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一念永恒 > 第317章 我就是小乌龟!

第317章 我就是小乌龟!

  这生机之力,匪夷所思,竟在散出的瞬间,使得白小纯脚下的地面,居然生长出了无数的小草,这绿色的小草向着四周不断地扩散,眨眼间,附近数百丈内,仿佛成为了草木的世界,还有不少花朵绽放。 √.★ 1√ W√.

  股浓郁到了极致的生机,正在蓬勃的爆,可惜还没等持续太久,代老祖袖子甩,立刻将这枚逆河丹收走,放置在了个木盒内,随着盒子盖住,生机顿时消失。

  很快的,这四周的草木开始枯萎,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这里的所有小草,全部消失,如同没有存在过样。

  白小纯目瞪口呆……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丹药,与他之前所炼制的截然不同,这种生机之力,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恐怖。

  “这逆河丹不能打开太久,这次开启,估计也消耗了丝药力……”代老祖很是吝啬,有些心疼的看了白小纯眼。

  “这枚丹药,是十息逆河丹,传说此丹若能炼出极致,可以炼制出永恒逆河丹,能让真灵彻底苏醒。”

  “小纯,炼制逆河丹的切要求,你尽管提出,整个宗门都会全力相助!”代老祖深吸口气,凝重说道。

  白小纯沉默片刻后,回想自己看到的真灵,以及方才丹药的恐怖之力,他心没有什么把握,勉强的点了点头后,在代老祖的目送下,他带着沉思,远远离去。

  回到了种道山的洞府后,白小纯盘膝坐下,仔细的思索,方面是因此丹对宗门的重要性,另方面,则是亲眼看到了那恐怖的丹药后,激了白小纯强烈的兴趣。

  “枚丹药的生机之力,竟然如此磅礴……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而且最重要的,居然没有任何草木之感……仿佛这丹药,真的……不是用草木炼制出来。”白小纯若有所思,他之前也尝试炼过逆河丹,知道此丹需将通天河水,融入体内,以身体为丹炉去炼制。

  “可若是没有草木,仅仅是通天河水,又如何做到形成这样恐怖的生机之力?”白小纯皱起眉头,沉默,不断地思索。

  天后,他双眼露出疲惫,取出逆河丹的丹方,仔细看了后,又拿出了寒门药卷,最终狠狠咬牙,将它们都放下,白小纯取出了在雄城内,获得的圣丹残壁。

  “想要炼制出逆河丹,以我如今的药道造诣,还是不够……”白小纯长舒口气,凝望圣丹残壁,尽自己的所能,去感悟残壁内的药道之影,渐渐目露出无神的茫然,整个心神都沉浸在了丹壁内。

  时间流逝,很快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来,白小纯闭关不出,始终在感悟,而那些传承序列以及老祖,也都在忙碌的炼制通天战舟,修士大军也6续归来,就连铁木真人与侯小妹,也都回来了。

  灵溪宗内,再次热闹,每个人都在准备,对于征战游空河院之事,磨拳擦掌。

  这天,白小纯身体顿,目的茫然消散,露出丝精芒的同时,他再次拿起寒门药卷,这次看去时,立刻与之前截然不同。

  很多他之前看不懂的地方,模糊的地方,此刻眼看去,立刻就明白了含义,他的双目越来越亮,数日后,当他将寒门药卷也放下后,闭上眼,思索了许久后,双目蓦然睁开。

  “我要通天河水!”他喃喃低语,立刻取出玉简,通知宗门。

  代老祖等人,看似忙碌通天战舟,可暗对白小纯这里的关注,时刻都在,此刻听说白小纯需要通天河河水,铁木真人亲自出手,取来大桶通天河水,送入白小纯的洞府内。

  白小纯望着面前的通天河水,目露出跃跃欲试的期待,他右手抬起指,立刻飞出滴,漂浮在他面前时,白小纯猛的睁开口,吸之下,这滴通天河水,立刻吞入口,在体内轰轰扩散。

  “以身体为炉鼎,融生机入通天河水内,进而使得其生机磅礴,化成灵药!”白小纯闭上双眼,在体内操控那滴通天河水,不断的试图融入丝自己的生机进去。

  天后,声轰鸣从白小纯的洞府内传出,白小纯头散乱,整个洞府内臭气熏天,可他没有放弃,再次取出滴通天河水,又次尝试。

  很快的,又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来,白小纯的洞府内轰鸣不断,臭气已扩散开来,弥漫整个种道山,可这次……没有任何人有丝毫的抱怨,代老祖早已出现,亲自为白小纯解释,告知所有人,白小纯此刻正在为宗门炼制枚……至关重要的丹药!

