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撩闲 > 62.第六十二章

62.第六十二章

  此章防盗, 正版表在晋江文学城, 订购比满8o%能立即看到更新  《凰战苍天图》不是单独的画作, 她将要画的是一个系列。

  这是她曾经做过的一个梦, 在梦里,她是山间的一只小精怪, 目睹了那场凰鸟战苍天的旷世之战。

  凰鸣声声,万鸟相随,力战苍天。

  黑压压的覆盖苍穹,如同看不到尽头的华盖遮住了苍天大地, 天地一片昏暗。

  霹雳闪电划破云层带着狰狞之姿劈下,仿佛撕开了天地劈向那凰鸟、劈向那追随在凰鸟身后的鸟群。

  闪电落下,无数的鸟在空中陨落, 一片片一群群地坠向山岭大地。

  凰战血洒长空,洒下的血燃起漫天火焰, 将山峦群峰点燃, 烧成一片火海汪洋。

  凰鸟败,坠入昆仑深处暗无天日的无极之渊……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坠落在无极之渊下的凰, 它那鲜艳的羽毛失去光泽,片片凰羽从它死去的身躯上脱落飘散开去,它的身躯逐渐化为骸骨,点点灵光自它的骨骼中飞出, 最后, 凰化作一捧灰烬飘散在无极之渊。

  ……

  她想把凰鸟、把这个故事画下来, 于是有了《凰战苍天图》,只是家里的那场变故,让这幅未完成的画作留在了画堂。

  温徵羽收回思绪,才惊觉自己失神,有些失态。她带着歉意地朝叶泠看去,却见叶泠默默地坐在旁边,很有耐心地等着她回神。她虽然不喜欢叶泠的行事作风,但不得不承认叶泠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她略带歉意地对叶泠说:“抱歉,失礼了。”

  叶泠轻笑着说道:“看得出来徵羽对这幅没完成的画很在意,刚好,我也很在意,那么我就不绕弯子了,我们开门见山直接说?”

  温徵羽对叶泠自来熟地喊她“徵羽”感到有点不太舒服,毕竟她们还没有熟到能直接喊对方名字的地步,可如果她让叶泠继续喊她温小姐又显得有点不近人情、有些失礼,温徵羽便无视了叶泠的称呼,对于叶泠要开门见山谈事情的话语做了个请的手势作为回应,小心地把这半幅画卷好,放回锦盒中。

  叶泠说:“我想请徵羽画完这幅画。”

  温徵羽不置可否。她想画完这幅画,可如今它已经不属于她。

  叶泠说:“十万。我付钱,你画画,让我们彼此都不在这幅画作上留下遗憾,可好?”

  温徵羽确实不想留下半幅没完成的画。她做事向来喜欢有始有终,既然这个系列的画作已经开了头,便不想半途而废。以她现在的名气、这幅画作的尺寸来说,叶泠给的价算是高价了。况且她现在真的需要赚钱养家。温徵羽想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于是点头同意了。

  她点头后,便见叶泠似乎很意外,愕然地看向她。她问:“怎么了?”

  叶泠的嘴角微挑,带着些许笑意,说:“没,只是没想到徵羽会这么痛快。”

  温徵羽有点无语地看着心情似乎挺不错的叶泠,不由得感到困惑,顿时警惕地问:“你不会……别有用心吧?”她再想,自己家里现在已经落魄了,好像也没什么值得叶泠惦记的了吧?

  叶泠不答反问:“依你看我像不像别有用心?”

  温徵羽面对故作高深状的叶泠,突然想送“神经病”三个字给她,不过出于礼貌,她把这三个字悄悄咽回去,绕开这话题,说:“画留下,我画好后联系你。”她说完便见叶泠颇有点古怪地看着她,问:“怎么了?”

  叶泠说:“牵扯到钱的事,还是有个合同协议比较好。”她让助理把事先准备好的合同给她,递给温徵羽。

  温徵羽把合同仔仔细细地看过,确认没什么问题后,这才签了字。合同一式两份,两人各执一份,附两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各一张。

  叶泠接过签订好、用订书钉钉好的合同,又再确定过没有遗漏后,按照温徵羽填在合同上的收款账号,用手机转账把预付款转给了温徵羽。

  温徵羽的手机铃声响,她看过短信后,对叶泠说:“收到预付款了。”

  叶泠点头,说:“画作的事,就这么定了。”她的话音一转,说:“我这次过来找徵羽,主要还有一件事。”她说完,又朝助理伸出手去。

  助理取出一张烫金的邀请函递给叶泠。

  叶泠把邀请函递给温徵羽。

  温徵羽略感奇怪的扫了眼叶泠。她和叶泠没什么交集,叶泠有什么需要邀请她的?她打开邀请函,便见上面写着本月十三日至三十日在省美术馆举办昆仑小怪的个人画展,叶泠诚邀她前往。

