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一念永恒 > 第340章 一掌灭结丹!

第340章 一掌灭结丹!

  这掌,掀起了场金色的虚幻浪涛,更有天雷从苍穹轰鸣而来,蕴含了白小纯的天道金丹之力,更是蕴含了他得以触摸第二层桎梏的肉身之力,凝聚在起后,爆出了……碾压同境之人的无上霸意!

  结丹青年出声困兽般的嘶吼,那种生死危机,让他心颤,让他疯狂,他知道自己逃不掉,知道唯的办法,就是承受这掌不灭,为自己争取救援的时间。 .く 1W.此时,他和白小纯的境遇与之前完全对调!

  此刻来不及多想,在那嘶吼下,结丹青年拍储物袋,立刻取出了大量法宝,更是掐诀间向着白小纯这里狠狠指,甚至张开口时,还吐出了……他的地丹!

  “我就不信,你刚刚踏入结丹境,就可掌杀我!!”青年咆哮,全力挣扎时,白小纯的目露出冷酷,右手如闪电般瞬息而来,直接碰触了青年取出的那些法宝,这些法宝根本就无法抵抗,在与白小纯碰触的刹那,如摧枯拉朽纷纷崩溃爆开,使得白小纯这掌势如破竹,刹那间,就穿透了所有,直接出现在了青年的面前。

  掌,落在了青年按来的指头上,肉眼可见的,青年的手指如被抹去般,在那天道的金色之力下,成为飞灰,惨叫传出时,白小纯没有丝毫停顿,手掌继续推出,碰到了青年的地丹!

  这次碰触,天地轰鸣,巨响回荡时,地丹……直接崩溃,四分五裂,碎灭成渣,青年喷出鲜血,目露出绝望,被白小纯的手掌,直接按在了胸口!

  “想要我死,我让你死!”白小纯话语轻吐,却充满狠绝,冰寒心魄。

  话音未落,惨叫戛然而止……

  结丹青年的身体,轰然倒卷,在半空时,竟无法维持完整,直接四分五裂,崩溃爆开,成为了片血雨,洒落四方时,也落在了几个急而来,准备救援的空河院结丹修士的身上。

  从出手,到击杀,这切只是掌,只是瞬,干净利落!

  这幕,让那几个结丹修士,纷纷神色变化,脚步瞬间停顿,他们此刻才真正意识到,天道金丹的可怕!

  刚刚结丹,居然就可以击杀同境之人,尤其是这种击杀,根本就是碾压样,这幕,岂能不让人骇然心惊。

  四周寂静,短暂的沉默后,逆河宗的众人,爆出了强烈的欢呼,战意都在这刻爆出来,而白小纯这里,他站在半空,抬头时,他的目光落在了两宗的那些元婴真人身上。

  这是他次觉得……自己距离他们,似乎……不是很远了。

  “嘿嘿,逆河宗的儿郎们,全力出击,攻占……空河院!”血溪脉风神子,此刻仰天大笑,笑声沙哑,带着森然,回荡四方时,两岸丛林内的逆河宗修士,个个立刻低吼,全部杀出!

  随着风神子话语的回荡,白小纯深吸口气,立刻比筑基时还要浓郁无数的血光,从他身上盎然爆,惊天而起,这血光更是扩散,使得血溪脉的修士,他们的战力,竟出现了二次加持!!

  轰鸣间,战争,似被加快了度,以更为凌厉的方式,悍然撕裂!

  从高空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在空河院的左右两岸丛林内,逆河宗的修士,如同两把尖刀,正以飞快的度,向着空河院山门,不断地刺入。

  空河院的抵抗,似也无法坚持太久,正在节节败退,败局……已清晰显现!

  就在这时,突然的,个绿色的灯笼,从空河院山门内飞出,这灯笼越来越大,到了最后,竟足有数百丈大小,散出莫名威压,更是在其四周,环绕了无数的冤魂之影,它们出凄厉的嘶吼,带着狰狞,伴随灯笼,直奔左岸而来。

  这正是空河院的至宝之!

  可还没等这灯笼降临,突然的,轮黑色的太阳,直接从左岸升空而起,太阳内,有只白色的乌鸦,猛的睁开眼,露出寒芒时,出了声撼动心神的嘶鸣,直奔灯笼而去!

