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撩闲 > 78.第七十八章

78.第七十八章

  此章防盗, 正版表在晋江文学城,订购比满8o%能立即看到更新

  温徵羽原本以为自己面对这么多的媒体以及各行业的宾客会很紧张, 可谈到画, 画就成了她眼中最浓重的一笔颜色。

  老实说,她不爱经商,从商只是为了生存。

  可当她介绍这些画作时, 面对这些画作, 将它们介绍给更多的人了解认识,让更多的人认识创作出这些作品的画家,她便又有着走进了画中世界的感觉, 所不同的是,以前她是独自作画, 今天, 她是把其他人的画展示出来, 与人分享。

  好的画、好的作品, 是有自己的灵魂的,看着画,便能看到画里的世界,那是一个源自现实,又脱现实的世界,它承载着某一角、某一隅, 某一片天地。画是死物, 但落在人的眼里, 它能引人的情感、精神的共鸣。人说音乐无国界, 画作,同样如此。

  她介绍完画作,又简单介绍了安排在一个月后进行的画作拍卖会。

  她如今是商人,画留在手里不是收藏,而是积压资金。

  待她介绍完这些,媒体结束采访,叶泠过来递了瓶矿泉水给她,说:“喝点水,休息下。”

  温徵羽说得口干舌燥。她有点不太想喝叶泠递过来的水,可叶泠拧开盖子递到她的面前,放矿泉水的地方离她还有点距离,她不好驳叶泠的面子和好意,接过水,道了声谢,先润润唇和嗓子。

  叶泠说:“你先歇一会儿。我安排了人先把他们送去饭店,你一会儿再过来。”

  温徵羽的心头划过一丝异样感。她怎么感觉叶泠好像挺关心她?这是专程送水过来让她休息一下?她下意识地朝画室外面正在招呼人的温黎望去,温黎一上午忙得连个眼神都没给她。倒是她跟叶泠不经意地对了好几眼,确切地说是她不经意地扫向叶泠时,现叶泠在看她,四目相对,叶泠冲她微微一笑,便挪开了视线。

  她又不能问叶泠“你是不是关心我?”这种自作多情的话,于是客气地道了声谢,把这异样感压下了。

  叶泠关心她?无亲无故,顶多可能有点神经兮兮的喜欢她的画,再加上现在有点生意合作关系,扯到关心上有点离谱。

  温徵羽喝了半瓶水才解了渴,她对叶泠说:“我去补个妆。”到自己办公室配置的休息间略作休整。

  说是补妆,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补的,主要还是想洗个脸,顺便再整理下仪容。

  她不喜欢在脸上糊粉,向来只补水,偶尔用点浅色系的唇彩唇膏。反正她现在年轻,一张脸没老没残,平时也有注意保养,没太祸害自己的脸,顶着张素颜也能出来见人。

  她洗完脸,便听到电话号,拿起电话见到是司机李彬打来的。

  李彬告诉她,叶泠说车不够用,想让他送来宾去饭店。

  温徵羽心说:“提前安排了车,大巴车都上了,还不够用?”可她想到还提前安排了停车场,今天的停车场也没够用。

  电话里又传来叶泠的声音:“徵羽,我先让李先生把几位老先生先送过去,你待会儿坐我的车,你看成吗?”

  温徵羽心说:“你都亲自打电话来了,我能说不行吗?”她说道:“行。”

  她洗完脸,补了个唇彩,稍微整理了下头和衣服,便下楼准备过去饭店。她走出画室大门就见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外面,驾驶位上的车窗落下,叶泠正坐在驾驶位上。

  叶泠见到她出来,探身打开副驾驶位的车门。

  向来习惯坐后座的温徵羽稍感意外地略微顿了下足,这才坐到副驾驶位上,并且立即系好安全带。

  叶泠说道:“我的司机也被征用了。”

  温徵羽客气地回道:“没想到叶总亲自开车,深感荣幸。”

