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撩闲 > 64.第六十四章

64.第六十四章

  此章防盗, 正版表在晋江文学城, 订购比满8o%能立即看到更新  温徵羽见到她爷爷抬眼皮的小动作, 便知道这里面果真有事。她说:“您看, 你孙女这都要开始顶门立户了……”她说到一半便见到她爷爷的嘴角抽了抽,她的话音不由得顿了下, 无视她爷爷内心的质疑,继续说:“有什么事, 您告诉我, 多了解些事不是坏处,对不对?”

  温儒老先生抬眼瞅了瞅温徵羽,这才说:“你不经商,生意场上的事三言两语难向你说清楚。你与叶泠接触时多留点心,能少来往就少点往来。”

  温徵羽心说:“您这还是没说有什么事。”

  温儒老先生说:“很晚了,早点休息。”便起身回卧室去了。

  温徵羽望着她爷爷上楼的背影, 又想了想叶泠的事。如她爷爷所说,她不经商,与叶泠不会有太多往来接触。她与叶泠间的接触除了之前卖宅子外, 就这点画作上的联系。叶泠托她画画,她收钱, 双方白纸黑字签订合同,公平买卖交易,不存在什么坑蒙拐骗。可范锋给她提醒, 她爷爷也给她提醒,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大事生过。

  她想了想, 回卧室,拿起手机给温黎了条短信:“黎黎姐,睡了没?”

  论辈份,温黎是她的堂姐。温黎的爷爷与她爷爷是亲兄弟。她二爷爷去世得早,她爷爷作为长子,对弟弟家的孩子难免要多照顾几分,小时候温黎的爸忙生意的时候,就经常把温黎寄养在她家。她和温黎的年龄只相差两三岁,还是很能玩到一起的。

  不到两分钟,温黎便回了条短信:“你还没睡?又忙画画了?”

  温徵羽怕挨训,赶紧回了句:“就要睡了。”跟着她又了条短信过去:“找你打听个人。”

  温黎很快便回了条短信:“!!!你居然还有打听人的时候?”

  跟着又来一条:“你想打听谁?来,给姐姐说说。”

  温徵羽不理会温黎的调侃,又了条短信过去:“玉山集团的叶泠。”

  过了大概有一两分钟,温黎才过来一条消息:“你打听她做什么?”

  温徵羽回:“她买了我的画,拿去开画展,下午又拿了我没画完的半幅画过来找我约画。我觉得这人有点怪怪的。”

  温黎又了条信短过来:“!!!”

  温徵羽回她:“别光顾着感叹号呀,知道什么,赶紧说。我快要睡觉了。”

  温黎的短信又过来了:“!!!”

  稍顿,温黎又了条:“那你赶紧睡吧。”

  温徵羽拨出温黎的电话。

  很快,电话通了,温黎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还不睡?”

  温徵羽说:“心里惦记着事影响睡眠质量。”

  电话那端沉默了几秒,温黎才轻叹口气,说:“行吧,那我就跟你说说。”

  温徵羽应了声:“好。”

  温黎说:“三叔之前通过私募筹集资金拉公司股票,在他操作公司股票期间,有外来资本介入影响股价,同时,三叔公司的一位高管、也是一位执股的股东、姓向的一位副董,自并实名举报三叔非法集资,致使三叔自己的资金和筹集到的资金都套在股市中并且迅蒸。之后,三叔潜逃海外,名下资产被清算拍卖,玉山集团接手了三叔的公司,经过资产整合重新上市。那位向副董有自情节、举报立功、又并非法人……目前成为玉山集团名下子公司、也就是三叔原本执掌的公司执股百分之三十的大股东之一。叶泠为占股百分之五十四的实际控股人。”

  温徵羽听完愣了好几秒,才问:“私募与非法集资……怎么扯到一起了?”她再不懂经济也知道这两者间有着本质差别。

  温黎说:“里面的运作三言两语难说清楚,总之,三叔是实际负责人,某些细节没有把控到位,这责任落到了他头上。那位姓向的和叶泠成了最终的受益者。就这么回事。”

  温徵羽满脸愕然地握着电话,半晌无语。

  温黎问:“还在吗?”

