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撩闲 > 104.第一百零四章

104.第一百零四章

  此章防盗, 正版表在晋江文学城,订购比满8o%能立即看到更新

  温徵羽隔着玻璃门, 朝玻璃门外示意了一眼, 说:“孙姨给我送饭来了。”

  叶泠略带遗憾地说:“那改天吧。”她问温徵羽:“不知这附近哪有家常菜馆?”

  温徵羽想了想。

  家常菜?湖边开的饭店都是以各大特色菜系为主, 还真没有家常菜。这附近不仅没有家常菜, 连简餐都没有,倒是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小吃街和一些小饭馆, 不过, 不太适合叶泠这种身份的人去就是了。特色饭店倒是有好几家, 不过不太适合一个人用餐。

  她说道:“好像……还真没有。”

  孙苑轻轻敲了敲玻璃门, 待见到温徵羽和叶泠朝她看来, 这才带着歉意地说:“打扰了。”她对温徵羽说:“小姐,饭菜已经送到您的办公室,是现在用餐吗?”

  温徵羽说:“我还有客人,待会儿吧。”

  孙苑应道:“好的。”

  叶泠笑道:“怎么好意思耽误你用餐,不如一起?不介意我蹭顿饭吧?”

  温徵羽:“……”她愣了下, 才回过神来, 在心里说句:“我介意。”可这话, 她只能在心里说。叶泠怎么说都是生意伙伴,请她吃饭, 她不去, 来蹭饭, 再拒绝, 是真不太好。温徵羽说:“只要叶总不嫌家常菜简陋……”她说到这里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叶泠刚才还说想吃家常菜来着。

  叶泠顿时笑得如沐春风, 说:“徵羽真是我的知心人。”

  温徵羽对于叶泠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以及那比城墙拐还要厚的脸皮,已经不想再作评价。她对叶泠做了个“请”的手势,把叶泠请去她的办公室用餐。

  她的午餐是两菜一汤。

  她爷爷奶奶都是比较注重养生的人,对饮食和健康都比较在意,家里的菜饭多是按照传下来的菜谱或药膳方子做的。老方子,不用现代大家惯用食品添加剂、调味料之类的东西调味,想要出味道需要用小火慢慢地把食材熬出味来,相对来说比较费时费工。现在家里人口少,基本上每天备四个人的份就够了。中午她爷爷和展程都不在家,孙苑只需要备她俩的饭菜。孙苑十一点多用过餐,待快到十二点的时候,骑着电瓶车绕着湖堤路骑上七八分钟左右就到画室了。

  两菜一汤,再加上一碗米饭,足够了。

  她最近总在画室,孙苑估计是怕她饿,或者是不够吃,每次送餐总会多送大半碗米饭的量。

  温徵羽从来没有想到过会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把自己的午饭分给别人吃,因此,她的办公室里没有备筷碗。临时加了个蹭饭的,她只能让孙苑去休息室微波炉旁边找一次性餐具。

  画室虽然不大,但人事、财务加上一楼的店员也有十几人,每天的午餐都是在画室解决。他们有时候会自己带盒饭用休息室的微波炉热一热便可以吃了,有时候叫外卖,因为有些人备有自己的餐具,用不上外卖附送的餐具,扔掉又觉浪费可惜,便将那些没拆封的一次性餐具搁在了微波炉架子下的抽屉里备用。

  温徵羽不想把自己的碗筷给叶泠用,于是,给了叶泠一次性筷子,再把自己的碗给了叶泠,自己则用装饭过来的保温桶盖装饭。汤盅不大,不到两碗的量。她从汤盅里盛出半碗汤分给叶泠,自己用汤盅喝汤。

  温徵羽分好饭,默默地低头吃饭。她真心觉得叶泠不是来蹭饭,是来抢饭。

  大概是抢来的饭菜比较香,叶泠把碗里的米粒挑得干干净净,汤喝得连点渣都没剩下。两盘份量不太大的菜,在她跟叶泠的共同努力下,也只剩下一盘菜汤底,其中一盘菜因为汤汁浓味道足,还被叶泠拿去泡饭吃了。

  叶泠心满意足地放下碗筷,对温徵羽说道:“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家常菜了。”

  温徵羽的语气平和听不出半点情绪地说道:“叶总喜欢就好。”

  叶泠说:“我很喜欢。”

  温徵羽觉得自己得了听不得叶泠说“我很喜欢”的病,她一听到叶泠说“我很喜欢”就觉浑身不自在。她起身,让在旁边的会客厅休息的孙苑过来收拾茶几上的碗筷,自己则去起身泡茶。

