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极品天师群 > 第73章 桃花煞

第73章 桃花煞

  一个外来人能在东沟村站稳脚跟,还开起了农家乐跟村民抢生意,那能是个善茬吗?

  白雅琪先前只是不想多事,早两年婆家来闹就已经让她够累的了,所以想着好好把人劝走。

  可要是想在她这耍横充楞,她白雅琪也不是好惹的。

  况且,她这心里也还装着事,没工夫搁这儿瞎耽搁时间,想着就把目光看向旁边的李刚,还好奇的打量了徐洋一眼。

  “洋子,看出来没?”李刚用胳膊碰了碰他说道。

  “恩,这是让人下咒了。”打第一眼看见白寡妇,徐洋就已经现了。

  额头暗淡无光,目光涣散无神,看着总有股没睡醒的样子,再看她眼角魅惑横生,红鸾乱动的样子,

  这是有东西使坏,想跟白寡妇滚床单,会不会是色鬼呢?

  “阴阳敕令,开我天眼。”徐洋心中默念,跟着眨眼再看。

  “握草。”

  这边正在说话的人都看了过来,不知道徐洋是什么神经,突然爆出这么句粗口是要针对谁?

  “咳,没事没事,刚有只这么大的蝎子,跑了。”徐洋用手比划着,双手间的圆得有碗口大。

  没管众人信是不信,徐洋低着头盯着地板直看,好像上面绣了花似得。

  “喂,你搞什么?我知道白寡妇长得好看,但你就是想,也别这么直接说出来啊!”李刚贴着脑袋悄声问道。

  目光一挪正好对准他要害,徐洋连忙把头别开,偷看男人的家伙什,他还没这爱好,太辣眼了。

  想着刚刚看到的那白花花的娇躯,徐洋就忍不住又向着白寡妇看去,立马那衣服就在他眼里消失了。

  “粉红,粉红,粉红,全是粉红的,真是可惜了。”徐洋嘴里小声嘀咕着。

  “什么粉红的,可惜什么?”李丹突然在他耳旁说道。

  猛地一回头,两眼刚好对准她的胸口,徐洋立马就瞪大了眼珠子,没想到李丹的本钱如此雄厚。

  往日里穿着衣服,看上去也就是刚刚育的样子,想不到原来下面藏着两座雄峰啊!

  “看什么看,神经啊!”炙热的目光,让李丹有股被他看穿的感觉,只觉得胸前火辣辣的烫,连忙用手抱住。

  “咳咳,没事,那蝎子刚从你后面过去了。”徐洋又比划了下碗口大的蝎子,把头扭了回去。

  这会心里那欲火蹭蹭的往上直冒,再看下去,他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化身“禽兽。”

  目光转向白寡妇,挪开视线不去注意那“粉红、粉红、粉红,”徐洋没有现阴气,反而是在她耳后现一朵桃花印记。

  “桃花煞,还挺狠的。”徐洋在心里嘀咕着。

  “都给我出去,再不走,我就叫警察把你们撵出去。”不知道说了什么,白雅琪噌的站了起来,指着大门的方向激动说道。

  “哼。”老刘伯冷哼一声,站起身往外走,后面的刘家婶子有些不甘心,可还是跟了上去。

  白雅琪也跟在后面,看样子要出去关门,刚走到院门口,刘家老二家的媳妇就猛地站起冲了过来。

  “你个不要脸的女人,勾搭人家老公,还害人,你就是个狐狸精,祸害,就应该下猪笼……”

  白雅琪一个没注意到,直接把抓住衣领子,被对方前后晃着推到在地。

  “说够没有?”白雅琪冷冷的看着她,等她不说话了才问道。

  “你。”看着她那样子,刘家老二媳妇突然有点胆怯。

  白雅琪站了起来,拍着土说道:“前儿个天在刘壮家的苞谷(玉米)地里,你跟人撞得挺响的丫?”

  唰。

  数十双目光跟利箭似得,直接放在了她的身上,刘家婶子不乐意了。

  冲上来指着白雅琪道:“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俺们家娟娟,那好的类,谁个不晓得,你自己是个勾引男人的烂货,

  别把人家想的都跟你一样贱,呸。”

  “就,就是,前儿个俺回俺们家了,那儿个在苞谷地里。”娟娟的神色有点不自然。

  “姐,你前儿个没回家啊,俺可在家待了一天呢!”

  门外边站着的大小伙里,一个面容憨厚带着点傻气的小子挠着头说着,看大伙都看了过来,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噗,这尼玛。”刘家婶子的脸变得阴晴不定,五颜六色的煞是好看,徐洋几人放声大笑。

  “啪,滚,俺们家没有你这种丢人东西,滚回你们家去。”刘家婶子一巴掌甩在娟娟脸上,再也没脸待下去了。

  “你,你,你。”委屈的捂着脸的娟娟,指着白雅琪半天,狠狠一跺脚也走了。

  到了门口看见本家傻弟弟,又是狠狠一跺脚,气的放声大哭向远处跑去。

  “让你们看笑话了。”白雅琪把门插上,门口的人也就散了,走的时候还在那瞎嘀咕着。

  “一群憨货,要是搁门口喊一句谁来,我看各个都跑的快。”白雅琪端庄中带着魅惑的样子,真的太有诱惑力了。

  “进来坐吧!”白雅琪招呼着几人坐下,看着李刚问道:“刚刚没来及说完,我这噩梦有没有办法治?”

  “你那可不是噩梦,那是有人给你下了桃花煞。”李刚挑眉自信说道。

  “什么东西?”白雅琪眉头高皱高声问道。

  看着白雅琪看过来的目光,李刚傻眼了,他就是听徐洋说是“桃花煞,”那什么鬼东西谁知道啊!

  看到李刚哑火了,徐洋真想抽死他,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好好看书,道解真录上基础的东西都记不住。

  “桃花煞,说的太复杂你也不明白,简单说就是有人对你下咒,等到咒成之日,你就会变成沉沦肉欲的……

  对施咒人言听计从,欲求不满,就是这样。”

  没等徐洋开口,李丹就抢先说道,三言两语就把事情说清了。

  为了不让徐洋跟白寡妇有瓜葛,她也是真的拼了,连“欲求不满”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可说完她就后悔了,低着头不再说话,心里苦涩道:

  李丹啊李丹,你到底要干什么,人家可是有道侣的,你现在这样,到底算什么?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jipintianshiqun/8669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