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198打你?脏了我的手

198打你?脏了我的手

  与在场无数诡异的目光不同,秦琛的属下对于他们的老大那是无条件支持的。&1t;/p>

  见老大坐下了,便立刻以扩散趋势将整个会场给包裹了起来。&1t;/p>

  那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倒是把原本在这里守卫的当兵的气势给比了下去,饶是白建业一向淡定,此刻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1t;/p>

  “小琛,你带人来就算了,让他们都去休息吧。我让中杰单独给他们多加几桌。”&1t;/p>

  白平生见白建业脸色不好,立刻便压低声音凑到秦琛耳边打着商量,看看男人是否愿意妥协。&1t;/p>

  毕竟这是白家的宴席,不是他们QId的主场。&1t;/p>

  而且,在他心里,虽然自己这外甥一向不按常理出牌,但是在大事上却是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太过出格的事情。&1t;/p>

  而且每年的洛城的产值,秦琛可是做出不少贡献的。&1t;/p>

  然而,他注定要失望了。&1t;/p>

  秦琛轻轻抬眸,嘴角浮起一个诡异的弧度,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透着阴冷,看的白平生忍不住走了神。&1t;/p>

  “大舅,稍安勿躁。”&1t;/p>

  “一会你就会感谢,我带这么多人来了。”&1t;/p>

  自打秦琛出现,白家人都处于一副受了惊的表情,尤其是心里有鬼的刘桑桑,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指都掐出了汗水。&1t;/p>

  白素素倒是一脸崇拜的望着自己这位大表哥,一脸痴汉模样,看的白建业直摇头。&1t;/p>

  “开席吧!”&1t;/p>

  见秦琛的人退至和安保人员在同一水平线,白建业皮笑肉不笑的开口了。&1t;/p>

  他这一话,震惊中的人都才纷纷恢复了神志。&1t;/p>

  刹那间,整个宴会的气氛热闹起来,敬酒的,攀关系的,耳边还有着缓缓的琴声。&1t;/p>

  倒是高雅的长笛和古筝等古典乐器和鸣,却被那铜臭味染了去。嘈杂人声渐渐的盖过了音乐。&1t;/p>

  那些乐师琴师,成了摆设。&1t;/p>

  娆娆抬眼看向秦琛,男人面无表情的为她剥着虾人。&1t;/p>

  修长的手指翻飞着,不多时娆娆的碗里便多了厚厚的一层。&1t;/p>

  “快吃,这虾还算新鲜。我们送了那么多礼,不能亏本。”&1t;/p>

  秦琛催促着,一脸的淡定,声音之大,连邻座的人都将目光投了过来。&1t;/p>

  尤其是几个资产不如秦琛却在这宴会上大出血的老总们,眼睛瞪得贼大。&1t;/p>

  秦总在说啥?&1t;/p>

  他送的那也叫礼物!&1t;/p>

  路边随便摘几朵都比那纯白的搭配要好很多好吗!&1t;/p>

  竟然还说不能亏本!在场的就你们是赚的好么!&1t;/p>

  他们愤愤的用眼神攻击着,手里却也灭又闲着,纷纷回头抢起虾来,像是在泄怨恨一般。&1t;/p>

  吓得酒店经理一溜烟的就冲了出去,把周围的海鲜市场的当日虾都订了过来。&1t;/p>

  说是生日宴会,其实也就是白建业在用自己的最后的能量为儿子造势。&1t;/p>

  秦琛坐的还是主桌,不时的便有那些富商或者是军政系统的人来敬酒。&1t;/p>

  本来是个和白部长打好关系的好机会,可却是因为有着这一尊杀神的存在,那冰冷的目光微微扫在身上,便叫人不寒而栗。&1t;/p>

  明明是来敬酒,却要是怀着比上坟还沉重的话题。&1t;/p>

  而且好多话还都不能说,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咬碎了一口银牙,有苦说不出。&1t;/p>

  可偏偏这恶魔身边又坐了一个始终保持着春分一般微笑的娆娆,和他形成了完美的反差。&1t;/p>

  年度最渗人画面,魔鬼和他的天使老婆。&1t;/p>

  “老大真是太狠了!这种损招都想的出来,怕是今天一过,以后还要多个活阎王的称号了!”&1t;/p>

  Ben和ken立在几米开外,小声的嘀咕起来。&1t;/p>

  ken调整着自己镜片的远距放大倍数,淡然道:“那到好了,以后我们就不用动手,直接刷脸就行。”&1t;/p>

  “听起来不错,尤其是可以把老大的照片做成小旗子,然后我们就可以出去耀武扬威了!”&1t;/p>

  Ben忍不住yy道,手里却是没有闲着。&1t;/p>

  他们这次来带这么多人,可不是来闹着玩的,是昨天拦截到了一条白家的消息,有人要在这宴会上制造事端。&1t;/p>

  只是这具体的事端是什么他们没搞明白,毕竟拦截的是国家的线路,万一被人家现了,这就尴尬了。&1t;/p>

  自打回国之后,秦琛便三令五申,绝对不插手军事和政治,安心的做一个商人。&1t;/p>

  不过老实这个词语,好像天生都和他们八字相冲。&1t;/p>

  “表哥,这众人都带来了礼物来,你不会真的打算就送爷爷花吧?”&1t;/p>

  宴会进行了一半,吃饱喝足的人也蹦跶出来的挑事了。&1t;/p>

  秦琛挑眉,优雅的擦着酒杯,视她为空气。&1t;/p>

  白素素气急,筷子啪嗒一下砸在桌上,眼桌子一转,忽然又看向了娆娆。&1t;/p>

  “嫂子,你不会也什么都不带吧?”&1t;/p>

  “这是不是不合规矩?”白素素的话充满了挑衅的意味,白家人都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1t;/p>