  叶泠轻声笑了笑,将车驶上公路。

  车开得很慢,在湖滨路上缓缓前行。

  温徵羽望着窗外的金色的梧桐树。

  落叶纷飞的时节,满树金黄,地上铺满层层落叶,映照着秋日的阳光和略显萧瑟的风,美得如同傍晚时分的云霞。

  凤栖梧桐。

  梧桐百鸟不敢栖,止避凤凰也。

  相传,梧桐知时知令,是灵树,为树中之王,作为百鸟之王的凤凰选择梧桐而栖。

  温徵羽想到凤凰,又想起她那幅《凰坠九霄图》。这段时间的忙碌,让她连提笔作画的时间都没有。她想等忙完这阵,一切走上正轨,应该会好些。

  她和叶泠都是不爱说话的人,两个人谁都没出声,一路沉默地到了饭店。

  温徵羽挺喜欢叶泠不爱说话这点。

  开业这天,她忙得脚不沾地,到晚上回到家,人都累瘫了。

  好在这天顺顺利利地渡过了。

  温徵羽拖着疲累,洗了个澡,便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她到画室,财务把开业当天的销售清单和账目都报给了她。

  卖出去不少画。

  因为是头一次开画室卖画,她不知道这成绩算不算好。她把销售清单和账目用邮件给了叶泠和温黎,让她俩看看。

  下午,温黎给她回了三个字:“还不错。”

  叶泠回了她五个字:“邮件已收到。”

  忙完开业的几天,又通过猎头公司把空缺的职位补齐,温徵羽终于有了点空闲。

  开门做生意,作为老板,她得每天在画室蹲着,连个周末都没有,她索性把那幅没完成的《凰坠九霄图》带到画室去画。

  自己办公做生意买卖的地方,自然不好用来画画。

  画室有给聘来的画手们绘画的工作间。

  玻璃隔断,视野开阔,光线足,不伤眼晴。房间里配了落地窗帘,如果不想被打扰,拉上落地窗帘,便能隔离成一方独立幽静的小房间。

  画室现在签了些画手,但画手们要么宅在家里画画,要么就是出去写生采风,画好了再送过来,绘画室一直空置。不过各类画作所需的笔、墨、纸、砚、颜料、画具等都备齐了,随时可以取用。

  如今,她刚好可以用上。

  画室在周末的时间,光顾的人会相对多一些,她几乎一整天都会呆在展厅向客人介绍画作。工作日则相对清闲,只偶尔会有游客逛到画室里来转悠两圈,有时候半天或一整天没有人来买画都属正常情况。如果有人买画,店员随时可以打内线电话或上来叫她下去。

  大部分时候,她都可以安安静静地待在绘画室作画。

  转眼过了半月,她的《凰坠九霄图》已经画好了凰鸟和那坠落的万千鸟群。

  天空、山岭、藏在岩石中的小精怪都还没画。

  温徵羽怔怔地看着画上的凰鸟,画中坠落的身影与脑海中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她亲手画出来的画作,她的脑海中幻想出来的世界,她却有许许多多的不明白。她不明白九尾为什么明知道对方死了,还要一直等下去,直到等到自己老死的那天。她不明白,凰鸟为什么明知是死,也要战苍天。

  她就像那只小精怪,懵懵懂懂地看着这世界。

  一个声音冷不丁地从身后响起:“这幅画跟《凰战苍天图》是一个系列的?”

  温徵羽被叶泠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幸好她手稳,要不然毛笔掉在画上,她哭死的心都有。工笔画可不像水墨画,沾上墨汁,稍微描一下或添几笔就能掩盖过去的。她扭头看向叶泠,问:“叶总怎么来了?”

  叶泠说:“路过,顺便上来看看。”她仔细打量着画上的凰鸟,说:“这是《凰战苍天图》里的那只凤凰吧?虽然成了落毛凤凰,都快被烧成烧鸡了,可眼神、鸟喙、爪子、肥瘦还是能看出来的。”

  烧鸡?肥瘦?

