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209我喜欢男人

209我喜欢男人

  冰冷,深入骨髓的痛,娆娆的耳边一片嘈杂。&1t;/p>

  “吴贺!Ben!你们在哪?”&1t;/p>

  “小贺贺,你还好吗?我们是掉到山洞了吗?为什么这么黑?”&1t;/p>

  周围弥漫着焦糊的味,娆娆的手胡乱伸着,然而回应她的只有打斗的声音,她的眼睛也从一开始的模糊变成了漆黑一片。&1t;/p>

  我是失明了么?娆娆喃喃道,捂着肚子正想站起来,忽然听到一个激动的男声,紧接着自己的脖子被人死死的掐住了。&1t;/p>

  “主人,找到了,是个孕妇。”&1t;/p>

  “就是她,带走。”又是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阴柔却又很尖,叫人鸡皮疙瘩迭起。&1t;/p>

  “那剩下两个呢?”&1t;/p>

  “直接丢下山吧,爷今天心情好,让他们听天由命去吧。“&1t;/p>

  紧接着,耳边回荡起了令人头皮麻的笑声,娆娆还未来得及反应,脖子上忽然挨了一下。&1t;/p>

  紧接着,脑袋一歪失去了意识。&1t;/p>

  这是一个巨大的人工洞口,玉祁坠落下的飞机被人暴力的给弄断,努力营造成了飞机自己坠落的模样。&1t;/p>

  这是一群穿着统一制服的男人,脸上都有着一个弯弯的月牙标记,正中眉心,如果吴贺看到的话,定然会吐槽他们是美少女战士。&1t;/p>

  可惜的是...&1t;/p>

  飞机冲击地面的撞击力,将娆娆他们三个人分开了,娆娆卡在机舱被人掳走,而吴贺和ken则是被扔下了山崖。&1t;/p>

  因为老大的命令是要活的,因此这群人走的并不快。&1t;/p>

  天空裂开一道口子,大雨磅礴似的山路越的难走。&1t;/p>

  为的便是娆娆刚刚听到的那个阴测测的男人,他浑身上下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还是异瞳,一只是妖艳的绿,一只则是诡异的黄。&1t;/p>

  如同一只暗夜猫妖。&1t;/p>

  这里依旧是云山的范围,但是他们却不是云上的人。&1t;/p>

  “斯拉——”&1t;/p>

  不知道是谁的衣服挂到了草木,在安静的环境下个格外清晰。&1t;/p>

  行走的队伍忽然停了下来,无数双眼睛望向了那个出声音的人。&1t;/p>

  “主人,对不起...我...”&1t;/p>

  “废物。”一把飞刀伴随着阴测测的声音飞了出去,眨眼间,那人的脑袋已经和离开自己的主人。&1t;/p>

  黑衣人并未就此离开,而是直接将人同样扔下了山崖。&1t;/p>

  这里到处地形崎岖,到处都是悬崖峭壁,稍不留神,人就跟着没了。倒是一处天然的处理尸体的好地方。&1t;/p>

  这似乎就是一个在小不过的插曲,很快队伍便又行进起来。&1t;/p>

  昏厥中的娆娆被他们用一个单架抬着,上面什么也没有覆盖。&1t;/p>

  不多时,雨水打湿了她的身体,露出了那玲珑有致的姣好身材,然而所有人目不斜视。&1t;/p>

  一直走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才在一颗老槐树下停了下来,&1t;/p>

  领头的和黑衣人走上前,将手插进槐树的机关,下面露出一道密室来,不到一分钟,他们便通通消失了。&1t;/p>

  大雨依旧在下,一切安静的好似什么都没有生一般。&1t;/p>

  ......&1t;/p>

  “ken你抓紧了,我带你上去!”&1t;/p>

  挂在悬崖边上的吴贺,在自己被迫死了两次都绝地重生之后,忽然萌生了买彩票的念头。&1t;/p>

  不过她也知道,现在不是该高兴的时候 。&1t;/p>

  刚才那对黑衣人的武功路数太过奇特,要不是她习惯随身携带军刀,怕是早就要被弄死了。&1t;/p>

  “谢谢你,吴小姐。”&1t;/p>

  ken本就不擅长打斗,又一路在石壁上撞击了数次,好端端的衬衣已经变成了破抹布一般,一缕一缕的飘散着。&1t;/p>

  吴贺摆了摆手,拉着他在丛林里找了草药。&1t;/p>

  又坐在树下歇了会,这才稍微恢复过来一点。&1t;/p>

  饶是如此,被大雨淋了半天,身体还是有些受不了的。&1t;/p>

  “今天出门可真是没看黄历。”&1t;/p>

  “已经是万幸了,就是不知道少奶奶怎么样了,为什么这么偏僻的地方,都会有人想要抓她呢,而且好像还不是为了杀人,而是只要把人带走。”&1t;/p>

  “我怎么知道,还以为这玉祁是个厉害的,没想到飞机都能出毛病!”&1t;/p>

  “下大雨了,山里不好走,我们一起。”&1t;/p>

  吴贺用军刀砍了两根树枝,和ken一起当手杖。&1t;/p>

  没有任何设备的他们,走了许久,却是惊悚的现自己还在原地。&1t;/p>

  吴贺无语的看着天空,雨不小反大, 加上天黑,根本就看不清前面到底是什么样的。&1t;/p>

  人家都是百米之外不分人畜,现在她是5米之外,连是人是鬼都看不清楚了。&1t;/p>

  正想回头问问ken有没有什么能联系上的人的办法,一回头,却见那白色的身影一歪,重重的砸在地上了。&1t;/p>

  吴贺:“......”&1t;/p>

  愣了几秒,直接蹲在了ken身边,伸手一摸,这才现男人已经烧的很厉害了,已然到了烫手的地步。&1t;/p>

  若是放在平常,她还有办法。&1t;/p>

  可现在,因为玉祁说什么都不用准备,她也就真的什么都不准备了。&1t;/p>

  咬着牙,她将地上的男人背了起来,又迷了一会路,终于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山洞,总算是不会被水淋了。&1t;/p>

