出名的。”&1t;/p>

  丁宁宁依旧是笑着,带着那种比空乘都要标准的微笑。&1t;/p>

  “那你和他熟悉么?”&1t;/p>

  “我想见他一面的话,应该却哪里找比较好。”&1t;/p>

  白平生这也是没办法了,他没想到自己堂堂洛城的财政部长想要找个人竟然如此困难。&1t;/p>

  官网上找不到他的资料,学校的老师也像是被下了药似的闭口不谈。种种迹象,让白平生都怀疑他找的不是什么大学教授,而是国家机密要人了!&1t;/p>

  “这个...”丁宁宁眼睑微垂,开始算计起来。&1t;/p>

  再仰起头时,脸上萦绕起一抹踟蹰。&1t;/p>

  “都是一个系的,我当然认识玉教授,而且他也给我们上过课,只是先生您若是找我们老师的话,不应该去教务处吗?”&1t;/p>

  说着话,丁宁宁故意后退了几步,表现出了一抹警惕。&1t;/p>

  白平生将她的动作一一印入脑海,却是也没想太多,还越的觉得眼前的女生很聪明,也很善良。&1t;/p>

  苦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是这样的,我有点事情想麻烦玉教授,但是你们的老师竟然都没有他的联系方式。”&1t;/p>

  “所以,你看。”&1t;/p>

  “当然,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有点事情想要帮忙,或者他再来上课的话,你给我一个消息就行。”&1t;/p>

  白平生说着,从怀里掏出了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1t;/p>

  对面的少女犹豫了一下,将信将疑的伸出了双手。&1t;/p>

  果然,正如她百度的那样,眼前的人就是洛华国的那位财政部长。而且她现在拿到的名片正反两面都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一看就是那种重金难求的私人号码。&1t;/p>

  “白先生对吗?”&1t;/p>

  她歪了歪脑袋,眼底刻意出一抹迷茫。&1t;/p>

  “这名字好像在那里听过。”&1t;/p>

  白平生顿声,压低声音又解释了一句。&1t;/p>

  “没错,我就是财政部的部长,不过这次是因为私事,还请这位同学保密。”&1t;/p>

  “没问题。”&1t;/p>

  “如果再碰到玉先生的学生或者他的课,我一定提前通知您!”&1t;/p>

  “嗯。”&1t;/p>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丁宁宁便主动告辞了。&1t;/p>

  她的举动,没有刻意的寒暄谄媚,倒是让白平生对她的好感刷刷的往上冒着。&1t;/p>

  原本糟糕头顶的心情,也被远处那抹鲜红的身影带的无比火热。&1t;/p>

  一回家还没来得及找自己的弟弟谈话,就在白建业正满脸寒霜坐在沙上,对面坐着正在翻白眼的刘敏敏。&1t;/p>

  “你给我滚!给我滚!”&1t;/p>

  白建业老脸通红,地板被他敲得直响!&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