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出事了

  走私?&1t;/p>

  病危?&1t;/p>

  四个大字让秦琛没有丝毫犹豫按下了紧停按钮。&1t;/p>

  飞机的引擎声迅消失,秦琛皱着眉头应了一声切断了电话。&1t;/p>

  转头望着娆娆,还未张口女人的小手已经覆盖上了他的嘴唇:“阿琛,可要我陪你一起去?”&1t;/p>

  “我没事的,生日可以下次再过。”娆娆说道,作势就去解自己身上的安全带。&1t;/p>

  秦琛慌忙伸手阻止了她的动作,沉声说道:“不,我自己去就行,这样,你们先走,我一会和Ben他们一起。”&1t;/p>

  “这不是三架飞机吗?我去去就来,最迟,晚上就能和你们汇合!”秦琛低头扫了一眼时间,玉祁这飞机飞的极快,距离那个云山也只是3个小时的路程。&1t;/p>

  现在才早晨7点,他去趟医院,再去趟军部,时间也应该是来得及的。&1t;/p>

  “那...”娆娆挣扎着还想要下来,秦琛的爷爷,也是自己的爷爷,都下病危了,她于情于理的也是应该去看看的。&1t;/p>

  “我会照顾好娆娆的,你放心,我们到之后会和你联系的。”吴贺打断了娆娆想要说的话,她和娆娆的成长经历不同,和军方的人打过的交道也不在少数。&1t;/p>

  单凭走私这两个字,就是可大可小的罪名。&1t;/p>

  娆娆大着肚子,到时候万一一个不小心,那后果没人能承担。&1t;/p>

  “那就拜托你了。”秦琛头一次觉得吴贺无比顺眼,伸手给了娆娆一个大大的拥抱,这才麻利的跳下了飞机。&1t;/p>

  后面的飞机也没起飞,就在那里等着。&1t;/p>

  见秦琛下来,Ben和ken也跟着跳了下来。&1t;/p>

  几句便将事情交代完毕,ken为了让秦琛安心,便主动要求跟着娆娆一起,毕竟在打架和法律方面,还是ken比较擅长。他虽然最毒,但是却不喜和人沟通。&1t;/p>

  ken上飞机,也算是安娆娆心的一种方式。&1t;/p>

  娆娆和秦琛隔着那半大的玻璃窗遥望着,飞机再次进入了自动驾驶程序。&1t;/p>

  起飞的同时,也进入了隐身模式,飞到半空秦琛就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1t;/p>

  “走吧。”&1t;/p>

  转身的瞬间,他收起了自己的眼底的最后一抹温柔。&1t;/p>

  ......&1t;/p>

  Ben将车子直接开进了医院,手术室的灯还亮着。&1t;/p>

  小护士都是熟人了,见秦琛来便主动开口说道:“秦总裁,苏大夫已经进去了1个小时了,您放心,应该是没有大事的。”&1t;/p>

  “不是说下了病危通知书?”秦琛眉头微蹙,浑身萦绕着冷意,吓得小护士就是一哆嗦。&1t;/p>

  “病危通知书?那是军区医院那边下的,苏先生在接到那边电话之后,就叫我们把人拉回来了。”&1t;/p>

  “进去之前,他说过,不会有生命危险的。”&1t;/p>

  秦琛点了点头,带着人坐在了专属休息室里。&1t;/p>

  一路高悬的心,稍微安定了下来。&1t;/p>

  “小琛,你来了!”&1t;/p>

  “真是抱歉,我刚刚在军部好不容易稳住那群人,这才抽身过来了。”白忠杰急急忙忙的从外面跑了起来,坐在桌子上好一阵喘气。&1t;/p>

  身上的军装都湿透了,大冬天,帽子顺着头往下滴水,可见是经历过了激烈运动。&1t;/p>

  “没事,还多亏了小舅,不然可能我连爷爷最后一面都见不上。”秦琛认真的说着,站起身冲着他鞠了一躬。&1t;/p>

  白忠杰一个没留神就让他这么拜了,瞬间有些傻眼。&1t;/p>

  “不,不用啊,都是一家人。”&1t;/p>

  “只是小琛,这次你那个小叔的罪名可不浅,私通R国倒卖Jun火,这是要上军事法庭的!”&1t;/p>

  “倒卖军huo?”秦琛不屑的勾了勾唇:“他还有这本事呢?”&1t;/p>

  白中杰愣了愣, 伸手一把抹掉汗水,心道自己这外甥说话还真是直接。&1t;/p>

  不过想到他去审讯室看到人的场景,那整一就会哭的怂蛋,说他能干出来如此胆大的事,他一个外人都不信。&1t;/p>

  “是啊,我也是好奇,不过人家说人赃并获,连合同和转账记录都有,我们也没办法啊。”&1t;/p>

  “而且,你要知道,这距离大选也不是很远了,现在盯得紧!所以这就是大舅不来的原因吗?怕和我们秦家扯上关系?”&1t;/p>

  秦琛薄唇微动,无限讥讽的笑着。&1t;/p>

  不等白忠杰反驳,便又继续道:“小舅舅不用解释,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我们心里清楚。你让他放心,我不会因为他不来就不帮他那件事情的,一码归一码,我还的是外公的情。”&1t;/p>

  “小琛...”&1t;/p>

  “小舅还是告诉我,我那个便宜小叔到底被判了什么罪吧。”&1t;/p>

  秦琛的话把所有路都给堵得死死的,白忠杰知道,他这是对自己那位大哥,对白家彻底失望了 。&1t;/p>

  不过这也是白家自找的,光想着利用别人,本质上又和外面那些想要攀附权势的人有什么区别。&1t;/p>

  眼眸黯淡,他深吸了一口气,还好他从小就在军营里长大,现在的位置也都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从腥风血雨里爬上来的,已然足够强大,不必依靠他人。&1t;/p>

