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撩闲 > 86.第八十六章

86.第八十六章

  此章防盗, 正版表在晋江文学城, 订购比满8o%能立即看到更新  温徵羽没应, 也没回绝,领着叶泠继续看宅子。

  她家的宅子是典型的江南园林式建筑,占地不算宽广,但胜在布局精巧, 将亭台楼阁、假山回廊、水榭小湖尽揽其中。

  叶泠说想去湖边看看。

  天空仍在下着雨,淅淅沥沥的,屋檐下滴下的水滴都串成了珠帘。

  叶泠是买家, 她是顾客,她是上帝, 她说了算,温徵羽没有意见。

  温徵羽见叶泠的随从带有伞,便没管叶泠,信手拿起画堂门口常备的伞领着她去。

  江南的雨景, 自来动人。烟笼轻纱,湖波微漾,迎着徐徐沁凉的春风,丝丝缕缕的小雨轻拂面颊。

  微冷。

  温徵羽喜欢雨景,时常品茗赏雨, 偶尔兴起还会弹奏几曲。不过这不代表她喜欢在雨中漫步,雨天地滑, 她家这宅子里最不缺的就是随处可见的青苔, 她爷爷为了意境任由它们生长。每逢下雨潮湿天, 她家园子的路面便滑得只剩下最中间那点仅容落脚的地方可以走。

  温徵羽不知道叶泠是有意还是无意。叶泠在这下雨天绕着湖边走还要与她肩并肩,她往前拉开点距离,叶泠跟上来,她落后半步,叶泠便放慢步子等着她迈步跟上,浑不在意身后的随从人员的伞遮不住她。温徵羽作为主人,出于礼节,只能把自己的伞往右边移了移,分出一半遮住叶泠。

  她的视线不经意地扫向叶泠脚下穿的高跟鞋和让雨水淋得格外湿滑的路面,很不想提醒叶泠当心地滑。

  下雨天地滑,三岁孩子都知道的常识,不用她提醒吧?温徵羽心里这样想着,便当叶泠知道地滑。如果人在她家摔了,总还是不太好,她暗暗留心。

  她不知道是她多心还是错觉,叶泠的视线似乎总是落到她身上和她手腕上,她朝叶泠看去时,叶泠的视线又落在别处。大概是她的错觉吧。她脸上没花,叶泠不至于会盯着她看。她的手上只戴着一对奶奶留给她的镯子。奶奶留给她的东西,也只剩下这对翡翠玉镯了。

  旁边的叶泠忽然脚下一滑,身子一歪便要朝湖边倒去。温徵羽眼疾手快,赶紧一把拉住叶泠。

  叶泠的反应也不慢,一手回握住她的手腕,身后的随行人员也及时扶住她,没让她摔倒在湖里。

  温徵羽说:“下雨地滑,当心点。”低头去看叶泠的脚,问:“没事吧?”

  叶泠轻轻“咝”了声,说:“好像脚扭了。”说话,又抬起头看了眼温徵羽,说:“好像不能走了。”

  温徵羽会意,赶紧让开两步,给叶泠的随从人员让路。

  叶泠对上前来背她的随从轻轻摆摆手,说:“扶我到亭子里休息下就好。”她望向温徵羽,轻声问:“能扶我下吗?”

  叶泠都开口了,温徵羽不好拒绝。她上前扶着叶泠往凉亭走去,说:“地滑,踩中间没有青苔的地方。”

  叶泠轻轻说了句:“你刚才没说。”

  温徵羽顿时心虚,耳根顿时烫了起来。她绷紧脸,装作没听到,扶叶泠到凉亭中坐下。

  叶泠坐下后,揉着脚踝,说:“你至于吗?生意买卖,讨价还价,天经地义,一回头就给我穿小鞋,地滑都不提醒我一声。”

  温徵羽忽有点无言以对,错愕地微微张了张嘴,顿了两秒,才说:“雨天路滑,我以为你知道,恕我招呼不周。”她又看向叶泠的脚踝,问:“需要送你去医院吗?”

  叶泠摇摇头,说:“歇会儿就好。”

  温徵羽没作声,静静陪在旁边。

  过了两分钟,叶泠忽又说道:“你的画,我很喜欢。”

  温徵羽秀眉微挑,心说:“喜欢你还把我的画当搭头。”

  叶泠又说:“这宅子我也很喜欢,你们开出的价格不算高,我按照你们给的价买下这宅子,你以二百万的价将画作半卖半送赠给我,怎么样?就当是交个朋友。”

  温徵羽缓声说:“宅子是我爷爷的,怎么卖,得看我爷爷的意思。”

  叶泠没再作声,继续揉脚。

  温徵羽坐在亭子中,望着飘落在湖面上的蒙蒙细雨,略感失落。她的画作,二十年的心血,那一幅幅画卷承载的不仅仅是她的心血,更是她的精神世界,一个属于她的另一个世界。卖画,对她来说,如同拿一把细小的刀子一点一点的剥她的心。她心疼,亦舍不得。

  凉亭中,忽然静了下来。

  温徵羽沉吟许久,才说道:“老实说,二十年的心血之作,我从没想过要卖画。”

  叶泠满脸遗憾地说道:“君子不夺人所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勉强。”

