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210我是你夫君啊

210我是你夫君啊

  “长老?长老?”玉田见老人陷入了深思,忍不住在旁边叫了几句。&1t;/p>

  他女儿早产,自小身体不好吃药也是很正常的。&1t;/p>

  “玉田啊...”长老轻轻拍了拍手,用手绢将药末小心的包在了手帕里,随手将门关上,眼睛的目光越深沉了。&1t;/p>

  “怎么了?”&1t;/p>

  “小蕊交朋友了么?”&1t;/p>

  “交朋友?”玉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1t;/p>

  长老没好气的翻着白眼,抬手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1t;/p>

  “你这爹是怎么当的,闺女怀孕了都不知道?”&1t;/p>

  玉田怔怔的站着,任由桌子上的茶杯砸在脚上,耳边一阵眩晕。&1t;/p>

  “不...不可能啊?”他抖动着双唇,忍不住摇晃起来。&1t;/p>

  “不可能?你媳妇十几年前就去世了,你告诉我她用安胎药干什么?我还奇怪呢,这段时间她每次去找我都不进屋,原先是因为屋子里的麝香太重,怕伤着孩子。”长老愤愤的说着,玉蕊娘死的早,小姑娘一直都是跟在他身边长大的。&1t;/p>

  不说当掌心宝,却也是和自己的孙女没多大区别。&1t;/p>

  若是她找了个同族结婚生孩子自然没问题,可他从未听说她喜欢上谁,而且小姑娘如今才16,远没有到健康的生育年纪。&1t;/p>

  他们虽然古朴守旧,思想却是一直在再跟着时代走的。&1t;/p>

  未成年母亲,那不只是名声的问题,更是身世的问题。&1t;/p>

  “不...不可能啊,咱们这里就这几百人,又没有外人,她若是有想法了,直接说就是,而且大伙又都是那么宠她,应该...应该...”&1t;/p>

  “哼!”&1t;/p>

  老人扬起手又在桌子上拍了一张,可怜的桌子终于扛不住压力变成了一地碎屑。&1t;/p>

  “就是宠坏了,所以才会这个样子!”&1t;/p>

  “希望哪位天女消失的事情和她怀孕没关系,不然...”&1t;/p>

  窗外的雨又大了,屋顶噼里啪啦的落着雨点子,似是敲在了玉田的胸口。&1t;/p>

  屋里并未掌灯,昏暗的灯光压抑的让人心乱如麻。&1t;/p>

  玉田嘴唇哆嗦着,泛着白皮。&1t;/p>

  “咚咚咚....”一阵急躁的敲门声打破了屋里的浓重气氛。&1t;/p>

  两双眼睛同时望向门口。&1t;/p>

  一个穿着玉族服饰的男人一边擦着汗水一边说道。&1t;/p>

  “族长,长老,又来了一座飞机,两个是玉祁先生的客人一位是南宫家族的大小姐。他们说让我们派个向导,现在要去下山找人。”&1t;/p>

  “南宫家的大小姐?”&1t;/p>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1t;/p>

  玉田苦涩的迈着千斤重的双腿,艰难的朝着外面走去。&1t;/p>

  ......&1t;/p>

  娆娆是被一阵诡异的声音吵醒的。&1t;/p>

  准确的说是那种异常非常销魂的声音。&1t;/p>

  十米外,隔着一层薄薄的红色帘幔,依稀可以看到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身影,还是以不可描述的女人在上的姿势...&1t;/p>

  娆娆忍不住脸红了,挣扎着想要起身,却现自己的四肢都用一种特殊的绳子固定在一张足足能躺下五六个人的大床上。&1t;/p>

  身上的衣服还是在飞机上的那套,湿漉漉的贴在身上,难受极了。&1t;/p>

  她誓她不想打扰别人“好事”的。&1t;/p>

  但是实在难受的紧。&1t;/p>

  “有人么?”&1t;/p>

  溶洞里的回声很强,她一开口,声音便在溶洞里回荡了起来。&1t;/p>

  只听男人的一声闷哼,缠绕成两具的身体便立刻松开了。&1t;/p>

  “司寒,你弄疼我了。”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夹带着浑然天成的柔魅。&1t;/p>

  “小蕊,我们的客人都醒了,不能怠慢人家。”阴测测的男声,诡异的声调,娆娆再次紧张起来。&1t;/p>

  一阵窸窣的声响之后,红色帘幔后走出了一男一女。&1t;/p>

  女的模样不过十五六的样子,虽然刻意的摆出性感的姿态,白嫩的皮肤和清亮的眼睛却是难掩的稚嫩。&1t;/p>

  此刻她的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布满青紫,可想刚刚有多么的激烈。&1t;/p>

  至于旁边的男人,依旧是带着那个黑色面具,只有一双眼睛和双眉之中的月亮标记。&1t;/p>

  就连手指都是一双黑色的手套,娆娆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1t;/p>

  “果然美人还是清醒了比睡着好看。”&1t;/p>

  男人毫不吝啬的夸奖道,娆娆只觉得眼前一花,下巴就被人捏住了。&1t;/p>

  隔着厚厚的手套,都难以掩盖那刺骨的冰凉。&1t;/p>

  本就淋了雨,又被一刺激,直接咳嗽起来。&1t;/p>

  “你是谁?”&1t;/p>

  娆娆别过头,下意识缩起自己身子。&1t;/p>

  尤其是那双异瞳,让她本能的觉得有猫腻。&1t;/p>

  “我啊...自然是你的夫君了,娆娆,你不认识了我了么...”&1t;/p>

  忽的,男人又弯下了腰,尽在咫尺的距离,诡异的瞳孔在娆娆的视线中无限放大,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觉得那眼睛在不停的旋转...两只眼皮也开始打架了。&1t;/p>

