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处置

  “娆娆,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1t;/p>

  不知何时又下起了雨,搭在房顶上稀稀拉拉作响。&1t;/p>

  玉祁深褐色的眼眸里,清晰的折射着娆娆的面容。&1t;/p>

  “您说您是我妈妈的哥哥,我叫舅舅错了么?”娆娆歪了歪脑袋,眼底闪过一抹狡洁。&1t;/p>

  玉祁楞了足足有一分多钟,这才猛然点着头。&1t;/p>

  “没错没错!”&1t;/p>

  “就是叫舅舅,我的好外甥女...”&1t;/p>

  玉祁激动的说着,眉梢上溢满了喜悦,向来最注重礼仪的他,第一次失态的像个孩童一般在原地蹦了起来。&1t;/p>

  如若不是还有秦琛在,自己太过了不好,玉祁都想要把娆娆抱起来转几圈。&1t;/p>

  眼眶不经意的就红了,翻涌着喜悦的泪水。&1t;/p>

  秦琛见娆娆的状态恢复正常了,悄然从房间里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二人。&1t;/p>

  本就不陌生,加上那么多次的相救,没多久,两人已经熟稔的将那些不好的东西都抛了出去。&1t;/p>

  娆娆没有问有关她母亲的事情,玉祁也不会在这个当口平白再去给她添堵。&1t;/p>

  不过在听了龙衍的话之后,他决定不能再托下去了,等这次回去之后,就带着娆娆返回玉家。&1t;/p>

  原先他还担忧把娆娆认回去,自己不在了她会被欺负。&1t;/p>

  不过现在他的身体已经没了大碍,哪个若是再敢不开眼来找事,那就休要怪他不客气了。&1t;/p>

  想到这里,玉祁嘴角闪过一丝冷笑。&1t;/p>

  两人一直聊到了晚上,还是娆娆说宝宝饿了,玉祁这才放开她的手,不过那眼睛,就像是生了根似的,离开她身上从来都不会过1o秒。&1t;/p>

  门吱吱呀呀的打开,便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压抑气息。&1t;/p>

  门外跪着玉家支脉的众人,每个人手边还放着一把刀,一套白色的麻布,看上去好像就是那种出殡哭丧专用套间。&1t;/p>

  但是刀是用来做什么的,玉祁一时间还没想出来个所以然。&1t;/p>

  玉祁眉心,又添上了几朵阴云。&1t;/p>

  “你们这是做什么?”玉祁望着地上跪了一片的众人,他不是让大长老去准备明日开祠堂了么?怎么村民都在这里跪着?脸上还都是凝重之色。&1t;/p>

  难道云山又出事了?玉祁抬眼看一眼不远处的山顶。雨雾太浓,山峰都别藏了起来。&1t;/p>

  阿笙看到他出来,立刻贴在身边,小声说道。&1t;/p>

  “主人,这些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一直跪着,问他什么,他们也不回答,比阿笙还要笨呢!”&1t;/p>

  阿笙说着,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嫌弃之意溢于言表。&1t;/p>

  玉祁倒是还没想到还有这么一说,不由得好笑。&1t;/p>

  正要开口,满脸喜意的大长老从祠堂里走了出来,看到地上的人,就是一怔。&1t;/p>

  “你们这是干什么!”&1t;/p>

  “都哭啥呢!”&1t;/p>

  他也是个急脾气,低头就朝着靠玉祁最近的人踹了一脚。&1t;/p>

  这人家先生还没死呢!这帮人就在哭丧!疯了!&1t;/p>

  被踹的人这才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瞪着满是红丝的眼睛,惊恐与惊吓并存,哆嗦了半天,才小声嘀咕道:“玉先生,您没死啊...”&1t;/p>

  玉祁:“......”&1t;/p>

  娆娆:“......”&1t;/p>

  玉祁脑门上青筋直冒,冷冷的扫了一眼大长老,又拽着娆娆回了房间。&1t;/p>

  大长老咧着大嘴,笑容凝固在脸上,横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1t;/p>

  还是后来几位长老跟过来一瞧,才明白到底是生了什么。&1t;/p>

  一个个脸色青白交加,各自拎着自家的后代好一阵修理。&1t;/p>

  一时间,屋外好不热闹。&1t;/p>

  ......&1t;/p>

  鸡飞狗跳声直到晚上才结束。&1t;/p>

  一想就是外面的村民闹了个大乌龙,看着几个长老面色凝重,便以为玉祁是挂了。&1t;/p>

  却没想到人不仅没挂,反而看起来比往前还精神了。&1t;/p>

  这就很尴尬了。&1t;/p>

  听着“凄惨”的叫声,玉祁冷峻的脸总算是恢复了几丝笑容。&1t;/p>

  虽然他也知道这是误会,可任谁都不希望自己还没死,就被弄一圈人诅咒啊,连出殡用的麻布都准备好了。&1t;/p>

  用过晚饭,几个长老将族长玉田送了过来。&1t;/p>

  男人失魂落魄的跪在地上,头凌乱,身上血迹和泥土混合着,却不是他的,而是女儿玉蕊的。&1t;/p>

  龙衍名为好心带他去收尸,实则是让他亲眼看到自己女儿的惨状,和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1t;/p>

  明明肉体上没有受任何伤害,精神上却是已然走到了崩溃的边缘。&1t;/p>

  “玉田,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1t;/p>

  玉祁坐在椅子上,青色的长袍没有一丝的褶子,一头青丝随意的垂在耳畔,却是丝毫不影响他的庄重。&1t;/p>

  依旧是过去娆娆记忆中的装扮,但不知为何,眼前的玉祁却是给了她不同的感觉,好似舅舅比之前的气质越的然了。&1t;/p>

  那种宛如谪仙一般不染尘埃,喜怒不外露,但却又是让人心生敬畏,忍不住想要膜拜和折服。&1t;/p>

  “没...没有。”&1t;/p>

  “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教好女儿,才导致贵人姑娘险些被人加害,请先生责罚。”&1t;/p>

