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撩闲 > 85.第八十五章

85.第八十五章

  此章防盗, 正版表在晋江文学城, 订购比满8o%能立即看到更新  温徵羽见到她爷爷抬眼皮的小动作, 便知道这里面果真有事。她说:“您看,你孙女这都要开始顶门立户了……”她说到一半便见到她爷爷的嘴角抽了抽, 她的话音不由得顿了下,无视她爷爷内心的质疑,继续说:“有什么事, 您告诉我,多了解些事不是坏处,对不对?”

  温儒老先生抬眼瞅了瞅温徵羽,这才说:“你不经商,生意场上的事三言两语难向你说清楚。你与叶泠接触时多留点心,能少来往就少点往来。”

  温徵羽心说:“您这还是没说有什么事。”

  温儒老先生说:“很晚了,早点休息。”便起身回卧室去了。

  温徵羽望着她爷爷上楼的背影, 又想了想叶泠的事。如她爷爷所说, 她不经商,与叶泠不会有太多往来接触。她与叶泠间的接触除了之前卖宅子外, 就这点画作上的联系。叶泠托她画画, 她收钱, 双方白纸黑字签订合同, 公平买卖交易, 不存在什么坑蒙拐骗。可范锋给她提醒, 她爷爷也给她提醒,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大事生过。

  她想了想, 回卧室,拿起手机给温黎了条短信:“黎黎姐,睡了没?”

  论辈份,温黎是她的堂姐。温黎的爷爷与她爷爷是亲兄弟。她二爷爷去世得早,她爷爷作为长子,对弟弟家的孩子难免要多照顾几分,小时候温黎的爸忙生意的时候,就经常把温黎寄养在她家。她和温黎的年龄只相差两三岁,还是很能玩到一起的。

  不到两分钟,温黎便回了条短信:“你还没睡?又忙画画了?”

  温徵羽怕挨训,赶紧回了句:“就要睡了。”跟着她又了条短信过去:“找你打听个人。”

  温黎很快便回了条短信:“!!!你居然还有打听人的时候?”

  跟着又来一条:“你想打听谁?来,给姐姐说说。”

  温徵羽不理会温黎的调侃,又了条短信过去:“玉山集团的叶泠。”

  过了大概有一两分钟,温黎才过来一条消息:“你打听她做什么?”

  温徵羽回:“她买了我的画,拿去开画展,下午又拿了我没画完的半幅画过来找我约画。我觉得这人有点怪怪的。”

  温黎又了条信短过来:“!!!”

  温徵羽回她:“别光顾着感叹号呀,知道什么,赶紧说。我快要睡觉了。”

  温黎的短信又过来了:“!!!”

  稍顿,温黎又了条:“那你赶紧睡吧。”

  温徵羽拨出温黎的电话。

  很快,电话通了,温黎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还不睡?”

  温徵羽说:“心里惦记着事影响睡眠质量。”

  电话那端沉默了几秒,温黎才轻叹口气,说:“行吧,那我就跟你说说。”

  温徵羽应了声:“好。”

  温黎说:“三叔之前通过私募筹集资金拉公司股票,在他操作公司股票期间,有外来资本介入影响股价,同时,三叔公司的一位高管、也是一位执股的股东、姓向的一位副董,自并实名举报三叔非法集资,致使三叔自己的资金和筹集到的资金都套在股市中并且迅蒸。之后,三叔潜逃海外,名下资产被清算拍卖,玉山集团接手了三叔的公司,经过资产整合重新上市。那位向副董有自情节、举报立功、又并非法人……目前成为玉山集团名下子公司、也就是三叔原本执掌的公司执股百分之三十的大股东之一。叶泠为占股百分之五十四的实际控股人。”

  温徵羽听完愣了好几秒,才问:“私募与非法集资……怎么扯到一起了?”她再不懂经济也知道这两者间有着本质差别。

  温黎说:“里面的运作三言两语难说清楚,总之,三叔是实际负责人,某些细节没有把控到位,这责任落到了他头上。那位姓向的和叶泠成了最终的受益者。就这么回事。”

  温徵羽满脸愕然地握着电话,半晌无语。

  温黎问:“还在吗?”

  温徵羽回过神来,说:“在。”

  温黎说:“商场如战场,胜负成败也就那么回事,你别太往心里去。”

  温徵羽问:“你这是在安慰我吗?”

  温黎问:“不然你能怎么办?”

  温徵羽:“……”她被噎了下,说:“那我睡觉了。”

  温黎对温徵羽的反应似在预料之中,毫不意外,说:“乖,早点睡。”又不放心温徵羽现状地叮嘱句:“以后叶泠那神经病再来找你,你离她远点。你要是过不下去,来我这,姐养你。”

  温徵羽虽然是打定主意要靠自己养活自己爷孙俩,但她对着温黎的好意说不出拒绝的话,只道:“等我哪天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一定拖着行李去找你。睡了,晚安。”

  温黎放柔声音,说:“睡吧,别多想。”

  温徵羽轻轻地应了声“嗯”,向温黎道过晚安挂了电话,理了理思绪,很快便平复了情绪。

  无论叶泠用的手段光彩也好,不光彩也罢,那都是叶泠与她爸在商业场上的竞争。两者之间如果不能共赢就必然会有个胜负成败,她爸棋差一着,败了,怨不得人。她爸生意上的事,是她爸的事业,她与爷爷已经为她爸的事业失败买了单。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事业、人生,他们爷孙俩能为她爸做的已经做了、尽力了,一切也就到此为止了。她在这件事情中也仅仅是失去了来自家庭中关于金钱方面的助力罢了。这对她来说或许会使她陷入一时的困境,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所以,对她来说,知道这件事,其作用也仅仅是知道而已,往后她的人生依然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温徵羽稍微理了理思路平复了心情,便去洗漱休息。

