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财富

  晚上分房间,秦琛才有了时间和娆娆单独相处。&1t;/p>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秦琛觉得现在的小媳妇比之前更好看了,比婴儿还要白皙的脸庞,笑起来还会有两个浅浅的酒窝,怎么瞧着都不会叫人觉得腻。&1t;/p>

  “你怎么这般看我?”&1t;/p>

  娆娆不好意思的说到道,她的肚子已经大的无法看到自己脚尖,就连上厕所都是靠着吴贺和秦琛帮忙。&1t;/p>

  原先只觉得行动不方便,这会才现怀孕真的是一种痛并快乐着的体验,就像是在身上装了两个球一般,走哪坠哪,不敢有着一点情绪的激动。&1t;/p>

  “因为你好看。”&1t;/p>

  “就想要多看一会。”秦琛笑着说道,帮娆娆躺好,这才脱了外衣上了床,听着窗外的小雨,来自大自然的伴奏,娆娆很快便睡着了。&1t;/p>

  似乎是还沉浸在有了家人的喜悦中,睡熟的女人嘴角还带着浅浅的笑意,秦琛低头在那红唇之上吻了吻,不舍的披上外套出去了。&1t;/p>

  果然正如他所料那般,玉祁的房间还亮着灯。&1t;/p>

  阿笙瞧见他出来,立刻便凑了过来。&1t;/p>

  “秦先生,我家先生等你多时了。”&1t;/p>

  秦琛点头,接过他奉上的手炉,推开门,玉祁正坐在软塌上,面前还摆了一盘围棋,是个残局,似乎误解。&1t;/p>

  玉祁的神情很专注,直到他坐下喝了热茶这才抬起头。&1t;/p>

  “你来了。”&1t;/p>

  “嗯。”&1t;/p>

  “这件事你怎么看?”玉祁轻轻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原本已经陷入死局的白子忽然就被盘活了,不仅如此,还隐隐有着赢得趋势。&1t;/p>

  “先不用回答,陪我下了这盘棋再说。”他说这着话,又将棋盘往秦琛面前推了推。&1t;/p>

  秦琛捏起黑子,和他下了起来。&1t;/p>

  棋品如人品,秦琛落子的度很快,几乎是没有丝毫的犹豫,却是招招都往能致敌人于绝路上逼。&1t;/p>

  而玉祁则是不同,他几乎是每一步都要停顿个几分钟,有时候甚至更长,足足一刻钟都不会动的。&1t;/p>

  若不是他的手一直都在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桌面,秦琛都要以为他是睡着了。&1t;/p>

  “你输了...”&1t;/p>

  黎明悄然到来,几缕晨光挤入了房间,玉祁含笑落下最后一子。&1t;/p>

  秦琛一怔,随即释然笑道。&1t;/p>

  “是...”&1t;/p>

  “想要好结果的是对的,但是小琛,人不能冒进。”&1t;/p>

  “如今我身体也好了,娆娆在玉家也会得到最好的照顾,其实你真的没有必要闯天选,我可以承诺让你每年都见到孩子,你觉得怎么样?”&1t;/p>

  这也是玉祁临时想出的办法,比起龙衍,他其实更中意的是眼前人,毕竟这结婚生子是过一辈子的,他这一辈子已经就这样了,但是娆娆才刚刚绽放出最美好的年华。&1t;/p>

  他甚至可以保证,只要娆娆生完孩子,身材绝对会在一个月之内恢复到最完美的比例。在加上他给她的最强有力的保证,她只要把身法练好,那绝对是在隐世家族都能横着走的存在。&1t;/p>

  “先生是叫我放弃么?”&1t;/p>

  秦琛眼睑微垂,额前的碎将他的情绪很好的隐藏起来了。&1t;/p>

  “我只是给你建议,路还是你自己要走的,选择权也在你手上。”&1t;/p>

  “坦白来讲,如果娆娆不是有着凤凰血脉,我是不会干涉你们的,甚至还会帮你...可现在却是不行,当年的婚约并不是我做的主,而且娆娆也只有嫁到龙家去,才能阻止那场可怕的预言。”&1t;/p>

  “可怕的预言?”秦琛眉头紧锁。&1t;/p>

  “是的。”玉祁的脸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1t;/p>

  “罢了,你还是去走你想要走的路吧,我能保证的是,娆娆回玉家生孩子,远比在世俗界要安全的多。”&1t;/p>

  “我懂您的意思。”&1t;/p>

  秦琛说完,将棋盘收好,这才下塌。&1t;/p>

  走出房间时,已经是6点了。&1t;/p>

  宗祠是在中午举行仪式, 秦琛便又回到了房间,小心翼翼的钻回了被子,将睡梦中的小女人搂紧。&1t;/p>

  他闭上了眼,视线变成了一片空白。&1t;/p>

  美人在怀,他的心却是空荡荡的。&1t;/p>

  就这样维持着似睡非睡的状态,直到门口有小姑娘来敲门,把他们领去吃饭。&1t;/p>

  娆娆并不知道秦琛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只是看到他一直都是低头望着自己,便主动伸手和他十指紧扣。&1t;/p>

  Ben和ken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1t;/p>

  一个精神焕嘴角噙着笑,另一个则是一脸幽怨。&1t;/p>

  让娆娆惊奇不语,小声的在旁边八卦道:“受伤的不是ken么?怎么这Ben看起来像是被人煮了似的。”&1t;/p>

  吴贺笑眯眯用眼神在两个男人身上来来回回,压低声音在娆娆耳边说道:“不懂了吧,一看就是欲求不满呗?”&1t;/p>

  “欲求不满?”娆娆一脸的惊悚。&1t;/p>

  “什么时候的事?”&1t;/p>

  她八卦的还想要继续,脑袋上却被重重来了一下。&1t;/p>

  秦琛似笑非笑的望着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道:“夫人,我也欲求不满,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呢?”&1t;/p>

