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一念永恒 > 第358章 嚣张跋扈!

第358章 嚣张跋扈!

  这三组修士,各自十多人,修为有结丹,有筑基,衣着都是道袍,但却不同,其组穿着黑色的长衫,衣衫上印着个血月图形。.

  这些人大都身上煞气浓郁,目光冰冷,就连那轻蔑之意,乍看都好似寒芒杀机,而另组穿着星空长袍的,大都是容颜俊朗,身姿挺拔,他们的轻蔑之意,最为明显,神情高高在上。

  最后组,则是穿着黑白二色的道袍,有男有女,可无论哪个,身上都有种脱尘之意,只不过明明看似脱尘,可神色的蔑视,依旧存在。

  白小纯看过关于游其他三大宗门的介绍,此刻目光扫,立刻判断出这三方修士的来历,那穿着星空长袍的,就是星河院,而那全身煞气弥漫,印有血月的,就是魔宗……极河院。

  至于黑白二色道袍之人,自然就是最强的……道河院!

  这三宗弟子,如今占据了大殿外的范围,阻止任何人踏入,甚至反客为主的驱逐逆河宗守殿弟子。而在他们的上方,天空上的云层内,也有条巨大的蜥蜴,这蜥蜴全身漆黑,时而低头看向大地,目光冰冷,尤其在看向逆河宗弟子时,目露出贪婪嗜血。

  更远处,还漂浮着艘巨大的战舟,这战舟足有千丈大小,通体银色,阳光晃,闪耀刺目,隐隐的,似有恐怖之力,在内蕴含。

  而在另侧的半空,此刻还有颗巨大的陨石,样千丈大小,四周居然燃烧火海,高温散开,丝毫不在意逆河宗就在下方,使得地面很多草木枯萎。

  此刻,在白小纯看去的同时,位星河院的年修士,正把推在逆河宗位筑基弟子的身前,将其直接推出十多丈外。

  “让开,此地不允许任何人踏入!”星河院的年修士,傲然开口,目的轻蔑更为明显,甚至还与身后的同门笑谈。

  “真是小宗小门,守护这大殿的,居然都是这种货色。”

  他话语传出,引来其同门的嗤笑,其他两宗的弟子,也都不屑更浓。

  在这些人四周,有不少逆河宗的弟子,个个都带着怒意,可却强行忍住,逆河宗刚刚入主游,根基不稳,这点他们知道,眼下其他三宗次正式到来,正在大殿与老祖谈话,而他们若是与这外面这些人生矛盾,对于逆河宗,会有影响。

  而明显的,这些人对逆河宗弟子的思虑是心知肚明,但他们的行为,却是刻意如此,似乎有意要引起些争执……

  眼看逆河宗的弟子,居然都忍住,尽管在四周个个都面色阴沉,可却没有人冲动出手,这三宗弟子相互看了看,各宗带头之人,暗微微皱眉,向着身边的同门使了眼色。

  “听闻逆河宗内,有不少人自称天骄,白小纯可在?宋缺、鬼牙、九岛、上官天佑,陈曼瑶,谁在这里?”

  “元婴真人都在大殿内商谈要事,我们小辈在这里等着无聊,不如切磋下,让我们也看看逆河宗的天骄!”随着三宗带头之人的眼色,立刻各自有同门走出,挑衅的声音回荡,传遍四方。

  “哈哈,在下狄宫,筑基后期,还请逆河宗道友赐教!”极河院的个青年,嘿嘿笑,迈步走出,全身上下在这刻,更是出咔咔之声,显露出强悍的肉身之力,看向四方。

  不但是他走出,其他二宗内,也有修士走出,言辞挑衅明显。

  “怎么,堂堂逆河宗,居然没人敢与我们切磋?好个逆河宗啊!”

  四周的逆河宗弟子,个个都呼吸急促,其个筑基后期的玄溪脉弟子,身体猛地冲出,直奔狄宫而去。

  还有二人样飞出,直奔那二宗走出之修。

  “给我滚回去!”狄宫哈哈笑,右脚向着大地踏,身体轰然而出,瞬间临近,右脚抬起时猛的抡,居然不仅仅是肉身之力,更有大量风刃爆出来,术身融合,形成轰杀!

