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212你不行就让我来

212你不行就让我来

  娆娆站在原地,就这样看着男人拎着那个不可一世的黑衣人靠近了自己。&1t;/p>

  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1t;/p>

  只是她很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诡异的人,可这种熟悉感又是哪里来的呢?&1t;/p>

  “想什么呢?走吧。玉先生可是都急的晕过去了。”&1t;/p>

  见娆娆呆,龙衍抬手在她肩膀拍了拍。&1t;/p>

  娆娆回过神,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走着,手中的匕却是依旧没有放开,这两天生的事情已经出了她的人知,她心底也积压了许多的疑惑需要一个合理的宣泄。&1t;/p>

  “滚吧,下次再碰到我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1t;/p>

  走出墓地,天色已经见明了。&1t;/p>

  龙衍抬手将司徒寒丢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一棵树上。&1t;/p>

  “主人,您没事吧?”&1t;/p>

  “是啊,主人,要不要我们...”&1t;/p>

  一群黑衣人凑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将他从地上搀扶起来,司徒寒被毁容的脸此刻一片模糊,依稀只能看的见一双异色的瞳孔。&1t;/p>

  身上也挂了彩,裸露在外的皮肤如同他的脸一样,冒着脓创,让人不忍直视。&1t;/p>

  “不...别去找死。”司徒寒一口血喷了出来,连连摆手。&1t;/p>

  诡异的瞳孔里萦绕着太多复杂的情绪,愤怒,恐惧,还有不甘。&1t;/p>

  龙衍看到他的动作,抬手将一个瓶子丢了过去。&1t;/p>

  “答应你的药,带着你的人滚吧。”&1t;/p>

  “多谢龙...”司徒寒话说了一半,眼前的人却是已经消失了。&1t;/p>

  冷风习习,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1t;/p>

  打开瓶盖一闻,浓郁的药香让人情不自禁就想要将它吞入腹中。司徒寒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圈瓶子上的龙家特有标志,没有丝毫犹豫便将药丸吞入腹中。&1t;/p>

  他的属下见老大在吃药,立刻呈戒备状态将他围在了中心。&1t;/p>

  说来也神,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司徒寒的脸上那多年未曾愈合的伤口竟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度愈合了,心生的粉色肌肤带着一抹苍白,他的身上散着浓浓的恶臭,似是那种蔬菜腐烂的气味。&1t;/p>

