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撩闲 > 21.第二十一章

21.第二十一章

  叶泠对她有意思的想法又一次从脑海中冒出来, 又觉有些不可思议和不太可能, 但这又是她能想到的对叶泠的行为最合理的解释。

  叶泠就坐在她的面前, 还是正在谈正事的时候, 温徵羽对自己走神到私事上有点不好意思, 赶紧拉回思绪。

  温徵羽说道:“我需要做些先期准备,再拟一份草案,到时候有什么不足还请叶总多指点指点。”

  叶泠听温徵羽还没有与温黎商议, 便已经开始考虑要怎么实施,心情颇好的微微一笑,温声应了声:“好。”

  一声“好”字传过来, 不知道是因为叶泠的声音好听,还是叶泠应得痛快让人听起来舒服,温徵羽竟听出几分余音绕梁的意味,她下意识地看向叶泠, 又见叶泠神情如常。

  叶泠给温徵羽斟了杯茶,便又细细品茗。

  温徵羽坐在叶泠的侧面陪着叶泠喝茶。她看得出来叶泠很放松,并且, 心情似乎还挺不错。

  叶泠待她, 反常的地方太多, 这让温徵羽不得不多想。

  叶泠喜欢她,想要接近她?

  这想法温徵羽怎么想怎么觉得离奇。她不由得又多打量叶泠的几眼,也只得出个撇开叶泠的性格不谈, 外貌长相、声音气质都还是挺过关的结论。叶泠的声线很好, 说话时不徐不疾, 语不高,但沉稳有力,字正腔圆,音非常标准。叶泠说话很是温和客气,却有一份笃定的气势,总给她一种,叶泠说出的每一句话的背后都有着充足准备的感觉,待说出来时,那便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这是一个说什么、做什么都是有准备的人。

  她忽然瞥见叶泠的嘴角挑起来,似在笑,不由得朝叶泠望去,便见叶泠埋头喝茶也没掩盖住嘴角的笑容。她问:“叶总笑什么?”

  叶泠轻笑一声,放下茶,说:“没什么,就是……”她的身子略微前倾,凑向温徵羽,似有什么悄悄话要说的模样。

  温徵羽略感好奇,这屋子里就她俩,还需要说悄悄话?她困惑地将身子凑过去,想听听叶泠要说什么。

  叶泠凑到温徵羽的耳畔,在距离温徵羽的耳朵有几厘米的地方,低低的说了句:“徵羽,你那眼睛总往我身上瞟,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她说完,便坐了回去,还略带俏皮地冲温徵羽眨了下眼。

  温徵羽只觉脑子里“嗡”地一声,那火热感从耳根一直蔓延到头顶。她在怀疑叶泠对她有意思,叶泠居然说她对叶泠有意思?她会对叶泠有意思?要不是叶泠为人做事还算正派,她连叶泠的合伙人都不想当。温徵羽淡淡地回了句:“叶总想多了。”

  叶泠煞有介事地“嗯”了声,抽出一张湿纸巾给温徵羽,说:“擦擦脸降降温,这深秋时季的,把我们徵羽热得满脸通红。”

  温徵羽用力地接过叶泠递来的湿纸巾,说:“多谢。”低头,用湿纸巾擦手。

  叶泠的视线落在温徵羽那又白又嫩像葱尖似的手指上,嘴角又轻轻挑了挑。她看了眼时间,说:“我下午还有事,就先走了。”

  温徵羽冲叶泠挥挥手做个拜拜的手势,很乐意叶泠走人。

  她在叶泠走后,便与温黎联系,商量冬拍的事。

  温黎没有异议,让她自己看着弄。

  画室举办画作拍卖,最大的作用还是宣传推广以及拉升画室名气以及画作价位,因此上拍的画作,一定要精,并且,得有特色。

  画室的运作,一直是从两方面入手,一是从知名画家那约画拍卖出售,以此来奠定行业地位打响名气。不过,有一点,知名画家的画贵,画作是以市尺算钱,最便宜的每市尺都得以万为单位,很容易造成资金大笔积压。就如她之前大量约画,虽说知名画家的画作好卖,甚至时常会出现如她师傅的《长城雄关图》一样卖出大价狠赚一笔的情况,但这是在大力宣传做足广告的情况下才有的效果。算上广告、拍卖等运营成本,成本相当高,一旦出现流拍或画作积压在手里,会直接导致画室资金困难的情况。并且,知名画家以及其画作都是有限的,她想去约画买画,其他同行也想,而画画又不是工厂生产加个班赶一赶就能赶出来。这就导致她想买,人家还不一定有画卖给她或想卖给她,所以名家画作通常都只能拿来作压轴镇店用。画室的另一个经营方向就是从群体相对庞大的小有名气的画家或画手手里收购价格不太贵属于普通人都得起的有潜力的画作。买他们的画,不仅得看人是否有潜力,还得看画。他们还处在上升期阶段,还会出现画作质量不稳定的情况。画虽然不贵,但良莠不齐,需要仔细鉴别,更加考验眼光。

