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他是谁

  雨水顺着枝干,稀稀拉拉落下,打湿了龙衍额前的碎。&1t;/p>

  他独自穿梭着在黑暗里,身影如魅,所到之处只留下一阵清风。&1t;/p>

  匀的呼吸,和龙家独特的内功心法,让他并未在这湿滑的土地上留下任何痕迹,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座座墓碑面前。&1t;/p>

  每一处墓碑上,都有着玉家特有的特殊标记,龙衍眉头微蹙,起身跳上了一棵老树。&1t;/p>

  居高临下的瞧着,视野也开阔了许多。&1t;/p>

  在整座山都是雾气的情况下,这里的视野却是开阔异常,那些有墓碑的地方,地面甚至都是干的。&1t;/p>

  从里到外,慢慢的辐射出不同的颜色,处处透着诡异。&1t;/p>

  他是受过家学很多年的,对于这种家族的墓地,一般平时是不得入内的,而且也会有人在保护。&1t;/p>

  可眼前这片,却是一个人影都寻不见。&1t;/p>

  他鼻息凝神,躲藏在茂密的树叶之下,将自己和大叔躯干融为一体,不敢露出任何的蛛丝马迹。&1t;/p>

  “没想到这次竟然这么顺利就把那女人给弄到手了。”&1t;/p>

  “是啊,不过这凤凰女看起来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啊,真是是如同传说中那样,得到她就能得天下吗?”&1t;/p>

  “切,这谁说的准,不过这是几大家族传了几千年的秘密,想来肯定还是有道理的。不然老大也不敢贸然带着我们和玉家那位先生作对啊!”&1t;/p>

  稀稀拉拉,两道水柱在伴随着说话声在这夜晚格外清晰。&1t;/p>

  龙衍听得真切,心中已然也有了主意。&1t;/p>

  不等下面小解的两个人提上裤子,他便化成了一道光影落了下去。&1t;/p>

  一刀弄死了其中一个,又藏退到了树后面。&1t;/p>

  “艹!你疯了!弄爷身上了!”依旧健在的那位仁兄忍不住叫了起来,黑暗中,谁也瞧不清谁,便以为是自己的同伴把那啥弄到了身上。&1t;/p>

  而且,刚刚从动脉中喷出的血液也是炙热无比的,他自然的就联想到了那腥黄的液体上面。&1t;/p>

  “唉唉,你人呢?咋地了,还玩装死呢?”男人嘀嘀咕咕了半天,见自己的好友都不说话,而是以诡异的姿势蹲在地上,不由得来了气。&1t;/p>

  直接一脚踹了过去,一个圆滚滚的脑袋在他面前滚了起来,他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哆哆嗦嗦从兜里摸出了打火机。&1t;/p>

  “簇簇”滑动了几下,打火机才燃起了火苗。&1t;/p>

  蓝红相间的火苗将地上的脑袋照的清清楚楚,龙衍那一刀动作极快,尸体的脑袋还保持着死之前猥琐的笑容,生动无比,此刻却是诡异至极。&1t;/p>

  男人不是没见过死人,可是转眼间自己的同伴就忽然没了脑袋,这种心理上的压迫,让他几近崩溃。&1t;/p>

  “谁!谁干的!给老子出来!”&1t;/p>

  他举着打火机,一把摸出了腰间的折叠钢刀,四处的砍着。&1t;/p>

  龙衍也借着火苗的光亮看清楚了他眉心的月牙标致,那是四大家族之一,司徒家独有的。&1t;/p>

  然而和正统的不一样,他的月牙是反着的。&1t;/p>

  夜风冷飕飕的席卷着大地,然而喊了半天,却是也没有任何的回应,暗处的龙衍勾了勾唇,手指微微一动,将一颗石子打在了他的小腿上。&1t;/p>

  “艹!给老子出来!”&1t;/p>

  “别让老子抓住你,弄不死你!”&1t;/p>

  黑衣人咒骂着,脚上却是不敢停歇,朝着墓地的深处跑去。&1t;/p>

  龙衍眼底闪过一丝不屑,迅的跟了上去。&1t;/p>

  果然,在那墓地深处,看到了一个隐蔽的石洞,他嫌弃的迅将尸体的上的黑衣套了上去,跟在那人后面一起走了进去。&1t;/p>

  一进去,便看到了几条黑黢黢的走廊,像是潜伏在黑暗中的巨兽张着血盆大口在等待着猎物自己送上门。&1t;/p>

  龙衍皱了皱眉,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罗盘,很快找到了真正的活路。&1t;/p>

  按照他的推断,这条路应该是通往真正的密室。他们四大家族虽然说不是资源共享,但是对于彼此的机关套路的喜好,还是有所了解的。&1t;/p>

  然而直等他走到了尽头,却是愣住了。&1t;/p>

  不远处的天然温泉冒着层层烟雾,锦缎般的长柔顺的贴在那凝脂一般的肩膀上。&1t;/p>

  女人两只胳膊被旁边的黑衣女人轻轻的揉搓着。&1t;/p>

  龙衍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又不正常了。&1t;/p>

  忽的,两个傀儡般的女人转过了身体,呆滞的目光忽然有了焦距,直接朝着龙衍扑了过来。&1t;/p>

  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两条长长的软鞭,从两面朝着龙衍夹击而来。&1t;/p>

  “不自量力。”龙衍冷冷一笑,只是几个照面便将两个女人一左一右丢在了石壁上。&1t;/p>

  脑袋直接开出了血花,生命在顷刻间凋零。&1t;/p>

  水中的娆娆看呆了,胃里忍不住又不舒服起来。&1t;/p>

  见到凭空冒出来的黑衣人,她一把拉起了旁边的长袍套在了身上。&1t;/p>

  可惜的是因为在水中,那长袍遇水便死死的贴在了她的身上,不仅没有替她藏起春光,反而使得胸前的花蕾异常明显。&1t;/p>

  “娆娆,是我。”&1t;/p>

  隔着水雾,龙衍看太清她的表情,却是依稀分辨的出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1t;/p>