  温徵羽回过神来,说:“在。”

  温黎说:“商场如战场,胜负成败也就那么回事,你别太往心里去。”

  温徵羽问:“你这是在安慰我吗?”

  温黎问:“不然你能怎么办?”

  温徵羽:“……”她被噎了下,说:“那我睡觉了。”

  温黎对温徵羽的反应似在预料之中,毫不意外,说:“乖,早点睡。”又不放心温徵羽现状地叮嘱句:“以后叶泠那神经病再来找你,你离她远点。你要是过不下去,来我这,姐养你。”

  温徵羽虽然是打定主意要靠自己养活自己爷孙俩,但她对着温黎的好意说不出拒绝的话,只道:“等我哪天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一定拖着行李去找你。睡了,晚安。”

  温黎放柔声音,说:“睡吧,别多想。”

  温徵羽轻轻地应了声“嗯”,向温黎道过晚安挂了电话,理了理思绪,很快便平复了情绪。

  无论叶泠用的手段光彩也好,不光彩也罢,那都是叶泠与她爸在商业场上的竞争。两者之间如果不能共赢就必然会有个胜负成败,她爸棋差一着,败了,怨不得人。她爸生意上的事,是她爸的事业,她与爷爷已经为她爸的事业失败买了单。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事业、人生,他们爷孙俩能为她爸做的已经做了、尽力了,一切也就到此为止了。她在这件事情中也仅仅是失去了来自家庭中关于金钱方面的助力罢了。这对她来说或许会使她陷入一时的困境,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所以,对她来说,知道这件事,其作用也仅仅是知道而已,往后她的人生依然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温徵羽稍微理了理思路平复了心情,便去洗漱休息。

  画工笔画是个细致活,做不到意洒挥毫一蹴而就。哪怕是一幅很小的画,也不是三五日就能完成的。她的画作,往往一画就是月余,她画过用时最长的一幅画,画了三年。用时漫长,所以注意休息、保持身体健康非常重要。

  接下来的几天,温徵羽都在潜心画画。

  如今画画不仅是精神寄托、兴趣爱好,更成了她养家糊口的本职工作。

  温徵羽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并且让其成为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其实也是件很幸福的事。不过大概是因为添了点经济压力,压力化为动力,使得她反而更能沉得下心去画画。

  不过哪怕她的画画状态再好,还是得吃饭睡觉、适当休息活动。有她爷爷盯着,她是不敢废寝忘食的。

  晚饭过后,她陪着温儒老先生到湖边散了圈步。

  她回家后,孙苑告诉她,她的手机响。

  她回屋,拿起在充电的手机,见到是范锋打来的电话。

  她回了范锋一个电话。

  范锋问她跟叶泠合作的事。

  温徵羽满头雾水。她把这半幅没画完的画接着画完,这算是合作?算还是不算?

  范锋说:“如果你以后的画作要寄卖的话,我这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温徵羽告诉范锋,关于以后的事,她目前还没考虑好。

  范锋“咝?”了声,若的所思地问:“没考虑好?你的意思是叶泠给你开画展的事,不是你们的合作?”

  温徵羽无语,说:“这是哪跟哪?我的画她买了去,即使她要把我的画拿去烧了,我也只能干瞪眼。”

  范锋低道一声:“我去!”他的话音一顿,说:“我个东西给你,你收下邮件。”

  温徵羽挪去电脑桌前,打开笔记本电脑,从收件箱中找到范锋刚过来的邮件,点开后见到是一堆网页地址。这些网址来自不同的网站,大部分都是他们同行交流的网站,还有些大型的门户网上的新闻网址。这些网址点开便是新秀画家昆仑小怪画展拍出天价作品的新闻。