  玉田匍匐在地,额头紧贴在地面上。&1t;/p>

  那双眼睛里早已是一片灰烬,再无生机可言。&1t;/p>

  若是换成平常,玉祁有的是办法让一个人生不如死。&1t;/p>

  不过现在...&1t;/p>

  “你走吧,离开云山,族谱也会将你的姓氏去掉,是死是活,就看你的造化了。”&1t;/p>

  玉祁冷冷的说道,虽然出卖坐标,干扰信号都是玉蕊独自一人做的,可若是玉田不骄纵,不把坐标告诉她。&1t;/p>

  她就算再厉害,也是不可能会谋害到娆娆的。&1t;/p>

  而且,这里坐标特殊,几乎是一天都会变换。&1t;/p>

  她既然能让司徒寒劫走人,那定然对着坐标更替的规律也了如指掌。&1t;/p>

  “什么?”玉田忽然扬起了脑袋,满目惊恐。&1t;/p>

  他不怕死,但是被剥夺姓氏,那是死也洗刷不掉的耻辱啊。&1t;/p>

  “先生,玉田只求一死。”&1t;/p>

  他又重重的将脑袋磕在了地上,隐隐约约甚至还能看的到血花。&1t;/p>

  奈何玉祁做好的决定,谁都改变不了。&1t;/p>

  “带下去吧。”&1t;/p>

  他的声音轻如微风,带着性感的慵懒。&1t;/p>

  大长老点了点头,眼底一片复杂。&1t;/p>

  当夜,玉田这一脉就从族谱上除了名字,他的人也被废去了武功,连夜送下了山。&1t;/p>

  送他是素来和他亲近的大长老。&1t;/p>

  在分界碑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出了这里缘分就尽了,先生说你不是主犯,不要你的性命,已经很仁慈了。”&1t;/p>

  大长老说着,又从怀里摸出了一张卡,上面贴着密码条。&1t;/p>

  “这是给你的路费,可能在咱们这里不算什么,但在世俗界,足够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1t;/p>

  大长老语重心长的说着,话语里不乏对玉祁的感激。&1t;/p>

  按理说,如果他是玉祁,有人敢这般害自己的家人,他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的!而且只是除名,废了武功。&1t;/p>

  可玉家擅长的本就不是武功,而是医术和经商。&1t;/p>

  所以...已经是放他一条生路了。&1t;/p>

  “仁慈?”一路都未开口的玉田忽然扬起了脑袋,眼底是阴郁之情喷薄而出!他一把将卡片掰成了两半,扬天狂笑起来。&1t;/p>

  “他若是真的仁慈,怎么会将我除名?”&1t;/p>

  “难道我这些为家族做的还不够多吗?”&1t;/p>

  “他的外甥女是人,我的女儿就不是人了吗?你知道小蕊死的有多惨吗?被人直接硬生生的拧掉了脑袋啊!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她会死吗?”&1t;/p>

  玉田越说越激动,就连手指嵌近肉里都不曾察觉,脸上肌肉因为愤怒而扭曲在一起,五官挤压的都变了形。&1t;/p>

  “玉田...你...你在说什么啊?这事情怎么能怪那位贵人呢?明明是你女儿勾搭外人,遇人不淑,未婚苟合,怎么就变成...”大长老喃喃说道,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像是第一天认识玉田一般。&1t;/p>

  “不怪她怪谁?不是因为她好端端的玉祁吃饱了撑的会来这里?”&1t;/p>

  “啊呸!可怜我的小蕊,为了追求爱情竟然死了...”&1t;/p>

  “怎么能这样...”&1t;/p>

  “我一定要为小蕊报仇!狗屁玉家,呸!老子不稀罕!”玉田的眼睛里闪着仇恨的火苗,那是地狱燃烧的魔鬼火焰。&1t;/p>

  他一边咒骂着,一边往山下跑去。&1t;/p>

  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1t;/p>

  大长老目瞪口呆的望着他一路跑远,又瞅瞅地上被撕成片的银行卡,默默的弯腰捡了起来。&1t;/p>

  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追上去。&1t;/p>

  “疯子,真是疯了!”&1t;/p>

  他愤愤的甩着袖子,回去找玉祁复命了。&1t;/p>

  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些年似乎都瞎了,竟然追随了这样的一个人。&1t;/p>

  ......&1t;/p>

  玉田在雨中狂奔着,任由肆意的透支着自己的体力。&1t;/p>

  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忘记仇恨,忘记心中的苦闷。&1t;/p>

  大雨并没有浇灭他心中的仇恨,反而是催了那颗罪恶的种子在不断的芽生长。&1t;/p>

  终于,跑不动瘫倒在一块石台上。&1t;/p>

  刚刚坐下,脚腕之处忽然传来一阵冰凉。&1t;/p>

  “救...救我...”&1t;/p>

  “定有重谢...”&1t;/p>

  诡异的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法冒出来的一般,让玉田经不住寒噤连连。&1t;/p>

  低头,却见自己脚腕是一只苍白的手,那声音似乎便是从地下传来的。&1t;/p>

  闹鬼了?&1t;/p>

  他经不住想要站起来,然而那呼唤的声音却又大了一分。&1t;/p>

  “救救我...我是司徒家的二公子...”&1t;/p>

  “司徒家?”玉田顿住了脚步。&1t;/p>

  “是...在下...司徒寒...”&1t;/p>

  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玉田眼睛里喷着火,诡异的笑了。&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