  索性直接扯掉了自己面罩,露出了那张如同雕刻般完美的容颜。&1t;/p>

  “龙衍!”&1t;/p>

  娆娆惊喜的叫了起来。&1t;/p>

  起身从水池里站起身来,刚想出来,龙衍却是别过了头,将随手又从旁边拎起了一件斗篷盖在了她身上。&1t;/p>

  “别冻着了。”&1t;/p>

  龙衍别扭的说着,直接转过了身子。&1t;/p>

  娆娆低头,这才意识到自己此刻有多么的诱人,慌忙的将斗篷穿好,这才跟着他一同沿着密道往外走去。&1t;/p>

  却不曾想,刚出来,便和刚刚收到消息出来查看黑衣人大队撞在了一起。&1t;/p>

  “站我后面,他们不会伤及你的性命,找到机会就跑。”&1t;/p>

  龙衍扫了一眼面前的人,大抵有2o多了。&1t;/p>

  对于他来说,不难解决,却也是要废一些时间的。&1t;/p>

  娆娆捡起地上的一把匕,藏在袖子里,听话的绕到了后面。&1t;/p>

  “司徒家的?”&1t;/p>

  龙衍冷冷说道,准备动手的人立刻止住了手。&1t;/p>

  为的男人站了出来,阴测测的声音再度响起。&1t;/p>

  “哦?阁下是也是四大家族的人?”&1t;/p>

  “不过我曾经是司徒家的,现在嘛,可不是了...”&1t;/p>

  男人说着话,忽然伸手摸上了自己的脸,龙衍警惕的抬手将娆娆护住,生怕他会用暗器。&1t;/p>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那人却是一把扯开自己的面罩,露出了自己的全貌。&1t;/p>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1t;/p>

  小朋友看了铁定都会被吓哭!&1t;/p>

  左边是正常的人脸,透着诡异的惨白,而另一边则是露着骨头,甚至还有着一排排牙齿,让娆娆立刻就想起了前段时间看的电视剧里面那个水鬼的造型。&1t;/p>

  胃部在抽搐着。&1t;/p>

  “原来是司徒雷的庶子司徒寒啊,怎么?这是打算把凤凰女劫走?”&1t;/p>

  龙衍不紧不慢的说着,并未因为那张脸而就表现出太多情绪。&1t;/p>

  伸手从怀里摸出了一面牌子,朝着司徒寒丢了过去,却是没人敢接,化成了一道金光呈自由落体停在了司徒寒的脚边。&1t;/p>

  “你知道我?”&1t;/p>

  “唔,好久没有人叫过我这个名字了,不过司徒家和我有什么关系?一群畜生罢了,我现在可是叫司寒。”&1t;/p>

  他自言自语的说着,又笑了起来,本就可怕的脸也因此更为狰狞,隐隐有血迹深了出来。&1t;/p>

  “而且,这凤凰女谁不想要?那可是能掌控这天下的诱惑啊。”&1t;/p>

  在他说话的时间里,属下的黑衣人已经将娆娆他们包围了起来,怎么看,龙衍这边都是不站上风的。&1t;/p>

  娆娆想起龙衍刚刚说的话,似乎这些人抓自己是只要活的。&1t;/p>

  心中微冷,看了一眼挡在自己身前的男人,高大,却也孤傲。&1t;/p>

  不,她不能连累别人。&1t;/p>

  龙衍就算再强,也不可能一个人打几十个。&1t;/p>

  娆娆心里盘算着,一抬手将匕握紧,若是他们敢动手,她就将匕抵在脖子上,准备以死相逼。&1t;/p>

  这样,起码能换回一个龙衍的性命。&1t;/p>

  “诱惑是很大,不过也得有命享受!”龙衍不屑的说着,将自己的脸露出了出来。&1t;/p>

  在娆娆看不见的背影之下,龙衍黑色的双眸忽然变成了金色。&1t;/p>

  在这漆黑的夜晚,宛如神明降世。&1t;/p>

  就连司徒寒阴测测的笑声,也戛然而止。&1t;/p>

  “是你!!!”&1t;/p>

  他惊呼一声,弯腰将脚边的令牌捡了起来,那浑身暴虐的气息在转瞬间消失了一半。&1t;/p>

  龙衍冷冷一笑,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司徒寒的身前,一把将他拎起来给自己的目光平行。&1t;/p>

  盯着那双异瞳,一字一顿道。&1t;/p>

  “让我们走,我帮你治好你脸上的毒。”&1t;/p>

  “不然,这里就是你的忌日。”&1t;/p>

  他的度太快,没有人看清楚他究竟是怎么过去的。&1t;/p>

  等反应过来时,自家老大的命运已经掌握在了别人手中。&1t;/p>

  司徒寒异色的瞳孔散着幽光,身体僵直,然而那面部的痉挛却是将他心中的紧张暴露的彻彻底底。&1t;/p>

  “你们...走...”&1t;/p>

  他艰难的挤出几个字,在那双金色的眼睛里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念头。&1t;/p>

  原先还对龙血,凤凰血存了疑惑,当下却是一点怀疑都没有了。&1t;/p>

  那个怀了孕的女人伤口愈合迅,眼前的男人,则是有着会变色的金色瞳孔,还能控制别人的思想。&1t;/p>

  “这才乖...”龙衍轻声道,眼底的光亮顷刻退散。&1t;/p>

  他拎着司徒寒走到娆娆身边,温柔道:“好了,我们走吧。”&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