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201你请的保姆吗

201你请的保姆吗

  闹剧在军区来人之后便很快的平息了。&1t;/p>

  只是第二天新闻一出,立刻将白家一干众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上。&1t;/p>

  白老爷子本就虚弱的身体更是一病不起,直接躺倒在了医院。白平生急的嘴唇冒火,却是也无可奈何。&1t;/p>

  好在上面体恤这么多年白家对国家的做出的贡献,而且也这刘家做的事情,的确很多都是瞒着白平生和白建业的。&1t;/p>

  上面也没有对他和白忠杰做出任何的处分,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下一次大选,那最高的位置是和他们白家彻底无缘了。&1t;/p>

  刘桑桑直接被抓,白忠平的婚姻被判了无效。白素素在白家的位置尴尬极了,又怂的要死不敢走。&1t;/p>

  这身上的刺,倒是被拔了不少。&1t;/p>

  不过眼底的毒,心里的恨,却是不减反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天就蹲在房间里,只有吃饭了才会去走动。&1t;/p>

  倒是一个新的身影,倒是时常出现在白老爷子的病房里。&1t;/p>

  ......&1t;/p>

  周末,娆娆和秦琛一同去看望刚刚从医院里搬回家的外公白建业。&1t;/p>

  还未进门,便听见里面竟然罕见的传来白平生的笑声。娆娆诧异的顿住脚步,疑惑的看了一眼秦琛。&1t;/p>

  男人长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眼底划过一丝戏虐。&1t;/p>

  娆娆越的不解,这位大舅不是这段时间一直心情都很不美丽吗?怎么忽然听起来这么高兴呢。&1t;/p>

  “我去看看火上的汤,大叔你在这里坐着就好。”&1t;/p>

  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随之门也开了。&1t;/p>

  两个女人相视一眼,皆是愣了几秒。&1t;/p>

  “6...学姐?”丁宁宁紧张的有些结巴,脑门上不经意的冒起了汗珠,她这段事情和白平生搞不容易才拉近了距离。&1t;/p>

  却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还能碰上6娆娆!&1t;/p>

  若是她把自己和楚少修的事情说了,那...&1t;/p>

  “你们也是来看白老爷子的吧,快进快进,我火上还有汤,一会再聊啊。”丁宁宁说着,立刻回头冲着房间里喊了一声。&1t;/p>

  “白大叔,秦琛来看爷爷了。”&1t;/p>

  不等里面人接话,她便笑着搓着手走了。&1t;/p>

  娆娆一个孕妇自然不可能去拦她,不过却是被她的称呼给惊住了。&1t;/p>

  白大叔?&1t;/p>

  这怎么听起来这么奇怪呢?&1t;/p>

  她的嘴角忍不出抽搐了几下,白平生闻言也迎了出来。&1t;/p>

  虽然眼底依旧难掩疲惫,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却是好了很多。&1t;/p>

  “小琛,娆娆,你们快坐。”白平生招呼二人坐下,便转身出去了。&1t;/p>

  他了解父亲的眼神,那是单独有话要和秦琛交代。&1t;/p>

  果然,在他关上房门后,白建业忽然颤抖的手抓住了秦琛。&1t;/p>

  “小琛。爷爷求你帮个忙。”&1t;/p>

  秦琛好看的眉头拧在了一起,薄唇微动,没有言语。&1t;/p>

  白建业幽幽的叹了口气,似乎也知道自己想要说的话有些过分,抿着嘴唇盯了半天天花板,直到把自己的眼睛都看了酸了,这才又望向秦琛。&1t;/p>

  “就当是为了你母亲,帮你大舅一把。”&1t;/p>

  “您是说大选的事情么?”秦琛勾了勾唇,冰冷的表情忽然出现了一丝裂纹。&1t;/p>

  白建业撑着身子,强迫自己坐了起来。&1t;/p>

  “是,若是这次选不上,那他以后也就止步于此了!”&1t;/p>

  “那我们白家这么多年的花费的时间和努力可也就白费了啊!”白建业双手握的很近,满是老人斑的手背上青筋迭起。&1t;/p>

  秦琛的似乎成了他唯一的希望,娆娆甚至能看到秦琛的手腕上已经有些泛青了,这得用了多大力气啊。&1t;/p>

  “爷爷...”&1t;/p>

  “您确定要我帮大舅吗?”&1t;/p>

  “如果说他上去之后再被人赶下来呢?”秦琛不动声色的说着,手臂一动不动。&1t;/p>

  他知道老人现在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势,一个不留心,或是稍微激动,便可能就会是生死两隔。&1t;/p>

