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一念永恒 > 第237章 少泽峰的巨响

第237章 少泽峰的巨响

  白小纯愣,正要查看时,小黑出声大吼,身体猛地跳起,化作雾气,传出不断地尖叫,冲出洞府外,白小纯立刻跟在后面去看,现这魔头如狂样,上蹿下跳,时而膨胀要崩溃,时而收缩如消散,折腾了好久后,奄奄息的倒了下来。?{ ).])1ZW.

  从那之后,它再看向白小纯时,目深处的灵动里,蕴含了深深的恐惧……

  就这样,又过去了半个月,在白小纯的不懈努力下,四阶不死血丹,在他的手开始慢慢成型,他已经可以凝聚出三道血气,第四道血气的研究,已快要到了尾声。

  小黑这里,这个月吞下的丹药,质量终于好了些,可依旧都是废丹,偶尔有枚毒丹,会让小黑控住不住的激动。

  它开始喜欢外出,漂浮在无名峰上,甚至偶尔的也会遇到其他修士饲养的魔头,与那些魔头全身煞气弥漫比较,小黑这里明显弱了很多。

  而魔头与魔头之间,向是更为残酷的弱肉强食,以往都需要被主人严厉的克制,才不会出现问题,可小黑这里却很奇怪,它与这无名峰的其他魔头似乎很好相处,彼此没有出现任何厮杀吞噬的事情……

  白小纯也挺诧异,但却没去想太多,沉浸在炼药,直至再次过去了半个月后,这天,四阶的不死血丹,终于被他炼制出来。

  当那四道血气融合在起,而又泾渭分明时,白小纯朗声大笑,很是高兴,他高兴的不是自己成功炼制出四阶不死血丹,而是……这次他的炼药,居然没有影响到任何人。

  没有酸雨,没有炸炉,没有毒雾,没有腹泻,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这才是让白小纯高兴与振奋的,他觉得自己终于具备了大师的风范。

  “哈哈,以后谁还说我是瘟魔,这次我在无名峰炼药,就没有出任何事情!”白小纯高兴的同时,心实际上也是诧异的,不但是他诧异,就连血溪宗关注他这里的修士,也都全部诧异。

  尤其是无名峰搬走的那些人,更是如此,个个觉得不对劲,但却找不出端倪,最终只能确定……这次夜葬的炼药,的的确确,无比安全。

  “莫非这瘟魔转了性子?”

  “他炼药,居然没有出事!!”

  在这所有人都诧异时,无人注意到,无名峰上,白小纯的那个魔头小黑,几乎与绝大多数魔头都接触了番……

  四阶不死血丹的炼成,让无名峰的血子与大长老很是喜悦,按照之前的承诺,给了夜葬报酬后,还举行了场盛典,打算与夜葬之间进行长期的合作。

  这场盛典,就是在无名峰上举行,甚至大长老宋君婉也被邀请过来,众人在这无名峰的血子殿,对夜葬很是客气,话里话外,无不称赞,白小纯觉得这个时候,自己要表现出风轻云淡,于是抬着下巴坐在那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旁的宋君婉,笑眯眯的看着这切,时而目光落在夜葬身上,神采更多了些,很快的,这盛典进行到了半时,无名峰的血子笑声回荡,起身向着夜葬走来。

  “夜葬师弟药道天赋之高,当世少见,日后必定名震整个东脉修真界,若是能炼制出五阶的不死血丹,更是可以让宗门无比轰动,我相信那天不会太久!”

  “五阶不死血丹,这可是在宗门内有悬赏的,谁能炼制出来,就是立下大功了!”无名峰大长老,在旁边也笑道。

  四周众人纷纷笑谈,白小纯被簇拥在间,听着众人的话语,很是舒爽,正要吹嘘几句时,突然的……声惊天动地的巨大轰鸣,骤然间从外面轰隆隆的传来。

  这声音太大,越天雷,出现的又太突然,整个无名峰都狂震,地面颤抖,仿佛天崩地裂,更有股冲击卷着热浪,呼啸而来,吹动四方,使得无名峰血子殿内的众人,全部心头震,齐齐色变。

  苍穹在这刻都失色,大地持续的震动时,不但是无名峰感受清晰,还有尸峰,峰,全部都在这瞬,地动山摇。

  血溪宗的内门弟子区域,更是大乱,外门区域,样如此,无数惊呼之声嗡鸣哗然,道道长虹,立刻飞出所在山峰,到了半空。

  甚至血溪宗的阵法,都在这刻开启。

  “生了什么事!!”

  “莫非有人攻打我血溪宗!!”

  “要开战了!!”