  经营画室,市场部有专人做市场调研,收集国内外画家的信息资料。

  这次冬拍,她打算从两个方面入手,推出七八幅知名画家的画作,以及推出一些比较有特色或值得推广的潜力画家、画手的画作。推出来的名家画作得尽量避免出现同类型重复的画作,例如,当代国画分类,大致分为人物、山水、花鸟、界画、花卉、瓜果、翎毛、走兽、虫鱼等画科,上拍的时候就得尽量避免出现两幅以上的山水虫鱼等画作的情况。从表现方法分类来说,又有工笔、写意、钩勒、设色、水墨等技法形式。她是开画室,不是开个展,因此,上拍的画最好将这些分类含盖在里面。她约了工笔山水画,就不好再约写意山水画,约了水墨花鸟就不能再约设色花鸟。

  先,她得从类别上确定要找哪些画家约画,跟着,还得联系询问对方是否有这时间或意愿接受她的约画,之后才能带着合同带着钱上门去洽谈,能不能谈得拢,还得另说。

  约到画,确定哪些画上拍,得再与拍卖行联系订下相关的拍卖事宜和流程,即使流程是固定的,但举办拍卖的时间、场地、安保等问题,还是得视情况重新谈的。再有宣传方面还得推陈出新,总不能拿上回的宣传套路来做,同样的宣传方式一而再地出现,不说客户群看着腻,她自己看着也腻。零零碎碎的一大堆事情都必须先做一个资金预算,将这个项目成本控制在画室现有资本能够承受的范围内。不然,一旦画室陷入资金周转不灵的情况,她和画室的处境就得水深火热了。

  好在,这工作不是她一个人做。市场宣传营销部的工作就是这些。

  离过年只有三个多月时间,从时间上来说是相当的紧的。因此,出方案做项目计划书就不能再拖,得尽快做出来。她拉上市场宣传营销部的人开会,先行商议,又再让市场宣传营销部把项目计划书做出来,自己看过后,又与他们经过商讨修改,这才拿去给叶泠和温黎过目。

  温黎没什么意见,只告诉她,好不好,行不行,自己定。

  温黎领她入门,后面怎么做,怎样能做得更好,怎么才能不出差错,得靠她自己去摸索。

  叶泠每天都来蹭饭,连周末都过来,因此温徵羽便没给叶泠邮件,把打印成册的计划书给叶泠看。

  叶泠看完后,没多说什么,只用笔在其中几处划了一笔,说了句:“我觉得这几处可以再斟酌完善点。”

  温徵羽已经反复研究过整个计划方案,即使叶泠圈出来,她也看不出什么不妥。

  不过,叶泠能圈出来提点她一二就不错了,不可能指着叶泠什么事都给她说清楚说透。她看不明白,也没说什么,自己先琢磨了一下午,待晚饭后,陪温儒老先生散步时,再顺便向老先生请教。

  老先生告诉她,好东西不怕多,只要她有联系上愿意买好东西的人,并且,形成长期的相对稳定的小范围的交易圈,这些都是不用愁的。温儒老先生还又说了句,一些好东西是有钱也无法在市面上买到的。至于购画成本方面,只要能够确保画卖得出去,可以适当提高,做生意就不可能不出现欠债的情况,有个时间差,能让资金维持周转就行。

  温徵羽这才明白过来。叶泠和温儒老先生都挺绕的。他俩的意思就是投入可以再大点,只要她能约到好画,那就多多益善,再拉起一个高端客户小圈子。那些多约到的名家画作不上拍,不挂出来卖,在这高端客户小圈子里交易出手。说起来容易,很多行业都有这么干,可具体操作起来,那又是另一回事了。画室刚成立,还不太够条件这么做,可这么做又是一个展趋势,确实该趁着冬拍弄起来。

  这一小撮高端客户的经营,因为客户群的关系,再让市场部去接触就不太合适,她只能自己张罗。

  这么一番来回折腾,她这项目计划书分成两个部分,做了一周才做完,达到叶泠满意的程度。之后,她便开始联系知名画家,待对方流露出愿意与她见上一见,谈谈看的意向后,她就得亲自登门去谈。

  她不想麻烦叶泠,原本想着带着市场经理去也一样。可市场经理比她还忙,她要是把市场经理带走了,面对广大客户群体潜力画家画作这一块就没有人筹措了。况且,她总有种叶泠在虎视眈眈地盯着的感觉,如果她不带叶泠去,指不定会惹出什么严重的后果来。

  想想画室刚起步,她还禁不起折腾,于是,乖乖地约上了叶泠。
  浏览阅读地址:/liaoxian/86613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