  6娆娆:“......”&1t;/p>

  ......&1t;/p>

  娆娆本以为玉家的祠堂会是一个十分高大上的地方,或者是那种古朴的建筑。&1t;/p>

  然而被人抬着上了山,才现所谓的祠堂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中间的类似于祭坛的模样。&1t;/p>

  年久没人打扫的祠堂墙壁上,落着一层泥土。&1t;/p>

  玉祁皱了皱眉,玉家支脉的四个长老便站在了四个高矮不一的柱子面前,不知挪动了哪里的开关,那祭坛忽然向下陷入了数米,连带着整个山头都跟着剧烈摇晃起来。&1t;/p>

  娆娆被秦琛护在怀里,等动荡结束之后,眼前已然是变了模样。&1t;/p>

  祭坛没了,空地的中间多了一个白色的雕像。&1t;/p>

  穿着和玉祁身上类似,是用汉白玉雕刻而成。&1t;/p>

  最让娆娆没想到的是,那雕像的五官......&1t;/p>

  竟然能和自己一模一样。&1t;/p>

  难道这是舅舅送自己的礼物不成?&1t;/p>

  她疑惑的看向玉祁,玉祁却冲她神秘的笑了。&1t;/p>

  忽然拉起她的手往雕像前面走去,在那脚趾的位置敲了敲,露出了一个带着刻度的按钮。&1t;/p>

  娆娆只觉得手指忽然一痛,下一秒已经摸上了一个冰凉的东西。&1t;/p>

  她的血液,已然是染红了那个带着刻度的按钮。&1t;/p>

  更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般,那玉雕白色的眼睛竟然变成了红色!不知是不是娆娆的错觉,她忽然好像觉得那女人在冲自己笑!&1t;/p>

  天啊!&1t;/p>

  难道这世界上真有神仙?&1t;/p>

  娆娆自问自己是一个无神论者,又被祖国熏陶了这么多年。&1t;/p>

  可眼前生的一切好像又让她觉得一切都是很玄幻。&1t;/p>

  她回神看向秦琛,秦琛依旧在那里站着。&1t;/p>

  然而他身后的玉家人,一个个却都是跪在了地上。&1t;/p>

  “恭迎神女转世。”&1t;/p>

  “恭迎神女转世。”&1t;/p>

  一连高呼了数遍,震得娆娆耳朵嗡嗡直响。&1t;/p>

  她本就不习惯世家这些动不动就跪啊拜的,此刻更是直接站在了玉祁的身后。&1t;/p>

  “娆娆...”玉祁无奈又怜惜的将她从自己身后拽了出来。&1t;/p>

  指着下面解释起来:“这座雕像是这只支脉的老祖宗,原先也是玉家本家的一位嫡小姐,因为爱上了一个世俗的男人所以就带着人出来了。当时这里的村名正在被一群土匪屠杀。那位玉家小姐救了他们,也和心爱的人留在了这里,但是那位小姐是实打实的会些道术,就被他们信奉成神了。”&1t;/p>

  “又因为她的名字里有一个云字,所以这座山便是云山。”&1t;/p>

  “可是...”这一切好像和自己都没关系啊!&1t;/p>

  娆娆踟蹰着,依旧侧着身子,不愿意莫名的受这么多人的朝拜。&1t;/p>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问,玉祁笑了笑,又捏着她的手在雕像下的另一处开关按了按。&1t;/p>

  一边拉着她往里面走,一边解释。&1t;/p>

  “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说你是神女转世?”&1t;/p>

  “一来,你的确是千百年来的凤凰血,所以你的血可以激活这位玉家老人留下的开关,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里埋藏着宝藏,是专门留给自己家的后人的。这些年云山上的人不出去,也是为了守护这里,古老的阵法虽然强大,却也扛不住高科技的炮弹,所以,只有等到这些东西被取走了,他们才能回到世俗界生活。”&1t;/p>

  “所以,刚刚的礼拜,你是受得起的。”&1t;/p>

  娆娆麻木的睁着眼睛,脑海里云雾朦胧,越的觉得自己是在做梦。&1t;/p>

  忽然间就有了亲舅舅,忽然间就成了牛逼xx的接班人。&1t;/p>

  还有那什么宝藏。&1t;/p>

  娆娆以为会是金子神马的。&1t;/p>

  可当她走到了尽头,却只现了三个箱子。&1t;/p>

  “打开吧。用你的血。”&1t;/p>

  玉祁笑眯眯说道,垂手立在一旁。&1t;/p>

  娆娆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将手凑了过去。&1t;/p>

  “砰砰砰!”&1t;/p>

  三个箱子同时打开,吓得娆娆禁不住后退了两步。&1t;/p>

  定睛一看,这才现这里面的东西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1t;/p>

  第一个是一套完整的凤冠霞帔,第二个箱子里则是厚厚的一摞像是图纸一般的东西,至于第三个,那就更奇怪了,一个小型的凤凰形状的雕像,还不过手掌大。&1t;/p>

  这好像哪个都跟财宝挂不上=号吧?&1t;/p>

  果然自己没那个中大奖的命吗?&1t;/p>

  娆娆狐疑的看向玉祁。&1t;/p>
  浏览阅读地址:/jiaoqizaishangwanmeichonghunbaizhao/8667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