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撩闲 > 63.第六十三章

63.第六十三章

  此章防盗, 正版表在晋江文学城,订购比满8o%能立即看到更新

  也就是说,牧杳老先生要卖手里的股票,要经过她和温黎的同意, 并且只有在她俩放弃购买牧杳老先生手里的股份后,叶泠才有购买资格。

  温徵羽越想越觉得这事情不对。

  照这种情况来说, 即使叶泠找到牧杳老先生,牧杳老先生完全可以用国家法规做推托, 把股份卖给她和温黎,这样即能抽身事外,对她俩也有个交待, 她俩还得领牧杳老先生的情,怎么都要多给个一二百万弥补牧老先生的损失。

  叶泠买东西的那股劲她是见识过的。虽然难缠了点,但什么都摆到明面上,即使要把她的画打包当搭头和宅子一起买过去, 她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写进了合同里的。当初签合同时, 她画堂里的所有的画都造记登记作为合同附件拟在了上面。做事细致的人通常都比较周全, 叶泠用断掉牧老三供货单威胁牧老先生卖股份,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与叶泠以往的作风不太相符。

  在这件事情上,这两人都透着古怪。

  叶泠和牧杳老先生在这事情上都透着不对劲,她却想不明白这不对劲的后面到底有什么。

  她吃过晚饭后,陪她爷爷散步时, 说起这事, 想让她爷爷给指点指点。

  温儒老先生只皱了皱眉头, 又问了句:“牧老头要卖股份给叶泠?”

  温徵羽点头,把事情原原本本包括其中她觉得不合常理的地方都温儒老先生说了。

  温儒老先生说道:“有反常的地方,就有其反常的原由,至于为什么反常,你自己想。”

  温徵羽想了想,说:“如果是叶泠要来找我合作,我是怎么都不会答应的。牧老会不会是她找来的?”她又有点不太明白,说:“叶泠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劲买这股份与我合作?她之前还拿我的画开画展,抬我的画作身价。”她说完,朝温儒老先生看去,便见她爷爷抬了抬眼皮,那扫过来的眼神和脸上的表情,让她知道,她猜的跟老先生想的差不远。她惊愕地半张着嘴,问:“不会吧?”牧老真是叶泠找来的?

  温儒老先生把玩着手里的核桃,继续悠哉地散步,没给温徵羽任何回答。

  温徵羽明白,这是她爷爷让她自己琢磨。

  第二天上午,温徵羽又收到牧杳老先生的电话,约她和温黎谈股份转让的事。

  这件事情透着反常,她并不愿与叶泠成为合伙人,因此把时间往后推了几天。

  她先自己梳理过经营企业的相关当律法规,又找律师咨询过,再找到温黎谈。她的意向是想与温黎凑钱把牧杳老先生手里的股份买下来。

  温黎的回答是:“能买下来当然是好。不过还得再看看。”

  温徵羽明白温黎的意思。想买下来,能不能买下来,还得再看看怎么谈了。

  牵扯到几方合作买卖的事,因此,谈股份转让的时候,叶泠也来了。

  叶泠依旧是一身职业装,利落干练的模样。

  她进入茶室,先向年纪最长的牧杳老先生问过好,与温黎见过礼,再问温徵羽:“多日不见,最近可好?”语气随和关切,还真像是多年老友。

  温徵羽客气地回了句:“托福,尚可。”她的视线不经意地从叶泠的腿和鞋子上扫过。算上叶泠开画展她从网络上看到的采访那次,她这是第五次见到叶泠。每次叶泠都是西服、西裤、高跟鞋。鞋跟都还很高,整个人的气场内敛而强势。不知道叶泠穿起裙子来是什么样的想法浮现在脑海中。大概是她见习惯了叶泠穿职业装,以及叶泠看起来温和客气实则悍然的模样,想到叶泠穿裙子的画面,其实有点吓人。她赶紧把这可怕的想法从脑海中驱散。

  牧杳老先生已经备好股权转让书,提交由他们三人组成的股东大会进行表决。

  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有优先购买权。叶泠如果要买牧杳老先生手里的股份,开出的条件就必然得优于她俩。

  温徵羽接过递来的股份转让申请书,直接去看受让人和受让价格。

  受让人,叶泠。价格,一千五百万。

  白纸黑字,阿拉伯数字加上繁体中文字,温徵羽想看花眼都不行。

  半个月前,牧杳老先生花一千万入手的股份,一转手,叶泠要花一千五百万买过去。

  以她画室的价格来说,那四成半的股根本值不到一千五百万。叶泠花这价买这股,买到手就得亏进去好几百万。画室在她这个刚进军商业领域的新手经营下,能不能把这几百万赚回来都难说。

  温徵羽不相信以叶泠的精明会干出这种投入大、风险大、回报低的事。然而,叶泠偏偏正在干这事。那么她之前猜测的牧杳老先生是叶泠找过来的事,很可能是真的。这五百万,其实是叶泠给牧杳老先生的好处费。叶泠只是把这笔费用摆在明面上来,她愿意多花五百万买这股,牧杳老先生愿意赚这五百万倒手钱,光明正大的生意买卖,谁都说不出他们的不是。

  温徵羽的心里很不好受。

  她与牧杳老先生合作,那是因为牧杳老先生是她爷爷的老友,与她爷爷认识了几十年的交情。牧杳老先生一转手,五百万就把他们给卖了。如果是叶泠来找她谈合作开这画室,她不会同意的,所以,他们绕了圈,唱了这么一出。

  她爸的生意倒了,家里没钱了。她这段时间以来各式各样的人见得多了,比牧杳老先生更过分的都见过。不管她难不难受,事情也都这样了。

  以画室现在的价格来说,那四成半的股份,最高可卖到一千二百万,过这个价,她俩放弃。叶泠给出的一千五百万,刚好是在高于这个价位的百分之三十内。没过百分之三十,便不属于不合理出价。

  她和温黎出不起这个价,对叶泠出的这价又挑不出不合规定的地方,没法反驳。

  温徵羽仔细看过条款,没见到有什么问题,轻轻地吐出个字:“笔。”

  叶泠递了支钢笔给她。

  温徵羽飞快地在自己该签字的地方签了字,然后便见所有人都很诧异地看着她。她问:“有问题?”