  轰的声,那靠近的玄溪脉弟子,冷哼立刻飞剑呼啸而去,瞬间穿透狄宫身体,竟没有丝毫阻挡时,他面色变,知道对方度太快,这只是残影,后退时已来不及,轰的声,狄宫出现在了他的身侧,右手抬起拳落下,直接将这玄溪脉弟子砸飞。

  而他这里,竟没有结束,而是狞笑声,竟目起了杀机,直奔那位玄溪脉的弟子,四周众人立刻怒吼,更有几人飞出要去救援。

  与此同时,另外两个弟子,也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立刻就被直接轰开,甚至那两个宗门的修士,样起了杀机,同时追出。

  白小纯也看到了这幕,他眼藏着怒意,身体晃而去,度之快,在众人之前,刹那就出现在了那位玄溪脉弟子的面前,以身体阻挡了下,使得狄宫的拳头,落在了白小纯的身上,白小纯丝毫不动,可却有股反震之力爆,轰的声,狄宫面色大变,鲜血猛的喷出,身体直接倒卷。

  “结丹修士,逆河宗如此无耻,结丹修士对我筑基出手!!”狄宫尖叫,在他开口的同时,白小纯身影已消失,化作残影,6续出现在了另外两个同门面前,将他们救下后,依旧是以身体阻挡,他毫无损,而那两个宗门的出手之人,都是鲜血喷出,急倒退时,各自低吼。

  “无耻!”

  “结丹修士,竟对筑基偷袭!”不但是狄宫三人怒视,这三宗的其他修士,也都如此,个个看向白小纯时,都露出寒芒。

  “我对筑基出手怎么了?我还对凝气出过手呢,这就无耻了?更何况,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出手了,分明是他们打我,太无耻了,筑基修士,三个啊,三个筑基的居然欺负我个结丹的!!你们太过分了,欺负人,别逼我,我旦生气,自己都害怕啊!”白小纯身体晃,出现在了三宗修士的前方,背着手,抬起下巴,瞪着眼睛开口。

  白小纯话语出,这三宗修士立刻怒视白小纯,可仔细回忆,方才白小纯他的的确确没出手……

  “少祖!!”

  “拜见少祖!!”

  “拜见少祖!!!”在看到白小纯出现后,四周的逆河宗弟子,个个立刻振奋,齐齐开口。

  三宗弟子听闻此话,其那三个带头之人,双眼不同程度的缩,看向白小纯时,已认出了白小纯的身份。

  “有意思,白小纯是吧,在下陈云山,我们切磋……”星河院内,那带头青年,此刻目寒芒闪,手心内暗多出了枚黑色的钉子,琢磨着如果在这里,废了白小纯,虽有后果,可也无大碍,于是缓步走出,股结丹修为,从其身上骤然散开。

  不但是他这般开口,极河远以及道河院的结丹修士,也目露出寒芒,走出几步,正要说话。

  可陈云山话语还没等说完,白小纯大吼声。

  “这是你逼我的!!”白小纯挥手,向着陈云山扔出枚丹药。

  “啊?”陈云山愣,袖子甩,这丹药在其身边砰的声爆开,化作股黑烟,向着四周扩散,其身边的同门,也都愣住,纷纷要挥散这些黑烟,可这黑烟诡异,竟无法散开,反倒顺着这些修士的身体,快的钻了进去。

  几乎在丹药出现的刹那,四周的逆河宗弟子,半以上神色立变,尤其是灵溪脉与血溪脉,瞬间后退,还不忘拉着身边其他两脉弟子,全部退后百丈开外。

  极河宗与道河宗的修士,也都愣住,搞不清楚白小纯为何要扔出丹药,可看到四周逆河宗弟子神色的变化,他们也都觉得不对劲,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白小纯,你干什么!”陈云山怒道,正要上前,可很快就脚步顿,目出现了挣扎,几乎在他挣扎的刹那,他的身后,个同门修士,突然大吼声,把从背后抱住了陈云山,双眼赤红,出低吼。

  “李师妹,我终于得到你了!!”

  “我在飞……我要飞了……”

  “这是什么地方,不要过来,啊啊……”

  “哈哈,我终于修炼到了天人,从此之后,我天下无敌!!”眨眼间,星河院的那十多人,除了几个结丹还在挣扎外,其他筑基修士,个个都疯了般,有的伸开双臂飞来飞去,有的趴在地上,不断地扭动,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还有的则是脸惊恐的看着四周,不断惨叫,更有人,居然目露出痴迷,陡然飞出,竟直奔天空上那巨大的蜥蜴飞去。

  “小乖乖,别怕,我来了……”(。)
  浏览阅读地址:/nianyongheng/2155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