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 215娆娆,我是你舅舅

215娆娆,我是你舅舅

  龙衍的脸上难得露出了尴尬的神色,一抹不正常的红晕染红了他的脸颊。&1t;/p>

  金色的瞳孔散着霸道,流转着光亮里透着一抹狰狞。&1t;/p>

  忽的,他又勾起了唇角。&1t;/p>

  拿着扇子的手缓缓举起,停在了秦琛的胸口。&1t;/p>

  “可你的命不值钱...”&1t;/p>

  “而且,这世界上没有鬼,人死了就死了,你觉得当这里不跳了的时候,谁还能记得住你?”&1t;/p>

  龙衍说着,瞳孔的金色慢慢淡了下来,又恢复了成了正常时的模样。&1t;/p>

  秦琛低头看了一眼他的扇子,那锋利的剑锋正距离自己的胸口不过几毫米,稍微一用力,他也许就成了一具尸体。&1t;/p>

  不过...&1t;/p>

  那又如何?&1t;/p>

  以为他就会怕了么?&1t;/p>

  “那就等我死了再说...龙同学,我记得,只要是通过天选之后,我就可以选择任意家族加入了吧?到时候,可得多多关照啊...”&1t;/p>

  为了娆娆,秦琛早就将天选的规则的研究的无比透彻,上面清楚的写了,凡是能在天选中通过考验的人,那就是天命之人。不管出身年龄如何,都可以任选一个家族,而且还会被当做嫡系来培养。&1t;/p>

  他倒是对那些培养不培养的不敢兴趣,但是能看到不可一世的情敌吃瘪,他的心情就是无限好的。&1t;/p>

  果然,在他说完之后,龙衍好不容易维持住的淡定又险些破功,手中的扇子因为一时没有控制好力度而进了一分。&1t;/p>

  “斯拉——”&1t;/p>

  秦琛的衬衣被划开了口子,连带着胸前也被划破了皮,鲜血顿时渗了出来,好在在黑色的掩盖下并不明显。&1t;/p>

  “怎么?忍不住了?”&1t;/p>

  秦琛古怪的说了一句,却也不敢随便乱动,龙衍的扇子那是割掉人头都跟割草似的,他虽然从不畏惧死,但是不能死在情敌手里啊,不然坟头还不长成青青草原。&1t;/p>

  “不...”&1t;/p>

  “我有的是耐心,不差这一时半会。”&1t;/p>

  “阿琛...你在做什么?不是说要给先生...”娆娆的话在看到龙衍的动作之后戛然而止,也不顾自己的身子,慌忙的跑了过来。&1t;/p>

  龙衍见到她,自是迅将自己的扇子收了起来,甩袖朝着房间走去。&1t;/p>

  “娆娆,东西我都准备的差不多了,跟我进来吧。”&1t;/p>

  “你拖得起,玉先生可等不起!”&1t;/p>

  龙衍不咸不淡的说着,捏着扇子的手背上青筋迭起,背对着娆娆的脸上满是阴郁之色。&1t;/p>

  从现在起...&1t;/p>

  只要他在,秦琛就别想和娆娆单独相处!&1t;/p>

  他倒是要看看,秦琛一个普通人,到底还能拿什么和自己争!&1t;/p>

  “去吧,我在外面等你。”秦琛安慰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好看的小媳妇,心理跟明镜似的,什么玉先生等不起,他都有功夫在这威胁自己,还会差着几句话的使劲。&1t;/p>

  只是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斗争,他觉得自己没必要让娆娆再为他担心,更何况,苏慕辰那边也传来了一道让他想不到的消息,他的父母,似乎并没有死。&1t;/p>

  要知道当年那次车祸,其实是车爆炸了。他后来查出来是车上被秦家的一个下人收了黑心钱做了手脚,但是以他对父亲的了解,父亲那么一个小心意谨慎的人,怎么会在坐车之前不检查?&1t;/p>

  而且要知道他父亲另一个身份就是洛华国的特殊安全顾问,专门负责信息安全的。不说别的,国家对他的保护那也是属于s级别的。&1t;/p>

  这样的人,说被炸死就被炸死了,他从事情生之后就是不相信的,可是当时爆炸之后就留下了2个人的尸体样本,的确是他父母的。&1t;/p>

  当年他还小,很多事情不懂。&1t;/p>

  现在自己创立了龙魂,别说dna样本了,他就是弄个生物人出来也没什么难事,只是不合法而已。&1t;/p>

  想到这,秦琛刚刚因为龙衍而变得不好的心情,忽然明媚。&1t;/p>

  ......&1t;/p>

  娆娆跟着龙衍进了房间,却见男人把除了阿笙之外的所有人都赶出去了。&1t;/p>

  放眼四周,也没有什么厉害的科技产品。&1t;/p>

  只见龙衍只是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大号的针管,从她的手臂之处抽了2oocc之后,便就让她坐在一边看着了。&1t;/p>

  娆娆好奇不已,端坐在椅子上乖巧的如同小学生似的。&1t;/p>

  还未反应过来,龙衍拿着那针管又扎进自己胳膊里去了。&1t;/p>

  6娆娆:!!!&1t;/p>

  乱用针头是不科学的啊!会得传染病的啊喂!&1t;/p>

  她很是纠结,可瞧着阿笙一脸期待和龙衍认真的模样,只得把自己的心里话又给咽了下去。&1t;/p>

  越的觉得两个人已经走火入魔了。&1t;/p>

  4oo豪生的血被放在一个硕大的容器里,阿笙在龙衍的指挥下,又把一堆不知名的药材给堆了进去。&1t;/p>

  空气弥漫着诡异的味道,娆娆忽然有种自己走错片场的冲动。&1t;/p>

  尤其是昏暗的烛光下,龙衍阴测测的笑容,让她自动脑补出一堆剧情,恐怖片里的大反派,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一个荒凉的小山村...一个废弃的木屋...一个...&1t;/p>

