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一念永恒 > 第1050章 你那死爹…

第1050章 你那死爹…

  随着此事的扩散,因其太过惊人,因其太过轰动,无论是邪皇朝还是圣皇朝,所有知晓之人,都压制不住内心的震撼,也就使得此事的传播,越的快,在短短的数日时间,就已如风暴般,遍布整个世界。

  也正是因此,此事也传入到了那些分散在这片大地上的通天世界之人的耳中,使得每一个听到之人,都睁大了眼睛,呼吸急促的同时,内心震撼的一刻,他们的目中,也都在长久的苦涩里,出现了一丝希望的火焰!

  “白小纯!”圣皇朝内,一处庞大的州城中,有一个老者,穿着一身寻常的衣袍,坐在一处酒楼里,听着四周众人议论纷纷关于邪皇朝天尊被绑的事情,这老者看似如常,可心中的激动已经滔天而起。

  他的呼吸都微微急促,目中的精芒只能以低头去掩盖,拿起面前酒壶,喝下一大口后,笑声在心中,无限的回荡。

  “不愧是老夫当年看重之人,白小纯,老夫在圣皇朝等你!”这老者,正是当初魁皇城的……大天师!

  无论是半神修为,还是其拥有的心机手段,都使得他在这相对来说安全了一些的圣皇朝内,足以隐瞒身份,观察这个皇朝乃至这个世界。

  圣皇朝内,不同的区域里,如大天师这样,在听到了此事后激动的,比比皆是,如此刻在另一个仙域内,在一处郡城中,周一星正嬉皮笑脸的对人点头哈腰,不断地作揖离开后,他摸了摸储物袋,那里面他有这段日子,依靠炼灵赚来的灵石。

  他毕竟不是大天师,能近乎完美的隐藏身份,索性已想明白,倒不如在圣皇朝的所谓仁德下,先虚与委蛇,活下去再说。

  可如今,口袋的灵石也比不过他心中的激动。

  “主子也太生猛了,不出现则已,一旦出现……就干出如此惊天的大事啊!”

  周一星在这兴奋激动中,心底深处也有了期待,他期待自己能在这里彻底站稳脚跟,期待自己能在这永恒世界内,也有属于自己的辉煌。

  “这里的人都不会炼灵……我要成为这个城内德高望重,无人敢惹的大师!”周一星深吸口气,脚步迈的更远,好似心中的梦想,依靠这脚步,会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同样在这一刻,距离周一星所在的郡城很是遥远的另一个州内,一处很是奢华的庭院里,神算子忧郁的站在那里,背着手,抬头看着天空,神色内带着惆怅。

  “为什么我神算子的命运如此的坎坷……在蛮荒是这样,在这里……居然还是这样!”

  “白小纯,我也想和你一样去绑天尊啊,我也不愿享受这里的奢华啊……”神算子正感慨时,他身后的屋舍内,传来一个女子娇媚的声音。

  “小算算,还不进来。”

  神算子长叹一声,带着痛苦,可实际上心中却有些得意的,走向屋舍……

  相比于那些被传送到了圣皇朝之人,此刻身处邪皇朝的通天世界之修,他们的激动更为强烈,此刻在邪皇朝第二仙域内,在一处山谷中,灵溪老祖与李青候,二人有些虚弱,似都有伤势,可如今神色都带着振奋。

  “确定了,的确是小纯做的,他绑了邪皇朝的鬼母天尊!”李青候激动的说道,那目中的自豪,格外的强烈。

  灵溪老祖也呼吸急促,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他的神色中升起了希望之意。

  “青候,你去圣皇朝吧,这里老夫一个人就可。”灵溪老祖说着,咳嗽起来,嘴角有鲜血溢出。

  “小纯自己能照顾自己,他这么做,恐怕也有给所有人希望的意思,我们也要抓紧时间,争取找到更多的人!”李青候摇头,只是在看向灵溪老祖时,神色有些担忧。

  “有张大胖这孩子暗中照顾,老夫无妨,现在邪皇朝的这些人,都被小纯那里吸引,正是我等出手的时候了!”灵溪老祖深吸口气,目中露出果断。

  “我是逆河宗的老祖,哪怕在这永恒大6,老夫的身份没变,家没了,但宗门……依旧在!老夫要亲手,将散落在外的弟子,一一找回来!”