  她没吃饱,喝点茶填点肚子也好。

  叶泠虽说只吃了个半饱,可浑身舒畅。她悠然地喝着茶,看着端坐在茶几旁沏茶的温徵羽。温徵羽的身上有着江南烟雨滋养出来的独特气质,温润古雅,有着闺秀的沉稳宁静,又有着文人墨客的洒脱自得。

  温徵羽的五官清秀挺立,处处皆透着犹如精雕细琢般的精致,大多数时候,她的眉眼神情间皆透着远山般的宁静怡然,看着她,便让人有种脱离尘世喧嚣独立世外的感觉,如一幅平静的烟波山水画,让叶泠总有种投入一颗石子打破这份宁静的想法。

  温徵羽的茶很好。

  好茶,叶泠不缺。

  可好茶,也要在会沏茶的人手里,才能沏成真正好喝的茶。

  叶泠挺喜欢窝在温徵羽这里。即使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做,看着温徵羽沏茶也是种享受和放松。

  不知不觉,午休时间已经过了。

  叶泠下午还约了人谈事,她看了下时间,这才恋恋不舍地放下茶杯,起身告辞。

  温徵羽起身送叶泠到办公室门口。

  叶泠出了温徵羽的办公室,停下步子,扭头对温徵羽说:“留步,不用送了,你我不需要这么客气。”

  温徵羽:“……”她心说:“我只打算送你到这。”事实上,她是想关门,把叶泠关在外面。她说道:“叶总慢走。”

  叶泠轻轻颔,便转身离开。

  温徵羽暗松口气。她为了省工资,连助理都没请,自己的办公室都是自己在收拾打理。待送走叶泠走,回去收拾了茶具,这才去画室继续画画。

  她走到画案前,便见她的镇纸下面还压了张纸条,那字迹龙飞凤舞笔力透纸,上面写着句:“徵羽,凤凰的毛是不会被火烧掉的。”

  温徵羽:“……”她无语地看着手里的小纸条,一口气堵在喉间半晌没吐出来,好一会儿才一点一点地把这纸条撕成粉碎,再揉到一块,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这是凰鸟,不是凤凰。凤是雄,凰是雌。

  还有这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再说,凰鸟是掉了一些毛,没掉成秃毛凤凰……凰鸟。

  温徵羽气不过,裁了张a5大小的纸,提笔毛笔,醮上墨,写下“多嘴”两个字,压在刚才叶泠压小纸条的镇纸下。她犹带气愤地看着那两个字,在心里愤然地想:“我又不是没脾气。”又再想,何必跟这种人置气。她平复了下心情,重整了心思,这才提笔继续作画。

  她午饭没吃饱,到下午四点多便饿了。

  她肚子饿,静不下心画画,她又没在办公室里备零食水果,只好提前收工溜班回家。

  上午,她刚把画室的工作忙完,进到绘画室,刚把颜料调好,准备画画,便听到敲门声响起,一回头,就见到叶泠出现在门口。

  叶泠问:“徵羽,没打扰到你吧?”

  温徵羽问:“叶总,有事?”

  叶泠说:“有点,小事,不过没关系,您可以先忙,我坐在旁边等。”她说完,进入画室,拖着张小椅子到画案旁,刚要坐下,便看到镇纸下压着张小纸条。她拿起纸条看了看,拿眼看向温徵羽。

  温徵羽的脸微微有点烫,假装不是自己写的。

  叶泠赞道:“字挺好。”她问:“是写给我的吧?”

  温徵羽的脸更烫了。有种被抓个现形的感觉,虽说,她说的是实话,可有时候实话说出来挺不好的。

  叶泠说:“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没想到徵羽的画画得好,毛笔字也写得好。”她非常小心地把那张a5大的纸条收起来。

  温徵羽索性不理叶泠这一茬,问:“叶总有什么事?”

  叶泠“哦”了声,说:“是这样的,我注意到我的办公室没配休息间。”

  温徵羽愕然,她心说:“你一个挂闲职的人,十天半月不见你露一回面,需要休息间?”

  叶泠又说:“我看徵羽的办公室似乎配了休息间。”

  虽然叶泠一副我说的是事实的模样,可大概是语气问题,温徵羽觉得自己竟听出了委屈,似乎还有点指责她厚此薄彼亏待叶泠的意思。

  办公室装修的时候,她就没给叶泠的办公室规划休息室,如今叶泠想要再添休息室,那得拆墙,又得叫装修工动工,先不说费用问题,这装修动工弄完,叶泠能住几天?叶泠的办公室里有沙,即使要休息,关上办公室门不能躺沙上休息了?再不济,离画室不远的地方就有酒店,可以去酒店休息。

  温徵羽问:“那叶总想要怎么解决休息室的事?”