  她的《昆仑万妖图》拍出了六百多万的天价,是让一位神秘买家买走的。

  之后又是一位在工笔画中颇有名望的老画家对她的画作的推崇,还把她隐藏在画里的昆仑小怪落款给指了出来,说她的每幅画里都藏有这样一个落款,让大家去找。

  在新闻里还附了视频,是对主办方的采访和对她的介绍,那主办方的负责人正是叶泠。

  关于对她的介绍也是由叶泠来介绍的。

  叶泠的开场白就是:“我与昆仑小怪,徵羽是至交好友,无话不谈,无事不言……”

  温徵羽看着穿着得体,满脸正经、理所当然的叶泠,再想起叶泠这些日子以来的行为和这番言语,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对叶泠简直叹为观止。她咬牙道:“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今天见识了!

  叶泠行事有点奇怪,即使如今成为合伙人,她也不愿与叶泠有过多接触。

  她与叶泠、牧杳老先生他们吃饭,只维持着礼节上的客气,吃完饭便回家了。

  从叶泠买她家的宅子,非要买她的画,到开画展,再到请牧杳老先生出面邀她合伙开画室,再到入股,其实是可以连接成一条线的。如果再加上她爸的事,很可能是她或者她家有什么叶泠想要的东西,然后叶泠以她为切入点,徐徐图谋。

  她能够拿得出手只有画,可她作为一个二十出头的小画家,受年龄、阅历、资历的限制,要走的路还很长。且不说别的,仅从美术师的级别来说,不仅要有功底实力成绩,还得靠资历积累,才能一级一级提升上去的。她的资历连二级美术师的标准都还差一大截,捧她,撑死了就是个年轻有为,十年之内不会有太大的成效,如果她能坚持二十年,或许能有所成就,也许能挤进一级画家的行列。以叶泠的经济实力、水准来说,找知名的画家合作才更符合现状。

  至于她家,她家的家底早被掏空了。如果她家真有叶泠想要的东西,早在她家筹钱给她爸还债时,叶泠就可以找人上门来把想要的东西买走。

  她想不明白,想问她爷爷有什么看法,老先生让她自己想。

  她晚上洗漱完,临睡前躺在床上拿着手机与温黎聊天,又说起叶泠的图谋。

  温黎听完她说的,琢磨了半天,回了句:“我觉得吧,你家现在最值钱的估计就是你了。”

  温徵羽挑眉,心说:“还是拿我当招牌开画室?”虽说她家没钱了,可这么多年,还是有些交情和关系在的,至少她能约来这么多画就能说明这点。她回了句:“我还不算是糊不上墙的烂泥,是吧?”

  温黎说:“还行吧,除了笨了点以外,没什么不好。”

  温徵羽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过了一会儿,温黎又来句:“画室财务总监的位置给我留着。”

  温徵羽意外地愣了下。以温黎的身价来说,画室的这点股份请不起温黎做这财务总监,所以她连请温黎在画室担任职务的事连提都没敢提,只求温黎能以股东的身份帮她把把关,她就心满意足了。她随即明白,估计是叶泠的加入使得温黎不放心,才主动提起要担任财务总监职务。她心下感动,回道:“黎黎姐,谢谢。”

  温黎回了句:“不用谢,要开工资的。”

  没过两天,叶泠便股份转让手续的相关文件拿来给温徵羽签名。

  温徵羽虽然只占了百分之二十七点五的股,但她是企业法人,许多手续还得她签字才能办。

  画室刚成立,正是叶泠安插人手的好时机,她原以为叶泠办好股份转让手续后便会借着大股东的身份插手画室的事,然而,叶泠再没露面,画室的事几乎由她和温黎全权处理。叶泠对安排人的事只言没提,甚至连她自己都只让温徵羽给她挂了个闲职。

  温徵羽虽然感到意外和不解,但她一时又想不明白其中关节,又因叶泠反常的事太多、自己又忙于开画室的各项事宜,没时间也没那心情去操心叶泠的事。

  忙碌的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一个多月时间便已过去。

  画室已经装修好,办公家具、设备等也已经入场,前台、接待、会计等相关职位6续招募到位,还有一些重要职位因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暂时由她兼任,温黎以及她爷爷、师傅、师兄师姐弟们给作参谋提意见、作指导。