  几个属下忍不住直皱眉,却是忠心的站在他身边不曾离开。&1t;/p>

  司徒寒眼中闪着狂喜,一把撕开了自己的上衣,果然,他身上也和自己的脸一样,大大小小的创伤在愈合,结痂,脱落。露出了一片又一片新的皮肤。&1t;/p>

  “哈哈哈哈哈哈...”&1t;/p>

  他没有忍住狂笑起来,惊起一片林中飞禽。&1t;/p>

  几个属下将他架到了河边,等着他洗漱。&1t;/p>

  不过几刻钟的时间,那个阴霾邪恶如同鬼怪一般的男人已经消失了,河边站着的则是一个俊美病态的男人。&1t;/p>

  苍白的脸,眉毛还未长出来。&1t;/p>

  司徒寒激动的看着河边自己的倒影,正准备离开,忽然后心一凉,一阵冷风袭来。&1t;/p>

  危险的逼近让他本能想要闪躲,却还是晚了一步。&1t;/p>

  “扑哧!扑哧!扑哧!”&1t;/p>

  如同切菜一般,他的几十个属下瞬间没了脑袋。&1t;/p>

  度之快,让他甚至都看不清暗处的人用的是什么武器。&1t;/p>

  刚转身,迎面过来的便是一把金色的扇子,在他震惊中化成一道锋利的金芒,狠狠地刺入到了他的身上。&1t;/p>

  三条腿齐刷刷的被削去了。&1t;/p>

  (唔,两条腿加那啥,大家懂得)&1t;/p>

  他凭空矮了一截,重重落在地上。&1t;/p>

  耳边一个威严的声音悠然而过:“敢对我的女人起歪心思,总得付出点代价才是。”&1t;/p>

  司徒寒惊恐的抬起头,对上了不远处那双金色的瞳孔。&1t;/p>

  ......&1t;/p>

  秦琛到达云山时,玉祁已经晕倒几个小时了。&1t;/p>

  他将Ben留在玉家支脉等消息,自己则是和几个年轻的壮汉一同下了山。&1t;/p>

  一夜搜寻,他们总算是找到了飞机坠落的地点。&1t;/p>

  看着地上打斗的痕迹,秦琛眉头拧成了一团,浑身冒着煞气。&1t;/p>

  玉祁昏倒,也没有人给他们介绍秦琛的身份。&1t;/p>

  饶是如此,那些玉家的新一代,还是被眼前男人的威严气度给震慑住了。&1t;/p>

  一袭黑衣,在这原始的丛林里奔跑如履平地。&1t;/p>

  “这里似乎有拖拽的痕迹,不知道是不是人是从这里掉下去的。”南宫嫣然走到悬崖边,指着一堆错乱的痕迹说道。&1t;/p>

  大雨将那些人脚印都给冲刷掉了,此刻能寻找的便是这些用器具留下的痕迹了。&1t;/p>

  秦琛蹲在地上,手指撑地,眼中红芒大作,思考着可能当时可能会生的种种情景。&1t;/p>

  不多时,他站了起来,朝着下山的路奔去。&1t;/p>

  “喂喂,你等等我啊!”&1t;/p>

  “你这个人真是...疯子,疯子!”&1t;/p>

  “老娘认识你算倒了大霉了!”&1t;/p>

  秦琛的动作太快太突然,玉家的人还没研究好这边的地形呢,秦琛已经狂奔而去了,南宫嫣然气得直跺脚,气急败坏的咒骂着, 却是也迅跟了上去。&1t;/p>

  等他们找到山下的落脚点时,天空已经放晴了。&1t;/p>

  和昨日的被阴霾笼罩不同,此刻的云山风景如画,那层薄薄的雾气就像是天然的少女面纱,将云山的秀丽给半遮盖起来。&1t;/p>

  灿烂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枝叶落在地上,地面上光影斑斓。&1t;/p>

  “秦琛,是你吗?”&1t;/p>

  草丛里冒出了一颗毛茸茸的脑袋,让秦琛的脚步顿住了。&1t;/p>

  “吴贺?”&1t;/p>

  他盯着面前黑黢黢的一张脸,女人的脑门上还顶着一窝鸟巢,唯独那双眼睛透亮无比,洋溢着无限生机活力。&1t;/p>

  “是啊,来搭把手,ken高烧撑不住晕倒了。”&1t;/p>

  吴贺着急的说着,将一只手伸向秦琛。&1t;/p>

  秦琛轻轻一拉,便把她从草丛里拽了出来。&1t;/p>

  两人合力,将面前的杂草通通剃了干净,秦琛这才看到被埋在土里的ken,脸色苍白,穿着一件女人的大长裙,浑身是土。&1t;/p>

  “你这是...”秦琛瞅着旁边挖好的大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1t;/p>

  这是准备把人埋了的节奏吗?&1t;/p>

  吴贺咳嗽了两声,解释道:“这不是那啥嘛?我寻思着他一直烧也不是个办法,本来我们那里有个山洞,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就把熊给吸引走了,我没办法,只好躲在这里,然后先把他藏好,再想办法找你们去。”&1t;/p>

  吴贺说着,不好意思的抬手扒拉着头。&1t;/p>

  一时间杂草黄土刷刷的往下落,南宫嫣然嫌弃的后退了几步。&1t;/p>

  秦琛顺着她的脖子往下看去,这才现女人身上一片狼藉,腿和胳膊上都有着很重的外伤。&1t;/p>

  他在身上摸索起来,将随身携带的止血带和凝胶递了过去。&1t;/p>

  一把将ken抗在了身上。&1t;/p>

  “你能走不?”&1t;/p>

  “能。”吴贺朗力的回道,将东西接过来便开始撕自己的袖子。&1t;/p>

  “等我五分钟!”&1t;/p>

  她头也不太的说了一句,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1t;/p>

  只是南宫嫣然翘着她,却是越的看不上了。&1t;/p>

  忍不住在心底不停诽谤, 真是太奔放了!一个女人怎么能这般!&1t;/p>

  吴贺简单的将自己身上严重的伤口的处理了一下,跟着秦琛又上了山,比起下山,秦琛背了人上山的度更快。&1t;/p>

  自打听吴贺说娆娆被一群人劫走之后,他的心一颗都没停止过紧张,只是自己的兄弟危在旦夕,吴贺也是一身伤。&1t;/p>

  他不能就这样就对二人不管不顾。&1t;/p>

  无数次他的被荆棘丛割破,然而度却是从未变换。&1t;/p>

  吴贺也咬着牙跟着,毕竟对于她来说,娆娆是唯一的知心朋友。&1t;/p>

  很快,他们就已经回到了山顶,和抱着娆娆的龙衍撞在了一起。&1t;/p>

  两个大男人的目光在空中交织着,龙衍的瞳孔又开始朝着金色变换,那是他们家族的特殊天赋,可以扰乱人的心神。&1t;/p>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秦琛黑色的瞳孔竟然也能变了颜色。&1t;/p>

  炽热的红,好不输他的金色。&1t;/p>

  龙衍甚至在那双眼睛里感受到了一股对自己的冲击,不由心中大骇!竟然有人不怕他的金瞳!&1t;/p>

  要知道娆娆不怕那是因为她也是特殊血脉的缘故,可眼前的男人凭什么!&1t;/p>

  无声的战争在两个男人之间已经悄然打响。&1t;/p>

  秦琛看到Ben出来,便把ken直接丢了过去。&1t;/p>

  龙衍勾了勾唇,在瞧出他的意图时立刻进了房间,抢先一步将人放在了床上,目目光中满是挑衅。&1t;/p>

  “秦先生这保护,可真到位啊。”龙衍不咸不淡的说着,将被子轻轻盖在了娆娆身上。&1t;/p>

  秦琛挑眉,冷冷的望着他。&1t;/p>

  “多谢。”&1t;/p>

  “谢?”&1t;/p>

  龙衍忽然笑了,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嘲讽之意溢于言表。&1t;/p>

  “谢就不用了,这是我应该做的。”&1t;/p>

  “我说过,她你守护不了,现在该换人了吧?”&1t;/p>

  话音落下,犹如一颗石子重重的砸在了秦琛的心房之上。&1t;/p>

  垂在身体两侧的五指满满收拢,拧成了拳头。&1t;/p>

  他一言不的望着尽在咫尺的男人,只觉得无比碍眼。&1t;/p>

  可偏偏自己来晚了,又是他救了娆娆。&1t;/p>

  “要打出去打!别耽误人休息!”&1t;/p>

  吴贺见两个人如同两座门神一般堵在门口拼气场,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1t;/p>

  麻辣鸡!&1t;/p>

  现在的男人怎么都这么墨迹。&1t;/p>

  一把将还在对望的两人分开。&1t;/p>

  她瘸着腿凑到娆娆身前。&1t;/p>

  正想摸摸娆娆的额头,检查下她的情况。&1t;/p>

  却惊奇的现娆娆的额头一个诡异的标记若隐若现。&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