  画工笔画是个细致活,做不到意洒挥毫一蹴而就。哪怕是一幅很小的画,也不是三五日就能完成的。她的画作,往往一画就是月余,她画过用时最长的一幅画,画了三年。用时漫长,所以注意休息、保持身体健康非常重要。

  接下来的几天,温徵羽都在潜心画画。

  如今画画不仅是精神寄托、兴趣爱好,更成了她养家糊口的本职工作。

  温徵羽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并且让其成为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其实也是件很幸福的事。不过大概是因为添了点经济压力,压力化为动力,使得她反而更能沉得下心去画画。

  不过哪怕她的画画状态再好,还是得吃饭睡觉、适当休息活动。有她爷爷盯着,她是不敢废寝忘食的。

  晚饭过后,她陪着温儒老先生到湖边散了圈步。

  她回家后,孙苑告诉她,她的手机响。

  她回屋,拿起在充电的手机,见到是范锋打来的电话。

  她回了范锋一个电话。

  范锋问她跟叶泠合作的事。

  温徵羽满头雾水。她把这半幅没画完的画接着画完,这算是合作?算还是不算?

  范锋说:“如果你以后的画作要寄卖的话,我这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温徵羽告诉范锋,关于以后的事,她目前还没考虑好。

  范锋“咝?”了声,若的所思地问:“没考虑好?你的意思是叶泠给你开画展的事,不是你们的合作?”

  温徵羽无语,说:“这是哪跟哪?我的画她买了去,即使她要把我的画拿去烧了,我也只能干瞪眼。”

  范锋低道一声:“我去!”他的话音一顿,说:“我个东西给你,你收下邮件。”

  温徵羽挪去电脑桌前,打开笔记本电脑,从收件箱中找到范锋刚过来的邮件,点开后见到是一堆网页地址。这些网址来自不同的网站,大部分都是他们同行交流的网站,还有些大型的门户网上的新闻网址。这些网址点开便是新秀画家昆仑小怪画展拍出天价作品的新闻。

  她的《昆仑万妖图》拍出了六百多万的天价,是让一位神秘买家买走的。

  之后又是一位在工笔画中颇有名望的老画家对她的画作的推崇,还把她隐藏在画里的昆仑小怪落款给指了出来,说她的每幅画里都藏有这样一个落款,让大家去找。

  在新闻里还附了视频,是对主办方的采访和对她的介绍,那主办方的负责人正是叶泠。

  关于对她的介绍也是由叶泠来介绍的。

  叶泠的开场白就是:“我与昆仑小怪,徵羽是至交好友,无话不谈,无事不言……”

  温徵羽看着穿着得体,满脸正经、理所当然的叶泠,再想起叶泠这些日子以来的行为和这番言语,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对叶泠简直叹为观止。她咬牙道:“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今天见识了!

  她的脸形、五官皆像母亲,只是不如她的母亲温婉柔和,添了几分清秀、清冷。

  父亲是位商人,听说年轻时是位才子,下海经商后自诩儒商。

  从她记事起,父亲便一直忙于应酬,气质儒雅的他身边从不缺红颜知己。她小时候,学校开家长会,父亲忙,红颜知己代他去,六年下来,红颜知己不重样。

  奶奶说那些都是狐狸精。

  《山海经·南山经》所载,“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食”,喂养的意思。上古传说,狐修千岁得九尾。涂山氏、纯狐氏、有苏氏等部族皆以狐为图腾。

  狐在她的心目中是神圣的。

  她们,似乎与狐不沾边。

  她喜欢上古神话传说,喜欢漫无边际地散思维,喜欢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与凡世不一样的神话世界,喜欢将其画在纸上。

  她念初中时,语文课,藏在厚厚的书后面画螣蛇,被语文老师逮个正着。语文老师一把抓起她的画册,怒骂:“你要是能考上高中,我能用手掌心煎鱼给你吃。”

  她默默地拣回自己的画册,默默地考了个全班倒数第一,又走考艺术特长生路线,她爹再添了点钱把缺的那几分补上,进了市重点高中。

  她自三岁,爷爷教她拿起画笔,便再没放下过。小学时,她每天的课余生活就是画画,后来愈痴迷。初中三年,她画了三年。高中三年,她画了三年。大学四年,她画了四年。她21岁大学毕业到现在又画了五年。

  她沉迷在上古神话的世界中,将脑海中那山、那云、那风、那雾、那树、那花、那草,那些山精鬼怪、神妖仙魔一笔笔勾勒出来刻画在纸上,难以自拔。

  爷爷说她画画有灵性,是天生适合走这条路的人。其实,她只是想把脑海中的世界用她手里的笔构画出来,她的神与魂皆在那个世界,人世间的一切仿佛光与影的交错。

  她爷爷画了一辈子的花鸟,如今除了偶尔倒腾些古玩,便是画些画与老友们相互交流、欣赏,再就是在家养养花鸟、在这建于明清时期的老宅里捣腾些园林景致,享受惬意悠闲的老年生活。
  浏览阅读地址:/liaoxian/8661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