  温徵羽捏着邀请函,看着上面的字,脑子里“嗡”地炸了下,有点……很生气,又不知道该怎么生气。毕竟,画卖给了叶泠,叶泠要拿画去开画展,她没有任何反对的权力,但她就是很生气。

  她捏着邀请函顿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地把邀请函放在茶几上,推回到叶泠面前,说:“抱歉,我这段时间都没空,也不想参加这画展。”让她去画展看着那一幅幅打包卖出去的画,那心情只能用扎心来形容。

  叶泠缓声说:“邀请函,我留下,画展随时欢迎你。”她的话音一顿,说:“虽然我买下了所有的画,但这些画作都是你的心血,我们很希望这画展能办得令你满意,不知你对画展有什么要求,我们这边可以尽量满足。”

  温徵羽什么话都不想说。她最希望的就是哪天自己赚够了钱,能把卖出的画都买回来。她轻轻摇头,说:“如果叶小姐没有别的事……”抬抬手,送客。

  叶泠不为所动,继续说:“这次画展邀了美术协会的诸多知名画家和一些媒体朋友们过来,到时候会安排个关于画展的专访,我想这对你来说,并不是坏事。”

  温徵羽说:“很抱歉,我没有时间。”她意有所指地扫了眼叶泠带来的檀木锦盒。

  叶泠起身,说:“行,那不打扰你了。不过,我仍然非常期待你的到来。”

  温徵羽起身送客。

  她把叶泠送走后,回到客厅便把邀请函扔进了垃圾桶。

  她望着扔进垃圾桶里的邀请函,心头百味陈杂。她不想卖画,可她现在需要靠卖画赚钱养家。

  家里刚开始变卖家产时,她还没太多感觉。如今家里有钱、没钱的差距、变化一点点地体现出来,这份落差感逐渐浮现出来。许多事已经容不得她想或不想,而是她必须考虑到生活、赚钱、养家等情况。

  温徵羽深吸口气,在心里对自己连念三遍:“卖画,卖画,卖画。”念完后,心酸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她索性不让自己多想,又干脆自我安慰:反正一屋子的画都卖了,也不差这半幅了。预付款都收了,还能怎么样?

  她抱起茶几上的锦盒上楼、回屋,画画。

  因为是画到一半的画,构思、布局都已经完成,她只需要按照之前所想的那样把未完成的部分再添画上去就可以了。

  她将画从锦盒中取出,在画桌上铺展开。随着画卷的展开,未完成的《凰战苍天图》逐渐呈现在眼前。她看着自己的画作,画中的世界浮现在脑海中,整颗心忽然静了下来,周围的纷纷扰扰都离她远去。

  一幅画作,似交错了时光,将她带去那千万年前的孕育着无数神奇生命的世界。

  二十多年的画作浸染,使得许多基本准备工作都成为本能。

  她的思绪已经飘到那神鬼仙妖的世界,手上却有条不紊地准备着画画的工作。

  她先将画纸铺平,用镇纸压好,再准备笔墨。

  工笔画,笔墨是基础。常用的笔为勾线笔、染色笔、板刷等。勾线笔又分衣纹笔、叶筋笔、大红毛、小红毛、蟹爪、狼圭、紫圭等;染色笔则为大白云、中白云、小白云,再是大面积涂色时用所的羊毛所制的板刷等。墨则为油烟墨、松烟墨、漆烟墨为主,勾线时用油烟墨,描绘头须眉、翎毛渲染时用松烟墨,从漆树脂中提炼出来的色黑细腻有光泽的漆烟墨则常作为黑色颜料使用。再就是调色,调色都是有配比的,她画了这么多年的画,调色配比就烂熟于心。

  笔墨备好,便是开始作画。

  工笔画用纸是用熟宣纸或熟绢,因为熟宣纸和熟绢都不易改动,所以大部分人画画前会先画好素描稿,待定稿过后,再在熟宣纸或绢上画上正稿。通常会先整体勾线,再层层细描、色着,将效果一层层渲染出来。

  因为先有素描稿,所以通常来说,在画作之初,便会将整幅画作的线条勾勒在纸上。

  她画作的起蒙师傅是她爷爷,而她爷爷是画写意画的,她虽然学的是工笔画,但多少还是受到写意画的影响,再加上画的又是不存在于现世中的山精鬼怪、神话传说等,画作之时,不仅着于形,也着眼于意。立意不同,作画时,便有些细小的出入。
  浏览阅读地址:/liaoxian/86614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