  白建业见他没有拒绝,那双浑浊的眼眸里立刻闪起了星光。&1t;/p>

  “小琛...怎么会,你舅舅那个人你也了解,他的能力,大家也都是看的到的,而且,这次纯属是因为刘家那群人,若不是刘家人,白家又岂会成现在这个样子!”&1t;/p>

  提起刘家,白建业剧烈的咳嗽起来,一直死死捏着秦琛的手,也终于松开了。&1t;/p>

  秦琛不可置否的勾了勾唇,沉吟了片刻,再抬起头时,已然恢复了公事公办的态度。&1t;/p>

  “既然如此,那就如爷爷所愿!”&1t;/p>

  “什么!你这是答应出手了?”白建业的脸上多了一抹不同寻常的红色,本就胖的脸越的浮肿的像一个馒头似的。&1t;/p>

  娆娆跟着玉祁也有了一段时间,知道他这是肾衰竭的一种表现,想要阻止的秦琛的话,也停在了心口。&1t;/p>

  也许,阿琛是为了满足外公的一个心愿的吧?&1t;/p>

  可就算是她从来不关注政界那些事,却也知道现在想要扶持白家,是需要多大的人力和物力的。&1t;/p>

  “是的,我答应了,外公您好好休息吧。”&1t;/p>

  “马上就是年关了,等过完年我就叫人安排。”秦琛说着,暗自用力将外公按到了床上。&1t;/p>

  白建业呵呵傻笑着 ,像是个老小孩一般,就连口水顺着嘴角横流都没现。&1t;/p>

  秦琛默默的在心底叹息着,又陪着他说了几句话便出来了。&1t;/p>

  因为答应了外公的请求,秦琛又是个有言必行的人,便直接出门将自己的大舅叫进了书房,至于娆娆则是在Ben的陪同下坐在客厅里喝茶。&1t;/p>

  不过几日的光景里,白家老宅的生气大不如从前。&1t;/p>

  那个熊孩子,似乎也被白家送了远方的亲戚,怕是永远都不会承认了。&1t;/p>

  “娆娆姐,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你了。”&1t;/p>

  “怎么样?最近学习忙吗?都没见你去过学校。”&1t;/p>

  丁宁宁见只有娆娆自己,便凑了上来,她的腰间还系着一条粉色小花,过肩长被高高束了起来,看着倒是干净利落,一副标准的人妻模样。&1t;/p>

  娆娆勾了勾唇,轻声笑道:“叫娆娆就行,姐姐不敢当。”&1t;/p>

  “真算年纪的话,我比丁同学还要小一些。”&1t;/p>

  丁宁宁脸色变了变,很快又恢复了笑容,作势又往娆娆身边挪了挪,想要伸手拉娆娆套近乎,却被Ben一个眼神杀扫了过来,尴尬的又改成抬手摸自己的脑门了。&1t;/p>

  “是,娆娆比我有天赋多了。”&1t;/p>

  “对了,娆娆,你知不知道玉先生什么时候还去学校上课啊,我们可都是等着他讲课呢,这都一个月没见到他了。”&1t;/p>

  “你是他学生,应该有联系方式的吧,给我一个呗。”&1t;/p>

  “你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特别崇拜他!”&1t;/p>

  丁宁宁十分诚恳的说着,就差没有拍着胸脯保证了。&1t;/p>

  娆娆不动声色的看着她的动作,忽然很想翻个大白眼给她,为什么她周围怎么就这么多脸皮厚的?&1t;/p>

  难道她就不怕自己真的去告诉白平生她是怎么样一个人么?&1t;/p>

  “娆娆,你怎么不说话?我知道我们过去是有些误会,但是你现在也过的好好的,你那个姐夫也出国了,我们又是一个学校一个专业的,你不会这么小气不肯原谅我吧?“&1t;/p>

  小气?&1t;/p>

  娆娆简直是要哭笑不得了。&1t;/p>

  这到底是谁在求谁啊?&1t;/p>

  若不是自己现在月份大了,行动不方便,她真想分分钟走人好么!&1t;/p>

  “丁同学。”&1t;/p>

  “我们很熟吗?”娆娆悠悠的丢出几个字,便低头不说话了。&1t;/p>

  Ben看到自家少奶奶不说话,立刻便将一本杂志递了过去。&1t;/p>

  娆娆接过,立刻随意的翻看起来,直接将丁宁宁无视在了一旁,秦琛说的对,自己没有做错的事情,为什么要去惧怕别人?&1t;/p>

  还是一个自己心里就不知道住着多少只鬼魅的女人。&1t;/p>

  于是乎,白平生兴高采烈的从书房出来送秦琛时,便看到沙撒很丁宁宁正苦着一张脸看着娆娆。&1t;/p>

  那欲言又止的眼神,似乎是在无声的控诉着什么。&1t;/p>

  白平生那颗沉寂了几十年的心,忽然以一种异样的频率跳动起来,尤其是看到娆娆那一脸淡定,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更是对丁宁宁生出一抹疼惜。&1t;/p>

  “娆娆,宁宁,你们聊什么呢!”&1t;/p>

  白平生快走几步,朗声笑道、&1t;/p>

  虽则他的话音,丁宁宁立刻挤出了一丝笑容,只是眼底却是带着无奈,更是让人忍不住心疼。&1t;/p>

  白平生看向娆娆的眼光也更为不喜了。虽然那天秦琛是救了白家不假,可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他家里那些丑事也不会被暴露在人前。&1t;/p>

  “没聊什么,我和娆娆是同学,要留下晚上一起吃饭吗?我去做些吃的。”&1t;/p>

  丁宁宁搓着手站了起来,一转身便站到白平生身后,那娇滴滴的模样,倒是真的如同受了气的小媳妇。&1t;/p>

  看得娆娆直咋舌。&1t;/p>

  “小琛。”白平生脸上挂着笑,似是准备邀约。&1t;/p>

  秦琛抬手揉了揉自家媳妇的脑袋,不等他将话出口便勾了勾唇:“这是舅舅新请来的保姆吗?”&1t;/p>

  一句话,让丁宁宁脸上的笑再也挂不住。&1t;/p>

  白平生的脸色也跟着白了几分,他哆嗦着嘴唇,眼睛里闪过一丝尴尬。&1t;/p>

  “不过看这样子,手上还涂着那么长的指甲,一看就是个不专业的。指甲油有毒,我可不能让我媳妇冒这个风险。”&1t;/p>

  秦琛淡然而道,一本正经的表情叫人挑不出毛病。&1t;/p>

  白平生的脸,彻底的黑了。&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