  “生机不够,不够啊!!”经过半个月的不眠不休,白小纯整个人瘦了大圈,披头散,双目红肿,整个人如疯狂,那桶通天河水,被他耗费了大半,可却始终失败,根本就炼制不出来。

  其根本的原因,就是生机不够,白小纯粗略的算了算,就算是把自己的生命都融入进去,也不如那枚逆河丹的十万分之。

  “这么看来,就算是让宗门修士奉献出生命,也需要十万个筑基,才勉强可以达到十息逆河丹的程度……”

  “或者十万个筑基,或者万金丹,或者千元婴老祖……这怎么可能……”白小纯摇头,这种炼制方法,虽理论上是可行的,但实际上根本就做不到,别说灵溪宗了,就算是源头的星空道极宗,也做不到。

  “是我的方向错了……”白小纯喃喃低语,皱起眉头,可任凭他如何思索,也都想不出办法,到了最后,他只能找到代老祖,苦涩的放弃。

  代老祖虽心轻叹,看着白小纯疲惫的样子,也很心疼,他明白,这逆河丹若是能这么轻松就炼制出来,那么也就不会难的灵溪宗,多少年来,代代人没有个成功过。

  “无妨,此事不可强求……小纯,三天后老夫与其他几位老祖,会带着所有传承序列,进入深渊内,去将具当年我在那里看到过,可却无力带回的天人兽骨取回,你也起去吧,深渊之地,是我灵溪宗早年现的处秘境。”

  “那里很多区域,我灵溪宗也都没有走过,虽存在了定的凶险,可也样有机缘,或许在开战前,你们能有各自的造化。”代老祖安慰道。

  白小纯疲惫的点了点头,心有些郁闷,这种在炼药上的打击,让他情绪不高,回到洞府内了打坐修行时,还在思索逆河丹的事情。

  侯小妹那里虽归来,可显然知道这个时候不适合打扰白小纯,也就没有出现,张大胖等人都是如此,三天的时间,在白小纯的恢复下,他的身体以及修为,都慢慢到了巅峰,对于无法炼制出逆河丹的郁闷,也被他暂时放下。

  三天后,随着储物袋内玉简的震动,白小纯睁开眼,取出玉简看,是代老祖的传音,让他到北岸百兽院内集合。

  “我已经尽力了,逆河丹,不是现在的我能炼制出来的。”白小纯走出洞府,深吸口气,喃喃低语,望着熟悉的山门,他步走出,整个人化作道长虹,直奔北岸而去。

  途,有灵溪宗修士看到白小纯,立刻神色恭敬,纷纷拜见,看到自己这么受欢迎,白小纯心情总算好了些,下意识的背着手,摆出前辈的姿态,含笑点头。

  尤其是看到些充满了青春气息,娇躯满是活力的女弟子们,也有不少在看到自己后,居然脸红了,那偷偷看来的目光,让白小纯更为享受,心情彻底恢复后,干咳声,收起前辈姿态,摆出自认为最有魅力的模样,温和的笑,迎着风,潇洒的走过,听着身后传来的心跳加的声音,白小纯心乐呵呵的。

  “哈哈,我白小纯果然是魅力无限,唉,这怨我,实在太勾人了。”白小纯正陶醉时,看到了周心琪,二人目光对望,白小纯笑容刚起,周心琪就皱起眉头,面无表情的从他身边飞过。

  “心琪师侄女留步。”白小纯眯了眯眼,觉得自己和周心琪之间,或许存在了些误会,于是连忙严肃的开口。

  周心琪脚步顿,平静的望着白小纯。

  “不知少祖有何吩咐。”

  “有句话,我很早之前就想告诉你,可惜直没有机会,今天,我要大胆的向你说出……其实,我就是……小乌龟!”白小纯背着手,摆出副忧郁的样子,抬起下巴,轻声开口,心里已经在想,会周心琪震撼后,自己该如何表示风轻云淡。

  “知道了。”周心琪神色如常,转身晃,化作长虹远去。

  “啊?”白小纯愣了,呆呆的看着周心琪的背影,有些懵,周心琪的表现太镇定了,这与他想象的不大样。

  还没等白小纯反应过来,他的储物袋内,传出小乌龟的爆笑。

  “你是小乌龟?哈哈,罢了罢了,既然你这么崇拜龟爷,以后龟爷不骂你就是了。”(。)
  浏览阅读地址:/nianyongheng/2091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