  祖峰样,随着巨响滔天,随着热浪扑面,祖峰内的太上长老,个个立刻心惊,全部散开神识,横扫方。

  白小纯也是面色大变,血子殿内,众人瞬间冲出,个个都是心头狂震,白小纯更是呼吸顿,在飞出时,宋君婉出现在他的身边,神色内露出警惕与吃惊。

  放眼看去,其他几个山峰,也都有大量的修士升空,个个神色惊疑不定。

  可很快的,众人都愣住了,他们齐齐看向……少泽峰!

  少泽峰上,此刻有股黑烟滚滚升空,形成了片黑雾,正向着四周不断地翻滚扩散,气势惊人。

  而那黑烟升起的地方,是上指与下指区域的间位置,整个山峰出现了道道巨大的龟裂,蔓延方……

  阵阵吸气声从四周传来,很快的,包括祖峰在内,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方才的巨响,是从少泽峰传出。

  “少泽峰?!”

  “那里是怎么回事……”在这众人纷纷诧异时,白小纯望着少泽峰传出滚滚黑烟的地方,眯着眼,猛的内心咯噔声,睁大了眼,倒吸口气。

  他方才隐隐觉得这惊天巨响有些耳熟,此刻这么看,立刻认得冒出黑烟的地方,就是自己在少泽峰的炼药之地……此刻回想,方才的巨响,分明就是丹炉爆炸的声音……

  这刻,他猛然间想起,自己……在少泽峰,还有炉丹药……

  他的额头出了冷汗,心肝都颤了起来,呼吸急促,遥遥望去,少泽峰上传来无数凄厉的嘶吼,他觉得头皮麻,眼前有些黑。

  “完了完了……”

  在白小纯这里心惊肉跳,血溪宗众人震撼诧异之时,有数道长虹从少泽峰内飞出,当之人,正是少泽峰的血子,他浑身颤抖,双眼赤红,看着片狼藉的少泽峰,欲哭无泪,抬头出声凄厉的嘶吼。

  他知道,这切都是夜葬弄出的,此刻疯狂之下,正要喊出夜葬的名字,正要不顾切的出手去寻找夜葬,将其击杀。

  可夜葬的名字还没等从他口吼出,白小纯这里倒吸口气后,双眼收缩,内心咬牙,双眼立刻血色弥漫,竟比那少泽峰血子快了步,出了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我的宝丹啊!!!”白小纯捶胸顿,披头散,声音凄厉,直接传遍四周时,他如疯了样,猛的冲出,直奔少泽峰。

  “为什么会这样,苍天啊,这到底是为什么,我的宝丹!!”白小纯整个人疯狂,声音极为凄惨,飞出时,化作道长虹临近少泽峰,眼就看到了少泽峰上磅礴的黑烟,还有片狼藉,触目惊心的山体。

  整个少泽峰,片焦土,大半建筑与洞府都坍塌了,不少修士个个面黄肌瘦,眼冒火,可在看到白小纯时,却都露出恐惧。

  白小纯根本就不去看眼,飞奔少泽峰部,他之前的炼药之地,很快就看到了这片区域,放眼看去,此地片平坦,阵法没了,洞府没了,丹炉没了,能看到四周残存着不少丹炉的碎片,还有那无法形容的热浪,正向着四周不断扩散。

  半空的少泽峰血子与大长老,还有那些血色长老,有不少都嘴角带着鲜血,此刻也都愣了下,他们正想找白小纯的麻烦,可却没想到对方居然自己过来了,而且比他们还要凄惨的样子。

  “夜葬!!”少泽峰血子咬牙切齿,目杀意惊天,身体晃,轰鸣间直奔白小纯。

  “少泽峰血子!!”几乎在少泽峰血子冲来的刹那,白小纯浑身颤抖,狂样的猛的转身,向着少泽峰血子出更为狂暴的怒吼。

  “我炼了三个月,耗费了无数心血,炼制的炉无限接近五阶的宝丹啊!!”白小纯整个人颤抖,那悲伤,被疯狂,使得神色都扭曲,全身煞气在这刻轰然爆。

  “该死的,少泽峰血子,你不是说这个丹炉不会炸么,你不是说这是至宝么!!你为什么要骗我!”白小纯疯了样嘶吼,眼睛赤红,他的声音回荡四方,气势比少泽峰血子还要强,分明是倒打耙,可给人的感觉,却是癫狂。

  “你……”少泽峰血子怒吼,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可却哑口无言……

  “为什么,为什么骗我,我那么努力,那么用心为你们炼丹,你却骗我,还说是从丹溪宗抢来的至宝,永远不会炸开!你要是早和我说,这个丹炉会炸,我不放那么多珍贵的药草,只是寻常炼药就可以了,我的宝丹啊!”(。)
  浏览阅读地址:/nianyongheng/1952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