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撩闲 > 45.第四十五章

45.第四十五章

  叶泠许完生日愿望, 吹灭了蜡烛。

  董元送了一盏便携式小灯过来, 便又悄然离开。

  柔和的灯光映照在两人身上,透着淡淡的温馨。

  叶泠轻轻地取下小面人,用纸巾小心地擦拭干净上面沾的奶油和蛋糕,把一对面人递向温徵羽,说:“送给你, 捏得丑, 希望徵羽不要嫌弃。”

  温徵羽很嫌弃,但当着寿星公的面, 不敢实话实说, 只得伸手接过叶泠递来的面人,说:“不嫌弃。叶总亲自捏的面人,不敢嫌弃。”

  叶泠说:“虽然捏得丑了点, 但面人吃起来味道应该都差不多。不过我想徵羽应该会舍不得吃,为了方便徵羽收藏, 我在里面加了防腐剂。”

  温徵羽:“……”加了防腐剂怎么吃?叶泠想把面人送给她收藏?她其实挺想一口咬掉面人叶泠的脑袋。

  叶泠切开蛋糕,装进小碟子里, 备上叉子, 送到温徵羽的面前,说:“徵羽, 吃蛋糕。”

  温徵羽轻轻地放下面人,说了句:“谢谢。”接过蛋糕。

  夜里, 风夹杂着水气从湖面吹来, 徐徐缓缓的, 很是舒服。

  温徵羽吃着蛋糕,欣赏着湖景月色,身旁坐着叶泠。

  大概是因为过于安静,这里又只有她和叶泠,以至五官感觉都比平时要敏锐得多,情绪也要敏感得多。

  温徵羽竟有种两人静静相伴岁月静好的感觉。

  她想,征战商场的叶泠,或许也希望能得片刻宁静。

  面人很不好保存,即使加了防腐剂,久了也会出现霉变质或干裂的情况。

  叶泠特意送的面人,还很体贴地准备了小盒子给温徵羽装面人带回家。

  她不能在明知有防腐剂的情况下把它吃进肚子里,也不能把它扔进垃圾桶里,只能想办法保存起来。

  温徵羽找工匠师傅先用制作装裱书画的糨糊的防腐中草药熬成汁渗进面人中,加了次防腐处理工艺,再把面人放在阴凉处晾上几天,收掉水分后,参照琥珀形成,用树脂把面人封起来,配上根雕底座制成了件小工艺品。

  温徵羽不想收藏这么一对小面人,想给叶泠送回去,她又担心叶泠再误会或再说些什么,便把它当作摆件搁在了自己卧室的书桌上。

  她明白叶泠的心意,知道叶泠是真心喜欢她,但她与叶泠更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她们各自的事业、家庭、人生所走的方向都不在一条线上,唯一有交集的地方,只是叶泠欣赏她的画,喜欢她的人。

  她并不愿与叶泠展成过密的关系,不愿将她俩的生活搅在一起。

  她想要的,仅仅是挣够维持生活的钱,握紧手里的画笔,安安静静地画画。

  叶泠生日过后,连续好几天,心情都很好。

  温徵羽对叶泠的态度和方式仍如既往。

  对她来说,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经营好画室。

  七月底,天气炎热,地都似要被太阳晒化了。

  过了繁盛热闹的春季,各种各样的交流会逐渐减少,温徵羽总算能稍微闲一些,待在画室的日子多了起来。

  虽然七八月份属淡季,但生意还算不错,画室的资金逐渐充裕。

  温徵羽遇到价格不太贵、保存得好的古画,也愿意收进来。一些推给高端客户群,一些挂在画室出售,顺便装点门面。她走的保守路线,在有余钱的情况下才购进古画,因此,即使万一看走眼买到赝品残次品,也不怕承受不起损失。

  温徵羽白天有时间都待在画室,回到家吃过晚饭,再陪老先生散完步就到夜里了,弹筝会扰民。

  筝需要经常弹奏,筝弦的张力才会逐渐打开,弹出的音色才会越来越好。

  她在画室经常会有短暂的空闲时间,那点时间画不了画,便想弹弹筝放松下,于是把筝搬到了画室,闲来无事时可以弹上一两曲。

  她的办公室窗户对着湖。

  望着湖波垂柳,弹奏筝曲,随着音符流淌,将思绪放空,对缓解疲劳和调整心情很有用。

  下午,温徵羽刚坐在筝架前,便有店员上来敲门,告诉她有人想买画,想见老板。

  温徵羽下楼,见是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正站在一幅清初的古画前。

  这幅画,画的是江南水乡,画者声名不显,但画功不俗,运笔、意境都很到位。

  这男人站姿笔挺,宛若高山峻岭上的挺拔青松,他的型衣着皆是一丝不苟,严肃内敛的劲头跟叶泠有得一拼。他站在那,无端的就让人感到一股压力,积威浓重。

  温徵羽下意识地朝外张望一眼,没见到有保镖随从。不过,她没见到保镖随从,不等于没有。

  她看得出这是个事业上很成功的人,通常来说,这样的人极少自己来买画,即使来买画,也会提前电话联系。当然,也可能是路过,顺便进来看看,可顺便看看又要找老板的……挺怪。

  温徵羽过去,轻笑着打了声招呼:“您好。”她见这男人的目光还落在画上,便对这幅画的特色和优缺点作了介绍。画是好画,只不过不太符合时下大部分藏家所追求的名家、久远这两点要求。

  那男人微微点头,扭头朝温徵羽看来,不着痕迹地打量温徵羽两眼,说:“我想买画,不知能否为我推荐一二?”

