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9

  “放心吧,我会保护你。”李毅竟不由自主地说出这样的话,这其实是每个男人的天性!

  紫玉珊俏脸飞过一抹红霞,嫣然一笑,说道:“谢谢你。”

  “小路?”

  李毅见黄小路脸色阴沉的样子,心中暗叹,谁说修仙者心境就一定要很好?遇到甚至是即将面临危险之时与凡人根本就毫无区别可言。

  “七天之后,就在此处集合。”欧阳天辽说完之后便不管了,盘膝坐在虚空之中,闭上眼睛打坐起来,只留下众修士面面相觑,有的修士甚至盘膝坐了下来,看样子是想先坐岸观火。

  李毅心中冷笑,他怎会不明白这些修士的想法?

  “一群胆小鬼!本小姐第一个带头。”只见一个散着阵阵鬼气的女修士傲然地说道,众修士顿时一惊,他们当然认得此人,是邪鬼山的大当家的妹妹祝漫容,正是李毅现的六位筑基后期的修士之一。

  可就在此时,一道沙哑的声音却传来:“祝丫头,老夫还没先行,岂容你区区妇孺先走一步?”

  此话还未说完,一道枯瘦身影快闪过,在祝漫容要进入传送阵之际,抢先一步遁入其中!

  六色光芒出一阵夺目的光彩,那枯瘦老人带着笑眯眯地神情已然消失在祝漫容的面前!

  祝漫容顿时大怒,但眼看对方已经进去了却毫无办法,只得大声地说道:“老驼背,你等下休想出来!”说罢,也进入传送阵中。

  “两个蠢人。”一道如少女般清脆的声音传来,来人是一个满脸邪气的妖异中年人,只见他轻蔑一笑,喃喃自语:“你们两人就等着帮我摘够果实吧,到时候我来帮你接收就好了。”说罢,也遁入传送阵内!

  其他修士均露出惊异的神色,因为他们三人都只是自己进入,并没有与他人协作。

  要知道这空使考核是允许修士之间互相合作的,由于是考核的原因,不能直接从沼泽的入口处进入,最重要的是合作人数最多为三人,那传送阵所传送的位置是随机性的,每次传送都不可能是同一地点。

  所以这些修士大都是三人同时进入,而老驼背与祝漫容此举无疑是让众修士心惊肉跳,莫不是他们已经找到了对付碧睛魔猿的手段?

  很快,场中的修士人数已经锐减了近半,李毅三人相视一眼,也走进传送阵之中。

  “嗡。”

  带着六色传送阵的夺目光彩,李毅三人脸色如常,眨眼间消失在余下修士的眼前!

  炎风沼泽内,此地除了潮湿炽热之外,还布满了不少毒虫毒物,这些毒虽然对修仙者没什么效果,但在危机时刻最不引人注意的却是最致命的。

  当李毅三人从某处传送阵中走出后,一股浑浊之气当即扑面而来,除此之外,还有一股炽热的气息。

  三人一出来后都不约而同地向前看去,灰黑色的腐烂地面,不停冒着气泡的浑浊水坑,奇形怪状的扭曲树木,远远看去之时,全是大大小小的山丘与丘陵,上边稀稀疏疏地种着不少树,只是这些树都不是所谓的炎风树。

  “看来这儿仅仅是炎风沼泽的边缘范围,离真正的炎风树王的树干还差很远。”李毅感受一下这股热风的强度,便大概知道三人所在地点。

  黄小路与紫玉珊均点了点头,凭借着他们的修为完全可以抵抗得住这股热量。

  三人并没有高飞起来,而是仅仅离地三四丈,向炎风沼泽的核心区域赶去,在那里一定有着大量的炎风树。

  炎风沼泽的边缘地带并不大,在李毅三人有意降低度的情况下,不足半个时辰已然来到了此行的一道难关。

  “这股热风……”李毅的肉体力量虽强,可却依旧清晰地感受到那股逼人的热量,与‘炼肉’之境的那动作带来的热量不同,这股热量是实实在在的冲击,如果说李毅‘炼肉’之境带来的热量是热血沸腾的话,那么这股热风所带来的热量却仿佛脖子被一根燃烧得通红的铁链勒住一般,难以呼吸。

  三人相视一眼,均开启了护体灵光,三道亮晶晶的光芒形容护盾笼罩在三人的全身,李毅的护体灵光呈灰白色,而黄小路与紫玉珊分别是淡黄色与淡紫色,这其实是与三人所修的功法息息相关的。

  “李大哥你的护体灵光怎么给我一种奇怪的感觉。”黄小路忍不住询问道,他清晰地感到缭绕着李毅的灰白色灵光似乎带有一种吸力,就好像身边的灵气都被其吸纳其中一样。

  “哦,是吗?”李毅似笑非笑。

  “玉珊姐,你应该也能感受到吧?”