  只是因为秦琛态度的问题,几个长辈便都没有开口。&1t;/p>

  娆娆没想到火这么快就烧到了自己头上,顿时笑得更开心了,暗自在桌子下和秦琛的手反握了一下,这才开口道。&1t;/p>

  “什么时候白家的规矩轮到表妹订了?”&1t;/p>

  简单的一句话,便使得白素素的气焰被灭掉了不少,本能缩了下脖子,眼神因为紧张的而乱瞄起来。&1t;/p>

  见自家的长辈都没说话,她的胆子便又大了起来。&1t;/p>

  眼皮一翻,沾了3层的睫毛迅的抖动的起来,晃得娆娆一看到了一片黑。&1t;/p>

  “这白家的规矩自然是爷爷定的,但是既然来贺寿了,起码都会准备礼物的吧?”&1t;/p>

  “哦,对了,我忘记了,嫂子自打出生之后都没见过自己的母亲,怎么会有人教呢?”&1t;/p>

  “这道理不懂,也是可以原谅的嘛!”&1t;/p>

  “而且,你母亲好像还是个歌厅的舞女?”&1t;/p>

  “啧啧啧...也是,那样的女人又能教出来什么样的女儿呢,我可以理解的...”&1t;/p>

  白素素扣着自己长长的指甲,眼睑微垂,端的是一副惋惜的模样,长而浓密的睫毛却是掩饰不住那抹狠毒。&1t;/p>

  本就忽然安静的会场,她的话清晰的传入了在座人的耳朵。&1t;/p>

  几个原本端着一脸谄媚笑容想要来和6娆娆套近乎的夫人们,也都一个个打消了念头。&1t;/p>

  越是混这政界的,便越是看重这出身。&1t;/p>

  毕竟到了这年头,寒门已再难出贵子。&1t;/p>

  更有甚着,直接就在脸上摆出了鄙夷表情,舞女,还是歌厅的,那是什么,不就是J女的另一种叫法嘛。&1t;/p>

  这J女生出来的女儿,能有什么本事。&1t;/p>

  顿时,人群之中竟然对秦琛还投去了惋惜的表情,似乎是在感慨他那么精明的一个投资人,竟然在找媳妇这件事上会犯这种严重的错误。&1t;/p>

  6娆娆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捏着秦城的手指开始一寸寸变得冰凉。&1t;/p>

  她可以忍受别人辱骂自己,却是不能别人来侮辱自己的母亲。&1t;/p>

  就算她的生母是个舞女又怎么样?舞女就不能洁身自好了么?更何况,玉先生都说了,他和她的母亲有着很深厚的渊源,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在乎的女人,能差到哪里去!&1t;/p>

  想道这里,娆娆的背部又挺直了一分。&1t;/p>

  她慢慢的站起身来,给了秦琛一个我能信的小眼神,这才朝着白素素走去。&1t;/p>

  白素素和她之间隔着两个人的距离,是花家的两个姐弟。&1t;/p>

  花浅语和弟弟相视一眼,忽然挪了挪凳子,挡在了娆娆面前。&1t;/p>

  不过却不是为了娆娆靠近,却是用自己的身体隔出了一个安全距离,就算白素素想要对娆娆的肚子不利,也得先把他们两个干掉。&1t;/p>

  最重要是两个孩子什么也没说,也没有接到任何人的吩咐。倒是让秦琛又高看了他们一眼。&1t;/p>

  “你...你想做什么?”&1t;/p>

  “你是不是想像打小宝那样打我?”&1t;/p>

  白素素本能的瞪大眼睛,想要站起来,鞋跟却是不知道沾上了什么东西,忽然就不能动了。&1t;/p>

  果然,话音未落,众人看娆娆的目光更不善了。&1t;/p>

  虽然都不知道这小宝是谁,可一听名字都是小孩子。&1t;/p>

  而且看起来这秦夫人脾气还不好!&1t;/p>

  “打你?”6娆娆勾了勾嘴唇,忽然就笑了。&1t;/p>

  本就倾城的容颜,那眼眸里绽放的星光,阳光下,闪耀无比。&1t;/p>

  红唇微动,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她抬手优雅的端起了桌子上两杯红酒。&1t;/p>

  朝着白素素凑去。&1t;/p>

  白素素只当她是准备拉自己喝酒, 眼底闪过一抹算计,现在才想要讨好自己,是不是太晚了?&1t;/p>

  她兴奋的双手握拳,拒绝的台词的已经含在了唇边。&1t;/p>

  “哗啦啦——”&1t;/p>

  两杯白酒顺着她的脑门倾盆而下,将她浇了个透心凉。&1t;/p>

  尤其是白素素今天为了博眼球,大冬天作死的穿了个露x的晚礼服,红色的液体染红了白裙,胸前那一呼之欲出的火爆轮廊越清晰。&1t;/p>

  更尴尬的是她是个不喜欢穿胸衣的人。&1t;/p>

  此刻这衣服一湿,那突兀的两点也冒了出来。&1t;/p>

  场面更安静了!&1t;/p>

  男人猥琐的目光大片汇聚了过来,若不是这白家的宴会,怕是那些胆子大的有色心的已经要过来趁机揩油了。&1t;/p>

  白素素抬手抹了一把脸,咣当一声站了起来。&1t;/p>

  双眼通红,张牙舞爪的就朝着6娆娆扑来。&1t;/p>

  与她的失控不同,娆娆已经放下酒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1t;/p>

  优雅的抿着小口,轻声道:“白小姐,你怕是有些误会,打你,那是会脏了我的手。”&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