  她每天休息的时间不到五个小时,但学到很多以前不曾接触过或不曾深入了解的东西。

  开业在即,她约画买来的用作打开画室局面的画作得运到画室。

  这些画的价值不菲,她家现在只剩下展程一个保镖,大部分时间他都兼职司机陪着他爷爷外出不在家,家里只剩下孙苑一人,宅子小,房间少,没有设安全系数高可以放贵重物品的库房,她不敢把画放家里,放到银行保管箱。待画室装修好、安保设备装好,安保人员、设施等全部到位,她才雇了保安公司的人陪她到银行提画,然后,送到画室,放入画室的贵重物品库。

  她把画作清点、接收、做好入库登记后,锁上了库房门,从已经打扫干净,连绿化植物都摆上了的画室出来,便见叶泠一动不动地站在画室前仰头看向画室的招牌,似是看入了神,嘴角还神经兮兮地挂着丝浅笑。

  温徵羽心下好奇,这招牌惹得叶泠笑,是有问题?

  她走到叶泠的旁边,顺着叶泠的角度抬头朝画室的招牌望去,古香古色、龙飞凤舞的“昆仑画室”四个字,即有韵味、又有气势,再衬上这湖景,没什么不妥。她问:“叶小姐,画室的招牌有问题?”

  叶泠扭头看向温徵羽,说:“没有问题,我很喜欢。”

  温徵羽听到叶泠说“我很喜欢”就很不喜欢,略觉心塞,嘴上客气地说:“叶小姐喜欢就好。”

  叶泠说:“快开业了,我过来看看。”

  占股最大的股东过来看看,温徵羽不敢不招待,她领着叶泠进入画室,向叶泠介绍画室的情况。

  她介绍画室时,叶泠的视线总是不时的落在她身上,眼神透着她说不清的意味,似在评价她的工作成效,又似在说“似乎挺符合你的风格”,又似还藏着别的情绪。

  一楼是前台、展厅和一小块待客区。

  二楼是办公室、会客室、会议厅等办公区域,三楼则是办公室、库房。

  她领着叶泠,先看完一楼,再是二楼,待到三楼转悠了圈,又去库房看了刚运来的画,便将叶泠请到她的办公室。

  办公室是新装修的,家具是前两天刚运来的新家具,味道很重,因此摆了许多昨天刚送到的吸甲醛的植物。

  她进入办公室,把窗户全部打开,通风,本想去沏茶待客,才想起她还没正式搬进办公室,别说茶,连水都没有。她只能很无奈地道声抱歉,告诉叶泠,茶和水都得明天才能送到。

  叶泠表示没关系,她在沙上坐下,说:“我这次过来,是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下。”

  不知道为什么,温徵羽每次听到叶泠说要找她商量事就觉得没好事,可细想起来,她又揪不出任何叶泠有对她不利的地方。她在叶泠的对面坐下,说:“叶小姐请说。”

  叶泠说:“刚才我留意到一楼展厅似乎还有空位?”

  温徵羽点头,说:“有的。”

  叶泠说:“我手上有些私人收藏的画……”她说到这里,顿了下,特意强调道:“非卖品”,她说道:“我挑十几幅出来,想挂在画室作为非卖品展出。”

  温徵羽对着叶泠,难免留几个心眼,问:“我想问一下都是些什么画作、什么人的画作吗?”她想以叶泠的身家地位来说,收藏的画作肯定都不差,可想到叶泠能打包她孩童时的涂鸦作,就又觉得叶泠的品味很有些独特,那么叶泠拿出来的是什么画就很不好说。出于谨慎起见,还是问清楚好。

  叶泠略微犹豫了两秒,才说:“你的画。”

  温徵羽没想到叶泠会把她的画拿出来,闻言不由得怔愣了下。一种说不清楚的情绪在心头涌荡了下,又被她压了下去。
  浏览阅读地址:/liaoxian/8661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