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龙脉札记 > 第二百一十章 另一处偏殿

第二百一十章 另一处偏殿

  我看着这么多的钱没法子带走,简直就跟自己扔了这么多钱一样,心里真的是纠结死。虽然做死人的生意会有诅咒,但是少拿的应验的却是那么少,其实阴德够的够的话,做那么一两次也不是不可以的。想到这里赶紧默念了一下静心诀,有些想法就很危险,我一定保持自己在利益面前的心境。好多考古队员,也是因为一时眼热,偷拿了几件殉葬品,然后刹不住车,最终下场都特别悲惨。

  “师叔,拿墓穴的东西不是损阴德吗?你还拿这么多阵旗,不怕遭报应啊?”我看着在士兵中间乐此不疲的寻找着阵旗的师叔,有些奇怪的问他。

  四师叔头都不抬起来,就专心的搜集着阵旗,师父对我解释道:“不能拿的是陪葬品,还有死人的东西,你师叔拿的却是独立于墓葬之外的东西,虽然也是对这个墓葬施加了些额外的作用,但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原来如此,那我也找点与这个坟墓无关的东西带走吧。”我听了师父的话眼前一亮,这不就是又送钱来了吗?简直是雪中送炭啊!

  师父拍了我脑袋一下,然后说道:“最值钱的,恐怕就是你手里的那颗珠子了,还想淘换啥呢?赶紧走吧!”

  “老不死的,谁会嫌钱多?”我鄙视的看着师父,嘲讽的问他。

  没想到师父却突然严肃起来,停下来认真的对我说:“没钱真的是万万不能的,有钱能使鬼推磨一点不假,但是钱越多心里越不安,所以真的够用就好,你现在这个职业,将来钱绝对够用了,来钱也快,但是切记不要去捞钱,否则才是真正的一无所有!”

  心里不怎么认同,但是还是点了点头,毕竟这老头认真的时候不怎么多,他要这么说,听他的准没错。

  等着四师叔把偌大的兵工厂搜刮了一边,看着收获颇丰的四师叔我也是有些无语,四师叔对钱财什么的一向都不感兴趣,但是一旦涉及到阵法相关的东西,四师叔就如同着魔了一般。我有时候真的很羡慕四师叔,或许只有这样子活着,才不愧为一个纯粹的人。也就只有爱一个东西成痴了,才能有所成就吧。我的师父和别的师叔又何尝不是如同四师叔一般,在某一方面的坚持,超过常人的想象。只可惜,我现在还没有彻底钻进去我应该钻研的东西。

  四师叔开心的抱着这些已经残破不堪的阵旗,还有一些应该是阵眼的材料,高兴的像个孩子。师父看着四师叔这样子,也是蛮开心的,只会大家继续往另一边走,有一个异常狭窄的通道。中间却有一扇特别大的石门,上面的两个门环,分别是在牛头马面的嘴里。

  中间有一个太极的图案,两扇门的阴阳鱼眼分别在门环的旁边。在石门的上方,左龙右凤,笔画简单至极,并不是三国时代的墓葬中龙凤的画法,这是更远久时代的风格。一笔一划间,尽显出来一股大家之气,龙张牙舞爪的,虽然没有眼睛,但是仿佛是从九天而来,冲着我怒目而视。至于凤凰,也没有别的龙凤交泰的那种高贵婉约的形象,反而如同这条龙一般,仿佛是低于杀出来的血凤。

  至于石门的下面,却是很多任务画像,我有些看不懂了。

  就是这个时候,师父说到:“本来我有九成的把握,看到这些画,我就百分之百确定,这就是于禁之墓了。”

  我更加不理解起来:“师父,这到底画的是什么?是于禁吗?”

  师父点点头,指着门上的画说:“当年曹丕即位,孙权称臣。黄初二年的时候,孙权派遣于禁回到了魏国。于禁回到魏国后,却遭受其他人的嘲笑,因为他是二度投降。当时的于禁须发皆白,身形消瘦。曹丕表面上对于禁表示安慰,任命他为安远将军。等待于禁拜谒曹操的陵墓时,曹丕却私底下命人画关羽战克、庞德愤怒、于禁降服之状,于禁就是那个时候见到后,便因为觉得丢脸而羞愧得病死去,谥号是厉侯。而此时,门上所画的,正是这些。诸葛亮这是想让他耻辱一辈子啊,看来诸葛亮所图不小啊。走吧!”

  当然所图不小,不然在帝国秘密的修建这么一个大墓,有用了这么多的阵法,要是平白无故的,三岁小孩都不信好么。

  我跟着师父,没有走进这个石门,而是顺着这条路继续往前走,去往另一个偏殿。这里依旧没有门,直接进去就好。

  可是一进去,就从内心深处感觉到了一股寒冷,而且感觉到除了寒冷,还有一种恶毒。只可惜门口的位置什么都没有,随着我们往里走,这股寒冷的气息更加严重了起来,而且是由内而外的寒冷,衣服根本不能抵御。就当我打算用意念驱逐一下寒冷的时候,我的手中一阵阵暖意,顺着手臂的经络传至全身。难道铜钱剑也受不了挑衅,开始自动护主了吗?

  终于我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感觉脆脆的,蹲下来仔细一看,却是蛇蜕。

  我开始用脚使劲划着地上的尘土,然后很多碎渣冒了出来,可是感觉也没什么。

  大家也跟我一样,各自寻找着什么,等待着尘埃落定,大家分别蹲下寻找。可是我只感觉是写不同于灰尘的渣子,别的并无不同。

  我刚站起来准备去别的地方的时候,师兄却吐槽了一句:“我去,这简直就是个毒坑啊!”

  听着师兄的话,我赶紧跑了过去,发现师兄手里抓着的土,跟我那边的一般无二,于是我就冲着师兄说:“师兄,这难不成是毒药?我除了是土没看出来什么啊!”

  师兄却说:“你要说这把土是毒药,也并无不可,因为这些碎屑,包含着蛇、蝎子、蟾蜍、蜈蚣和壁虎。看着密度,应该在我们脚下就是一个大坑,满满的一大坑毒物,你能想象到吗!”

  师兄的话说完,我的头皮就炸了,这不是五毒教的五毒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longmaizhaji/8669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