  男人说话很慢,声音温和,但吐字清晰沉稳有力,给人一种字字千钧的感觉。

  温徵羽莫名地想到了叶泠。这男人的说话语气和风格,与叶泠竟有几分相似。

  她忽觉自己遇到一个买画的人都能想到叶泠那,情况不太对,赶紧把这念头从脑海中驱走,含笑回道:“当然可以。不知这位先生想要买什么样的画?”

  那男人问:“你这都有些什么?”

  温徵羽依据画的年代、类别、画家的名气以及市场的流行走向升值潜力为分类,做了简单的介绍,在画室现有的画作中,挑了几幅她觉得比较好的推荐。

  那男人问:“我可以先看看画吗?”

  温徵羽说:“当然可以。”她将这人请进贵宾室,安排人取画。

  那男人逐幅展开画,仔细地观摩鉴赏后,又让温徵羽再作了遍介绍。他听完温徵羽的介绍后,又对画作提出不少问题,问得还很刁钻。

  温徵羽看得出来,这男人是有鉴赏画作的功底的。他问得刁钻,但并不刻意为难,不是言之无物。

  不过,一般来说,买画的行内人不会这么问。

  如果是交流切磋,又不会是以这样的方式谋面。

  踢馆踩盘子的?

  她从这男人的着装就能看出他的身家不凡,她这小画室,恐怕不够人看在眼里的。

  温徵羽敏锐地注意到这男人在观察她,但他看向她的眼神坦荡,不像心怀不轨。

  冲她来的?还是想考察画室投资?可画室这么小,哪有值得他投资的地方——叶泠!

  一个念头从她的脑海中飞快地划过。

  叶泠长驻画室。

  想跟叶泠攀关系的人不少。

  当初画室开张,叶泠可是相当高调了一回,之后也没有刻意低调,把办公室都搬了进来。

  她在这介绍得口干舌燥,脑袋都快琢磨穿了。这男人既没有买画的意思,也没有想走的意思。温徵羽暗想:“您老是冲叶泠来的吧?要不我打电话帮你问问?”可人家没表示,她只能装作不知道。来者是客,她只能奉陪。

  高跟鞋踩在木纹地砖上的清脆声响传来。

  那落地的节奏力度很是熟悉,温徵羽隔着玻璃门,头都不用抬,也知道是叶泠回来了。

  她抬起头,便见叶泠正扭头向她看来,一抹笑意随之浮现在叶泠的脸上。然而,叶泠的笑容刚浮在脸上就僵住了,随即变成了愕然。

  很显然,叶泠认识这人。

  温徵羽暗叫一声:“果然是冲叶泠来的。”她淡笑着看向叶泠,很想说一句:叶总,有人找。

  那男人的视线从画上挪开,抬眼朝叶泠看去。

  叶泠的目光从男人的身上挪到温徵羽的身上,犹豫两秒,推门而入,喊了声:“哥。”问道:“你怎么来了?”

  哥?

  温徵羽微感诧异地看向那男人。这就是叶泠的哥哥叶湛?

  难怪她刚才看到这人会想到叶泠。他和叶泠不仅气质、说话的语气像,五官也隐约有几分相似。

  温徵羽忽然明白过来。他不仅是冲叶泠来的,很可能还是冲她来的。她怀疑叶湛是想来看看他妹妹喜欢什么样的人。

  温徵羽很是无语。

  她看叶湛不像是八卦的人,特意过来唱这么一出,是因为叶泠喜欢她的事影响到什么了?还是仅仅是出于关心自家妹妹?

  温徵羽不确定。

  叶湛起身说:“过来看看。”他对温徵羽说:“很抱歉打扰温小姐这么久,希望温小姐能赏个脸一起吃顿饭。”

  温徵羽不想淌他们兄妹俩的浑水,可显而易见的,她现在已经被叶泠拽进了浑水里。

  叶泠对温徵羽笑着说道:“刚好我也饿了。徵羽,一起吧,还得麻烦你这本地通。难得我哥过来,我想请他尝尝地道的杭帮菜。”

  温徵羽明白叶泠是想让她和他哥接触认识一下。虽然她跟叶泠没那么回事,可叶湛远道过来,避是没法避的,该面对的还是面对。她请叶湛到本地比较有名的一家地道特色菜饭庄吃饭。
  浏览阅读地址:/liaoxian/86613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