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214秦琛:你行么?

214秦琛:你行么?

  小姑娘很快便去而复返,手里拎着一个和她身高不相称的木桶。&1t;/p>

  里面的水清澈见底,冒着寒气,看着就让人觉得冷。&1t;/p>

  屋子里的温度一下子降了不少,Ben瞅瞅床上脏兮兮的男人,又瞅瞅水,想到他们在国外的日子,好像都是洗的冷水,不以为然勾了勾唇,在小姑娘震惊的目光中几下把ken拨了个精光。&1t;/p>

  “你...”&1t;/p>

  “怎么?”Ben挑了挑眉,冲着她招了招手。&1t;/p>

  “再帮我个忙好不好,帮我找件安静的衣服来。”&1t;/p>

  好看的颜值再次挥了作用,小姑娘虽然觉得眼前的怪蜀黍干的事情很诡异,却还是在Ben开口请求时立刻便跑了出去。&1t;/p>

  她的离开,让Ben更加肆无忌惮起来,直接拿着毛巾沾着冷水就往ken身上擦。&1t;/p>

  这越擦就越是心疼,ken多么娇嫩的肌肤啊,瞧瞧这都伤成什么样了!&1t;/p>

  他碎碎念着,认认真真的把药倒在他的伤口上。&1t;/p>

  长年出任务,他和秦琛的身上总会装一些这些东西应急。&1t;/p>

  只是他太过投入,也忘记了要关门这件事。&1t;/p>

  于是当去拿衣服的小姑娘回来时,看到的便是他趴在ken赤裸裸的胸膛上,嘴唇距离男人的胸不过几厘米。&1t;/p>

  “咣当!”&1t;/p>

  篮子落在了地上,小姑娘红着脸跑了。&1t;/p>

  要知道他们这里可是古城镇,而且一切的风俗都还是比较落后的。&1t;/p>

  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她还是头一次见。&1t;/p>

  小脸红扑扑的跑出了老远,都无法镇定回来。&1t;/p>

  Ben叫了几声没把人叫住,只得自己穿了鞋又下了床,随手将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哼唧着关上了门。&1t;/p>

  他给ken弄完了药,又用冰毛巾给他敷了脑门,然而奇怪是的,这温度死活都不见下降,不仅没有变凉,反而比刚才还要热了一分。&1t;/p>

  Ben好生奇怪,又不敢再去催秦琛。&1t;/p>

  左等右等不见人来,心中烦闷之意更甚。&1t;/p>

  尤其是屋里被他放了好多冰水,原本就不怎么靠谱的炭火几乎到了熄灭状态。&1t;/p>

  Ben折腾了一天也累了,见床足够大,便也躺了上去,将潮湿的外套丢在了凳子上。&1t;/p>

  屋子里只有一床被子,正盖在ken的身上。&1t;/p>

  Ben挪着挪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凑了过去。&1t;/p>

  不知寒风从哪里吹进了屋里,他在梦中冷的直哆嗦,身体本能的去寻找附近最暖和的东西,不多时便将某人紧紧的搂在了怀里。&1t;/p>

  .......&1t;/p>

  见娆娆状态没什么事之后,秦琛便将龙衍的话给复述了。&1t;/p>

  他已经习惯将所有选择权交到了媳妇手里。&1t;/p>

  娆娆靠在他的胸口,聆听着这久违的熟悉韵律,沉默了半晌,忽然扬起脑袋。&1t;/p>

  “阿琛,用我的血吧,多少都可以。”&1t;/p>

  秦琛眼底闪过一抹复杂,将怀中的人搂紧了几分,沉声道:“娆娆,你要知道,这里的设备并不先进,而且你还怀着孩子,我很怕。”&1t;/p>

  他的声音很柔,宛如低音的大提琴的拉奏。&1t;/p>

  娆娆沉溺在这温柔中,声音却是越坚定。&1t;/p>

  “不,我必须的得救玉先生。”&1t;/p>

  “若不是因为他,怕是我们的孩子早就没有了。”&1t;/p>

  “对了阿琛,为什么她们都说我是凤凰血,凤凰血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那个司徒寒抓我,也是因为我是凤凰血...”&1t;/p>

  “我...不会是怪物吧?”娆娆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眼眸中忽然蔓延起苦楚,她失神的看着秦琛。&1t;/p>

  小时候那些不美好的记忆一段段接种而至。&1t;/p>

  “不!我媳妇怎么可能是怪物!”&1t;/p>

  “娆娆你不要瞎想,凤凰血就是和熊猫血一样特殊的存在,但是并不是不存在的,只是你的基因细活性比一般的都要强!”&1t;/p>

  “我的娆娆不是怪物,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姑娘。”&1t;/p>

  秦琛小声的安慰着她,一只手轻轻的在她肩膀上拍着。&1t;/p>

  龙衍刚刚处理完尸体的好心情,在推开门的瞬间戛然而止。&1t;/p>

  这个姓秦的男人,真真碍眼!&1t;/p>

  不过一想到他马上就要参加天选,成为龙家禁地的一块化肥(死了时候的尸体...),他决定暂且忍住不出手。&1t;/p>

  饶是如此,他也不愿意让秦琛有更多的机会和娆娆单独相处。&1t;/p>

  “娆娆你当然不是怪物,而是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1t;/p>

  “你的血天生可以免疫各种毒性,恢复能力也易于常人。”还有一条就是,和男人那啥啥之后,还能帮助男人加快修炼度。&1t;/p>

  更重要的是,凤凰血的背后,还有着一个失传已久的宝藏,据说找的那东西,变成实现真正的长生不老。这个秘密,是龙家只有家主才知道的,这也是为什么,每过三代,龙家就要和玉家联姻。&1t;/p>

