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一念永恒 > 第147章 怪丹出世!(第三更)

第147章 怪丹出世!(第三更)

  “不知死活!”

  “灵溪宗都是一群自大之辈,这可是一尊中阶煞兽,远非其他低阶煞兽可比,此人自己找死!”四周这四个血溪宗弟子,一个个冷笑起来,他们可以想象的出,下一幕,这灵溪宗的弟子,必定会被那煞兽生生撕了身躯。

  可就在这四人冷笑浮现的刹那,突然的,他们全部全身猛地一震,睁大了眼,露出无法置信与骇然。

  他们的眼中,披头散发的白小纯,右手抬起,按向巨熊的瞬间,这巨熊咆哮,发出阵阵惊人的嘶吼,头颅猛地抬起,仿佛要去撞击白小纯的手臂,要将手臂连同白小纯的身体,一同撞成肉泥。

  可就在与白小纯的手碰触的一瞬,这巨熊的身体,仿佛被一座山峰轰然压下,竟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轰的一声,竟然被白小纯的右手,按着脖子,一把按在了地面上。

  整个大地都传出巨响,出现了震动与波动,四周的四个血溪宗弟子,一个个倒吸口气,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

  “这……”

  “这怎么可能!!”

  “他的力气,居然这么大!”

  四人咽下一口唾沫,可却不甘心就这么离去,彼此目光扫了一眼,有些迟疑,在他们迟疑的这一瞬,白小纯的举动,让这四人的心神,再次震颤起来。

  白小纯根本就没在意身边这四个血溪宗弟子,此刻的他已完全的沉浸在了研究之中,左手抬起时出现了一把飞剑,居然在四个血溪宗弟子的面前,豁开了煞兽的手臂,如往常的研究一样,扒开后仔细去看。

  鲜血散出,化作阵阵地脉之气,那煞兽惨叫回荡时,白小纯似觉得吵闹,随手一刀割了脖子,声音戛然而止时,周围的四个血溪宗弟子,眼睛立刻直了,身体颤抖,齐齐后退,看向白小纯时,竟露出敬畏。

  白小纯丝毫不觉,很快的,那一整只煞兽,在半柱香的时间,就被白小纯直接分尸,成为了一个个整齐的碎块,虽然都在快速的消散,可这一幕幕,让那四个血溪宗弟子,头皮都要炸开。

  “他……他是与煞兽有仇,还是每次遇到对手就喜欢这样?天啊,他比我们血溪宗还要恐怖!”

  “一定是特殊的嗜好……”

  “他是……他是白小纯!!”四人中的一个,赶紧取出玉简辨认后,面色大变,白小纯三个字一出口,其他三人都倒吸口气,彼此再没有任何迟疑,急速后退,瞬间就不顾一切的逃之夭夭。

  半晌后,白小纯目中露出激动,他深吸口气,振奋的站起身,在这里走来走去,不时抬起手挥舞。

  “我明白了,这些煞兽与凶兽看似一样,可却有着本质上的不同,灵气对于它们来说,就是大补之物,如同地脉之气可以帮助修士筑基一样!所以那被吞下的弟子,竟消失不见,被瞬间吞噬了所有……”

  “哈哈,我的丹药,一定能练成!”白小纯仰天大笑,看了下四周,心底有些诧异,他记得方才这里似乎有些其他人,此刻居然一个都没有。

  摇了摇头,白小纯身体一晃,直奔远处,找了一个山洞后,取出火石,开始炼药,他脑海里有一个自创的丹方,此刻按照丹方,按照他这几日对于煞兽的了解,开始炼丹。

  除了药草外,他还加入了一些自己的血液,甚至还觉得不够,又加入了一些相生相克之物,按照他的理解,最终调配出来。

  这一次的炼药,在进行了两个时辰时,丹炉内传出轰鸣巨响,逐渐消散后,出现了一枚丹药,白小纯赶紧将丹药拿起,外出寻找煞兽,不多时找到了一只,实验之下,发现这丹药对煞兽没有任何吸引,他立刻失望。

  “不对啊,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白小纯冥思苦想,在之后的日子里,再次沉浸到了寻找煞兽,研究煞兽的生活中,很快的,这一次陨剑深渊开启的时间,已超过了二十天。

  这二十天里,几乎绝大多数的四宗弟子,都来到了剑内世界的深处,在不同的区域,击杀煞兽的同时,也在彼此厮杀争夺。

  血溪宗的弟子,实力最强,格外凶残,玄溪宗与灵溪宗势均力敌,而丹溪宗人数最少,最是弱小。

  同样的,四大宗在各方资料里有记录的天骄,也都彼此发生过斗法,最出名的一战,是鬼牙与玄溪宗九岛之战,此战进行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轰鸣八方,惊天动地,最终九岛败落重伤逃亡,鬼牙一战登顶,被誉为可以与宋缺一战之人。