  她朝叶泠望去。

  叶泠摇头,说:“没问题。”

  她朝牧杳老先生看过去。

  牧杳老先生颇有点不自在地咳了声,说:“你同意就好。”

  温徵羽又看向温黎。

  温黎耸耸肩,也签了字。她起身说:“行了,我还有约,先走了。”她问温徵羽:“一起走吗?”

  温徵羽点头。

  叶泠对温徵羽说:“一些相关的变更手续还需要你签字,待我准备好后,再去找你。”她起身,微笑着冲温徵羽伸出手去,说:“合作愉快。”

  温徵羽心里一点都不愉快。可不管是出于礼仪,还是之后的合作,她都不好拒绝,与叶泠握了握手。她说道:“叶小姐,有件事,我认为还是需要说清楚。”

  叶泠说:“请讲。”

  温徵羽说:“算上这次见面,我们是第四次见面,我觉得我俩离成为无话不谈的至交好友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希望我们能够合作愉快。”她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句:“仅限于合伙人,别再扯至交好友了。”

  叶泠点头,大方地说道:“之前为了宣传,是我唐突了,我郑重地道歉。”她向温徵羽道过歉,又朝温黎伸出手去,说:“合作愉快。”

  温黎笑着半真半假地说:“老实说,有点不太愉快。”说话间,与叶泠握了个手。

  叶泠说:“我想做东请几位赏脸吃顿便饭,一来感谢牧老成人之美,完成我的这个能与自己喜欢的画家合作的心愿;二来,为我之前的唐突向徵羽赔礼道歉,再就是大家以后是合作伙伴了,想联络联络感情。”

  温徵羽不太想跟叶泠一起吃饭,可叶泠的话说得让她有点不太好拒绝,她正想给自己找个理由,牧杳老先生已经应下来了。她不由得朝牧杳老先生看了眼。她现原来脸皮厚到这层度的还不止叶泠一个。她说道:“牧老都应了,那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她只能当跟牧杳老先生吃散伙饭了,以后江湖不见。

  叶泠又热情相邀温黎。

  温黎无奈地表示,说:“你们都答应了,我还能拒绝吗?”

  叶泠看了下腕表时间,说:“这个时间过去刚好赶上饭点。”示意他们是否现在就过去?

  她都这样说了,温黎和温徵羽自然没法说有意见,点头同意。

  温徵羽敏锐地注意到叶泠相对于前两次见面时的冷静自持,这次明显地热络许多,甚至隐约的有些激动和开心。她心说:“这是我的错觉?还是叶泠在客套?”

  温徵羽淡笑着客气地回了句:“叶总早。”

  叶泠的将视线落在温徵羽手上拎的糕点上,略带惊喜地问:“这是给我带的糕点么?”

  温徵羽:“……”她略微愣了下,心想“您哪只眼睛看到这是我给你带的糕点了?”

  叶泠反应过来,微窘地说:“瞧我!误会,误会!”

  温徵羽让叶泠这么一通闹,弄得略有点尴尬。她总不能因为一盒桂花糕让两人继续这么尴尬着,当即笑道:“还真没误会。”把桂花糕递给叶泠,说:“本色特色小吃,特意带给叶总尝尝。”

  叶泠有点受宠弱惊地说:“那还真是谢谢徵羽了。”顺手接过温徵羽递来的桂花糕,又转身将助理手上拎的茶叶给温徵羽,说:“朋友送的明前毛尖。总在你那里蹭茶喝、蹭饭吃挺不好意思的,送点礼,下次才好意思继续上门。”

  温徵羽很想问:“我可以不收吗?”像叶泠这么来蹭饭的,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她敢说叶泠绝对没有不好意思的意思。可人情往来,她没法回绝。她对叶泠今天还来蹭饭的事也早有心理准备,只能在心里暗道声:“果然”,笑着回了句:“那就多谢叶总的好茶了。”对叶泠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叶泠一起上楼。

  她俩一起上楼,然后各自回各自的办公室。

  秋拍的事委托给了拍卖行,相关流程是早就定下了的,临近秋拍,她反而闲了下来。她和往常一样,每天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是打开门窗透气散甲醛,再去画室转一圈,例如,有没有人旷工迟到,有没有工作人员不舒服,保洁阿姨有没有把清洁卫生收拾干净,待客的茶、水有没有备好,杯子有没有洗干净,等琐碎的事,一通检查。这些琐碎的事虽说有行政人事部的人负责,可作为画室的经营者,她自己也得多看着点,毕竟,这些虽然都是些琐碎的小细节,做开门做生意,仍是马虎不得的。画室大部分时间都是清冷的,没几个客户的,要是再不显得井井有条,她自己都看不过眼。她转悠了一圈,没现什么不妥,这才回到已经透了将近一个小时气的办公室里,把要签字批下去的报表文件签字。

  她现在的工作还能应付,画室又刚成立,为了省工资,就没请助理。例如这种送文件的工作,就让行政人事部一个做文职的小姑娘兼职了。

  小姑娘姓宁,叫宁柠,二十二岁,大学刚毕业,长得特别白,圆圆的脸,脸上总是挂着笑,笑起来时眼睛弯弯的,笑容特别甜,脸上还有两个甜甜的小酒窝。
  浏览阅读地址:/liaoxian/8661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