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美食供应商 > 第八百一十四章 手套

第八百一十四章 手套

  “今天天气不错。”袁州结束午餐营业时间后就搬出板凳准备雕刻冰雕。

   一向有些阴阴的蓉城,今天却有了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也不刺眼,温度正好。

   “这个太阳雕冰倒是不错。”袁州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些,顺便看了看街上围观的人群。

   是的,最近围观的人比往常多了些,因为最近袁州突然换了雕刻材料,还因着上次那个双龙戏珠,大家这是等着完成那另外一头龙呢。

   “不知道今天袁老板会不会雕完那个龙。”

   “我早就发网上了,下面一堆求下面内容的。”

   “可不是,我也发了,一下子还涨了好几百关注。”

   “就是,袁老板在网上早就很红了,不光因为冰雕。”

   说这些话的是常来袁州小店吃饭的,还有边上开店的小商贩,这些人没事就喜欢来看看袁州雕刻。

   毕竟袁州雕刻的时候是非常赏心悦目的。

   就在一众人小声的讨论围观尽量不打扰袁州的时候,突然有个女孩从后面挤了上来。

   女孩很年轻,头发一丝不苟的盘着露出光洁的额头,长相一般却带着一种让人亲近的感觉,穿着一件白色长袖,外搭一件灰色外套,下面是简单的黑色裤子,一双白色的小皮鞋,手上拿着一个大盒子。

   整个人看起来自然又清爽,直直的就往袁州坐着的地方去了。

   “咦,这人是谁?”人挤过去了,才有人反应过来说道。

   围观的人面面相觑了一下,就看那女孩已经和袁州说上话了。

   只是围观的人离得并不近,听不太清楚,这也是一开始他们能讨论的原因。

   毕竟这个距离他们小声说话袁州应该是听不见的,现在却是听不到八卦了。

   围观群众的想法女孩并不在意,看了看袁州没有招牌的门头,又看了看袁州本人,这才开口:“请问你是袁老板吗?”

   袁州看了看女孩,然后认真的回想了一下,确实不认识,这才回答:“我是。”

   “是这样的,有人托我把这个东西给你带来。”见袁州点头,女孩立刻拿起手上的盒子,递了过去。

   只是女孩递盒子的时候显得很是认真,脸上带着的淡淡微笑都没了,表情绷着,双手递到袁州面前。

   “谢谢,麻烦你跑一趟。”袁州起身,双手接过盒子,然后道。

   “不客气。”女孩摇头。

   盒子是一个灰色的,看起来很有质感的盒子,上面有着暗纹,大小差不多像十七寸笔记本电脑的宽度,倒是比较厚,得有二十五厘米高了,只是并不重,有些轻飘飘的。

  

  “那我可以看看吗?”袁州脸上带着疑问的说道。

  

  “可以,当然可以看。”女孩点头:“就是交给袁老板你的。”

   “哗哗”盒子并不难拆,袁州拆开一个黑色的缎带,就直接揭开了盒盖。

   “这是?”袁州脸上的疑惑惊讶更加明显了。

   因为盒子里的是一双手套,应该说是一双眼熟的旧的拳击手套。

   这双拳击手套是黑红白三色组成,不过红色的只有下面手腕的部分,而白色的则是手套上的logo,是一个英文的Reyes,应该是这个手套的牌子。

   手套的拳峰位置已经有了明显的磨损痕迹,而大拇指的位置也磨损的很厉害,黑色的面皮都泛出了折旧的白色。

   但就是这样一双这么旧磨损很厉害的拳击手套,却打理的非常干净,看得出手套的主人很爱护它。

   “这是一个叫宋安的男人让我转交给袁老板你的。”女孩低低的说道。

   “交给我?”袁州本有些愣神,宋安这个名字,并不熟悉,相反有点陌生。

  但一听这话后,袁州感觉有些不舒服,立刻抬头眼神快速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孩,像是得到什么信息似得又低下了头。

   “他是个打拳的。”女孩点头补充了一句。

   “打拳的。”袁州有些愣神的重复了一下这个词。

   记忆联通起来了,这个拳击手套和人,那个常常一脸伤的拳击手,只是他并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

  

  “是的,他说他想把东西放在店里,他说这个店里很多有意思的客人。”女孩点头,然后道:“他说他很感谢有这样一个店存在。”

   “哦,好,我帮他保管,等他有空了自己来拿。”袁州触碰手套的时候心一颤,猛然抬头然后干脆的说。

   “可是他……”女孩闻言以为是自己没有说明白,想起被嘱咐的事情,连忙开口准备说清楚。

  只是话才开始就被袁州打断了:“行了,我知道了,麻烦你跑这一趟,东西我一定会好好保存。”

   虽说袁州脸上还是没什么变化,但这却是他第一次粗暴的打断一个女孩子的话,并且语调提高。

  低头看了一眼,安静的躺在盒子里的手套,只见袁州脸上一贯淡然的表情都绷不住了,抬头嘭一声的用力盖上盒子,做完才看着女孩。

   “哦好的,那我先走了。”女孩被打断后先是一愣,接着看到袁州低头,好像明白了语气也变得有些伤感,没再继续自己的话,点了点头,开口道别。

   “感谢你送来,下次请你喝水,再见。”袁州点头,然后等到女孩转身,他也跟着转身回了店里。

   袁州抱着盒子,在原地好像桩子一样,立了数秒,先把它放到了一旁的花架上,摆放整齐,但下一刻又觉得不合适,又换了几个地方。

  最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只好暂时放在餐桌上,转身之间拉上了大门。

  店门阻隔了所有阳光,站在瞬间变黑的小店,袁州没有习惯性的开灯,而是站了大约十秒,这才转身抱着盒子上楼了。

   “踏踏踏”店里一如既往的安静,只剩下袁州踩踏楼梯的脚步声。

   不一会袁州就上了二楼,来到了自己的房间,把手上的盒子放到了书桌上。

   袁州就坐在书桌前,双眼放空,好似在发呆,没人知道这一刻袁州在想什么。

   倒是被外面围观的人群,不知道袁州一系列做法是为什么。

  “喵喵喵?这是怎么了?”、“袁老板怎么进去了,还关店了?”、“那个女孩和袁老板说什么了?”、“我不关心这个,我就想知道袁老板怎么了?好像表情不太对啊。”

   毕竟袁州从来也没有这样过,刚才一系列的动作,好像是不知所措。

   如果孙明在,或许能认出,袁州这种不知所措,与多年前得知父母死亡后,动作有些类似。

   袁州安静的坐在自己房间的书桌前……
  浏览阅读地址:/meishigongyingshang/86699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