  温徵羽没好气地扭头看了眼叶泠,很想说:“叶总,您要是饿了,我请您吃饭,请您吃烧鸡。我家孙姨做的烧鸡是一绝。”她又再一想,她真不想请叶泠吃饭,更不想请叶泠去她家吃饭。

  说是再创业也不算对,温儒老先生在书画界的地位相当稳固,散尽家财为子还债还让人颂扬了一把高风亮节,老先生也一派千金散去还复来的洒脱风范。

  然而,即使他们爷孙俩现在住着价值上千万的宅子,老先生出入依然是豪车、保镖随行,也挡不住他们爷孙俩现在已是两袖清风的事实,温徵羽还有点不太食人间烟火的意味。这让老先生很是放心不下,觉得自己还能干点事,想再创业一把,给孙女攒点钱。

  如果温老先生再年轻二十岁,温徵羽一点意见都没有。老先生如今这把年岁,还想张罗赚钱养她,这让温徵羽的心里很不好受。

  她可以继续画画,但寻一份能够养活他们爷孙俩的工作却是当务之急。她至少要让温老先生看到她有养活自己的能力,不用再为她以后操心。

  温老先生的老友牧杳先生劝温老先生:孩子大了,得让孩子学着自己走,你都一把年岁了,还能照顾她多少年?倒不如趁现在还能动,多替她看着点,扶她走稳当。

  牧杳先生说:“那地段,拿来开茶楼是不错,可拿来开画室也是很不错的。临近湖边,风景好,环境清雅,又离旅游区不太远,人流量大,适合宣传。小羽这孩子长得好,惦记她的人不少,她有一份自己的事业,再加上堂兄堂姐帮衬着,以后也不容易被人欺负,你说我讲得有没有道理?”

  坐在牧杳先生旁边沏茶的温徵羽很有种抚额的冲动。

  温儒老先生若有所思地把玩着手里的核桃,抬起眼皮瞅了瞅牧杳老先生。他说:“有什么想法就明白,说一半成什么事?”

  牧杳老先生说:“她有这天份,又勤勉,是天生吃这碗饭的人。你、我、老齐,带带她,用不了几年就起来了。我呢是这么想的,我出资金,让羽儿打理画室,你呢,跟老齐多帮衬着点,我们三七开,你看怎么样?”

  温儒老先生想了想,说:“羽儿在画室占股,工资另算,她画出来的画归她自己所有,画室拥有优先权寄售权,没有所有权。用股份就想买羽儿的画,那可不成。”

  牧杳说:“那得二八。”

  温儒老先生说:“那不成,四六。”

  牧杳说:“你?你怎么还涨价了你?”

  温儒老先生说:“别管羽儿最近这身价是怎么涨的,她的身价涨起来了这是事实。四六,中不中?”

  牧杳老先生气得直瞪眼,道:“你!”

  温儒老先生寸步不让。

  温徵羽默默地给两位老先生斟茶,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两位老先生一番太极较量,没能分出胜负,牧杳老先生一句:“你容我回去再考虑考虑。”暂告一段落。

  温儒老先生领着温徵羽送走牧杳老先生。他慢悠悠地踱步回到客厅,端起茶,对温徵羽说:“牧老头向来是无利不起早,你得小心着点、提防着点。”

  温徵羽在温儒老先生的身边坐下,点头应下。她不知道她能不能打理好画室,可如今她家的情况,容不得她退缩。她不可能一辈子都活在家人的羽翼下。这一步,她终究是要迈出去的,趁着这个机会学着立起来。她问:“你觉得牧老会答应?”

  温儒瞥了眼温徵羽,说:“有我、老齐替你在后面撑着,你那些师兄师姐再拉你两把,再让黎黎他们替你宣传宣传,你这摊子不难支起来,基本上赔本的风险不大。你当老牧真是看中你的才华?二十出头的小丫头,功底还浅着呢,能有多大的才华?”他的话音一顿,又说:“只靠卖画过活,能饿死你、累死你。你学的又是工笔画,画起来费事费神费时间……”

  温徵羽听到她爷爷又吐槽她学工笔画,赶紧打断他,说:“您别自己走写意路子就总对我画工笔有意见。”

  温儒老先生不满地用手指点点桌子,说:“说开画室的事呢。”

  温徵羽心说:“是您老自己先岔开话题的。”她收回思绪,认真地听她爷爷讲。
  浏览阅读地址:/liaoxian/8661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