  不,她不能晕!&1t;/p>

  好不保留的狠狠咬住舌尖, 眼前的旋转和强烈的失重感一同消失。&1t;/p>

  娆娆勾了勾唇,嘴角浮起一抹冷笑。&1t;/p>

  “夫君?都什么年代的称呼了,你认错人了!”&1t;/p>

  “还有这位小妹妹,你男人在你面前调戏别的女人,你都不生气吗?”娆娆抬眼看向旁边的小姑娘。&1t;/p>

  那双晶亮的眼睛里透着迷茫,她呆呆的转过头看向旁边。&1t;/p>

  梦呓道:“司寒,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娘子吗?我们的宝宝,也都两个月了啊...”&1t;/p>

  他的话,让男人慢悠悠的将目光转移到了她身上。&1t;/p>

  两只手一缕一缕替她整理着秀,再温柔不过。&1t;/p>

  然而下一秒,他的手忽然挪向了少女的脖子,少女欣喜的凝望着他,眼底满满都是欣喜。&1t;/p>

  嘴角微微上扬着,十六七岁的她正是最美好的年纪。&1t;/p>

  “嘎嘣”&1t;/p>

  一身清脆的声响。&1t;/p>

  少女的笑容永久被定格了,被称做司寒的男人松开手,那具柔软便如同浮萍一般坠落在地。&1t;/p>

  “你!”&1t;/p>

  “夫人可还满意?”司寒掏出手绢擦着手,悠然的擦着自己的手指,废弃的手帕落地,正好盖在那张带着笑容的脸上。&1t;/p>

  “你有病!”&1t;/p>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看你的衣服,你应该也是那四大家族的吧,快放了我,不然玉先生知道了,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娆娆几度挣扎, 身上的身子却是越缠越紧。&1t;/p>

  索性便直接维持了一个还算舒服的姿势,冷冷的望着他。&1t;/p>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一种男人不会下手杀她的预感。&1t;/p>

  “没事,我认识你就行了。而且,我们以后也会永远的在一起的,来日方长。”尽管看不见他的表情,却也能感受到面具之下他是在笑。&1t;/p>

  不等娆娆回答,他掀开了娆娆的袖口,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道长长的疤痕,不过伤口已经都愈合了,透着一层心生的粉色。&1t;/p>

  “传说中的凤凰女果然不一样,那么大的伤口,竟然这么快就愈合了,这皮肤也好,白嫩的...”隔着特殊的手套,他的手在娆娆的手臂上摩挲着。&1t;/p>

  “可惜你现在有了身孕,还是要等。”&1t;/p>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凤凰女?”娆娆躲闪不及,眼底是毫不掩盖的厌恶。&1t;/p>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男人,让你只看一眼觉得无比恶心。&1t;/p>

  尤其是他刚刚玩弄了那么一个小姑娘,还是个孕妇。&1t;/p>

  “呕...”&1t;/p>

  终是压抑不住吐了起来。&1t;/p>

  本来还有所顾及,然而感受着自己手臂上明显开始颤抖的手指时,娆娆便再没有看过他。&1t;/p>

  本就难受的紧,加上被司寒恶心了, 胃里狂酸水。&1t;/p>

  而且她已经很久没吃饭了,只得干呕...&1t;/p>

  “你...你...你...”&1t;/p>

  刚刚还不可一世的男人忽然后退了数步,娆娆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惊奇的现他那双异瞳竟然开始变色了。&1t;/p>

  难道是她幻觉了?&1t;/p>

  眼珠子还能变色呢?&1t;/p>

  还未等她想通,那道身影已经冲了出去。&1t;/p>

  6娆娆:“......”&1t;/p>

  你倒是放我走啊喂!&1t;/p>

  娆娆又试着喊了几声,然而回应她只有空洞的回声。&1t;/p>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这一吐完,她觉得舒服多了,身上的绳子好像都松动了不少。&1t;/p>

  正想着,外面又走进了两个人。&1t;/p>

  看身形像是女人,然而依旧是只有眼睛露在外面,只是和那些黑衣人不同的是,她们眉心没有月牙标致。&1t;/p>

  “夫人,您该沐浴了。”冰冷的女声如同电子合成一般。&1t;/p>

  娆娆身上脚上的身子被解开,整个人被架了起来。&1t;/p>

  娆娆试图挣扎,却是直接被点了穴位。&1t;/p>

  无奈之下,娆娆只能试图和她们沟通。&1t;/p>

  “你们是一伙的?”&1t;/p>

  “为什么你们眉心没有月牙?”&1t;/p>

  “能不能告诉我这里的到底是哪?”&1t;/p>

  她一句句问着,然而两个女人就像是复读机一般永远只有,夫人,您还沐浴了。&1t;/p>

  一路无语,她被粗暴的丢进了一个天然的小型温泉之中。&1t;/p>

  那两个女人似乎是被催了眠,动作僵硬,眼神呆滞,却是死死的钳制住她,让她不得不呆在水里。&1t;/p>

  脖子上的玉石沁入水中,忽然亮起了诡异的光。&1t;/p>

  ......&1t;/p>

  于此同时,在山中不停穿梭的龙衍停住了脚步。&1t;/p>

  他伸手将脖子里的玉石拽了出来,栩栩如生的龙目,忽然睁开了。&1t;/p>

  一道微弱的光朝着一个方向飘散了。&1t;/p>

  龙衍压抑着自己的心中的狂喜,朝着光的方向狂奔而去。&1t;/p>

  此刻,已然是深夜了...&1t;/p>

  刚刚下过暴雨的云山,正如它的名字一般,被一层白色的雾气所笼罩着。&1t;/p>

  &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