  叶泠说道:“你是ceo,你说了算。”

  温徵羽在心里回了句:“我这个ceo不想给你配休息室。”她建议道:“距离这里大概十分钟车程就有家酒店,环境挺不错的。”

  叶泠说:“午休时间一共就两个小时时间,吃饭得扣除一个小时,如果是去住酒店,算上来回车程加上办理入住和退房手续用掉的时间,最多只能睡二十分钟,有点……不太划算。”

  温徵羽在心里默默盘算把颜料泼到叶泠脸上的后果。她想到叶泠这厚脸皮还有点神经的倾向,便有点怂,没太敢惹,于是说:“叶总如果需要在画室休息,要是不嫌弃的话,我那休息室可以借给叶总用用。”人与人之间多少都会注重些隐私,她就不信叶泠会来睡她的床。

  叶泠的嘴角微微上挑,满脸感激地说:“那就多谢徵羽收留了。”

  温徵羽:“……”

  要么是叶泠自卖自买,要么是在拍卖的时候有人斗上了,逞意气之争。

  通常来说,愿意涉足文玩的人,除了个别只认钱的倒手商人,大部分人都比较讲究,面子上都会带点文气,追求点雅致,极少做出砸钱逞能的土豪风。如果是真土豪来了,那肯定是公然亮相,大摆场面,不会弄出个神秘买家来。

  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叶泠自卖自买在抬价。

  可叶泠自卖自买抬价的目的又是什么?抬出这么高的价,明眼人能看出是怎么回事,起不了多大作用。把她的画作的价炒上去忽悠外行?她的画作虽然多,但大多数都是早年的,大幅的、能够卖得起价的画作并不太多,折算下来,撑到天也就赚个几百万。以叶泠的身家来说,花十天半个月时间、请这么多人摆这么大的阵仗,赚到的这几百万还不够填她耗进去的时间、精力和人脉成本。

  温徵羽都替叶泠亏得慌。

  她很清楚,叶泠不会做亏本生意。叶泠这么做必有其的用意,并且应该与她有点关连。要不然,叶泠为什么不捧别人,来捧她?

  如果是跟她有关,叶泠与她家没交情,能图的不外乎就是利益和名气。她家现在已经没有了钱,那么,能让人图的就是名了。

  她家虽然没钱了,可烂船还有三寸钉呢。她家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好几代人的经营,她姑姑家、堂叔、堂姐家都还在,如果叶泠做事做得太难看,她家的亲戚也不会让她们爷孙俩被叶泠任意欺负。叶泠斗垮了她爸,还买了她家的宅子,虽说是生意买卖,可难免让人侧目,指不定她那些堂叔、堂姐、堂哥什么时候在叶泠没注意的地方就给抽个冷刀子。她看叶泠那样就知道叶泠不是怕事的人,不过,不怕事不代表愿意落个恶名、处处被人提防甚至避之唯恐不及。所以,叶泠借她的画开画展,拿她作牌坊,挣点名声?

  温徵羽只能作这样的猜测,但到底是不是,还很难讲。

  温徵羽还有纳闷,她的堂姐温黎便来了。

  温黎搁下画笔,扭头看向烫着头卷,踩着高跟鞋,妖娆得像个勾魂夺魄的妖精似的温黎,问:“黎黎姐,你怎么来了?”

  温黎把包往旁边的椅子上一扔,人懒洋洋地窝在另一张椅子里,抬起头把温徵羽上上下下打量番,她若有所思地托着下巴,想了想,问:“你说叶泠是不是真的有神经病?”

  温徵羽愕然地看了眼温黎,莫名其妙。

  温黎见到温徵羽这傻愣愣的样子,一颗心就觉悬得慌,她说:“听姐一句话,以后离那神经病远点。”

  温徵羽问:“出什么事了?”

  温黎说:“她拿你的画开画展,卖画。我去买画,一幅都没买到。你那《昆仑万妖图》我出价都出到了五百八十万,心都开始滴血了,那神经病居然找人出价六百八十万,还来到了我身边,跟我说,‘你要是出价到一千万,我就不跟你竞价了。’”温黎气得又骂了声:“神经病!”

  温徵羽去替温黎倒了杯水,说:“喝喝水,消消气。”她对温黎说道:“黎黎姐,谢谢。”

  温黎没好气地扔给温徵羽一个白眼,说:“谢个毛线,一肚子气。”她喝了口水,又托着下巴,想:“你说叶泠到底想干嘛?买了你的画,开画展,别人要买她就找人出来搅和……”

  温徵羽问:“别人知道是叶泠在替我抬价吗?”
  浏览阅读地址:/liaoxian/86614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