  在灵溪老祖与李青候这里振奋的同时,邪皇朝范围内,一处荒野内,宋缺披头散,神色狰狞,将追杀自己的最后一位修士,直接拧断了脖子。

  气喘吁吁中,宋缺擦去嘴角的鲜血,看着四周一地的尸体,他的目中有煞气升腾,想到之前从这些人口中知晓的事情后,他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可这笑容的深处,却藏着不服输的倔强。

  “这白小纯无论到那里,都可以声名赫赫……血溪宗、逆河宗、星空道极宗还有蛮荒……不过在这永恒大6上,尤其是邪皇朝内,我宋缺一定可以后来居上,走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宋缺深吸口气,他喜欢这邪皇朝的气息,喜欢这里的杀戮争夺,喜欢这里的不择手段以及你死我活!

  “除了通天世界之人,其他……都可杀!”宋缺深吸口气,正要离开前,他抬头看了眼远处,所在这片第二仙域的另一个方向。

  他也是偶然间得知,蛮荒巨鬼王的女儿,白小纯的道侣之一,红尘女,在那片区域中,与自己一样,都是选择了杀戮与争夺!

  因其修为天人,虽引起的重视更大,可同样的,杀戮之下,获得的资源也就更多。

  “早晚,我也会天人!”宋缺转身一晃,穿着黑袍的他,消失在了黑夜里。

  他之前目光所看的遥远的方向,隔着半个仙域的地方,一处山野中永恒之母的庙宇内,红尘女坐在那里,喝着手中杯子里,如同鲜血一般的药液,冷冷的看着其面前,瑟瑟抖跪拜在那里的数个邪皇朝修士。

  “州城邪修到来之时,本座有办法离去,可在走前,你们的小命,必定丢失,所以如何选择,不用本座继续提醒。”

  “现在,生机之药还不够,给我去搜,去找,找不到的话,就拿你们的弟子生机来取代!”红尘女声音冰寒,如同隆冬之风,让其面前那几个修士颤抖中,赶紧答应下来,匆匆离去时,已经都红了眼,摆在他们面前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满足这女魔头所提出的一切要求。

  邪皇朝太大了……大到如他们这样的邪修宗门,就算是被灭亡了,也都不会引起太大的波澜。

  “相比我们,她才是魔头!”这几个修士欲哭无泪,尤其是想起对方之前的手段,就恐惧无比。

  冷眼看着众人离去,红尘女深吸口气,低头望着自己的小腹时,她目中的所有冰寒都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温暖与希望。

  “你那死爹既然不知死哪里去了,可你既然出现了,那么娘亲一定将你保护好!”

  永恒海上,白骨蜥蜴战舟中,白小纯打了个喷嚏。

  “不知道谁又诅咒我了。”白小纯叹了口气,抬头看向面前的公孙婉儿。

  “你刚才说张大胖现在于邪皇城,被称之为张大师?”白小纯忍不住问道,他是在询问公孙婉儿关于张大胖与侯小妹的消息后,听到了公孙婉儿说起的,有关张大胖的事情。

  “没错,鬼母的记忆里,很清楚的存在了张大胖的事情,这个家伙……当初到了邪皇城后,因其展现出的炼灵之法,惊动满朝,就连邪皇也都动容,因就他一个人在炼灵上有造诣,那个时候魁宰的身体还没崩溃,于是这张大胖,就被重用了,听说是被安排炼灵整个邪皇城。”

  “哪怕如今魁宰身体崩溃,通天世界之人陷于水深火热中,可这家伙,在邪皇城的地位,还是不低的。”公孙婉儿笑道。

  “至于侯小妹,你大可放心,鬼母将其收为弟子,而她也显现出惊人的鬼道资质,被鬼母当成了道法传承来培养,在意的不得了,所以她才不会以侯小妹来要挟你,因为在她看来,侯小妹的重要性,虽不如你,但对其道法传承来说,也差不了多少。”

  “不过你暂时是看不到了,她如今在邪皇城的鬼母洞府中,正闭关修炼,冲击天人境!”
  浏览阅读地址:/nianyongheng/8168745.html