  “娆娆,想什么呢?这么出神!”&1t;/p>

  不知什么时候,龙衍已经搞定了一切,站在了她身后。&1t;/p>

  本就黯淡的光亮,因为被窗前阿笙高大的身影又被遮挡了一半,龙衍半张脸子隐没在黑暗里,惊得娆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甚至连起身的力气都没了。&1t;/p>

  “娆娆...”&1t;/p>

  龙衍模仿着秦琛平时的语气,打算对女人温和一些。&1t;/p>

  他算是看出来了,秦琛和自己都是一类人,日常的面瘫心狠手辣,却是对娆娆温柔的没话说。&1t;/p>

  原先他觉得这样很失面子,不过现在想来...&1t;/p>

  好像也没有什么的难得。&1t;/p>

  殊不知,娆娆这下不光是鸡皮疙瘩了,汗毛都根根直立着,冒着寒气。&1t;/p>

  尤其是玉祁手背上还挂着一袋不知名的液体,虔诚的阿笙跪在床边念念叨叨,不知道说的哪国语言,听也听不懂。&1t;/p>

  “咳咳...”&1t;/p>

  “娆...”&1t;/p>

  忽的,桌子上的烛光摇晃起来,一个微弱的声音随之响起。&1t;/p>

  龙衍挪开了自己锁定在娆娆身上的目光,和她一同走凑到了床边。&1t;/p>

  玉祁的脸色依旧苍白无比,单薄的眼皮不经意的动着,阿笙大喜,激动的想要尖叫,却又怕自己嗓门过大再惊扰到先生,连忙伸手捂住了嘴。&1t;/p>

  “先生...我在...”&1t;/p>

  娆娆一把握住了玉祁微微扬起的手,紧紧的攥在了自己手心。&1t;/p>

  冰凉顺着手心蔓延开来,她终于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不安到底来自于什么了,便是眼前这个男人。&1t;/p>

  不是自己的亲人,却比亲人给了她不知多少的安全感。&1t;/p>

  苏醒那会,她已经知道了自己被绑走的大概,并不是先生的问题,而是玉家支脉那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把自己给算计了。&1t;/p>

  可人都死了,还是怀着孕死在自己最爱的男人手里。&1t;/p>

  她真的,恨不起来...&1t;/p>

  “不..我不是你先生...”玉祁忽然睁开了眼睛, 深褐色的眼眸里透着不属于病人的灼灼光芒。&1t;/p>

  还不等众人有所反应,他忽然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死死的抓住娆娆的肩膀,像是用尽了毕生力气一般嘶吼道。&1t;/p>

  “不,我不是你先生...我是你舅舅!”&1t;/p>

  “你的亲舅舅!”&1t;/p>

  “咳咳咳咳...”&1t;/p>

  玉祁激动的咳嗽起来,苍白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手臂上插着的针头,也因为他剧烈的拉扯,开始回血。&1t;/p>

  娆娆呆住了,脑海里一片空白。&1t;/p>

  玉先生在说什么?&1t;/p>

  他是我的舅舅?我有真正的亲人了?&1t;/p>

  玉祁像是没有看到娆娆呆的模样,忽然又拉过了阿笙,一脸严肃的指着阿笙说道。&1t;/p>

  “娆娆,舅舅身体不好,这次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但是你放心,你是玉翡女儿,也就是我玉祁外甥女,舅舅别的没有,就是这些年攒了好多的家产。阿笙是从小跟在身边长大 ,虽然脑子不好使,但是人是极好的,我死后,所有的家产你拿8分,剩下的2分都给阿笙。”&1t;/p>

  “我这身体,拖累了他不少年,也只能用这些世俗之物多坐补偿了。”&1t;/p>

  “哦对了,还有,你妈是失踪,不是死了。我在家族的老宅里还有许多她的东西,若是你找到她了...”&1t;/p>

  玉祁似是觉得自己在回光返照,不停的说了起来。&1t;/p>

  娆娆迷茫的望着她,觉得自己身子忽然变得好软好软,像是一团棉花在空中飘着,不知何处是归宿。&1t;/p>

  玉祁后来说了些什么,她全然没记住。&1t;/p>

  脑海里依旧反复回荡着那几句话:“我是你舅舅,你母亲没有死...”&1t;/p>

  玉祁不认自己娆娆可以理解,毕竟他也说了,他的身体。&1t;/p>

  可是母亲呢...&1t;/p>

  这些日子她也看到了这些隐世家族的能量,和那自己原先只在电视和小说上看到的武功。&1t;/p>

  她不相信,舅舅都这么优秀,她的母亲又能差到哪里去。&1t;/p>

  到底是为什么?&1t;/p>

  她会狠下心抛下自己...&1t;/p>

  幕然间,娆娆的视线开始模糊了。&1t;/p>

  眼前的场景也跟着变换,她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那唯一过过的生日,在夕阳的残芒里,独自一人站在摩天轮之下。&1t;/p>

  孤独,无助,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1t;/p>

  “娆娆...”&1t;/p>

  “你怎么了娆娆...”&1t;/p>

  似乎有谁在呼唤她,声音遥远的是那么不真切。&1t;/p>

  她呆呆的看着面前的摩天轮。&1t;/p>

  天黑了,她好累......&1t;/p>

  ......&1t;/p>

  厢房里,烧了一夜的ken因为口渴醒了过来。&1t;/p>

  一睁眼,便对上了那张近在咫尺的脸...&1t;/p>

  (ps:大概下周就是第三卷了,萌宝上线,求两个萌萌哒的名字,一男一女)&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