  紫玉珊摸了摸琼鼻,奇怪地答道:“是小路你多心了吧。”

  开启了护体灵光的三人感到周身一凉,心中均轻松了不少,但依旧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进入前方的赤色迷雾之中。

  他们走进了迷雾地一刻,除了感受到那股热量有所上升之外,还有一个让三人脸色难看地地方,就是视力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如今的他们可视范围已经与凡人无异。

  “迷雾很浓,我们要小心。”李毅提醒道。

  二人均是谨慎地点头,在这儿他们神识可不敢乱用,毕竟这儿除了碧睛魔猿之外,还有一些对神识特别敏感的妖兽,甚至于修仙者更是一个问题!

  进入这儿的修仙者除了可能抢夺炎风果之外,还有可能抢夺他人的储物袋,毕竟混水摸鱼这种伎俩在修真界实在太多了,尤其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

  一旦引来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修仙者,先不说能不能灭杀他们,光是引来一大帮妖兽就要叫李毅他们好受了!

  当李毅述说了杀人夺宝一事之后,黄小路与紫玉珊均是心中一惊,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因为有七天的时间,所以三人是尽量放慢脚步,一路上走走停停,倒也没有遇到特别的危险。

  “停下。”李毅前行着的身体陡然间停了下来,紫玉珊由于一直分心于身后,竟一时之间没注意便撞在李毅身上。

  “呃……”

  紫玉珊俏脸一红,但再看看李毅与黄小路二人都是脸带严肃之色时,一股不好预感当即涌上心头。

  “小心。”李毅一惊,一道黑光向三人冲来,李毅当即右手呈鹰爪状闪电般抓出,顿时一阵骨骼断裂声响起,一只全身黝黑的眸子宛若星辰的豹子根本来不及惨叫被他硬生生地抓碎了脖子,顿时血肉横飞。

  “是黑云豹。”紫玉珊心情不禁轻松了点,这黑云豹的度虽快,虽说是二级妖兽,但其真正实力还是与碧睛魔猿相差甚远。

  一点点如同星辰般的光芒逐渐从淡红色迷雾中亮起,足有数十点之多,三人背对背围拢成一个圆形。“吼。”

  数十道兽吼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只见一只只黑云豹从淡红色迷雾内窜出,张牙舞爪地扑向三人!

  黄小路与紫玉珊二人纷纷一拍储物袋,拿出自己的法器。

  紫玉珊的法器正是那三把配套小飞剑,只见其纤纤玉指掐诀之间,三把飞剑之间配合得天衣无缝,阵阵紫芒闪现,一只只黑云豹均被三把飞剑拦腰斩断!

  黄小路也不甘示弱,从口中喷出一层淡黄色灵雾,灵雾笼罩在一面白色小旗之上,小旗当即涨大快地旋转起来,一道道淡黄色刀刃如同龙卷风般划过,黑云豹面临着铺天盖地的刀刃根本无从闪躲,瞬间便化作碎肉从空中坠下。

  黑云豹在死伤十多只的情况之下,对飞剑与小旗很是忌惮,并没有立刻冲来,反而纷纷张开豹口,一丝丝蓝色冰点迅从当中凝结,化成一条条三尺冰箭先是化解了黄小路的风刃,接着威势不减,伴随着阵阵尖啸声,这些冰箭排山倒海般向三人射来。

  “哼。”

  李毅心底冷笑,一拍储物袋,一把插着无数锋利刀刃的黑色轮子浮现在其手上,在他的掐诀之下涨至一丈大小,面对着铺天盖地的冰箭,李毅右手只是稍一力将其甩出,轮子便急剧旋转起来,如同回力标一般划过了长空,轻易挡下重重冰箭。

  黑云豹似乎见势不对,就要拔腿就跑之时,李毅脸色冷峻,迅向黑色轮子打出一道法决,“唆”的一声,黑色轮子度陡然一升,伴随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余下的十数只黑云豹根本无从逃跑,被黑色轮子搅成肉酱,化为一股血雾消散在虚空之中!

  “铿”

  黑色轮子划过一道绚烂的光芒回到李毅的手上。

  李毅回到两人身边,三人相视一眼,均露出了笑意。

  “还好这些妖兽并没有达至三级妖兽的境界,并不擅长飞行。”紫玉珊露出一丝笑意,这些妖兽的跳跃能力虽然很是不错,但终究不会飞行,而且也就是度稍占优势。

  能成功筑基的修仙者都对厮杀十分擅长,面对实力稍弱的黑云豹,三人轻易便解决。

  至于利用飞行的优势来摘取那炎风果,李毅他们并不是没有想过,而是关键便是这热风的问题!