  同时,公孙婉儿与赵柔,也进行了数次的厮杀,彼此各有胜负,但都无法将对方击杀。

  而上官天佑,也在这一次的陨剑深渊试炼里,光彩大方,他竟在一次击杀煞兽时,遇到了丹溪宗第一天骄方林,二人势均力敌,难分胜负。

  血溪宗的宋缺,神出鬼没,没有出手,也很少有人看到他,可血溪宗在灵溪宗资料里的另一人,许小山,在这剑身世界内,也闯出了极大的名气。

  此人法宝多的令人发指,每次出手,几乎都是漫天的法器,让所有与其对战之人,都会看的头皮发麻。

  而被誉为这一次四宗弟子内的黑马之人,则是……灵溪宗的北寒烈,此人在其他三宗的玉简资料内,几乎没有多少介绍,只是被看成是寻常天骄而已,可谁也没想到,他在数日前与玄溪宗雷山相遇,二人展开大战。

  这一战,竟与雷山势均力敌,名气顿时传遍四方,要知道雷山可是玄溪宗的第二天骄,除了九岛,玄溪宗这一代弟子,能与他一战之人屈指可数。

  而灵溪宗在这之前,只是天骄的北寒烈,居然能做到这一点,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

  除了这些天骄中的强者彼此各领风骚的摩擦与出手外,其他弟子在这二十多天来,彼此的厮杀一样惨烈,每天都有人死亡,更有一些运气不好的,遇到了此地的煞魂,被生生吸成了人干。

  同样的,在这激烈的厮杀与对地脉之气的争夺中,所有活下来的弟子手中,都积累了多少不等的地脉之气,到了最后,因地脉煞兽需靠近才会显露,所以很是难找,故而真正的厮杀,正在慢慢的开始!

  无论是联手,还是陷阱,又或者是强袭,各种手段,全部展开,整个陨剑深渊世界内,正在快速的大乱起来。

  每个人似都红了眼,击杀敌人,抢夺地脉之气,用最快的速度去形成地脉气引,都不想成为最后一批,都想成为第一批!

  在这激烈中,白小纯也察觉到了整个世界内杀气弥漫,他的身影出现的次数不多,大多数的时间是在研究与炼药,可在这不多的数次里,他就看到了十七具灵溪宗弟子的尸体。

  每次遇到这样的尸体,他都会默默的过去将尸体收起,他要带他们回宗门。

  即便是外出寻找煞兽,也会展开全部速度,往往出手就是雷霆一般,直接抓住一头煞兽后,拖着就走,开始研究,随后再次炼药。

  在这不知不觉中,他的道瓶内的灰色地脉液体,已累计到了三成左右,可他更关注的,是自己的灵药炼制。

  至今为止,他已失败了数十次,最多的时候一天失败五六次,可越是失败,白小纯就越是没有放弃,他对于煞兽的身体已了如指掌,对于煞兽的结构也都熟知在心,甚至有一次陷入疯癫状态下的他,亲自体会了一下煞兽如何击杀修士。

  当他感受到那不是血肉的击杀,而是一种吞噬自己的生机时,他这些日子来累积的经验,全部爆发,选择了一个偏僻的山洞,红着眼炼制。

  这一次他炼了五天之久,五天没有外出一步,五天失败了数十次,终于在第五天的黄昏,天空一片昏暗,整个世界多处区域都在厮杀时,白小纯面前的丹炉,传出了惊雷般的轰鸣巨响,这声响在这一瞬,甚至传遍了半个陨剑世界。

  轰轰轰轰!

  这声音不断回荡,如同开天辟地的天雷炸开,甚至在白小纯的洞府外,半空中都出现了一片黑色的乌云,正在强烈的翻滚,隐隐可见乌云内,居然还有丝丝白气缭绕!

  在这半个陨剑世界内,此刻所有四宗弟子,全部都愣了一下,齐齐看向白小纯所在的方向。

  鬼牙正在疾驰,听到这个声音后双眼一闪。

  另一个位置,宋缺正在一处不起眼的石壁前,仔细的观察,听到这声音,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动静?”

  “至宝出世啊!!”血溪宗的许小山,此刻眼珠子都瞪了起来,呼吸急促,加快速度疾驰。

  还有玄溪宗的雷山,距离这里不是特别远,他显然也与许小山一样的心思,此刻目中露出振奋与好奇,速度更快。

  这雷声与异象,吸引的不仅仅是修士,还有……煞兽!

  更有……陨剑世界内,最神秘莫测,诡异无比的……煞魂!!(。)
  浏览阅读地址:/nianyongheng/1864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