  “还没有定,你那个小叔说都是一个R国人指示的,他什么都不知道。好在东西都扣押了没有少,但是坐牢也肯定是在所难免的。”&1t;/p>

  “军区这边知道你才给送了一批新东西,所以同意适度减刑,你爷爷年纪大了又不知情,不会被判,不过你小叔这边,如果需要减刑,那就得拿东西来换了。”&1t;/p>

  “要什么?”秦琛淡然道,眼睛扫了一眼那依旧亮灯的手术室。&1t;/p>

  “这样的武器再来一批,可以考虑让他出国。”&1t;/p>

  “再来一批?”秦琛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周身焕然的寒气也更足了。&1t;/p>

  白忠杰只觉得自己瞬间从沙漠出来进了南极。&1t;/p>

  “是...不过也是可以商量的。”他说着话,从公文包里摸出了一个厚厚的文件夹,推到了秦琛面前。&1t;/p>

  秦琛看也不看,便又直接推了过去。&1t;/p>

  “因为他气走我奶奶,害死我爸妈,还要我出钱救他?”&1t;/p>

  “世界上哪有这种道理?小舅,回去告诉军部的那些人,我秦琛从来都没有承认过我有什么叔叔伯伯!”&1t;/p>

  自打这次进了医院,他就已经打定了注意。&1t;/p>

  再不会错下去,也不会容忍有人借着血亲来威胁自己。&1t;/p>

  更何况是那样一个人?他这些年一直没动手,已经是很给爷爷面子了。&1t;/p>

  ......&1t;/p>

  又等了一个小时,手术室灯终于熄灭了。&1t;/p>

  苏慕辰出来看的秦琛便是一愣,随即眉头就皱了。&1t;/p>

  “你怎么回来了?”&1t;/p>

  “看爷爷。”&1t;/p>

  苏慕辰看了一眼秦琛身后面色不大对劲的白忠杰,心下了然。&1t;/p>

  “你爷爷没事,只是一激动晕倒血压增高了,不过给你个良心建议,以后别让他再和你那小叔接触了,不然说不好哪天就...”&1t;/p>

  苏慕辰摊了摊手,拉着秦琛直接进了特护病房。&1t;/p>

  “上了麻药,不过年纪大没敢用太重,一会就会醒了。”&1t;/p>

  “你来了,娆娆他们呢?”&1t;/p>

  屋子里就他们三人,秦琛也没了忌讳。&1t;/p>

  “我让ken跟着她们先去了,等一会爷爷醒了说几句话就走,对了,要不你也去,我们飞机上还空一个位置。”&1t;/p>

  “我就算了,没人压阵可不行。”&1t;/p>

  “我不知道他们那边竟然给你打电话了,其实你爷爷真的没那么严重的,就是和一个士官起了冲突,人家拿着逮捕令要抓你小叔,你爷爷气不过就上去和人家理论。”&1t;/p>

  “理论也就算了,大概是你这小叔风评太不好了,小士官说的话也就糙了点,你爷爷竟然就出手了。不过年纪大了,也没讨到什么便宜,反倒是把自己给弄晕过去了。”&1t;/p>

  秦琛:“......”&1t;/p>

  自己爷爷要是赢了那才有鬼的好吗?&1t;/p>

  ......&1t;/p>

  “爷爷。”秦祁山一睁眼,便看到秦琛坐在床边。&1t;/p>

  激动不顾手上还插着针头,就死死的拽住了秦琛的手腕。&1t;/p>

  “小琛,你在就好了啊!”&1t;/p>

  “快救救你小叔,爷爷可就他一个儿子了啊!”&1t;/p>

  老人激动的双目赤红,眼珠突兀朝外翻着,秦琛的手腕上被他捏成了不正常的青紫,看着就叫人揪心。&1t;/p>

  “爷爷现在的也只有一个孙子。”秦琛冷冷的说道,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1t;/p>

  轻轻将一张黑色的卡片放在老人旁边的柜台上。&1t;/p>

  “你这是什么意思?”秦祁山浑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1t;/p>

  “没什么意思,就是秦连的一切都是他自找的,爷爷愿意为他买单没关系,但是我,凭什么?”&1t;/p>

  “你...”&1t;/p>

  秦祁山挣扎着又从床上坐了起来,如同枯树一般手指无力在空中挥动着,像是要抓住什么,却是什么也没抓住。&1t;/p>

  两行浊泪顺着眼睛缓缓落下,佝偻的身体像是一瞬间老了十几岁。&1t;/p>

  “可他毕竟是你的小叔,都是我们秦家的...”&1t;/p>

  “可他也是间接害死我父亲的人!”秦琛忽然抬头,黑色的眼眸里是比冷风还凌冽的阴冷。&1t;/p>

  秦祁山惊恐的张开嘴,干涸的牙床颤抖着。&1t;/p>

  “你...你说什么?”&1t;/p>

  “父亲自己看吧。”&1t;/p>

  秦琛说完,便将一叠这些年他不愿意碰的资料丢了过去,离开了病房。&1t;/p>

  心情忽然放空,他只觉得压在身上若干年的束缚都轻了许多。&1t;/p>

  只是...&1t;/p>

  为什么Ben的脸色会那么难看。&1t;/p>

  “怎么了?”秦琛呵斥道,冰冷的语气里是藏不住的一丝慌张。&1t;/p>

  Ben哆嗦着,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强迫自己把话说囫囵。&1t;/p>

  “老大,夫人坐的那辆飞机消失了...”&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