  这热风的温度随着飞行的高度而逐渐改变,李毅他们与黑云豹厮杀之时只是离地面三丈高罢了,便感到热得吓人,灵力的消耗度也是大幅度提升,他们深信要是到了更高的话,灵力的消耗将会去到一个很恐怖的程度。

  因此李毅他们这才要跟黑云豹厮杀罢了,要不然早就高空飞行跑掉了,要知道这炎风树王的高度可是有上万丈之高的!

  “李毅大哥实在太厉害了,小路,这下子你放心了吧。”紫玉珊心情轻松了不少,打趣地说道。

  “是啊,这次一定能成为空使!”黄小路心中是对李毅很是敬佩,不仅把两丈粗的巨树轻松解剖,对上这些黑云豹更是轻松至极。

  要知道这那冰箭一看就知道灵力强度不弱,是黑云豹的绝招,面对数量庞大至极的冰箭,李毅在瞬间便能想到对策然后轻松化解,最后便是对这些豹子一顿狂虐,这一气呵成的过程是直让两人心悦诚服。

  至于那轮子正是来源于那叫铁大兵的强盗头头,这在上品灵器之中也是十分有名的‘荆棘轮’,并不是如那家伙所说的陀飞轮,此轮子由于对方炼化不深,而且其主人也被灭杀,所以李毅轻易便将其据为己有。

  “看样子短时间内不会有别的妖兽,我们先坐下补充点灵力吧。”李毅看了看两人提议道。

  两人显然已经将李毅当成了三人团队的灵魂中心,纷纷点头赞成,虽然两人依然是精神奕奕地样子,但趁有机会之下养精蓄锐却是乐意为之的事情。

  见两人从储物袋中拿出灵石出来补充灵力,李毅也是装模作样地拿着灵石补充起来,其实他哪里需要什么补充,这炎风沼泽虽然环境恶劣,但却胜在天地灵气够浓厚,李毅身体就像是过滤器,身体是源源不断地补充灵气,当然,在补充的过程中也泄漏了不少含有杂质的灵气。

  李毅趁有机会,当然继续钻起如何入门这研魔之吞噬的第一层——‘血影噬’,毕竟这黑云豹也只是低级妖兽罢了,更高难度的东西还在后头,他有一种感觉,只要成功入门这‘血影噬’即使面对众多碧睛魔猿也能功成身退。

  ……

  而就在炎风沼泽的某一处,一名老妪正跌跌撞撞地走着,只见其仿佛受了重伤,正依靠着一棵大树上喘着粗气。

  而在他身后十里不到,正有着一名打扮得妖异至极的女人,一袭鲜红欲滴的长袍笼罩着香肌玉体,女人正舔着玉指上的鲜血,一边喃喃地说道:“这可恶的老家伙拿了十多个炎风果与碧睛魔猿厮杀了那么久还受了我一击居然还能走这么远,真是奇事啊!”

  ……

  而另外一变,正有着一男一女两名修士对峙着,在他们身后正有着一颗生长奇特的树,树叶之上泛着点点火光,显然便是所谓的炎风树,只是上边并没有果实。

  而在炎风树的旁边还零零散散地躺着几只碧睛魔猿的碎尸,死得很是凄惨。

  “祝漫容!这上边怎会没有果实,分明便是你摘了,交出来,本老祖饶你不死。”男子正是那名最先来到这炎风沼泽的枯瘦老者,此刻他怒火中烧,正与着一名全身上下无一不蔓延着鬼气的女子对峙,显然这女子便是那祝漫容。

  “哼,我怎会知道,我也就比你先来一步罢了。”祝漫容也是脸色铁青,忽然又诡异一笑,“你大可以不屑一顾,反正本小姐可不惧你这排骨精!”

  李毅三人不知道的是,此刻已然有其他修仙者身受重伤,这炎风沼泽已经有修仙者为炎风果相争起来了!

  炎风沼泽内,一个方圆数里的水潭处。

  水潭中的水呈淡红色,整个水潭被一大群乱石包围,一丝丝冷冽的气体从水潭处缓缓地冒出,在水潭的边缘处却结着一层层淡蓝色的冰霜,实在是诡异非常。

  “这水谭里的水温度高得可怕,可偏偏其四周却结上了冰霜,难道……”李毅沉吟了一下,说道,自然来到了这水潭的附近,他们清晰地感受到淡红色的迷雾也淡了许多,只是当中夹杂的热风并没有减少。
  浏览阅读地址:/kuangzhanshideyijielvcheng/8669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