  这场战争,随着度的加快,已经到了双方动用底蕴的时候,对于逆河宗而言,这黑色太阳就是底蕴,可对于空河院来说,下游宗门的底蕴之力,只是相当于他们的至宝而已。

  几乎在左岸至宝与底蕴对抗的同时,座足有数百丈大小的巨大墓碑,在右岸的半空凭空而出,狠狠的砸落大地,这墓碑上散沧桑的气息,似存在了无穷岁月,刚降临,其所在的地面居然高高鼓起,似成为了个巨大的坟包。

  只只枯萎的手,立刻从泥土伸出,更有阵阵沙哑的嘶吼,回荡右岸。

  可逆河宗岂能没有准备,几乎在这墓碑落下的同时,轮白色的太阳,从右岸升空,其内黑色的乌鸦,出刺耳的尖鸣,直奔墓碑而去,随着临近,墓碑下的那些伸出的手,如融化样,纷纷成为飞灰,而墓碑本身,此刻也有怒吼传出,张巨大的面孔,在墓碑上浮现出来,向着白色太阳大吼时,直接飞出,要去吞噬。

  双方的战争,再次爆,底蕴与至宝的轰击,修士与修士的厮杀,伤亡惨重的同时,逆河宗的修士,也终于将战场,在这不断地推动下,在空河院抵抗力量的节节退后,渐渐靠近了……空河院的山门脚下!

  到了这个时候,战争已经进行到了第三个阶段……攻占山门战!!

  随着山门战的进行,从左右两个方向,大量的逆河宗修士,纷纷顺着藤条杀来,在这空榕邪树上,在这空河院的宗门内,厮杀惨烈!

  轰鸣之声,术法之光,惨叫之音,在这刻,传遍四方。

  老祖之间的战争,也在这刻激烈起来,彼此各有伤势,可却没有半点后退,越疯狂。

  金丹之战,不限于战场,无论是两岸丛林还是山门内部,都在进行!

  白小纯已不再筑基修士出手,而是在半空,与空河院的结丹修士斗法,逆河宗的结丹修士本就占据数量的优势,此刻在其,自身危险的程度不大,更可以熟悉结丹修士的战斗方式,他的明悟每时每刻都在增加,对于与结丹修士交战的经验,也在快的增长。

  这种增长,使得他的战力更强,让空河院的结丹修士,全部心惊。

  在这战争,距离空河院有些距离的座高山上,此刻在那里,有三道身影,正屹立在其上,他们的目光遥望空河院的方向,在这个位置,虽有些距离,可却能将整个战场,看的很全面。

  这三人,两男女,那女子相貌秀美,很是妩媚,全身上下散出阵阵星空的气息,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虚幻,时而真实,时而模糊,若是盯得时间长了,会让人有种头晕目眩之感。

  至于另外二人,个是年修士,此人全身散阵阵黑气,这黑气飘散开来,自行的凝聚出个个骷髅头的样子,他的脚下地面,草木都枯萎,就连岩石本身,也似被腐蚀,这种黑气,显然具备很强的攻击性,看起来,更像是魔气!

  最后个是位老者,这老者穿着道袍,整个人仙风道骨,隐隐的似在其身上,有玄妙的气息弥漫,距离近了,似乎还可以模糊的听到阵阵似从虚无内传来的道鸣之音。

  这三人,正是游四大宗门内,除了空河院外,其他三大宗门,星河院,极河院,以及道河院!

  那处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的女子,正是来自以星空之力著称的星河院,全身魔气纵横的年,则是来自魔宗……极河院!

  至于那老者,则是来自游第宗门,道河院!

  “空河院……要败了,有意思。”

  “看来我们这新的邻居,倒也不是很弱的样子……这样才更好玩些。”

  “天道金丹都出现了……此人怕是已引起了星空道极宗的关注……”

  “空河院既注定失败,那么属于他们的份额,也应该调整下了。”

  三人低声开口,彼此看了看,微微笑,心照不宣的样子,似乎他们很乐意看到空河院灭亡……最好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浏览阅读地址:/nianyongheng/2130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