  温徵羽暗暗松了口气,又隐约觉得有点奇怪,但到底哪里奇怪,又说不上来。

  叶泠站起身,试着在地上走了走。

  温徵羽见叶泠的脚能走了,这宅子该看的地方也看得差不多,便领着叶泠往回走。

  叶泠对她说想再见见她爷爷,谈谈宅子的事。

  她把叶泠领到客堂。

  不多时,叶泠便与她爷爷谈到宅子的价格上。

  换了个地方,叶泠对宅子的价格从“这宅子我也很喜欢,你们开出的价格不算高”变成了“关于价格问题,我想再和温老谈谈。”再给出的价,直接压到了她爷爷告诉她的心理预估底价上,还摆出一副诚心想买的模样,却又死死咬住价格不松口。

  她爷爷自然不愿以这低价出手,两人你来我往地打着太极,茶水续了一杯又一杯,谈判陷入胶着。

  温徵羽终于明白之前奇怪的感觉来自于哪里,叶泠还是想要画。叶泠跟她谈不拢,便拿价来压她爷爷。最让她感到意外的是,有没有她的画,叶泠给出的价居然相差这么多。她忽然陷入两难,很是犹豫。

  老爷子向来沉得住气,见谈判陷入僵局,竟端起茶,准备送客。

  她以为叶泠会识趣地起身告辞,没想到叶泠竟低头喝茶,连头都没抬一下。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叶泠。

  叶泠终于抬起头,那表情即纠结又为难,还带着满脸诚意地说:“温老,您这宅子,我打心眼里喜欢,是真心实意想买。”

  温徵羽看出来了。叶泠在没达到目的前,是半点想走的意思都没有,赖上了。她有点不明白叶泠。她不是名家,她的画也算不上巨作,这宅子有没有添上自己的画,价格上竟相差如此之大。叶泠对她的画就那么执着?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其实按照叶泠之前给她开的价,在她家这种情况下,这价真的算是厚道的了。

  温徵羽思量许久,缓缓问了句:“假如加上我的画呢?”她说完,忽然见到叶泠的眼睛亮了下,似乎有种得逞的喜悦在,可她从叶泠的神情又看不出丝毫异样。

  叶泠扭头朝她看来,很是平静地说:“那就按照之前的价格。”

  叶泠如愿以偿,终于肯起身告辞。

  温徵羽出于礼节送叶泠到门口。

  叶泠踏出门,转身对她说:“请留步。”

  温徵羽颔,说:“慢走。”

  叶泠的视线落向她的手腕扫了眼,说:“温小姐,如果你有意卖手上这对镯子的话,希望您能联系我,我很喜欢。”说话,略微欠身,转身朝着停在院外的座驾走去。

  温徵羽站在门口看着叶泠离开的身影,被叶泠一句话堵在心头半天没咽下去。她现在最不喜欢听见的话就是叶泠说“我很喜欢”。

  她爸名下的所有财产都被查封、拍卖。她名下的房产、车子,她爷爷的宅子、车子再加上收藏的古董文玩都卖了,终于把她爸欠的债全还上了,将这桩事情平息下来。

  宅子已经交易过户,付清款项,温徵羽和她爷爷也得按照合同约定限期搬出去。

  温徵羽正在卧室整理行李,忽然听到有高跟鞋踩在地上的脚步声一路进来,停在她的卧室门口。她回头,便见一位风姿绰约的中年美妇双手抱臂、没好气地看着她,问:“这就开始收拾行李,你们爷孙俩有地方去吗?”

  她知道二姑心里有气,也在心疼,没敢作声。她大姑和二姑想凑钱保下这宅子,爷爷没同意,她俩想让她当说客,结果她站在她爷爷这边和她爷爷一起把宅子卖掉了。

  温时纾来到她身边,抬指往温徵羽的额头上戳了戳,说:“我看你们爷孙俩沦落街头可怎么活。”瞥了眼温徵羽空荡荡的手腕,脸色微变,问:“你手上的镯子呢?”

  温徵羽听着她二姑的语气不对,赶紧说:“怕打包行李的时候磕坏,收起来了,饰盒里。”

  温时纾说:“你要是把你奶奶的这对镯子也卖了,我就……我就摁死你。”

  温徵羽起身抱住温时纾撒娇,说:“好了,二姑,我的亲二姑,不气了。”她把脸凑过去,说:“要不,您摁死我?”

  温时纾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又往那雪白细嫩的额头上轻轻一点,转身准备找个坐的地方,却现这屋子里连张凳子和椅子都没有,连她妈出嫁时的那套跋步床、罗汉椅等那一套摆在卧室里的家具都没了,顿觉心酸。她故作心塞地抚着胸,说:“我就说我不该来看你们爷孙俩。”

  温徵羽不敢惹心头不顺的温时纾,灰溜溜地继续打包行李。

  温时纾说:“你让人找的那套房子,我去看过,你爷爷喜静,那边太吵,他住不习惯,不太合适,我已经给你退了。我在湖边的那套房子已经让人在收拾了,过两天你们就可以搬过去。我这车,你先开着,你爷爷一大把岁数,没辆车不方便。”说完,房钥匙、车钥匙、银、行、卡一并塞进温徵羽手里。

  温徵羽收下房钥匙和车钥匙,她晃了晃银、行、卡,塞回温时纾的手里,说:“您要给我这个,不如摁死我。”

  温徵羽没应,也没回绝,领着叶泠继续看宅子。

  她家的宅子是典型的江南园林式建筑,占地不算宽广,但胜在布局精巧,将亭台楼阁、假山回廊、水榭小湖尽揽其中。

  叶泠说想去湖边看看。

  天空仍在下着雨,淅淅沥沥的,屋檐下滴下的水滴都串成了珠帘。
  浏览阅读地址:/liaoxian/8661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