  犹豫了片刻,吴贺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直接将他的衬衣和裤子都拔了下来,当然di裤还是要留的,人家也是要面子的。&1t;/p>

  这一扯掉,才现上面的伤真不是一般的重。&1t;/p>

  浑身上下除了脸,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了。&1t;/p>

  “秦琛的特别助理,竟然是个不会打架的,啧啧啧。”吴贺一边吐槽,一边用雨水简单的帮他处理着身体。&1t;/p>

  好在从他兜里还翻出了一个防水的打火机,烧了些柴,总算是暖和了许多。&1t;/p>

  她也借机看清楚了这山洞的全貌,并不大,只有两个石室,看样子曾经还有人居住过,铺的有床单,甚至还让他找出了几身衣服。&1t;/p>

  可惜的是,衣服都是女款。还是那种古装。&1t;/p>

  只是都到了这种地步,还在乎什么面子。&1t;/p>

  吴贺碎碎念着,一边也给自己撞着胆子。&1t;/p>

  毕竟这里看上去很长时间没人来了,石桌子上一层灰。&1t;/p>

  换了衣服,又烤了火,ken悠悠的睁开了 眼睛。&1t;/p>

  “这是...”&1t;/p>

  “不知道,你刚才昏迷了我就带你过来了。”&1t;/p>

  “谢谢。”ken说着,挣扎着从地上坐了起来,看着自己身上的穿的女装,眉心微蹙,却也没说什么。&1t;/p>

  老老实实的端起水杯,喝了一些,这才又靠在了石壁上。&1t;/p>

  “先声明啊,我是为了救你,才把你衣服都拔掉的!”&1t;/p>

  “不会负责的啊!”吴贺又补充了一句,一想到自己看到那些狗血小说,看了就得负责,她就瘆得慌。&1t;/p>

  ken楞了两秒,忽然脸就红了。他的长相本就阴柔,此刻又穿了女装,那可是比很多妹子都妖娆的存在。&1t;/p>

  “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吴贺被他笑蒙了,连连后退。&1t;/p>

  ken望着她,目光很是深情。&1t;/p>

  嘴唇微动,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1t;/p>

  就在吴贺快要退到门口之时,他忽然开口了。&1t;/p>

  “吴小姐不必担心,我不会让你负责的。”&1t;/p>

  “那就好。”&1t;/p>

  “嗯,我喜欢男人...”&1t;/p>

  吴贺:“.......”&1t;/p>

  ......&1t;/p>

  玉祁昏倒之后,整个云族都陷入了无比慌乱的境地之中。&1t;/p>

  尤其是玉田,站在玉祁的身边,那是连眼睛都紧张的不敢眨一下。生怕他这一眨眼,人就没了。&1t;/p>

  然后自己也就跟着完蛋了,准备的是整座云山都可以跟着消失了。&1t;/p>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这里几乎从来都不和外界联系。&1t;/p>

  这山的坐标,也是只有每一代的族长和两位长老才知道,可是那两个长老一个走都都不动行将就木。&1t;/p>

  另外一个便是眼前这个替玉祁看病的,也是整个云山支脉最德高望重的人,他是最忠心不过的,怎么可能害人。&1t;/p>

  到底是谁!&1t;/p>

  “怎么样了?”&1t;/p>

  他急的乱转,见长老施针结束便立刻走了过来。&1t;/p>

  长老摇了摇头, 苍老的眼睛里写满的担忧:“情况不是很好,他现在异常虚弱,就靠着一口心气提着。”&1t;/p>

  “若是找到那位凤凰血的传人还好,若是找不到...”&1t;/p>

  “连您也没办法了吗?我那还有一颗雪莲,我去叫人取来!”&1t;/p>

  长老摇了摇手,将手里的金针放在火上烤着。&1t;/p>

  “不能再用补药了,他已经虚不受补了。”&1t;/p>

  “对了,小蕊呢?我怎么今天一天没见到她,不是早就吵着要来见先生的吗?怎么人来, 她不见了。”&1t;/p>

  玉田一怔,随即挠了挠头。&1t;/p>

  “小蕊说肚子疼,所以就不过来了。”&1t;/p>

  “肚子疼?可严重?玉先生这里暂时不用我,你住的也近,正好一道去看看。”&1t;/p>

  “那行吧。”&1t;/p>

  屋子里气压低的可怕,玉田也正好想出来透透气。&1t;/p>

  索性也就没有拒绝长老,两人一同朝着旁边的屋子里走去。&1t;/p>

  然而敲了半天,门都没开。&1t;/p>

  玉田怔了几秒,直接摸出钥匙从外面打开了。&1t;/p>

  “啪嗒!”&1t;/p>

  门上的弹簧弹了好几下,重重的合上了。&1t;/p>

  屋子里空无一人,床上的被子倒是叠的整整齐齐。&1t;/p>

  “可能出去了吧,你也知道,那丫头闲不住。”玉田说道。&1t;/p>

  长老看了他一眼,脸上颇为不悦,正要转身,却是有停住了脚步。&1t;/p>

  在玉田的震惊中一把掀开了玉蕊的被子,在床垫下面,找到了一包草药。&1t;/p>

  他捏起一把放在鼻尖闻了闻,脸色变得古怪起来。&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