  就怕错过!&1t;/p>

  龙衍说着话,不顾秦琛的敌意,便直接走进了房间。&1t;/p>

  好在娆娆衣衫整齐,身上也没有任何不妥之处。&1t;/p>

  秦琛皱了皱眉,也没阻止他的到来。&1t;/p>

  “可是,我小时候也生过病,而且上次我也中过毒,差点就被死了,还是玉先生把我救了。”&1t;/p>

  “那是因为你的血脉还没完全复苏的, 我小时候的基因也很正常,但是到了18岁就不一样了 ,有的人早,有的人晚。”&1t;/p>

  “我真后悔没有早点出来历练,早些遇到你,也不会有这么多意外生了。”龙衍一脸惋惜的说道,让娆娆和秦琛面面相觑。&1t;/p>

  秦琛不以为然的坐在了娆娆身边,一言不,然而搭在娆娆腰间的手,却是无时无刻不在宣誓着自己的主权。&1t;/p>

  “不过现在也不迟,对了,我找到救玉先生的方法了,想必这位秦先生也和你说了,不用换血,让阿笙抽你4oo毫升就够行了 。”&1t;/p>

  “你真的有把握吗?只要能救玉先生,别说4oo了,4ooo我也愿意。”&1t;/p>

  龙衍微微一笑,抬手揉了揉娆娆的脑袋,柔声道:“开什么玩笑,4ooo你都休克了。”&1t;/p>

  “好了,你先休息吧,我去那边准备一下。”&1t;/p>

  龙衍说完,挑衅的冲秦琛挤了挤眼睛。&1t;/p>

  秦琛心中翻滚着怒火,却也无可奈何。&1t;/p>

  眼瞅着娆娆头上那乱糟糟的头,哪哪都觉得不顺眼。&1t;/p>

  “媳妇?”&1t;/p>

  娆娆瞪着眼睛望着一脸讪笑的秦琛,有着穿越了的错觉。&1t;/p>

  “阿琛,你怎么了?”&1t;/p>

  秦琛伸手又揉了揉她的脑袋,只把她的头彻底弄成了鸟窝造型这才收手。&1t;/p>

  “没事,头乱了,我帮你洗洗。”&1t;/p>

  “啊?”娆娆吃惊的看着他拿着桶往外走。&1t;/p>

  “很脏很脏,我帮你洗,乖乖躺好...”秦琛说完,便合上了房门,那边的玉家族人依旧在跪着,连雪花打在身上都不为所动。&1t;/p>

  好几个老人的眉毛和胡子都结了冰,老脸通红,然而他的背部却是依旧挺得很直。那种执念让人为之动容。&1t;/p>

  秦琛顺着门缝看去,玉祁依旧闭幕躺在床上。&1t;/p>

  龙衍似乎和阿笙说了什么,阿笙一下子从床上站了起来,在旁边的药箱里翻找起来。&1t;/p>

  秦琛帮不上忙,索性也就不去打扰。&1t;/p>

  弄了热水正想回去,便瞧见一个小姑娘正红着脸趴在Ben的门前,一个劲的扯着裙子。&1t;/p>

  他正想上去问个明白,肩膀上却是挨了一下。&1t;/p>

  反手回神就抓了回去,却被对方给躲掉了。&1t;/p>

  “你去哪里,还想让娆娆再丢一次吗?”见秦琛出去半天还朝着和娆娆相反的方向走,龙衍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1t;/p>

  这人才刚刚找回来,他竟然如此不上心?&1t;/p>

  龙衍只觉得自己肝都疼了。&1t;/p>

  秦琛伸手在他刚刚摸过的位置拍了拍,冷声道:“我只是出来接热水,你不用这么着急。”&1t;/p>

  “而且屋子里还有吴贺在,这么近的距离。”&1t;/p>

  “这么近的距离就可以放松了么?你知不知道娆娆现在有多少人在盯着她,想要把她据为己有,你竟然还如此这般不珍惜,不如早些离开她算了!”龙衍愤愤的说着,眼底飞闪过一抹杀机。&1t;/p>

  秦琛拎着水桶彷若无人的绕开他,却在要进门的时候忽然回过头。&1t;/p>

  “我再怎么不好,也是她男人。”&1t;/p>

  “龙先生口口讲的仁义道德,干出事情却是不怎么光明磊落。读了那么多圣贤书,却是整日惦记别人的媳妇,说出来,不觉得很可笑吗?”&1t;/p>

  “秦琛!你不要以为我当真不敢杀你!”&1t;/p>

  看着他不咸不淡的模样,龙衍只觉得自己就算是再好的涵养也有些绷不住了,眼睑微垂,再仰起头时,已经变成了金色。&1t;/p>

  从来都没觉得,有一个人是如此的碍眼。&1t;/p>

  “你想杀便杀,娆娆的命是你救得,也就是我秦琛的恩人。你若出手,我定然不会躲避一下。”&1t;/p>

  “不过有一点我却是要声明,对于娆娆,我相信我比你要爱的深刻,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是我活着一天,你们就想要利用她去做什么。”&1t;/p>

  秦琛的声音不大,也没有刻意的去强调什么。&1t;/p>

  脸上依旧是平日里那副面瘫的模样,却是在这宁静的天地的显得无比高大。&1t;/p>

  他看着龙衍气急败坏的模样,忍不住笑了。&1t;/p>

  就那样迎着他能够摄人心神的金瞳,一步步走到了他的面前,冷笑。&1t;/p>

  “我能把自己的命给她,你行么?”&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